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喚魔者2─焚屋巷的魔法》︱莎拉‧瑞絲‧布列南
  •  如果妳愛上的不是「人」, 妳唯一能做的,就是成為愛人的「獵物」……

活動方式

 

 

如果妳愛上的不是「人」, 

 

妳唯一能做的,就是成為愛人的「獵物」……

 

  1318844146-1226698196_m.jpg              

                 

梅痛恨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她願意犧牲一切來讓自己變得不一樣,如此才能更接近那個迷人的危險份子……

 

 

在尼克一雙黝黑的瞳孔裡,梅望見迷霧的風暴,望見烈火焚燒的城市,即使震顫不已,仍然無法抗拒他足以毀滅一切的吸引力。但尼克身上流著惡魔的血液,根本不懂「愛」為何物。

 

 

而艾倫則是包覆危險核心的溫暖光暈,多年來他默默守護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如今,他卻向梅表露愛意。然而梅很懷疑,艾倫要如何分散對弟弟的關注來守護她?

 

 

賽伯也許是梅脫離這一切的出口,他的外型酷似尼克,卻比他溫柔百倍,最重要的是,他跟梅一樣普通,都是人界的凡夫俗子。當賽伯對梅示好,她又怎能抗拒?

 

 

梅周旋在他們之間,卻漸漸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自從她從焚屋巷回來,命運就推著她一步步接近危險。當梅發現艾倫和賽伯其實各有各的盤算,她終於醒悟,自己是唯一能夠保護尼克的人。她要教他如何成為一個人類,而犧牲,則變成她示愛的手段……

 

 513e0839ef779f4b3b19ed82b4ddbe40.jpg  

  

莎拉‧瑞絲‧布列南Sarah Rees Brennan

 

土生土長的愛爾蘭人,在海邊長大。五歲時,莎拉想成為芭蕾舞者的夢想幻滅,開始跟祖父瞎掰她源源不絕的創意。七歲時,她已經寫出一個以小馬和忍者為主角的故事。

 

當學校的老師想教她說流利的愛爾蘭語,她卻寧可在桌子底下偷偷讀書。這些書包括珍‧奧斯汀、瑪格麗特.梅罕、安東尼‧特洛普、羅賓‧麥金莉、黛安娜‧韋恩‧瓊斯的作品。直到現在,她還是很喜歡這些書,並從中獲得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

 

大學畢業後,莎拉曾短暫居住在紐約。雖然她有攔下消防車搭便車的習慣,但她還是在這個城市生存了下來。她在英國攻讀創意寫作文學碩士時開始動筆寫作《喚魔者》首部曲《黑曜石的印記》,後來回到愛爾蘭,莎拉持續發展這個故事,並讓它成為她的第一部作品,出版後不僅廣受讀者歡迎,更被製作《冥王星早餐》和《玩命911》的製片公司Parallel Films相中,計劃拍成電影,勢必將掀起一股「喚魔旋風」!

 

6f7653a20f89156f5ed331ad99b27829.jpg   

 

前情提要:艾倫向梅表明愛意後,卻央求她為他召喚惡魔。梅隱隱覺得,艾倫跟惡魔的交易,與尼克有關……

 

梅在後座躺了幾個小時,雙眼盯著破舊的灰色車頂,努力不去回憶艾倫過緊的擁抱,還有那個像是訣別的吻。

要是蓮楠殺了艾倫,她就得回去跟尼克報告這個噩耗。

這都是她的錯。

 

她閉上眼睛,試著專注在音樂上,艾倫的死狀在她眼皮下反覆播放。

「梅?睡著了嗎?」艾倫一開口,梅立刻睜開眼睛,快速坐起身子,賞了他胸口一拳。

「沒有,我只是一邊躺著思考你會怎麼死,一邊聽這些超噁爛的音樂!」

 

她拿下耳機,關掉iPod,收進口袋裡好湮滅證據。艾倫看起來累得嚇人,眼睛下圍著半圈灰影,彷彿是有人用髒兮兮的手指抹過那片柔軟的皮膚,但他微微一笑。

 

