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漫長如夜,與妳相遇的那段回憶

是我賴以存活的永恆之光……

白晝之夜.jpg  


白夜,靠近極地才會出現的燦爛夜晚。

聶瓦河畔靜謐如夜,卻又閃耀如日,

時光凝結於永恆的瞬間,一如她在我心中的位置……


身為貧窮的農家子弟,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會來到聖彼得堡,和皇室家族一起生活。

從他挺身而出為沙皇親戚擋下刺客子彈的那一刻起,他的命運也徹底改變。

他不但成為全村的英雄,還被提拔擔任皇太子的貼身侍衛。

與美麗的安娜塔西亞公主相遇更彷彿一場幻夢,無需言語,一個吻就此開啓了一段祕密戀情。

白晝之夜的河畔散步,訂下一世相守的約定;金碧輝煌的冬宮,成為甜蜜初戀的樂園。


然而,革命的風暴瞬間來襲,當槍聲劃破寂靜的森林,他們只能倉皇地逃離這塊傷心之地

將故鄉的記憶永久封印成為不能言說的祕密。

從雲端跌落凡塵,在異鄉飄零的兩人將面對什麼樣的考驗?

而他們之間的愛情,又將有什麼樣的結局?……


以《穿條紋衣的男孩》得獎無數、風靡全球的約翰‧波恩

這次在《白晝之夜》中,以詩意的優美文字刻劃出大時代動盪下,愛情的無悔與堅持。

這對戀人即使經歷了階級的差距和死亡的脅迫,經歷了飄泊與流浪、別離與背叛

仍然勇敢地在陌生的世界中尋找自己的位置,努力感受生命的溫度

也讓我們在漫漫白夜中,看見了最璀璨動人的人性之光。 

 


 2.jpg  


約翰‧波恩John Boyne


一九七一年生於愛爾蘭都柏林。

自都柏林聖三一大學畢業後,於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攻讀碩士學位

(該校以創意寫作課程聞名,《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作者崔西.雪佛蘭等知名作家皆出自該校)。

已發表九本小說,以及數篇短篇小說與書評。

其中《穿條紋衣的男孩》是他備受各方讚譽的代表作

不但榮獲「愛爾蘭國家書卷獎」年度讀者選書獎等五項國際大獎

入圍「英國國家書卷獎」、「德國青少年文學獎」等十六項世界各大好書獎

全球銷量更突破五百萬冊,並已被改編拍成電影。

之後的《諾亞的魔幻旅程》,再度以小男孩天真無邪的角度切入

細細訴說一個面對人生的美好與殘酷的成長故事,也果然再次贏得各方高度讚譽

並入圍「愛爾蘭國家書卷獎」決選。


在《白晝之夜》中,波恩帶領我們回到俄國大革命的前夕,以膾炙人口的末代公主之謎為背景

細膩描繪出人性的掙扎與愛情的考驗,更入圍二○一○年德國讀者票選年度最佳小說!

而波恩的最新作品《反戰者》(暫譯,即將由皇冠出版)

則深入探討了戰爭、人性與同性戀議題,同樣備受好評。


約翰.波恩現定居於都柏林。


作者英文官方網站:www.johnboyne.com

3.jpg

 

十六歲的喬治‧雅赫默涅夫只是一個平凡的農村少年
沙皇居住的聖彼得堡對他來說,就彷彿是遙不可及的夢幻國度。
沒想到一樁刺殺事件卻讓他被徵召入宮擔任皇家侍衛
並與美麗的安娜塔西亞公主展開一場繾綣一生的動人戀情……


我沒和安娜塔西亞‧尼可拉耶夫娜公主說任何話,就先親吻了她。

在這之前我見過她三次。頭一次是在聶瓦河邊的烤栗子攤上
之後是我初入冬宮,等候沙皇接見的那晚,從窗口看見四位公主從遊船上岸。

第三次是在那之後兩天。當時我剛結束整個下午的親衛隊訓練。
我累極了,擔心自己永遠達不到他們的體能水準,恐怕很快就會被遣回卡辛村。
傍晚我準備回自己房間,卻在宮殿裡迷路,我打開一扇可能通往我房間走廊的門
走了大半個房間後,抬起疲倦低垂的眼皮一看,才察覺自己走錯了,進入一個類似教室的房間。


「有事嗎,年輕人?」一個聲音從我左邊傳來。
我轉身,看見沙皇女兒們的瑞士教師基里亞先生,他站在書桌後方注視著我,表情摻雜著惱怒和逗趣。

「抱歉,先生,」我趕緊說,因自己的迷糊而羞紅了臉。「我以為這道門通往我的房間。」
「你也看見了,」他說著張開雙臂,比了比四周牆上掛著的地圖和肖像畫
那些肖像囊括諸多著名小說家和音樂家,是女孩們課程的一部分。「並不是。」

