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浮華世界中,她們最寶貴的只有──彼此!

 

 上流女孩俱樂部02派對女王_cover.jpg  

   

「妳可曾幻想過自己從小在曼哈頓長大,父/母親是名人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別擔心,喬安娜.菲歐賓現在就告訴妳。連Gossip Girl本人都會愛上這一系列!」

──《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作品《花邊教主》系列作者賽西莉.馮.齊格薩

「喬安娜.菲歐賓的處女作讀來十分有趣,饒富機鋒又滿腹心酸,彷彿得以窺視這群天之驕子鍍金的世界。」

──《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作品《不朽之心》系列作者愛莉森.諾艾勒

「我馬上被誘人的故事吸引,三位好姊妹泅游在名流的魚缸中,而她們深刻的友誼偷走了我的心。」

──《好萊塢生活的祕密》(Secrets of My Hollywood Life)系列作者珍.克羅妮塔

「完美、令人賞心悅目的初作。」

──《出版週刊》

 

名模之女莉琪‧桑莫斯,集團千金卡瑞娜‧約金森,樂壇名媛哈德森‧瓊斯。

對她們來說,Herms、Chanel、Dior只能算日常用品,

所有人都對她們投以羨慕的眼光。


然而這三個女孩知道,在浮華世界中,她們最寶貴的只有──彼此! 

上流女孩俱樂部規則第六條:絕對別向媒體透露爸媽的事。

大家都明白,俱樂部的方針和規則是不容打破的,然而少根筋的卡瑞娜‧約金森卻洩露了家庭私事。想知道這導致了什麼結果嗎?

她那億萬富翁父親斷絕了二人之間的父女關係,還斷了她的經濟來源!

遇到這種狀況時會怎麼做呢?向父親求饒?向朋友借錢?善於隨機應變的卡瑞娜用小小的謊言找到了工作,成為紐約年度銀雪花舞會的舞會策劃人。

但當她發現宴會委員會期待能透過她父親的人脈,從名流那兒得到協助和資助,她的人生面臨一項抉擇──她該坦誠自己已斷絕父女關係,還是假裝她仍是父親最終的繼承人?

 


 2.jpg  


喬安娜.菲歐賓Joanna Philbin

出生於洛杉磯,在紐約市長大。她是電視節目主持人瑞吉.菲歐賓(Regis Philbin)的女兒,七歲時著手開始寫她的第一本小說,但僅寫到第二章就無疾而終。

她在布朗大學拿到文學學士學位,並在美國聖母大學拿到美術碩士學位。喬安娜現在住在洛杉磯,撰寫「上流女孩俱樂部」系列作品。



3.jpg


第一章

卡瑞娜.約金森一次又一次地捏著橡皮壓力球,目光望向深色玻璃窗外,他們的車疾速奔馳出城。她父親的黑色賓士如蝙蝠車一般線條流暢、速度飛快,越過路面的坑洞,並超過一臺臺計程車,於四十二街向西呼嘯。他們似乎直直朝著林肯隧道前進,這只代表一件事:他們要離開曼哈頓了。當他們飆過時代廣場光彩奪目的跑馬燈時,卡瑞娜覺得自己永遠都回不來了。


她坐在後座,身旁是父親卡爾.約金森,他用大拇指敲著他的黑莓機,雙眉緊緊糾結。打從他們一起進到車內,他就一個字也沒說,甚至連對司機麥克斯,他也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她知道,這不太妙。不論他們要去哪裡,顯然她爸全都已經安排好了。而且,他真的可以為所欲為。這就是身為億萬富翁的好處──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如果在平常的十一月晚上,你忽然想將你唯一的孩子送出紐約市,確保她此後音訊全無,此事也易如反掌。沒有人能阻止你。