「妳在聽什麼?」

「我現在不想討論這個。」她故作高傲地說道。

 

她只想抱住艾倫,確認他是真的、是活著的,沒有變成她想像過的那些恐怖模樣,可是他看起來好像被碰著就會碎裂倒下。

 

她爬到副駕駛座,艾倫也上了車,小心謹慎的動作活像個老人似的。他發動引擎,車子嗡嗡作響,梅伸手輕輕碰了碰他的肩膀。

 

「艾倫,你問了什麼?」

艾倫沒有看她,只是盯著方向盤。天空灰沉沉的,原本的湛藍被灰暗的暮色取代,艾倫的臉龐也染上同樣的色澤。

「我問她能不能信任賈拉德會遵守諾言。」他啞著嗓子說:「她說可以。」

 

梅覺得好像有人把她的胃袋扯出體外。

「就是要你背叛弟弟、奪走他的力量的交易?是那個嗎?」

「梅。」

 

「惡魔不是應該——應該擁有魔力嗎?那是他們的力量來源,你這麼做等於是把他劈成兩半,不對,還要更糟糕。你要把他關進箱子裡,拿鋸子從外面猛鋸,我這樣說沒錯吧?」

 

梅幾乎要為自己的怒氣感到意外。上一刻她還因為能再見到他而寬心,鬆懈與憤怒交替得太快,她感到一陣暈眩。她盯著自己的膝蓋,避開外頭熟悉的田野景色,避開艾倫的臉。

 

「你要把他騙進陷阱裡。」

「我總是在說謊。」艾倫低聲說。

她看了看他穩穩握住方向盤的雙手。他似乎不以為意,一點都不在乎。

 

「你跟尼克在德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問:「刮起風暴,死了兩個人。有時候你好像對他懷抱著恨意,是為了那件事嗎?你想要替什麼東西報仇嗎?他做了什麼?」

 

艾倫把車停在路中央,輪胎在地面擦出刺耳的聲音,沒有繫安全帶的梅往前猛衝,重重咬傷舌頭,嘴裡滿是苦澀熱辣的血味。

 

「我不想談那件事!」

「好吧。」梅用力打開車門跳出去,憤怒帶來的笨拙害得她不小心撞到門框。「我不想待在這台車上。」

她一手抓住車門,低頭探進車裡,瞪著艾倫震驚的面容。

 

「要是我知道你打算背叛你弟,我絕對不會冒險召喚惡魔。」她說:「我看錯你了。」

 

她甩上門,怒氣騰騰地沿著路旁的淺溝往前走,直到她聽見艾倫重新發動車子,車尾燈消失在灰暗的暮色中,她才發現自己正期待著艾倫會把車停在她身邊,跟她爭辯。

 

距離她家大概有兩哩路,梅低著頭,走在略帶暖意的路上,強迫自己專心走路,什麼都別想。

 

這招出奇有效,她沉迷於走路中,電話響起時她差點撞上一棵樹。

「抱歉。」她反射性地喃喃道歉,但身為一棵樹,它沒有接受她的歉意。

她瞪著那棵樹,然後又瞪著自己的手機。她認不出螢幕上顯示的電話號碼。

 

「是誰?」

「事情辦完了嗎?」

「喔?是哪個瘋子打來的?」說完,梅才想到那絕對是尼克的聲音,低沉而沙啞,聽起來就像是在她接起電話前剛喝完五杯威士忌。

 

「妳不過來的話,我就要把詹米抓走,親自教他用劍。」

「好吧,是我認識的瘋子,而且他還想要襲擊我弟。」得知艾倫打算實行他那個糟糕的計畫後,梅一點都不想看到尼克。

 

她認為尼克會把整個城市炸掉。她不知道他在德罕做了什麼事。

她不想讓詹米被人從背後捅一刀。

 