「的確,先生。」我朝他禮貌地鞠躬,轉身準備離開。
這時我瞥見那四姊妹排成兩列坐在各自的書桌後方,帶著好奇又不耐的神情看著我。
這是我第一次站在她們面前(在栗子攤時,她們沒怎麼注意到我)
我有點忸怩,但又覺得很幸運能得到她們的注意力。

對一個農民來說,能夠和沙皇的女兒們共處一室是很了不得的事,是無上的光榮。
最年長的奧嘉從書桌抬起頭來,臉上流露出憐憫。

「他好像累壞了,基里亞先生,」她說。「他才來幾天,已經累得不成樣子了。」
「我很好,謝謝關心,公主殿下。」我說著深深鞠躬。
「他就是肩膀受了槍傷那個,對嗎?」
比她小一點的妹妹塔霞娜問,她遺傳了她母親的髮色和灰眼珠,高挑而優雅。

「不對,不可能是他,我聽說救了尼古拉堂叔的那個人英俊得不得了。」三女瑪莉咯咯笑著說。

我懊惱地瞥她一眼,因為儘管新的宮廷生活仍讓我無比驚奇
可是我已經和查尼茨基的手下比武論劍得疲累不堪,不想再忍受一群女孩的奚落
不管她們的身分有多尊貴。



「是他沒錯。」一個輕柔的聲音說。我轉身,看見安娜塔西亞公主注視著我。
她年約十五,比我小一歲左右,有著藍眼珠和令我精神一振的笑容。

「妳怎麼知道,小不點?」瑪莉回頭問她妹妹,安娜塔西亞沒有絲毫尷尬或彆扭的神色。
「因為妳說得沒錯,」她聳聳肩。
「我也聽人家說了,救了我們堂叔的是個俊美的少年,名叫喬治。一定是他錯不了。」

其他女孩忍不住咯咯笑起來,被她的大膽言語逗得放聲大笑。

可是她和我繼續對望,有那麼一瞬間我看見她嘴角上揚,露出淡淡的笑
而且令我吃驚的是,我竟也放肆地向她微笑致意。


「我們的小妹戀愛了。」塔霞娜大叫。
這時基里亞先生用板擦的木頭邊緣,敲敲面前的桌子,安娜塔西亞和我嚇一大跳
我們的眼神交會也跟著中斷。我轉身,難為情地看著那位教師。

「對不起,先生,」我趕緊說。「打擾到您上課。」
「一點也沒錯,年輕人。你想跟我們分享對弗隆斯基伯爵行為的看法嗎?」
我錯愕地看著他。「不敢,」我說:「我從沒見過這位先生。」
「那麼對史提凡‧阿卡迪維奇的不忠呢?或者李文對成就感的追求?
還是你想討論一下阿列克謝‧亞歷山卓維奇面對他妻子背叛時的反應?」


我不懂他在說什麼,不過我看見每位公主面前的桌上都擺著一本小說,因此猜想那些都不是真實人物
只是虛構的罷了。我瞄了下安娜塔西亞,她一臉失望地怒視她的教師。

「他根本聽不懂,對嗎?」塔霞娜或許發現我失措的樣子,說:「他該不會是傻子吧?」
「別亂講,塔霞娜。」安娜塔西亞厲聲道,不以為然地看著她姊姊。「他只是迷路了。」
「的確。」我說著轉身面對基里亞先生,不敢直接和公主交談。「我迷失了。」
「你在這裡找不回自己的,」他應道,卻不明白這說法一點都不正確。「請離開吧。」

我迅速點頭,又倉卒鞠了個躬,便匆匆朝門口衝過去。轉身關門時,我再度瞥見安娜塔西亞的眼睛。
她仍然注視著我,雙頰泛起淡淡紅暈。
我虛榮地想,她大概再也無法專心上課了;我知道今晚我是注定要失魂落魄了。



次日下午我仍舊跟著士兵們受訓。
對於我被派任一事大為反對的查尼茨基伯爵毫不隱藏他的不悅
堅持我必須花一個月學習基本技巧,其他士兵們可是費了好幾年工夫才學會那些技巧的。
由於想加緊腳步跟上,每天訓練結束時我總是疲憊不堪。
我只花了短短七小時跨騎在一匹戰馬背上,學習如何用左手駕馭牠
同時用右手揮舞手槍制伏可能的暗殺者。
當我走過宮殿廣場,我的兩腿和手臂痠軟發抖,只想趕緊回到臥房休息。

我在廣場和宮殿間一小片充當通道的中庭停下,望向在我身前展開的開闊花園。
通向宮殿入口那條小徑兩旁的樹木已經光禿,儘管天氣寒凍,我卻看見沙皇最小的女兒背對著我
坐在中央噴水池畔,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一如羅列於宮殿樓梯間和前廳的雪花石膏雕像般靜止不動。

