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1390
    《鬼事顧問》︱林佩
  •  當正直一直線的警犬遇上堪比修羅還可怕的妖孽道長── 且看最恐怖()、最驚天地泣鬼神的抓鬼實錄!

活動方式

腹黑抓鬼顧問 VS 熱血單蠢刑警

 

 

    

當正直一直線的警犬遇上堪比修羅還可怕的妖孽道長──

 

且看最恐怖()、最驚天地泣鬼神的抓鬼實錄!

 

《鬼事顧問》,簡言之,是帶有東方色彩濃厚的現代奇幻偵探故事。

 

 

 

  由於台灣的歷史背景相當複雜,因此造就了十分多元的宗教環境。然而對於台灣民眾影響較深的還是屬於「台灣民間信仰」,像是每年一次的台中大甲媽祖遶境、台東元宵炸寒單、台南的鹽水蜂炮,「拜鬼敬神」左右了大多數台灣人民的生活方式。

 

 

   從故事的設定開始,林佩讓「台灣民間信仰」中的諸多神鬼有了新的面貌,像是黑白無常成了穿著皮衣皮褲、打扮新潮搖滾的龐克族,而長相醜陋無比可以震懾鬼 妖的鍾馗,在林佩的筆下化身成了個纖瘦、為了養活外甥任職於「特殊事件調查組」的不良顧問;如此無厘頭的想像不僅沒有讓人覺得與民間傳說的鬼王與鬼差有任 何的不符,相反的卻更活靈活現。

 

 

   除了在作品中帶入許許多多大家熟悉或不熟悉的法術,甚至其他國家的數術,因此林佩揉合了偵探辦案事件與趣味性的對話,深入淺出的敘說繁複咒語與複雜的法 術。而透過她的巧思安排,故事的核心不單只是宗教那麼簡單,裡面出現的反派角色扮演了很重要的位置,為了一己的私心,他不僅操縱鬼魂,也操縱貪婪的人心。 到底是肉眼不見的鬼神可怕,還是心懷不軌的人類更加可怕?《鬼事顧問》中,林佩將細說分明。

 

 

 

 

   

   

林佩

 

是個無可救藥的文字成癮中毒重症患者,喜歡隨興所至寫出愛情、奇幻、與臆想,生存的野望是不停的讀、不斷的寫、日以繼夜將腦中紛飛的故事化為實體文字,讓所有的夢化為蝴蝶於天空飛翔。

 

我是林佩,躲藏於世界的某個角落,請由故事來認識我。

 

20111022日 《鬼事顧問》新書首賣簽售會 林佩與您邀相見

 

 

 

作者Bloghttp://ecdysis311.pixnet.net/blog/post/81122988

 

作者Plurkwww.plurk.com/ecdysis

 

作者FB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174829678

 

 

 

 

 

 

  白霆雷,熱血菜鳥警察,警大刑事系畢業後,被分發往田淵市警局裡的「特殊事件調查小組」。

什麼是「特殊事件調查組」?

 

  據白霆雷私下詢問的結果,才知道當警方遇上各類蒐證調查都解不開的謎團時,該案件就會被轉到「特殊事件調查組」來。

順利完成報到手續,身為菜鳥的他就有任務了,長官孫隊長要他先往本小組的顧問家去拜碼頭,也讓顧問熟悉小組的新成員。

白霆雷按著長官給的名片要找顧問的家,但這名片怎麼看、怎麼詭異。

 

   鐘流水,特殊事件調查組顧問 

 民俗與風水諮詢,收妖化煞抓鬼 ,群青巷底,桃花院落

 

   根據手機的衛星導航,白霆雷來到群青巷。

巷裡這時走出了個年輕女人,低著頭,似乎正在找什麼。

 

  白霆雷往旁一讓,女人抬起頭來與他視線交會了,這一瞬間有股冷意直衝白霆雷背脊,他抖了抖,隨即觀察了下女人

她面貌娟秀,嘴角有顆痣,頭髮還盤了個整齊的髻,氣色卻極差,好像生著重病。

 

  女人突然在他身邊停下,拉著他袖子哀怨懇求:「幫我找找孩子……

身為田淵市熱血菜鳥警察,幫助市民當仁不讓。他轉身走了五、六步路之後,卻沒聽到人跟來,回頭發現身後空蕩蕩,那女人不見了,這讓白霆雷愣在當場。

 

   「見鬼了!」

嘴裡說著見鬼了,但他根本不認為那女人是鬼,搞不好是通緝犯,一聽到要上警局就逃掉了。

想起那女人可憐的模樣,他也不想去追人,嘆了口氣。

 

