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川篤哉老師首次海外簽名會就在台灣!

全球唯一紀念精裝版歡慶上市!


精裝書立體圖.jpg  

      

推理要在晚餐後活動單頁01.jpg  


東川篤哉《推理要在晚餐後》座談暨簽名會將於國際書展期間於世貿一館展開

活動分為開放性座談會以及資格限定簽名會兩個部分。

座談會

參加資格:不限資格皆可參加

活動時間:2012年2月5日15:30~16:30

活動地點:世貿一館主題廣場

活動辦法:

會中將由作者東川老師直接回答大家提出的問題

(問題將於會前募集,歡迎大家有想詢問的問題寄至 spp-7novels@mail2.spp.com.tw )。


「請恕我失禮,難不成大小姐您的眼睛是瞎了嗎?」

無論是多麼悲慘的殺人事件,也要優雅地解開謎團(!?)

剛任職於警視廳國立署的菜鳥刑警寶生麗子,其實是聞名全球、坐擁無數企業的「寶生集團」千金大小姐。

工作時,麗子總是刻意隱瞞自己的身分──然而和她搭檔調查案件的直屬上司風祭警部,毫不掩飾自己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實在是蠢到不行。

這樣一對大少爺與千金小姐的刑警搭檔,調查命案現場時也毫不意外總是往錯誤方向推理,使得案情陷入膠著......就在麗子下班回家之後,一邊吃著晚餐一邊閒聊著今天發生的事件時,在她身旁服侍的管家影山,總會一針見血地

道出破案的關鍵──千金刑警與毒舌管家一搭一唱的絕妙演出,幽默感十足的本格推理在此登場!

【人物介紹】

寶生麗子

任職於警視廳國立警署的新人刑警。不過一回到家就成了名震天下的「寶生集團」總帥寶生清太郎的獨生女。

麗子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優秀的大學,是個貨真價實的名媛千金。這樣的她選擇了警察作為職業。在工作時,她總是刻意隱瞞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一事。

影山

名字不明。是侍奉麗子的管家兼司機,受雇於寶生家才剛滿一個月。平時身穿黑色西裝配上銀框眼鏡,體型苗條,不輕易表露感情。

聽完麗子描述事件的概要後,時常做出逾越管家身分的狂妄發言,惹得麗子火冒三丈,不過事件也往往因此而得到解決。

風祭警部

國立署的警部,也是麗子的直屬上司。他是「風祭汽車」創業者的公子。愛車是銀色的Jaguar。因為把麗子當「小姑娘」看待而被麗子討厭。

 



 2.jpg   

 

東川篤哉 Higashigawa Tokuya

1968年出生於廣島縣。岡山大學法學系畢業。26歲從玻璃器皿公司辭職後,之後整整八年過著月收入僅十二、三萬日圓的打工族生活,差一點陷入無家可歸的窘境。

2002年,他以長篇推理小說《密室的鑰匙借給你》嶄露頭角,成為廣受好評的新銳作家。


東川篤哉的推理小說充滿幽默感,將搞笑情節融入本格推理之中,無厘頭的人物互動讓原本殘酷的謀殺案走出一種意外的格局,閱讀起來毫無負擔,也因此吸引到許多以往從來不看推理小說的年輕女性讀者。


《推理要在晚餐後》故事以千金大小姐刑警與她的毒舌管家為主角,由欠缺常識的大小姐在現場調查凶案現場後,回家一邊吃晚餐一邊和在旁服侍的管家閒聊案情,再由管家一針見血地解開謎團。因為這樣的組合新鮮感十

足,加上文字詼諧幽默,上市不久即通過讀者的口耳相傳,讓首刷印量僅7000本的這部作品短短半年之內又再刷了15次,獲得書店大賞之後更是一路暢銷突破100萬冊。

佔據各大書店排行榜整整有三十週的時間,至今在Oricon書籍銷售榜仍排名第一。

 