她最好的朋友:莉琪和哈德森現在可能才剛到她家。卡瑞娜在離開前幾分鐘傳了簡訊,現在門房會告訴她們,她和她爸剛出門,手上提著行李袋,進了一臺久候的轎車。她們聽到一定會相當驚慌失措。這幾週以來她們已經警告過她好幾次這種下場。卡瑞娜想像她們在她家大廳的樣子。哈德森會瘋狂地踱過來踱過去,莉琪會望向遠方,拉著她紅色的鬈髮,設法搞清楚這次到底有多嚴重。當然,她們一定會狂傳簡訊、狂打電話,但她無法回應。她的iPhone在後行李箱的包包裡,完全拿不到。不過,反正她也沒辦法跟她們說話,因為她爸就坐在旁邊。他身上散發出一種她從來沒感受過的冰冷怒氣。



終於,她放膽轉過頭看他,開口問:「我們要去哪裡?」


卡爾眼睛盯著黑莓機。從這個角度,再加上後座昏暗的燈光,卡瑞娜心想,就算說她四十二歲的老爸是大學生也幾乎不為過。雖然頭髮有些灰白,他仍有一頭濃密的棕髮,以及剛強、電影明星般的下顎。他在哈佛參加划船隊的日子給了他一副精瘦、有著寬闊肩膀的體態,在個人訓練師的幫助和主廚嚴格的指示下,身材得以長年維持。


「爸?」她又問了一次。「你可以直接跟我說嗎?」


他頭抬都不抬,搖搖頭。「妳已經失去得到更多訊息的權力了。」他冷冷地說,手指繼續打字。


卡瑞娜感到喉嚨縮緊,滿是恐懼。這幾年來她和她爸吵過不少架,但這次不一樣。她真的麻煩大了──是那種會永遠改變她一生的麻煩,而且恐怕凶多吉少。



一切都是從兩個月前、九月那時開始的。他們當時正在有二十個座位的餐桌享用另一頓無聲的晚餐。他坐在一端,讀著一疊公司的每日報告,用黑莓機寄電子郵件給他的爪牙;她則坐在另一端,寫著地理作業,同時傳簡訊給哈德森和莉琪。忽然他說:「先別寫了,我有話要跟妳說。」



她抬起頭看到他嚴肅的臉,一陣不祥的刺痛感從皮膚流竄。約哥(她和朋友都這麼叫他)沒時間閒話家常,他所謂的說話通常只分為兩種:宣布和命令。他現在要說的話聽起來既是宣布,也是命令。


「我希望妳開始來辦公室。」他說,棕色的眼睛如雷射一般,橫越桌子直盯著她。「一週三天。星期三和星期五放學後,再加上星期六一整天。我們一開始先這樣。」


「到你的辦公室?」她的的聲音在木板牆之間回響,飄浮在車子大小的水晶燈上。「為什麼?」


約哥將雙手合在一起。「妳是我唯一的繼承人,卡瑞娜。該是時候了解妳未來將繼承的世界了。」



他指的世界就是梅卓儂傳播公司,他的報紙、雜誌、有線電視、社交網站帝國。他仍在哈佛讀書時就成立了這間公司,起初旗下只有一家週報,二十年後,它成為西半球最大的傳播企業。每天,每三人就有一人閱讀梅卓儂的出版品,或逛它旗下的網站。這些成就使約哥成為世界上數一數二富有的人。他擁有五棟房子、一系列積架典藏車款、五十尺的遊艇、一架直升機、一架小型噴射飛機、以及媲美古根漢博物館的二十世紀後期藝術收藏品。名流、社交份子、小國國王等不在話下,甚至連總統都會透過專線打給他。他曾有一、二次有意無意地想參選市長,後來在最後一刻打消這個念頭,卡瑞娜當時真是鬆了一口氣。



「爸,我知道你的世界的一切。」卡瑞娜直直望著他的眼睛說。「而且我不想繼承它。」


約哥嚴肅地瞪著她。「妳現在就斷然決定是不是有點太早?妳才十四歲,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坦白說,這比等到妳二十二歲再入這行好多了。」他說。「等妳從華頓商學院畢業後,妳就會完全準備好了。」