也許是覺察到我的靠近,她坐直了點,肩膀放低,然後身體動也不動
只是小心翼翼地把頭轉向左側,我因此看見了她的側臉。

兩抹嫩紅在她頰上綻開,她嘴唇微張,雙手從水池邊抬起,像是急著有所動作,接著又放回原處。
我看得見她美麗的睫毛在冷風中眨動;我感覺得到她身體的每個細微動作。

我屏息呼喚她的名字。

安娜塔西亞。


她不可能聽見,可是她就是知道。她突然回頭,身體仍然挺直,尋找著我的臉。
披在她肩頭的深藍色斗篷微微下滑,她將它拉攏,然後起身朝我走來。
我緊張地退到環繞庭院的十二根圓柱之一後頭,看著她果決地大步走向我,我們的目光交會。

她站在我面前,帶著渴望交雜不安的表情望著我,讓我不知所措;畢竟我們連話都沒說過。
她粉紅色的舌頭微微伸出,溜過雙唇,忍受了幾秒寒凍的空氣後縮回溫熱的嘴裡。
那柔嫩的舌頭何其誘人。它激起我的遐想,腦子裡充滿令我羞愧又昂奮的念頭。

我呆站在那裡,焦躁地猛吞口水,渴切地想得到她。

按理說,我應該向她禮貌地鞠躬問候,然後繼續往前走,但我就是無法遵守禮數。

我隱入柱廊的陰影,看著她走過來,眼睛緊盯著她的臉。我嘴唇乾燥,舌頭打結。
我們就那樣靜靜對望,直到一名在宮殿廣場周邊巡查的親衛隊士兵騎著戰馬
冷不防從安娜塔西亞身邊衝過,嚇得她跳起來,發出一聲輕呼,為了閃避馬蹄的踩踏而往前跌進我懷中。


這時,我們有如一對翩然起舞的愛侶,我抱著她旋轉,讓她的背隱沒在我們後方的巨大橡木門上。
我們站在陰影中,凝視著對方的眼睛,沒有人看得見我們。
然後我看見她慢慢靠近,我則彎身向前,將我冰冷乾裂的嘴唇貼上她溫軟的玫瑰色嘴唇。
我的手臂環住她,一隻穩穩撐住她的背,另一隻迷失在她柔細的紅褐色秀髮間。

這一刻我滿腦子只想著我有多麼渴望她。我們從未交談過不重要;她是公主,而我只是個侍僕
一個前來為她弟弟的安全略盡棉薄之力的農家子,這個事實也不重要。
我不在乎是否會有人看見;我知道她的渴望和我一樣強烈。我們吻了不知多久,終於分開喘口氣。
她一手擱在我胸前,半恐懼半陶醉地望著我,然後她移開視線看著地上,搖了搖頭
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竟變得如此大膽。


「對不起。」這是我對她說的第一句話。

「為什麼要道歉?」她問。
「也對,」我說著聳聳肩。「我並不覺得抱歉。」
她只猶豫了一下,然後笑著對我說:「我也是。」
我們凝視著彼此,我突然覺得慚愧,竟然不知道接著該怎麼做。
「我得趕緊進去,」她說。「用膳時間快到了。」
「公主殿下。」我握住她的手。

我努力想擠出話來,但就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只知道我很希望她能多待一會兒。

「不必多禮,」她搖頭說:「我叫安娜塔西亞。我可以稱呼你喬治嗎?」
「可以。」
「我喜歡這名字。」
「是農夫的意思,」我說,難為情地聳聳肩膀。她綻出笑容。
「你是農夫嗎?」她問我。「以前是?」
「我父親是。」
「那你呢?」她淡淡地說。
我想了一下。在這之前我從沒想過這問題。
天寒地凍中和這女孩面對面站在柱廊下,呼之欲出的答案似乎只有一個。


「我是妳的。」我說。


在浪漫的噴水池畔,喬治和安娜塔西亞之間的祕密戀情正悄悄開啟
但這對身分懸殊的小情侶要如何克服階級上的差距?
而即將爆發的俄國大革命的浪潮又將會將他們捲往何處?……




  1.jpg

    

 【活動日期】 

2011年12月8日起至2011年12月29日止

 


【活動辦法


面對愛情,你曾經遇到最大的考驗是什麼?

出身寒微的農家子弟喬治和美麗尊貴的安娜塔西亞公主相戀,兩人不僅要面對彼此身分懸殊的高牆

還要面臨俄國大革命的衝擊以及死亡的威脅,但他們仍勇敢寫下這段繾綣一生的動人愛情故事。

你曾經在愛情中遇到什麼樣的考驗?你們又是如何克服的?歡迎一起來與我們分享!(50字以上)


「宗教信仰」是蠻大的考驗的!我的家庭是比較隨性的,不需初一十五燒香拜拜等繁文褥節,但遇到寺廟還是會去走走,高中時念的是教會學校,不特別排斥也沒有特別喜歡,但當東方遇上西方好像就有些「神明大對決」的感覺,蠻辛苦的~所以要不就不要免強對方,要不就是與對方同步。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