3.jpg 

 

第三話  美麗的玫瑰乃蘊含殺意



五月下旬某個晴朗的早晨。在國立市南部的藤倉邸庭院前。

藤倉文代一如往常地在丈夫幸三郎的陪伴下散步當中。不過今年七十歲的文代腳不方便,不能行走。所以正確地說是坐在輪椅上散步。負責推輪椅的是幸三郎。

丈夫絲毫沒有露出厭煩的表情協助她的散步。這個日復一日不斷反覆的晨間散步,對文代來說是非常幸福的時光。


順帶一提,藤倉家是多摩地區知名的老店,『藤倉旅館』的創業家。丈夫幸三郎是那裡的前社長,現在則是以名譽會長的身分過著隱居生活。

因此,藤倉邸是座豪宅,庭院相當廣大。對於文代坐在輪椅上的散步而言實在是太大了。


在這樣的庭院一角有棟別居。最近那棟別居搬進了新的居民,所以藤倉家瀰漫著一股尷尬的氣氛,文代也感到很頭痛。可是經過別居前面的時候,推著輪椅的幸三郎突然對文代這麼說。


「關於高原恭子小姐的事情,我打算答應俊夫跟她的婚事……。」


「哎呀,是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俊夫也會很高興吧。」文代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樣高聲歡呼。「當然,我和美奈子也都贊成哦。──只不過雅彥是怎麼想的呢?」


「沒問題的。如果由我來說的話,雅彥應該也能諒解的。」


文代和幸三郎之間有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都已經成長為優秀的大人了。女兒美奈子今年三十五歲,已婚。現在有個正在上幼稚園的女兒,名叫里香。

美奈子的丈夫,雅彥雖然年紀輕輕才四十五歲,卻已經接任『藤倉旅館』的社長之職。幸三郎之所以退出經營,並且過著實質上的隱居生活,正是因為有雅彥這個女婿的存在。

如今藤倉家可說是以美奈子與雅彥夫婦為中心。


另一方面,兒子俊夫今年三十四歲,雖然還是『藤倉旅館』的社員,但目前單身。


大概半個月之前,這個俊夫將一位帶著黑貓的女性引進藤倉家,並讓她住在別居裡。俊夫會這麼做是有一定的原因的,不過幸三郎卻堅決不肯承認那位女性,高原恭子的存在。

可是就連這樣的幸三郎,似乎也總算軟化了態度的樣子。


「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嗎?話說回來,寺岡好像來了呢。」


寺岡裕二這位青年是俊夫大學時代的同學,也是藤倉家的親戚。


「在打麻將啦。我、雅彥、俊夫,還有寺岡四個人一起打。」幸三郎用帶有睡意的聲音說。「寺岡最後住下來了,所以他現在人應該還在那邊吧。」


這時,彷彿被幸三郎的聲音喚起一般,庭院一角響起了男性的慘叫聲。那急迫的慘叫聲聽起來像是大清早就在庭院裡見鬼了一樣。


「哎呀,這不是寺岡的叫聲嗎?」文代一邊自己用手推著輪椅前進,一邊叫道。「好像是從玫瑰園那邊傳來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藤倉邸的一角是幸三郎凝聚心力打造出來的正統派玫瑰園。對於長年致力於工作的幸三郎而言,只有玫瑰是唯一的興趣。