「我要去念華頓商學院?」她問。


「妳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很愛來我辦公室的。」他一面切牛排,一面說。「妳不記得了嗎?坐在我的椅子上?假裝在會議室主持會議?」


「我那時候才八歲,同時也喜歡玩美國女孩的玩偶。」


「卡瑞娜,我在妳這個歲數的時候就找了第一份工作。」他又更嚴厲地說。「送報紙。現在,我也不是要叫妳去送報紙。我只要求妳一週工作幾小時而已。」


「但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她說,在座位上坐直了身子。「今年我是足球校隊隊長,你知道這件事嗎?而且我已經加入了模擬聯合國社。週末要去蒙托克怎麼辦?衝浪又怎麼辦?我如果要跟朋友閒逛又該怎麼辦?」


她父親放下叉子,脣間吐出一絲淡淡、惱火的嘆息。「卡瑞娜,足球和模擬聯合國社都是課外活動。」他說。「那和妳的未來無關。」


她還來不及回答,通往廚房的門便打開,馬可走了進來。他穿著約哥命令所有助手穿的卡其褲和polo衫,運動鞋踏在木地板上幾乎聽不到聲響。


「你有一通電話,先生。」他恭敬地輕聲說道。「東京來的。」


約哥啜了最後一口冰茶(他從不喝酒),站起身,將絲質餐巾放在桌上。「妳下個星期就開始工作。」他斷然說完便走了出去。


卡瑞娜坐在空蕩蕩的餐廳好一會兒,然後一把將沉重的木椅推離餐桌。所以終於,一切昭然若揭,她明白了。她爸爸根本不了解她。



自從父母離異,過去這四年來,她和約哥就像室友般住在一起,彼此形同陌生人。他們在大廳會避開對方,必要時客氣地寒暄幾句,通常假裝對方並非共居一處。雖然他們一週至少一起吃晚餐二次,餐桌上往往寂靜無聲,兩人每一口之間不是在傳簡訊,便是在打電子郵件。卡瑞娜習慣待在頂樓三層公寓屬於「她的」部分:書房、廚房和她的臥室。這一切顯然也有個好處:平常她可以恣意出入,只有奧圖會在正門監視她;不像她的朋友莉琪和哈德森,她們的父母有時會過於干涉女兒的生活。


可是有時候她和約哥之間的距離也令人心寒。他不知道她的任何一件事,也毫不過問。父親不是應該要知道孩子的一些事情嗎?或應該至少會想要知道,不是嗎?例如,他完全不知道她有多愛在火奴魯海灣衝浪;或者是她有多麼等不及自己趕快長到十八歲,這樣就可以參加外展基金會的巴塔哥尼亞之旅;或者是她有多少次夢想自己終於在足球冠軍賽中打敗聖心高中,彷彿置身老套的運動電影場景,隊友將她舉到肩膀上歡呼。


但約哥總是沒有時間了解這些細節。他大步穿梭在公寓中總是為了其他事:辦公室的事、會議的事、自體訓練的事。他的生活照表操課,中間沒有為她留下任何縫隙。



如今,他要她「了解這一行」只證明了他有多不了解她。的確,她還沒有確切的人生規畫──除了上大學之前休息一年去斐濟衝浪,然後成為外展基金會認證的指導員。但她確實知道一件事:她永遠不會成為生意人。她最不在意的事情就是賺錢,或者基本上,就是錢。一想到這一輩子要每天待在她冰冷、心事重重、死愛錢的老爸旁邊,她就絲毫不願妥協。


接下來幾天,她佯裝忘記了他們晚餐的對話。也不是說她父親必須強押她為他工作,但她心知肚明,當約哥說他希望某件事發生,只有炸彈來襲或上帝之手才能真正阻止一切。後來,面對每每餐桌上無情的目光,再加上毫無掩飾的暗示,例如命令助理打給她、處理通行證的事宜等,她終於放棄了自己在足球隊的位置,退出模擬聯合國社,進到了他的辦公室。


