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之手2:透視你的生命藍圖》| 成英姝
  • 孔子説「五十而知天命」, 但你想提前知道,自己的「本命」是什麼嗎?

活動方式

孔子説「五十而知天命」

但你想提前知道,自己的「本命」是什麼嗎?

神之手.jpg  


好多人都在説「生命藍圖」早在你誕生前就已經擬定了

但你知道它是可以更改嗎?

孔子説「五十而知天命」

但你想提前知道,自己的「本命」是什麼嗎?


《神之手2:透視你的生命藍圖》將塔羅牌Major Arcan的22張牌化為生命歷程的22個階段和主題,帶領你 看見自己的「本命」可能是什麼,以及為了展開本命,原本的22個內在人格特質會配合產生什麼樣的改變和 帶來哪些經歷,而這些改變和經歷,就是你的「生命藍圖」!

探索自己的生命藍圖,能幫助你了解自己為何會變成現在這樣、擁有這些人格特質、為什麼誕生在這種環境、生活中的各種遭遇如何影響自己,還有這些事的發生是為了帶給我們什麼?

生命中發生的一切,都是為了使我們的生命經驗變得更豐富,無論是美好的、黑暗的、歡欣鼓舞或痛苦難當的 經驗,它們都像各種色彩一般,同樣讓世界更加繽紛燦爛;而生命藍圖是活的,一點都不宿命,甚至有莫大的 可能性和創造力!

本書教你學會該如何看、如何寫「我的生命」這本書,丟開人生或本命「有標準答案」的想法,改抱以活潑熱 切的好奇來探索生命藍圖吧,當你帶著「探索」本身所具有的高度挑戰性和趣味時,才能掌握自己書寫生命藍 圖的訣竅!

 


 2.jpg 

成英姝

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畢業,曾任環境工程師、電視節目企劃製作、電視電影編劇、電視節目主持人、勁報出版處處長、大成報創意總監兼整合行銷部總經理,在各媒體發表小說、散文、書評、影評等。

作品探討都市的現代性演化下尋找性別和身分對位所面臨的侷限與非侷限,荒謬劇場風格的黑色小說手法,以幽默諷刺的文字和懸疑的說故事技巧呈現都市景觀蘊含的想像張力。

除文字創作外,也涉獵各種其他形式的藝術創作,出版攝影及繪畫作品,並舉辦裝置藝術展;曾獲第三屆時報百萬小說獎首獎,文建會選為二○○○年十大文學人。作品包括《公主徹夜未眠》、《人類不宜飛行》、《好女孩不做》、《私人放映室》、《女流之輩》、《無伴奏安魂曲》、《男妲》、《Elegy哀歌》、《人間異色之感官胡亂推理事件簿》、《神之手》等。


編輯手札.jpg 


《生命書寫》編輯手扎 / 招財貓

年過三十,許多以前不曾想過或不曾意識到,甚至認為不重要,或根本與我何干的事情,突然都跑到了眼前, 揮舞著雙手、發出奇奇怪怪的聲音硬是想引起我的注意,或者不請自來地跳進有時放空,但更常忙碌運轉的腦 袋裡。比如說什麼呢?比如說,到底要不要生小孩(以前根本不會想這個問題,只想拚命享受兩人世界的甜甜 蜜蜜)?我的人生到底在往什麼地方發展,是我喜歡的方向嗎,還是哪天突然一覺醒來便領受天命開始普渡眾 生呢?(這問題真的有讓我稍微苦惱了一下)


平安夜回到桃園老家,隔天就要飛日本新瀉去滑雪的老弟難得願意和tone調非常不同的老姐我促膝長談。老 弟是竹科的研發工程師,雖然還不至於賣肝換鈔票,但一路走在資優生路上順利就讀名校又就業竹科的宅男老 弟,某天猛然發現自己從來不曉得自己想做什麼?他一臉茫然,是的,學位有了,錢也有了,房子也投資了, 只缺正妹老婆還沒現身捧著繡球丟給他而已,但是,然後呢?人生走到這裡,接下去也還是這樣嗎,假日只能 坐在電視機前面看著螢幕裡的人悲歡離合,自己卻抽離的彷彿與世隔絕,低頭自問「我想要什麼」、「什麼是 我真的想去做的」才發現自己的夢想國度貧瘠且荒蕪。


我靜靜地聽著,不禁想起了手上的新書《神之手2》。成英姝老師在這本書裡,以塔羅牌22張Major Arcana 來介紹生命藍圖中的各個階段、特性與可能的發展,甚至詳細說明生命主題和大分階段可能會有什麼樣的設定 與不同。老弟有感而發的感嘆,讓我很想推薦他看看這本書,也許未必能立刻大徹大悟自己的夢想是什麼,但 至少能推敲出自己也許正處於哪個階段,或者自己的生命主題也許是什麼,然後開始反思那我接下來要往哪裡 去呢?這裡是不是有某些我需要面對的課題?