「不知道。總之先去看看吧。」


幸三郎迅速地推著文代的輪椅前往玫瑰園。那裡是個周圍圍著樹籬的空間,入口處有個纏繞著玫瑰的門。兩人在門前遇見了女婿雅彥。雅彥似乎也是聽到慘叫聲才跑過來的。


「啊啊,岳父,剛才的慘叫聲到底是……。」


「不知道。聽起來好像是寺岡的聲音……總之先進去裡面吧。」


幸三郎和雅彥穿過門口衝進玫瑰園裡。文代也自己操作著輪椅跟在後面。


玫瑰園是藤倉邸中最特異的空間。在那裡很難找到除了玫瑰以外的植物,一切都被玫瑰給佔據了。

『Cocktail』、『Parade』、『Maria Callas』等等,品種各式各樣。

有些是栽在花盆裡,有些是茂密地種在花壇裡,還有一些是纏繞著牆壁或支柱生長,形狀也是各有其趣。而且五月下旬的這個季節正是玫瑰開花的時節。

如今到處都洋溢著多采多姿、互相爭艷的玫瑰,每個角落都充滿了濃厚的香氣與色彩。那是一幅甚至讓人感到喘不過氣來的光景。


在如此華麗的空間中,寺岡裕二像是嚇得站不起來似地蹲在地上,圓睜的大眼睛裡透出了強烈的驚愕之色。


「到底是怎麼了?寺岡。發生了什麼事嗎?」雅彥這麼問完後,


「啊、啊啊……請、請你看看那邊!」


寺岡裕二便伸手指向玫瑰園正中央附近。在那裡的是張玫瑰床。不過並不是真正的床。而是一個大約一疊榻榻米大小的平台,上頭纏繞著玫瑰的藤蔓。

茂盛的藤蔓可說是綠色的墊褥。大紅色的花四處增添色彩。


在這張玫瑰床上,一位女性靜靜地橫躺著。那是高原恭子,她那副模樣彷彿在玫瑰的包圍下睡得正甜一般。由於她還穿著睡衣,看起來就更像了。

可是有人能夠在玫瑰床上安然入眠嗎?如果有的話,那大概只有感覺不到荊棘刺痛的死人吧。不會吧,這麼想的文代凝視著躺在玫瑰床上的美女。沒錯。


高原恭子像是睡著似地死在玫瑰床上了。





說起國立市自古流傳至今的名勝,自當保谷天滿宮莫屬。聽說那裡是關東最古老的神社。一般人常戲稱不懂得人情世故的人為「野暮天」,據說這個詞正是從谷保天滿宮=谷保天轉化而來的。

(註:野暮天和谷保天兩者同音。)不過這種民間傳說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上「YAHOO!」搜尋一下,或許就能查出詳細的由來也說不定,但寶生麗子現在沒空做那種事情。


在距離保谷天滿宮不遠的地方,一處有錢人家的豪宅中發生了事件。接獲緊急通知趕往現場的麗子,看了眼前睡在玫瑰床上的怪異屍體後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白皙可透的肌膚。如西洋人偶般端正的面孔。柔順的黑髮和綠色的藤蔓互相糾結,盛開的大紅色玫瑰增添了色彩……。


看到那具屍體的瞬間,寶生麗子的腦海裡頓時浮現出「美麗」、「漂亮」,或是「華麗」等單字。不過站在刑警的立場上,果然還是不應說出這樣的話。

麗子只是用指尖輕輕推了推裝飾用的黑框眼鏡,並默默地繼續觀察屍體。在玫瑰的包圍下橫躺著的美女屍體。那簡直就像是繪畫的主題一般。

到底是誰做出了這種事情呢?──正當麗子這麼想的時候,背後傳來了耳熟的男性聲音。


「被害人是高原恭子,二十五歲。聽說是最近寄住在藤倉家的食客。──不過這還真美啊。這麼漂亮又華麗的殺人現場不常有呢。簡直就像是繪畫的主題嘛!」


麗子在心中偷偷想,卻又絕不能說出口的話,這個男人輕易地就說出來了。麗子瞬間興起了一股想掐著這男人的脖子,大喝一聲「你這個白目!」的衝動。

可是令人感到遺憾的是,事實上這個男人是麗子的上司,頭銜為警部。所以麗子不能掐住他的脖子。

在莫可奈何的情況下,麗子從眼鏡底下對上司投以冰冷的視線,並且委婉地指責剛才的發言。


「風祭警部,您的發言太輕率了,居然說什麼真美啊。可是有人被殺了啊。」


「輕率?妳在說我嗎?」


用手往胸脯一拍的風祭警部今年三十二歲,單身。其實他是有名的汽車製造商,『風祭汽車』的少爺。

想要在愛車銀色Jaguar上加裝迴轉燈,並開著它奔馳在道路上,聽說他是為了實現這個單純的夢想,才特地當上了警官──這樣的流言煞有其事地傳遍了整個國立警署,他就是這麼一個奇怪的警部。