「馬上就過去。」她的聲音有些虛軟疲憊,幾乎無法相信自己有這麼累,不過尼克家沒有多遠,她走得到的。

 

「我會修車修到妳來。」尼克渾然不覺他的哥哥正盤算著要把他交給魔法師,不知道自己再怎樣也無法變得更像人類。

 

「可別太期待啦。」梅的語氣就像是她母親在某場董事會議前一樣脆弱輕快,那時安娜貝爾知道自己得要處理某些問題,卻想不出解決的方法。梅知道自己必須為自己裝上雙倍的自信心和說服力,裝出沒有人看得透的愉快假象,好爭取夠多的時間,搞清楚該怎麼做。

 

一走進門,她就被躺在沙發上的艾倫嚇得半死。她驚恐地僵了好一會,深知自己現在無法直視他的眼睛或是跟他說話,尼克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接著她才發現他睡著了。

 

「嗯,他本來要去找人談什麼無聊的事情,可是剛才他突然回家,倒在沙發上。」尼克在門邊說:「那個書店經理以為可以把他操到死。別吵醒他。」

 

他的聲線拉得死緊,梅轉頭,看到尼克渾身緊繃,之前在倫敦時,偶爾他也會這樣,變得更加寡言凶狠。等到詹米滿臉驚恐,尼克就會跳下椅子,一言不發地跑到庭院裡練上四個多小時的劍。

 

梅納悶他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但只看到他惱怒的眼神,聽到他說:「妳準備好要唸給我聽了嗎?」

「呃、喔,當然。」

 

她跟著尼克爬上搖搖欲墜的樓梯,夕陽在小小的閣樓裡投下溫暖的金紅色以及陰影。她抱著那本寫字簿坐在地上,木頭地板老舊不堪,連突出的木刺都已經發軟,在梅的拳頭下幾乎顯露出毛茸茸的質感,她翻開書頁,開始念誦。

 

今天我再次嘗試離開。昨天星期六是艾倫的足球隊比賽的日子。我們已經在這個地方住了一個月,艾倫也差不多踢了那麼久的足球。他很喜歡這項運動,看他踢球是我最開心的時刻。

 

有時我會希望能看到他在學校的模樣,看到更多他興高采烈的表情。

 

他是優秀的學生、運動員、全校最可愛的男孩。他的老師說,你一定非常驕傲。我為他感到驕傲,卻對自己感到不齒。

 

有時他的那些承諾都像是對我的譴責。我兒子到底會遭遇到什麼事情?

即使是去看他的球賽,我們也無法自由。艾倫堅持要我帶那個惡魔去看他踢球。

 

整排座位都是我們的。艾倫也堅持要讓它今年去上幼稚園。光是想到它處在滿是小孩的房間裡就讓我反胃,他們絕對無法與它安然共處。

 

沒有人被它傷害過,還沒有。要是我能知道這個惡魔在盤算著什麼,要是它真的在盤算著什麼,或許我可以繼續忍受下去。恐懼讓我整夜無法成眠,豎起耳朵細聽那個惡魔在我家裡走動的聲音。

 

奧莉維亞說惡魔能影響人心。有時我覺得我兒子只是那個惡魔的傀儡,我得要殺了它才能釋放艾倫。

 

另外一隊的球員體型更加高大、年紀更大、球風剽悍了些。我前後的家長低語不斷,擔心極了,但我早已習慣兒子暴露在更大的危險中,其他小孩更本算不上是威脅。我只在艾倫重重跌倒,被整群熱血沸騰的孩子包圍,聽到他叫出聲時,稍稍留意了一下。

 

我跳起來,感覺到肘邊有個冰冷的物體。那個生物也站起來,黑色的雙眼掃過球場。

 

我後頸的寒毛都站起來了,彷彿聽到奧莉維亞的低語迴盪在我耳邊,瘋狂地大笑。惡魔渴求任何強烈的情感,它們喜歡品嚐恐懼、痛苦。

 