不過我想他一定會問:「知道了又怎樣?」是啊,知道了又怎樣呢?坦白說,老弟,知道了確實不能怎樣,因 為只有真誠地面對自己的生命,就像玩電動遊戲一樣地勇敢挑戰大魔王、衝過一關關的關卡,我們的生命才不 會被「空虛」這隻大怪物吃光抹盡,或者陷入不斷重複的夢魘迴圈中,一再讓老天爺砍掉重練哩!


3.jpg


過去上千年來,哲學家思考生命是否有意義?如何尋找生命的意義?如果這些偉大的思想家,以及實證主義者或機率論者聽到我說生命是有主題的,這主題甚至是事先被選擇的,可能會惱羞成怒吧?

某些宗教的觀念認為生命有課題,但用課題這個詞太容易陷入狹隘的定義,把生命解釋成功課、習題,固然這麼想也不完全錯,但抹煞了這其中至為關鍵的部分:創意、實驗性、活潑的遊戲性質。我曾說工作裡有苦、有難題、有打擊、紛擾、挫折,電玩遊戲裡也有任務、阻礙、受傷、難關,你拚命在後者裡找嚴苛挑戰,覺得那樣才刺激、有趣、有成就感,那麼前者又有何不同?為何你能接受、歡迎後者卻排斥前者?你說因為後者是遊戲,它的痛苦不真實,傷不到你、死不了你,其實前者也一樣。你越投入,它越真實,而生命經驗裡的痛苦傷不到你的靈魂,死不了你的「本我」,就是這麼一回事。


「自我」的生命旅程就跟「本我」玩一場電玩遊戲一樣,「自我」是「本我」在遊戲裡扮演的角色,但「自我」並不是一個傀儡,「本我」並不吝給「自我」攻略指南,歡迎「自我」一起參與遊戲的創造。在這本書裡我想聊「找出自己生命旅程」這一冒險遊戲的攻略指南的方法。就像電玩遊戲有主題,生命的歷程也有主題,且有階段性的邏輯,像電玩遊戲的一關關過關斬將,但生命經驗的階段邏輯更像一篇文學作品或者一首音樂,以階段性邏輯為組織結構,就主題發展開來。雖然有既定的主題和結構,卻不是僵硬的侷限與限制,相反的,它提供無限的自由,足以揮灑出最豐沛的成果。


生命藍圖

若說我們的生命經驗在事先就有了一張藍圖,那麼它包含了三個元素,主題、形式、內容完全跟任何藝術創作一樣!生命藍圖的主題、形式、內容指的是什麼呢?剛才我們已大致談了主題,至於形式,藝術創作的形式對評論家而言各有其非常執著的定義,而針對生命經驗,我指的是它的手段、風格。

同樣的主題,可以選擇極端不同的手段、風格,好比說同樣設定成一個有哲學傾向的人,藉由這一次的人世生命玩味事物的真理,卻可以選擇生命經驗是較平穩、封閉、靜態的,或者遭逢巨大的動亂、波濤、折磨。


幾乎所有的生命經驗都會包含風暴和波折──否則不是太無聊了?想想那些拚命灑狗血的電視劇,那內容聳動的報紙版面,比正正經經四平八穩更博得大眾青睞。如果把你的靈魂想像成一個導演,他可不想拍每一部片都像侯孝賢,他永遠想嘗試更多,「本我」和「自我」協力創造生命經驗,有如一同身兼導演和演員,相信你有時喜歡演靜態的內心戲,有時想飆外放狂野的表演方式,有時想來點動作冒險。風暴和波折的形式風格豈不是可以有無窮的展現型態?

有人選擇了像是大屠殺或集中營這樣恐怖、具有強烈巨大的傷害性的經驗,有人相反。前者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那是非常強而有力的展現方式,劇烈地衝擊人世的「自我」,同時衝擊其他人,是集體靈魂的大震盪。內容當然指的就是具體、實質、細節的生活經驗本身。換言之,將隱居在湖邊獨自一人生活和大屠殺、集中營這樣的生命經驗相比,就可以理解兩者形式上的差別了,一是靜態平穩,一是劇烈殘酷,而內容就是這經驗的本身,兩者也截然不同。


內在如何設計主題、形式與內容?

現在假想你尚未開始你的人世生命,你正在構思要給自己設計個什麼樣的故事,當你在面對主題、形式、內容的產生時,並沒有一定的先後順序,要去想像一個故事必然包含了人物與事件,從哪一者發想都可以。先塑造角色,他或她是個什麼樣的人,然後再來想他或她會遇到什麼樣的事情,或者先想出有趣的經歷,然後再想要讓角色是什麼樣的人會更加有意思呢?可以選擇在一開始就先設定主題,好比我想讓主角歷經了這個事件以後有了什麼樣的改變或明白了什麼道理,也可以在構思人物和情節的時候同時思索。