「妳誤會了,寶生。我只是說這個地方很美而已,又不是說『美麗的屍體』。我是在稱讚這個出色的玫瑰園啊。」

像這樣巧妙地迴避了麗子的非難後,「不過我家的玫瑰園是這裡的兩倍大呢。」風祭警部又不必要地說出這番冠冕堂皇的吹噓話。


默默聽著的麗子是國立警署的年輕刑警。其實她是『寶生集團』的總帥,寶生清太郎的女兒。

順帶一提,『寶生集團』是觸手擴及金融、不動產、鐵路、電力、流通,以及推理出版業等,毫無脈絡可循的複合產業。

不過由於老家的名聲太響亮了,在古板的職場裡反而會造成阻礙,因此麗子在工作時都會刻意隱瞞自己是『寶生集團』千金的事實。

她謊稱Burberry的高級褲裝是「在丸井國分寺店買來的廉價成衣」。Armani的眼鏡則說成是「在MeganeSuper(註:日本一家連鎖眼鏡行。)配的特價品」。

不識情趣又粗枝大葉的男刑警們,直到現在都沒有識破她這個過於大膽的謊言。


正因為麗子生性十分謹慎,就算風祭警部再怎麼誇耀自家的玫瑰園,她還是連眉毛都沒動過一下。

只不過她卻在妄想中使勁地勒住警部的脖子,並在心底偷偷發起牢騷。──我家的玫瑰園可是你家的三倍大呢!


「話說回來,寶生。」也不知道自己在麗子的腦海裡遭受到什麼樣的對待,風祭警部開口問。「看了這具美麗的屍體後,妳沒有發現什麼嗎?」


「結果您還是說了『美麗的屍體』哦,警部。」


不過算了,這種事情就先擺到一邊──打從第一眼看到屍體的那一瞬間起,麗子就對好幾點感到很在意。首先是被害人的服裝是輕薄的睡衣。

而且被害人打著赤腳,屍體周圍也找不到鞋子或涼鞋之類的東西。綜合以上這幾點來判斷,被害人並不是在這座玫瑰園遭到殺害的,而是在其他地方,而且還是室內。

換句話說,犯人在這座宅邸的某處殺害了被害人後,又刻意將屍體搬到這座玫瑰園裡,並將之平放在玫瑰床上。可是犯人為什麼要大費周章地做出這種事情呢?

這理由就不得而知了──正當麗子思考著各種事情的時候,


「哎呀,妳不懂嗎?那我就告訴妳吧。犯案現場並不是這座玫瑰園,而是某處的室內哦。看看被害人的衣著吧。還有被害人打著赤腳──。」


風祭警部複述了跟麗子的想法完全相同的推理。自己先問『妳沒發現什麼嗎?』,再自己回答『那我就告訴妳吧』。這是他獨具一格的作風。

不過既然他不是發表錯誤的推理,那也沒什麼好抱怨的。站在部下的立場,也只能默默聽他把早就已經知道的事情給說完。真受不了。


「警部,簡而言之,重點在於找出實際犯案的地點,以及犯人移動屍體的目的對吧?」


「就是這樣,小姑娘。妳理解得很快喔。」


是啊,我想大概比警部還快吧。還有,之前我就已經說過好幾次了,不要叫我『小姑娘』,聽了讓人很不爽!我不是什麼『小姑娘』,而是『大小姐』!