如她所料,工作沉悶又令人思緒麻木。她唯一做的就是影印公司報告、文件和銷售報表,一切都沒有意義。和在家一樣,父親不見人影。

但他卻把她和主執行長愛德.布瑞肯,她戲稱為「食蟻獸」和「噁心男僕」的人放在一起。噁心男僕現在五十多歲,有一頭又油又薄的頭髮,握手黏答答的,走起路來窸窸窣窣。他盡其所能討好約哥的態度令卡瑞娜有大半時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心想,她爸如果是請一位二十五歲超辣的MBA研究生該有多好,或好歹也請一個沒跟自己母親住在一起的真男人。但噁心男僕現在仍無時無刻不待在約哥的身邊,而她現在又必須替他做事。真是糟糕透頂。



但比起無聊以及愛德.布瑞肯,更糟的是一種感覺,一種她的未來正慢慢地包圍住她的感覺。她坐在父親位於時代廣場上方毫無生氣的玻璃摩天大樓四十樓的一間小辦公室裡,感覺自己無異於受困在電梯中。她想做什麼、學什麼、試什麼都不重要,她的一輩子已經為她攤開,她則直直走向那唯一的結局:成為她父親的小小複製人。



後來,九月末,一個安靜的星期六早晨,她意外看到了那份改變一切的文件。


那是有關於約金森樂園和她父親年度慈善活動的事。每年勞工節週末,他會將他在蒙托克的莊園布置成遊樂園,有咖啡杯、旋轉木馬,可以在其中一座湖中乘坐潛水艇,晚上還有一場盛大的舞會,票價高達一萬美金。所有的利潤全部會捐到致力解決貧窮和飢餓的牛津饑荒救濟委員會。約哥小時候是在賓州鄉下長大的,他對飢餓感同深受。每當卡瑞娜擔心父親變成無恥的賺錢機器時,她都能藉他的慈善事業得到一點安慰。為貧窮和飢餓尋找解決之道也因此成為了他人生的其中一項目標。當她看到標題上寫「Re:約金森樂園」時,她把文件從愛德.布瑞肯桌上的塑料盒拿起。

文件是從她父親的會計那裡來的,內容說明近期的活動募到了三百萬美金,但後來她讀到:


關於此款項,二百萬會直接匯至上述慈善組織。餘下的一百萬會如先前討論移轉給卡爾.約金森作他途。

他途。她一遍又一遍地讀著這兩個字。起初她不懂這二字的意思,接著,一切漸漸明朗。

他把錢私吞了。在她明白的一瞬間一股寒意流向全身。他欺騙慈善基金會。



這件事她越想越覺得合理。這不是她父親第一次騙人。雖然她母親從來都沒跟她說他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但卡瑞娜自己拼湊出蛛絲馬跡,了解他們離婚的真相。她手裡拿著文件,站在愛德的辦公室,思緒飛回她十歲的那晚,在緊閉的臥室門後聽父母的聲音。母親啜泣著,父親嘶聲大吼:我他媽的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如果妳這麼自私妳自己活該。


她望向身後,看了看愛德辦公室門外。他的助理離開了她的辦公桌,她知道自己時間不多。


她迅速拿著文件走到影印室,想都沒想就把文件放到影印機上,蓋上蓋子,按下啟動。複本從機器吐了出來。幾秒鐘後,她把正本塞回檔案夾,放回愛德桌上的塑料盒,然後她將複本摺起,塞進她的側背包裡。


接下來的六個星期,她把文件收在臥室的書桌裡,藏在她的護照和潛水學校認證下面。但她一直念念不忘。她和莉琪及哈德森討論過這件事,而每晚她躺在床上時,都心想如果她將文件散布到世界上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例如,散布到網路上。如果事情變得真的很糟,她隨時都可以採取行動。