舉個例子,如果是先設計事件:一個少年原本害羞而缺乏自信,發生了一個意外讓他得到了某種超能,他變得所向無敵,但這卻使他誤入歧途,然而某天村子發生了大災難,他卻不惜犧牲自己勇救了村人。這是個很粗略的構想,接著你有了別的靈感,何不讓人物是個女孩子呢?她誕生在一個有嚴重的性別歧視和家庭暴力的家庭,這樣故事的主題就能更鮮明了。因為她原先是一個受排拒的人,她也排拒傷害她的人、放逐自己,但她最後選擇幫助那些曾對她不友善、不接納她的人。

那麼為什麼她要不惜犧牲自己去救村人呢?既然村人從來就不接受她,她也不想得到他們的接納,但是,這個村子裡卻有某個人她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她喜歡這個人,卻沒有辦法表達。這麼一來,故事的層次又更豐富了,我們可以探討一個人想被認可、證明自己的價值,或者得到愛,但不需要從所有的人身上得到,而只為了某一個特定的人。

如果你繼續想更多的細節,故事會更豐富,層次更多,主題更幽微,好比說,女主角喜歡的其實是一個女生。好比說,女主角的家庭是來自外地的人,有罪犯前科的,或者少數族裔。這麼一來,她的童年時期,她的少女時期,她成年後的生活,每個階段的主題便浮現了。

現在你會有個疑問,你寫的是女主角這個人的故事,那麼她周圍的人怎麼辦呢?那些人又各自有他們的作者,怎麼符合你的故事情節?

所有人的「本我」其實最終是連結的,終極的「本我」只有一個,也就是一為全,全為一。

另一個疑問是,這故事到底在女主角誕生到世界上之前,已經寫到多精細的程度呢?女主角真的顯化至物質世界以後,她到底有多少自由意志脫離這個劇本編寫她自己的人生?這個想像的練習幫助我們理解我們的生命經驗被(「自我」與內在共同)創造出來,每個細節、遭遇,都有它的意義。


生命藍圖提供什麼資訊?


我總是很驚奇,如果真有一份生命藍圖,大部分人都希望它能提供的資訊越精細越好,諸如你會考上何所大學?會從事什麼工作?幾歲時會結婚?某年某月某日你會發生車禍,某年某月某日你丈母娘會死,某年某月某日你自己會死。這太怪異了,我簡直不敢相信有人會接受生命經驗是如此僵化、死板、每分鐘都早已被刻在石頭上的東西。

也有的人想法剛好相反,如果告訴他有一份記載了他一生會發生的所有事件的生命藍圖,問他想不想看?他會說不想,與其先知道結果,不如無知地順其自然走下去。但是如果告訴你,有一份記載著你一生會發生什麼事的生命藍圖,但你可以自由改寫,那麼你就想看了吧?

確實有生命藍圖沒錯,你的過去、你的現在、你的未來都寫好了,「本我」這傢伙很厲害,他每一瞬間都寫出了一本書,完整的,寫到最後一個字後頭的句點。問題是,你注意到這句話的重點了嗎?他每一瞬間都寫出了一整本書!換言之,下一瞬間他又寫了一本。因為你看不出來兩本有什麼差別,所以你以為是同一本,但事實上它有變化的,尤其是「自我」的意志產生了很大的變動的時候。「本我」很樂於「自我」提供了很不一樣的想法,它時時刻刻把這些想法納入他新的創作。

因此,以為自己有一份被寫好了的不會改變的生命之書,那麼去探索它是毫無意義的事,可是明白那書是活的、生動的,你可以參與,情形就不同了。同理,你該從那書上得知的訊息,也不應是死的東西,而是可自由揮灑的空間為何?我說過了主題是個能帶來創造的自由的設定,舉個例子,有三個人的生命歷程主題都是「愚人」,但他們可能用完全不同的生命經驗來詮釋這個主題,一個人成為畫家,一個人是醫生,一個人是計程車司機。反過來說同樣是醫生,很明顯的世間每位醫生的人格特質都不相同,理想和目標可能也大相逕庭,他們的主題當然各自不同。

再者,主題的設定跟我們的人格屬性有很大的關連,除此之外跟我們所處的環境也有關係,好比說為何你出生在一個已開發國家或者第三世界國?為何你出生在一個富裕的或者貧窮的家庭?為何你的成長環境讓你較為容易接觸到藝術性的或者很市井的或者很殘酷的或者有特殊意識型態的背景?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問題。在《神之手》中我談的較多是內在能提供的多種人格面向以及潛能,在這裡則想多提及內在設定的主題所能帶來的各種生活經驗與遭遇,這些經驗與遭遇不是僵化的、死的,而是有助於發展主題的材料,「自我」有責任將其豐富、擴大。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月18日起至2012年2月6日止 


 【活動辦法】 


請以迴響的方式留下「你有算過塔羅牌嗎?請分享你的算牌經驗或是你對塔羅牌的看法吧!」即可。

我有算過塔羅牌,選擇的當下直覺即反應當下的狀況,解牌的人對塔羅牌的了解與否我覺得也很重要,牌是一種徵兆、指引,但隨時間的變化而變化,給人積極的看法是很重要的吧!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