高原恭子的屍體慎重地從玫瑰床上被移了下來,隨後馬上進行驗屍。

根據驗屍結果,死亡時間推測為凌晨一點左右。脖子周圍有被某種東西勒過的痕跡,是故死因斷定為遭到絞殺窒息而死。

凶器並不像帶子或繩索那麼細,而是更粗的東西──好比毛巾之類的物品。關於遭到殺害後屍體被移動過這點,驗屍官也表達了和麗子他們相同的見解。


驗屍結束後,麗子他們在玫瑰園的出口處向四個人詢問發現屍體時的狀況。


『藤倉旅館』的名譽會長藤倉幸三郎與妻子文代,身為現任會長的女婿藤倉雅彥,還有昨晚在這座宅邸過夜的寺岡裕二等四人。其中最先發現屍體的是寺岡裕二。聽說他是藤倉家的親戚。


「雖然說是藤倉家的親戚,但自從還在唸大學的時候以來,我已經有十二年沒來過這座宅邸了。因為當時還沒有這座玫瑰園,所以我想要慢慢地觀賞一下。

剛好今天早上又難得早起,於是我便趁這個機會前往玫瑰園。到了那裡的時候,有個人正躺在玫瑰床上。走近一看,我才發現那是高原小姐。

因為她的臉就像死人一樣蒼白,我嚇得忍不住慘叫起來──。我說的都是真的。請您相信我,刑警先生。」


寺岡裕二似乎敏感地感覺到懷疑的視線了,只見他雙手合十地懇求著說。麗子注意到盯著他的風祭警部眉毛抽動了一下。


「那好吧。」風祭警部若無其事地點了點頭,然後面向其他三人說。

「所以你們三個人聽到玫瑰園的方向傳來寺岡先生的慘叫聲後,便急忙趕了過來。在那裡你們發現了蹲在地上的寺岡先生,以及高原恭子小姐的屍體,於是馬上打一一0報警──是這樣沒錯吧?」


「是的,大致上的情形就是這樣。您說是吧?岳父。」


「啊啊,是啊。刑警先生說得沒錯。」


雖然雅彥和幸三郎互相點了點頭,但語氣聽起來卻有點含糊。


「原來如此,我十分清楚了。」風祭警部姑且點點頭說。「不過話說回來,平常是哪位在照顧這座玫瑰園的呢?」


「是外子。」文代答道。「外子的興趣是玫瑰,所以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只要一有時間,他就會待在玫瑰園裡。拜此所賜,外子的手上總是傷痕累累。」


「原來如此,畢竟玫瑰有棘刺嘛。那麼我請教幸三郎先生。今天早上您看到玫瑰園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什麼和平常不同的地方呢?當然,我的意思是除了被害人的屍體以外。」


「不,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除了有屍體以外,我想其他都跟平常一樣。」


「雅彥先生覺得如何呢?」


「我平常很少走進玫瑰園裡,所以不是很清楚。」


「是嗎?我明白了。──不過慎重起見,我再問各位一個問題。」風祭警部對著三位男性單刀直入地問道。「各位該不會動過那具屍體吧?」


三位男性的嘴裡發出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看來風祭警部的質問確實命中了他們的痛處。他只是歪打正著吧?麗子偷偷地這麼想。


「呵,這也不是什麼好驚訝的事情。」和謙遜的話語相反,警部的表情顯得十分傲慢。「剛才寺岡先生合起雙手的時候,我注意到他的右手手背上有剛刮出來的新傷痕。

而且雖然幸三郎先生雙手的手背上確實傷痕累累,不過仔細觀察,其中也看得到特別新的傷痕。我覺得奇怪,於是看了一下雅彥先生的手背,結果又發現了類似的傷痕。

那麼這些傷痕到底是什麼傷呢?當然,那肯定是玫瑰造成的刮傷沒錯。可是平常有在照顧玫瑰的幸三郎先生手上有傷也就算了,為什麼連雅彥先生和寺岡先生的手上也有同樣的傷呢?」