  轉往群青巷裡。巷右邊是另一排住宅的後巷,左邊則是一間傳統紅磚青瓦屋,實心木製的版門與直櫺木窗古意盎然,寬敞的院落則以竹籬笆圍起來

裡頭植滿花草,院中一株桃花樹苕苕玉立,整個院落都因此被渲染成絳紅色澤。

 

    桃花樹下有張竹製逍遙椅空蕩蕩,旁邊還擺著用桃枝編成的掃帚,沒人,只有一隻小白公雞沒事啄著土,想挖幾條蟲來吃。

 「沒搞錯吧,這破屋可以申請國家一級古蹟了。」

因為撲了個空,加上機車損壞的原因讓白霆雷從一大早就心情不爽,說話也難聽起來。

 

  「咕咕咕~~」突然間小白雞從地下飛來,不由分說就往他身上啄,事前竟然沒有半點兒徵兆。

白霆雷長這麼大還沒看過雞會飛,措手不及就被小雞的鐵喙子給啄了。

小雞還不死心,小爪子往人頭上撓,白霆雷英氣俊逸的臉上多了兩道血痕。

 

 「破相了破相了!」

白霆雷慘叫完就惱羞成怒要抓雞,咯咯咯咯咯,小雞使出蜂鳥倒飛的絕技退後,撲空的白霆雷憤憤嚷叫:「你這臭雞到底誰養出來的?沒家教!」

 「咕咯咯~~」小雞飛回到他頭上抓抓抓,白霆雷的一叢濃髮成了雞窩頭。

  「可惡!」抄下小雞,白霆雷擰住雞脖子喝問:「你家主人是鍾流水吧?他一定是變態,所以養出一隻沒教養的雞、還種上沒用的桃花樹,浪費市區土地價值──

 

  鏗鏘鏘、陶器摔落地面的聲音蓋過了雞叫聲,白霆雷立刻往聲音來源看,就在屋舍前門,穿藍衣的年輕人眉目如畫

一個裝酒的瓦罈在他腳邊摔的零零落落,酒水浸濕了鋪石廊面,酒味溢散空中。

 

  「你剛剛說什麼?」年輕人問這話的時候,嘴角揚起的幅度看似在笑,但那語氣卻比冰還冷。

白霆雷有種做壞事當場被捉到的心虛,他趕緊將小雞放開,支支吾吾說:「我、啊、我……那個、不是、我沒偷雞……

 

  「我聽到了,你說我家桃花的壞話……」鍾先生依舊微笑,「嗯、我還聽到你說這桃花是爛桃花醜桃花、種桃花浪費土地?」

冤枉啊大人,他哪裡有說桃花是爛桃花醜桃花,鍾先生也太會腦補了吧?但白霆雷說難聽話在先,正想道歉,鍾先生卻已經拾起竹椅旁的桃枝掃把,穿過籬笆門朝他走來。

 

   「我在自家土地上種桃花,礙著你什麼?」淡笑著又問:「我家的雞被欺負了,我的酒罈摔壞了,我的好酒浪費了,我喝酒的好情緒被破壞了,你說說該怎麼辦吧。」

白霆雷自小到大也從來沒有像此刻如此膽顫心驚,忍不住退後一步,亡羊補牢地說:「那個、我不是……

 

  鍾先生柔和的笑容立斂,「是天要亡你,我就順天應人吧。」

話語一落,掃帚騰空朝白霆雷揮過去,鍾先生動作翩躚若飛鳥輕盈,白霆雷躲避不及,被打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只顧用兩手擋著頭臉喊叫。

 「誤會、誤會、酒也不是我摔的……

  鍾先生見白霆雷就要逃走,當然不會放過他,涼涼又說:「看不起桃花就是看不起我,我非好好教訓你這小子不可──

掃帚揮的輕,落到皮肉之上卻是又痛又辣,那剛剛被掐住脖子的小雞也咕咕咕飛過來助陣,拼了命的啄著白霆雷的肚子,痛死白霆雷了

慌張扯下小雞往後頭扔,背後挨的兩掃帚又讓他往前摔跌,好不容易穩住身體,掃帚小雞跟著再追打過來,白霆雷乾脆放棄辯解,一衝衝出了群青巷。

 

  這時候的桃花院落裡,鍾流水問小雞:「那人是誰啊?」

小雞咯咯咯,牠不知道。

年輕人歪頭想了想,有些印象呢。

「好像在哪裡見過他……小玉你也這麼覺得?」

 

  逃出了桃花院落,白霆雷匆匆趕回辦公室去,跟長官孫隊長大抱怨特抱怨說自己被鍾家的小孩打了。

孫隊長背窗坐在大辦公桌後,他年紀快四十歲了,下巴有髭頭頂微禿,身材則稍胖,一雙眼瞇的像是彌勒佛一樣,正意態優閒的喝茶。

 

  前輩譚綺綠丟過一疊卷宗來說:「來研究這件案子吧,一個多月前發生的。」

此案件之所以拖了這麼久還沒解決,一來缺乏任何目擊證人,二來現場沒有犯罪者留下的跡證,三來現場監視器在當時被奇怪的電波干擾

警方花了很長時間才將影像解析出來,發現了啟人疑竇的現象。

 

  案發地點是醫院附設的往生室,一名婦人產下死嬰,自己也因難產而死,等家屬辦完手續要將兩人大體領回時,卻發現嬰屍不見了,家屬焦急如焚,到底是偷走了嬰兒?