然後,十一月初,情況變得真的很糟。


「愛德說妳心不在焉。」一天晚上她父親將她叫到辦公室說。他在旋轉椅上前後擺動,表情冷酷,食指輕敲他的雙脣,那動作暗示著:我受夠了。「他說妳大部分在那邊的時間,都在網路上購物;或是鬼鬼祟祟,看起來一臉無聊。有一次他還發現妳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睡覺。」


她從他桌上抓了一個壓力球開始捏。「那裡沒有事做又不是我的錯。」她反駁。


「那妳就要自己找事情做。」約哥厲聲說。「妳可以四處走一走,參加會議。媽的,卡瑞娜,妳一定要投入其中。我不能所有事都替妳作主。妳在這裡應該是要學東西的。」


「好,如果你這麼關心我、希望我學到東西,為什麼是你的噁心男僕在管我?」她氣沖沖地說,滾燙的淚水在眼眶打轉。


「因為我必須管一整間公司。」他低下頭,看了看他面前一疊文件,搖搖頭。「這並不好笑。我以為妳已經夠成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這是我的公司。我猜我高估妳了。」


她感到一陣痛楚卡住喉嚨。她加入這蠢實習只不過是想令他開心,她心想。現在她還要被罵?這太不公平了。


「不要害我難堪就好。」他又加了一句,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妳是我女兒,記得這一點。」他打開筆蓋,繼續工作。「妳可以離開了。」


她迅速轉過身,怒不可抑地邁步出去,氣到都哭不出來了。所以,她放棄她所愛的一切還不夠,她犧牲她的星期六、甚至所有社交生活也不夠,現在他還要吼她?


她回到房間,跑向她的書桌打開抽屜。她原本還遲疑著自己該不該把約金森樂園的文件傳到網路上,現在顧忌已全部一掃而空。她父親不過就是個偽善者,他是個混蛋和騙子,她不在乎全世界的人知道會怎樣。


隔天,她在查德威克的電腦教室將文件掃瞄入一臺蘋果電腦,然後寫了一封惡意郵件:



敬啟者:


我有理由相信,身價二千二百五十億的卡爾.約金森可能沒有將他上次在約金森樂園慈善活動募到的錢全數捐出。請見附件證據。感謝您。


她新建了假的電子郵件信箱,只用她名字的第一個英文字和中間名當ID。然後手指一點,她將信直接寄到《菸槍》網站──那是網路上專門爆料的網站,揭露有錢人和名人的祕密。

她離開電腦教室,前往西班牙文課,心中感到相當平靜而滿足,彷彿剛跑完一趟長跑。終於,她報了一箭之仇。


幾個小時之後,她從學校回到家,用自己的Macbook Air查了一下網站。消息已經登在上面,頭條後大而火紅的字體讓她抽了口氣:億萬富翁慈善家作賊?請見可能證明文件。底下就是那份文件;一旁,說明文字寫著卡爾.

約金森「圈內人」的「嚴厲控訴」,來源「未具名」;「卡爾.約金森作他途」幾個字不但被強調還放大了,就怕眾人沒看到。


卡瑞娜坐在床上盯著筆電螢幕,她的嘴張得大大的。她馬上覺得一切必須收回。但她沒有辦法,她已經做了,無法回頭了。現在,一切都在那裡,全世界的人都看得到……


房門被衝開的一瞬間,她嚇了一大跳。門口站著她的父親,他滿臉通紅、氣急敗壞;他的外套敞開,深藍色白條紋領帶結歪歪扭扭的,平常光潔往後梳的頭髮散亂地垂在前額。他看起來好像剛跑了四十條街。她從來沒看過他如此氣惱,他自己也知道這點。


「東西收一收。」他邊喘氣邊說。「我們要走了,妳有十分鐘。」


「哪裡……我們要去哪裡?」她設法擠出口問。她幾乎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十分鐘。」他重複道,然後頭也不回地出去,門也不關,消失在大廳。


她抓起iPhone。必須傳簡訊給莉琪和哈德森,她以顫抖的手指打下:


我的天啊!快點來我家!