三位男性老老實實地聽著警部的話。警部又接著說。


「你們三個人雖然說發現屍體之後,馬上就打了一一0報警,但其實你們是在說謊。你們觸碰過屍體,並移動了位置。手背就是在那個時候被玫瑰的棘刺給刮傷的。我有說錯嗎?」


原來如此。風祭警部偶爾也很敏銳嘛,麗子佩服地想。不過既然是警部的話,這點程度的事情或許很普通也說不定。


聽了風祭警部尖銳的指摘後,三位男性難為情似地藏起了手背上的傷痕。看來似乎是被警部說中了。警部窮追不捨地繼續追究下去。


「不過高原恭子小姐的屍體已經得知是在遇害後才被搬到玫瑰園裡。沒想到居然是你們三個人把屍體放在那張玫瑰床上的……。」


「請、請等一下,刑警先生,那是誤會。」急忙插嘴說道的是幸三郎。「的確,就像刑警先生推測的一樣,我們三個人曾經碰過屍體。屍體多少移動過也是事實。

不過把屍體搬到玫瑰園裡的並不是我們。我們只是在玫瑰園裡發現了屍體而已。」


「岳父說得沒錯。」雅彥接在幸三郎後面繼續說。

「我們一開始懷疑她是不是真的死了──畢竟那個樣子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一樣──所以才會晃動她的身體,檢查是否還有脈搏。無論是誰都會這麼做吧。

然後知道她確實死了之後,這回我們打算把她從那麼平台上放下來。畢竟在場剛好有足夠的人手。」


「就是說啊。」寺岡裕二感到抱歉似地點著頭這麼說。「總覺得像那樣子一直被玫瑰的藤蔓纏住,她也未免太可憐了,所以我們才……。」


「嗯,是啊。」幸三郎彷彿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似地呢喃著說。

「不過實際上試著動手時,我們才發現纏在屍體上的藤蔓糾結得比想像中還要厲害,怎麼樣也無法解開。再加上我們都是空著手,所以荊棘會直接刺到手,讓人痛得受不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旁觀看的內人這麼說了。『這說不定是起殺人事件,所以還是不要隨便碰觸屍體會比較好』。聽她這麼一說,我們才發現自己的行為有多麼輕率。事情就是這樣。」