警方調閱監視器察看相關畫面,憑藉先進儀器,終於將其中的雜訊清除,又提高解析度,這才發現,在當天午夜有奇怪的瘦小人影現身偷屍。

 

  白霆雷接過長官遞過來的資料,半傾身在前輩譚綺綠身後看影帶,意亂神迷。譚綺綠可就是他夢想中的辦公室御姊啊,讓他上班如在天堂。

譚綺綠一邊看影帶一邊說:「偷嬰屍的人穿著奇怪的古式小孩肚兜,他拉開冷凍櫃子抱出小嬰屍,離開時的速度比老鼠還快……只是、嬰屍有什麼好偷的?」

 「勒索嗎?」白霆雷盯著冷凍櫃好一會兒,突然間大叫:「等等、畫面轉回去!」

「你看見了什麼?」譚綺綠依言倒轉,好奇問。

「那兩個人是誰?」

 

  白霆雷指著螢幕左下角,當偷屍者離開後,冷凍櫃前又出現一高一矮兩個人在該處徘徊,高個子體形粗壯穿黑衣,矮的那個身材瘦小穿白衣

兩人頭髮都橫七豎八,衣服上掛飾眾多,跟所謂的重金屬視覺系歌手差不多。

 

  譚綺綠的回應卻更怪,她茫然問:「哪兩個?」 

白霆雷變臉色,回頭看,螢幕裡冷凍櫃前空蕩蕩,剛才那兩個人不見了。

 「我真的看見了,相信我,我倒帶給妳看!」白霆雷不信邪,搶回遙控器將畫面定格往後轉,卻真的如同譚綺綠所說,除了偷嬰的小人外,再沒有其他人。

  白霆雷呆了一會,回頭又問長官:「隊長你……看見了沒?」

孫隊長故意忽視部屬忽白忽青的臉色,轉而交代:「你再跑一趟去找流水,他或許能解釋偷屍人的目的。」

 

  「讓前輩去吧。」

白霆雷氣憤憤展讀手中的檔案,當看見因難產而死的孕婦生前照時,他「啊!」的一聲叫出來,那叫聲太過突然

讓沉浸在狗血小三劇情的長官都差點兒摔掉手中的杯子。

 

  譚綺綠也嚇一跳,「什麼事?」

 「那、那個……」掏出手帕擦拭額頭上的汗水,白霆雷像見了鬼似的,「你們說這案子……一個多月前發生的?」

「對,上上個月底。哪裡不對勁?」

「所以、孕婦的死亡日期是一個多月前?」白霆雷口乾舌燥。

 

  由於受過辨識人類容貌特徵的專業訓練,檔案上照片裡的女人面貌娟秀,嘴角有痣,頭髮盤成了髻,跟白霆雷昨日於群青巷外見到的女子一模一樣。

但手裡的死亡證明書影本明白告訴他,女子的死亡日期是上上個月底……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10/27《鬼事顧問  啖鬼者》

  想搶先上市日拿到實體書?請搜尋「不思議工作室」

 

 

 

 

    

 【活動日期】 

 

 

20111015 日起至2011115日止 

  

【活動辦法】 

  

你曾經,半夜走在路上聽見有人叫喚,回頭卻看不見人嗎?

 

你曾經,在晚上睡覺的時候,覺得有人盯著你看嗎?

 

這個世上,究竟存在著多少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呢?

 

但凡遇上各類蒐證調查都解不開的謎團、並且與怪力亂神相關時,找他們出馬就對啦──鬼事調查組,專管非人之事!

 

現在只要迴響分享你親身經歷或聽過的「鬼事經驗」,就有機會獲得本書唷!

 


這個世上,究竟存在著多少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呢?我聽我媽說過,我出生後很不好照顧,常常發高燒、三不五時有狀況,看醫生也找不出病因。有長輩說可能是「煞到」、帶去「收驚」看看,但受過教育的知識分子居然要聽信怪力亂神,怎可!!卻又無法可想,只好試試。沒想到,「收驚」後就漸漸退燒。而屢試不爽的是,只要家附近有喪家辦喪事、做法事,我就發燒;若無上述事件,我卻高燒不退,從台北打電話回桃園老家,通常不是有動土就是房舍在施工。超準的。咦,我有靈異體質嗎??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