但當她按下傳送鍵,她就了解這一切都沒有意義。她們絕對不可能及時趕到。當約哥說十分鐘,他的意思就是八分鐘。


她從床底下扯出球袋,腦中疾速運轉。他怎麼會知道是她做的?他們要去哪裡?他們在巴黎的公寓嗎?他會病態到必須逃到國外嗎?還是他要把她送去夏威夷,和母親住一起?

有一段時間,她很想和媽媽一起住,但她現在已經過了那階段了。坐飛機到毛伊島要十二小時,距離四個時區遠,她將永遠無法見到她朋友。


「卡瑞娜?」她父親從樓下吼。「走了!」


她把能隨手拿到的東西都丟進包包:幾套Stella McCartney內衣褲、她的紫色麂皮Puma鞋、破舊的Cheap Monday緊身牛仔褲、她的Macbook。最後,她一把抓起桌上的紫色壓力球,她有預感自己會需要它。


她跑下三段樓梯,然後快步沿著鋪著米黃色地毯的走廊走向前門。牆上排著她父親一部分的藝術收藏品,卡瑞娜走過時,靜靜地向所有畫作道別:再見,賈斯培.瓊斯。再見,傑克森.波拉克。家中的僕人就站在安迪‧沃荷湯罐頭作品旁。他們和平常一樣聚在一起,祝福他們行程愉快,準備目送他們出門,但這次他們望著她,彷彿她不會再回來了。個頭小、眼神憂鬱的管家米雅眼中噙著淚向她微笑;妮奇塔仍穿著廚師服,塞給她一袋新烤好的巧克力脆片餅乾;馬可正式、輕輕地朝她點了點頭;認真的保全奧圖向她露出鼓舞的微笑,「祝妳好運,小鬼頭。」他在她走過時輕聲說,彷彿她正步入生死決戰。



就在她走到正門前,她探頭看了她爸巴斯奇亞的作品最後一眼。畫作十分簡單,就是在一片白色的顏料海上有一頂黑色的王冠,但那張畫總向她訴說著什麼,雖然她不太懂它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唯一知道的就是這是她最後一次看到它了。淚水模糊了視線,她眨了眨眼。


「卡瑞娜,快點!」她父親大喊。


她走出前門,看到他們在電梯裡等她:她父親穿著Burberry的羊毛大衣,目光冷冷地掃過她身旁,他旁邊就是噁心男僕愛德.布瑞肯本人,他替她父親提著他的西裝袋和小手提箱,好像他就是為此而生一般。他梳齊的頭髮看起來比平常更薄更油了,真是難以置信。


「哈囉,卡瑞娜。」她走進電梯時,愛德朝她一貫地邪笑。


就在這時候,她才忽然明白一切。是愛德向她父親告的狀。不知何故,他發現她複印了文件,並洩露到網路上。他只說了「哈囉」兩個字而已,她卻已經心裡有數。

電梯下到大廳,她向自己發誓,不論最後她的下場是什麼,她都要愛德.布瑞肯付出代價。


到了街上,麥克斯和黑色賓士已經在那裡等他們。愛德把他父親的東西遞給麥克斯,然後將卡瑞娜的球袋從她的肩膀拿下來。「這裡還有很多空間。」他尖酸地說,順手把它放到後行李箱。卡瑞娜和父親錯開,從另一邊上車,開車的時候,愛德還真的向父親行舉手禮。噁,她心想。可想而知,告密的就是他了。



卡瑞娜眼睜睜地望著賓士在第九大道左轉,飛馳入林肯隧道口。她的心跳加倍,她勢必要離開紐約了。


「跟妳說,我沒有竊取那筆錢。」她爸忽然開口,她在後座嚇了一跳。「我把錢放到基金會裡。妳知道什麼是基金會嗎?」


她仔細望著他。他放下黑莓機,凝視著窗外林肯隧道模糊的白瓷磚。


「算知道。」她低聲說。


「主要是為了稅的問題。」他緩緩地說。「那一百萬仍然會給慈善團體,只是要透過基金會,而不是我。如果妳直接開口問我,妳就會知道了。結果,妳一意孤行,自己做出結論。」他轉向她,雙眼在昏暗的光線中朝她燃燒。「妳怎麼會覺得我真的會做出那種事情?」