這麼說完之後,幸三郎像是道歉似地低下了頭。


第一發現者被眼前的屍體嚇得驚慌失措,於是不小心碰觸了屍體,或是移動了位置,這都是常有的事情。

因為這些行為大多是出自於善意,所以也不能責怪些什麼。雖然就維持現場的觀點看來,這麼做倒是挺困擾的就是了。


風祭警部清了一下喉嚨後,便對著坐在輪椅上的文代問道。


「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嗎?」


「是的。我一直看著外子他們的行動。沒錯。外人他們雖然觸碰了恭子小姐的屍體,但時間非常短暫。還請您見諒。」


「既然如此,那就沒辦法了。」


這麼說完,風祭警部結束這個話題,轉而提出了新的問題點。


「話說回來,聽說高原恭子小姐這位女性是最近寄居在這個家裡的食客。關於那方面的事情,之後我再慢慢地向各位請教,總之,可以先告訴我她住的地方在哪裡嗎?」


被害人穿著睡衣遭到了殺害。因此,她的寢室是犯案現場的機率很高。風祭警部的問題基本上是合理的。


「恭子小姐住在別居裡。您看,就是那棟建築物。」


文代這麼說完之後,便伸手指向距離玫瑰園五十公尺以上的一棟平房。


麗子和風祭警部立刻穿過庭院,前往問題所在的別居。寬廣的庭院裡除了玫瑰以外,還可以看到其他各式各樣的植物。

有蘭花的盆栽,還有藤架。池子裡漂著蓮葉。由於正值開花的時節,種在花壇裡的三色蓳與香豌豆花正綻放出不輸玫瑰的艷麗色彩。

走在這些花兒之中,最令麗子感到佩服的一點是,藤倉邸這個廣大的庭院是個完全無障礙的空間。恐怕宅邸內也同樣經過了一番用心吧。

當然,這必然是考慮到坐著輪椅生活的文代而衍生出來的設計。


兩位刑警抵達了別居。近距離底下一看,這棟建築物雖然名為別居,但實際上卻相當氣派。玄關前有一叢叢的杜鵑花,紅紫色的花朵正值觀賞的好時候。


根據文代的說法,這棟別居是美奈子與雅彥夫婦新婚當時居住的地方。不過生了小孩之後,房子就顯得狹窄了,所以現在女兒夫婦是住在主屋那邊。

聽說高原恭子是在房子剛好空下來的時候搬進了藤倉家。


風祭警部用戴了白手套的手轉動玄關門的握把。門沒有上鎖,就這樣悄然無聲地打開了。兩位刑警踏進屋內。

走廊兩側有好幾間房間,其中一間房間的情況吸引了刑警們的注意。那裡似乎是高原恭子用來當作寢室的房間。雖然那是個簡單樸素的房間,但裡頭看起來顯然很凌亂。


「哦哦,妳看看,寶生。」


「是,我正在看,警部。」


白色的棉被有一半從擺放在牆邊的床上滑落下來。枕頭扔在鋪了地毯的地上。桌上有翻倒的咖啡杯。兩張椅子的其中一張倒在一旁。鐵鋁窗打開了一半。


「看來似乎可以確定有誰在這裡發生過爭執呢。」


風祭警部單方面地這麼斷定後,便自顧自地說道。

「昨晚一點左右,高原恭子和某個人待在這個房間裡。那傢伙可能是打開窗戶入侵了房間,也可能是高原恭子自己找來的。

無論如何,兩人在這房間內起了爭執,然後那個某人勒住高原恭子的脖子殺害了她。換句話說,這裡就是犯案現場。」


警部的見解比想像中要來得單純。於是麗子在不打壞上司心情的限度內陳述自己的意見。


「原來如此。事情或許就跟警部所說的一樣也說不定。可是警部,這房間的混亂不也可能是犯人的偽裝嗎?」


「偽裝?」警部的表情一瞬間愣住了。「啊啊,寶生,當然有可能啊!我們當然得考慮這種可能性。當然,我一開始就注意到這點了。」


關於剛才的話裡出現了多得過火的當然,風祭警部當然也沒有察覺到。


「沒錯,犯人也有可能是事後將這棟別居偽裝成像是犯案現場一樣。畢竟如果這裡是犯案現場的話,犯人就得移動五十公尺以上才能將屍體搬到玫瑰園。

扛著屍體移動五十公尺。畢竟被害人是身材苗條的女性,有體力的男性大概勉強搬得動吧,不過即使如此,那還是一項相當吃力的工作。嗯,實際的犯案現場或許更接近玫瑰園也說不定呢。」


這麼說完之後,風祭警部用手背拭去了浮現在額頭上的汗水。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月20日起至2012年2月8日止

 

 

【活動辦法

2011年風靡日本臺灣的年度TOP小說當然就是《推理要在晚餐後》啦~先前沒有辦到這檔活動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覺得可惜呢?

這次小編凹到了2套精裝以及8本一般版本要送給大家,真的是非常給力啊!

迴響的問題也很簡單,如果你擁有管家,你會想要他幫你做哪些事情呢~?

    • 當然是管家所該做的基本工作都要做好,特別要幫我做可以安慰心靈的幸福料理,還要幫我做整體造型的顧問,更重要的是要淨化我在外蒙塵的心靈與思想。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