• 《說謊的母親》│艾美.布瑞 Amy Bourret




  •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964

我愛妳,這是不會改變的

但是,我所做的仍舊是錯的

說謊的母親.jpg         

露比第一次踏進新墨西哥州時,除了懷中的小女嬰外,沒有任何隨身家當。當年的她雖然只有十九歲,卻沒想過要放棄襁褓中的小孩。她找到一個薪資微薄卻能維持生計的工作,努力建造出屬於母女倆的溫暖小窩。幾年過去,不僅生活變得充裕,露比也認識了新的朋友,並即將步入禮堂。這一切如此美好,直到一篇刊登上八卦周刊上的照片,如巨石般猛烈的朝著她滾滾而來。


原來,她美好的新生活,是建立在巨大的謊言上。


九年前,失去了唯一親人的露比,在奧克拉荷馬州休息站的垃圾桶裡,發現了一名女嬰,那雙凝視著她的棕色大眼睛,讓露比無法讓女嬰像被吃了一半的漢堡留在垃圾桶裡。於是她將孩子放進車裡,義無反顧的向前開去。露比原本以為她拯救了一名棄嬰,九年後卻發現自己成了綁架犯。她當年的自私造成一對父母的絕望,現在的她是否應該繼續說謊?面對視如己出、給予無條件的愛與犧牲來撫養長大的孩子,她要如何抉擇?


<作者介紹>

艾美.布瑞 Amy Bourret

畢業於耶魯大學法學院,曾經是全國性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不論在學時期或就業後,她都曾經為兒童福利機構提供免費的法律顧問,她的經驗正是本書靈感的來源。《說謊的母親》是她的第一本小說,目前來往於達拉斯和亞斯本,進行著下一本小說。


<小說背後的故事>

名叫強尼的繆思

我念法學院是因為我想要推動兒童福利。耶魯大學有個很棒的計畫,讓學生參與真實的案例。我被分派到的第一個案子是代表一名十二歲的男童。就叫他強尼好了。有個老師在強尼妹妹的身上看到施暴的徵兆──我要先警告,這真的很噁心──經過偵查後,發現強尼一直在性侵她。少年


庭於是對強尼提出性侵兒童的告訴。我是他的律師。讓人吃驚的是,孩子的媽媽是個有著輕度智障的單親媽媽,而她和強尼睡在一起。強尼確實是犯了罪,但是他卻不是罪犯,他只不過是在做在他的小世界中的正常行為。

他的世界在一瞬間消失了。他被從媽媽、妹妹、學校帶走,扔進了青少年犯罪拘留中心。初次見到他的時候,我只看到一個瘦弱、害怕的小男孩,穿著過大的橘色連身制服。強尼很愛看書。他在科學方面表現優異。但是他不懂,他為什麼會因為做了他「應該」做的事而遭受懲罰。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但是那個男孩的故事卻仍舊鮮明地留在我腦海中,還有珍妮的故事;她母親的男友覺得將她浸泡在滾燙的熱水中很有意思。還有其他我曾經代表過的許許多多類似的故事;兒童福利的故事從來都不美。但是那些孩子都美到足以讓人心碎。每一回。這也是我最後選擇企業法、而且每次只接一個免費的兒童福利案件的原因──我的心只能承受那麼多的心碎。

在這些年中,我記得的不僅僅是這些故事的細節。這些案件讓我思考,如果有一天我整個世界都改變了,我會怎麼做?如果我發現我建構的整個生活的前提都是錯的,會怎樣?這些案子也讓我


始思考生育與養育的差異。強尼的行為當然是他的環境的產物──養他的母親一手教導的。還是,這些舉動是天生的?或許強尼和他的母親兩個人天生都是這樣,換了任何的環境也還是會做出相同的舉動。

那我又如何?我和家人之間非常地親密。當我妹妹的朋友見到我時,他們當然注意到酒窩。毫無疑問,我們姊妹來自相同的基因庫。但是大家常常會提起,我們有類似的動作,我們的聲音有著相同的顫動。我擁有母親的眼睛和幽默感。我那宛若從不離身的珍貴傳家寶的修復家具的興趣則來自於祖父。所以,這些之中,有哪些是交織在雙螺旋基因上的,哪些又是後天養成,不過是家族相處下的產物?沒錯,不只一次地有人說我實在想太多了。

和我書中的角色露比一樣,我拋下當時的生活搬到聖塔菲。對像我這樣的健行熱愛者而言,那個地區簡直就像是糖果店。我四處漫遊的時間正是胡思亂想的時機,我走路的時候就在思考。沿著那些點綴著矮松灌木丘陵、閃動著亂舞金光的樺樹葉片下,我開始注意到有其他的聲音加入我腦中的對白。我可能正處於某種精神錯亂中,或者那些關於先天、後天教養、家庭到底是什麼、瞬間改變的生命……開始自行編起故事來。我決定是後者。

 

活動方式】   

二十年後,女孩的親身父母想要找到女孩,如果,你是那位當時撿到她並撫養她二十年的母親,你會怎麼做?

如果,我是那位當時撿到她並撫養她二十年的母親,會怎麼做?真相也許只有一個,但從不同的角度去解讀可就會呈現許多的複雜面。既然二十年後,女兒的親身父母想要找到女孩,隱瞞可能讓真相被扭曲,也讓某些焦點被模糊。雖然自我揭示的結果會如何是不可測的,但母女間真心誠意的面對,我相信愛的傳遞並尊重女兒的想法。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