不難想像。她想這麼回答,但她只嚥了一下,別開目光。


「總之,這一切很快就會過去。」約哥輕快地說,轉向窗外。「明天早上,我會發表聲明表示每一分錢都會給慈善團體,消息會在我擁有的每一份報紙上刊登,非我所有的報紙也不例外。這事件一下就會被十則更重要的故事吞噬。不過,還留下一個問題:那就是要拿妳怎麼辦。」


卡瑞娜感覺卡在她喉嚨的高爾夫球又回來了。它向上延伸到她眼眶,滿溢的淚水就快流出來。她捏著壓力球。


「妳從小就很魯莽。」他繼續說,手指尖敲著車門。「妳從妳媽那邊遺傳來的,我居然傻到以為妳已經成熟了。」他搖搖頭,苦笑了一下。「結果情況只是越來越糟。」


他們從穿出隧道,進入紐澤西一片寬廣的夜色中。他們開上紐澤西高速公路的彎道,卡瑞娜可以看見哈德遜河西岸城市的天際,已經遠到如一幅畫。


「所以你要把我送到哪裡?」她問。


「加州。」他爽快地說。「在洛杉磯北邊幾個小時車程的一所學校,靠近大索爾。」


卡瑞娜不發一語。加州,幾乎就跟夏威夷一樣遠。「那是所軍校還是什麼?」


「不太算是。」她父親說。「但差不多。」


「那你為什麼要來?」


「要確定妳真的入學了。我無法信任妳,不能讓妳自己去辦。我也希望我可以信任妳,可惜我不能。」


車子下了高速公路,開上一條荒涼的兩線道公路,最後,他們終於開上一條小石子車道,經過一個路牌,上面寫著:泰特波羅機場。一道鐵絲網柵欄如魔術般為他們開啟,車子駛入機場。那裡,柏油路上,在鬼魅般的白燈下停著她父親的小型噴射機,小巧的門已彈開,等著護送她到美國的另一端。


「可是我什麼時候會回來?」她試圖平心靜氣地問。「我什麼時候會回來紐約?」


「六月。」他說。


「那聖誕節呢?」她更絕望地問。「我那時會回家嗎?」


「聖誕節妳會跟妳母親一起過。」他說。「在夏威夷。」


車子終於停了下來,停在離飛機幾英呎的地方。卡瑞娜聽到行李箱打開的聲音,她的心跳加速。她必須拿到她的手機,上飛機之前,她必須讓莉琪和哈德森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有人打開她右側的車門,一股冷冽的空氣撲入,飛機引擎的吼聲令人耳聾。「哈囉,約金森小姐。」機場經理大吼。「歡迎來到泰特波羅。」


她從他身邊鑽過,跑到車子後方。一位戴著亮橙色耳機的機場技師正將她的包包拿出行李箱。


「我來就好!」她大吼,從他手中抓了過來。嬌生慣養的臭小鬼,她可以聽到他腦中在想什麼,但她現在也不在乎了。



她父親已經大步走向飛機,機場經理小跑步尾隨在他身後,提著他的東西。她沒有多少時間。她蹲到地上,拉開包包,東摸西摸狂找她的iPhone,最後在衣服下摸到iPhone冰冷的玻璃表面。

她用手指滑過螢幕,進入她的電子郵件信箱。


救命!約哥要把我送到加州!