艾倫笑著離開球場,驕傲地拿著獎品,門牙鬆動,一手抱住那個東西,想把獎品拿給他看。

那個惡魔轉身碰碰艾倫的嘴巴,指尖沾上血跡。

惡魔渴求鮮血。

 

艾倫笑了笑,把它抱得更近。「別擔心。」他說:「我沒事,一點都不痛。」

 

這是昨天發生的事。今天一大早我抱著艾倫下樓,就像以往準備搬家時一樣。我要他安心,喃喃告訴他我已經打點好一切,已經帶上尼克了。

 

我把車子開到最快,開到小鎮邊界時,艾倫才清醒過來。我看到他打個呵欠,深深懶腰,揉揉眼睛,差點把眼鏡撞下來。接著他看了看我跟奧莉維亞的後腦杓。

 

「尼克在哪?」

這回我不會因為他眼中的恐慌停車。這回我想的不是要如何殺了那個怪物,我只是像個懦夫一樣逃之夭夭罷了。讓魔法師接管那個東西,讓別人解決它。

 

我跟艾倫的視線在照後鏡裡交會,我已經絕望到近乎平靜了。

我兒子映在鏡中的雙眼一瞇。

接著他跳出高速行駛的車子外,我猛踩煞車停下來,但已經太遲了。

 

艾倫已經站起身,拚命往回跑,成為遠方的一個小點。我的艾倫是個傑出的運動員。要是我下車跟在他後面跑,恐怕根本追不上他。

 

「可憐的孩子。」我們開車回家的路上,奧莉維亞說:「艾倫。」她過了一會才說出他的名字,彷彿要花一段時間才想得起來似的。「他看起來是個好孩子。」

 

我不知道我還在期盼什麼。艾倫沒把她當成自己的母親。如果他真的這麼做,我一定會心碎的。

 

她不適合當任何人的母親。

這不是她的錯,但她現在的模樣也讓我心碎。

 

我猜錯了,艾倫不在屋子裡,他站在我們家門前的車道上,跟那個惡魔站在一起。鮮血跟淚水從他臉上滑落,凝成一張猙獰的面具。我的孩子顫抖著,抱住那個惡魔,而它的表情跟平日沒什麼兩樣。

 

艾倫挑釁似地看著我。「他跑出來找我。」沒有任何證據能支持他這句話。他轉頭在那個惡魔耳邊低語安撫。

 

「好吧,艾倫,你贏了。」我高聲說道,想要淹沒他柔和的嗓音。

 

他盯著我看了一會,接著繼續像平常一樣對惡魔進行單方面的對話,這是他這幾年的習慣,告訴它沒事了,安全了,說他最愛它了。

 

我坐在車裡,車門敞開,盯著前頭,聽引擎漸漸冷卻的聲音。晨風吹起奧莉維亞的長髮,猶如流洩的陰影般模糊了我的視線,像是監獄的鐵窗似地擋在我跟世界中間。

 

或許艾倫沒有被那個惡魔迷住心神,或許他只是像我一樣,緊緊懷抱著得不到幸福與希望的愛戀。

 

尼克埋藏內心的「夢魘」,是否預言了他日後的命運?而夾在艾倫與尼克中間的梅,又要如何用她自己的方式來保護尼克?一場難以想像的風暴,正在他們之間隱隱醞釀……更精采的情節,盡在10/17《喚魔者2──焚屋巷的魔法》!

 

 

 

  cda28a92d43fcfa27291d8943bf65ec3.jpg

 

【活動方式】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在奇幻話題大作《喚魔者》中,男主角尼克的身上流著惡魔的血液,勇敢、強大,但根本不懂「愛」為何物,女主角梅卻不自覺地被他所散發的氣息吸引。賽伯跟梅一樣,都只是普通人,但他卻比尼克溫柔百倍,當他向梅示愛,梅不禁猶豫了。

 

果真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如果是你,你會選擇冷血卻有魅力的尼克,還是平凡卻溫柔的賽伯?

歡迎一起來分享你愛的選擇,並簡單說明你的理由!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