她不斷地點螢幕,用最快的速度寫著。

「卡瑞娜!」她父親站在飛機口的底階大吼。「走了!」


她將手機丟回包包,拉上拉鍊,並把包包提到肩膀上,快步往飛機前進。她的髮線冒出一滴滴汗珠,心跳快到她覺得快要爆炸。從這一刻開始,她就是自己一個人了。她的朋友救不了她,她舊有的生活已成過去,但無論如何,她都拒絕哭泣。她絕不在她爸面前哭,絕不。

 

第二章


「先生,歡迎回到洛杉磯四季旅館。」金髮、小麥色皮膚的旅館經理說。他清了清喉嚨,將鑰匙卡刷過讀卡器,按下頂樓按鈕。「我相信旅程還算順利吧?」


「非常順利,謝謝你。」約哥朝自己的鞋子回答。


「真是太好了,先生。」經理說。他直挺挺地靠在牆上,雙手背在背後。

「我知道您以前曾住過我們旅館,但需要我再幫您介紹我們二十四小時的看家服務嗎?我是說,管家服務?」他迅速修正。


冷靜點,卡瑞娜想跟他說。她無精打采地站在角落,球袋背在肩膀上。她以前已經看過好幾次這種事了:緊張的微笑、彆扭的客氣、不必要的介紹,大家在她爸身旁總是會變得怪怪的。點餐時忘記特餐、服務生掉叉子、女生自動彎下腰炫耀她們的乳溝,她稱這種現象為「拜金現象」,再沒有比億萬富翁對人的影響更強大,甚至是尷尬的事了。


「我們到了。」電梯停下來時,經理扯著嗓子說。


樓層一片寂靜,他們走出電梯,沿著鋪了又長又厚地毯的走廊走。終於,他們來到走廊尾端的門,牆上金色的牌子寫著:總統套房。


「您會發現我們有採納您對平面螢幕的建議,約金森先生。」經理熱切地說,又刷了一次鑰匙卡打開門鎖。「我們這次將它掛在牆上,不會再有窗外的反光。」


經理扶住門,他們走入黑色大理石的門廳。卡瑞娜可以看到後面富麗堂皇的挑高客廳。一架小型三角鋼琴放在一扇窗格門旁;光滑的咖啡桌上和往常一樣放著精心放置的白玫瑰,旁邊放了一個禮物籃,她知道裡面會放滿孚日巧克力和稀有的法國起司。


「您對我們的蘇格蘭威士忌酒藏熟悉嗎,先生?」經理問。「我們的十年麥芽威士忌有不同的……」


卡瑞娜向左彎,直直走出客廳,想跳過一連串的生意對談。她需要一個人獨處。


她走過餐廳和廚房,彎過轉角進入寬敞、淺棕色的臥室,裡面有一張設有頂篷的大床。她將包包放在地上,沉沉地倒在床上,朝床罩打了個哈欠。她完全累壞了。整整六個小時的航程中,他們待在飛機的兩端,一個字都沒說。畢竟,在小型噴射機上要忽略另一個人可不容易。約哥坐在靠前面的位置,讀著《經濟學人》,她則坐在後面的沙發,眼睛直盯著播放航程資訊的螢幕。他們每飛過一個州,她就覺得自己的喉嚨緊了一分,就連總是神采奕奕的空服員瑪莎都感覺到她的焦慮。「還好嗎?」她爽朗地問卡瑞娜,放下健怡可樂和她最喜歡的烤朝鮮薊。


「很好!」卡瑞娜假笑一下說,撕下一片朝鮮薊葉。


現在一個人感覺好多了。她跳下床,躡手躡腳地走向大理石浴室。但當她按開電燈,她幾乎認不出鏡中的自己。她解下又重綁自己的馬尾太多次,結果現在她金色、到下巴的頭髮看起來又暗又油,臉旁的頭髮都黏成一束一束的;她棕色的眼球布滿血絲,眼圈泛著深紫色;她褐色、通常帶著雀斑的皮膚顯得蠟黃。她看起來就像戰俘,而一切都才剛開始。接下來的八個月她將被囚禁在海岸邊宛如軍校的地方。當然她的朋友是對的,洩露那份文件真是大錯特錯。



但也許這一切災禍中帶有詭異的福分,她朝臉上潑了些水心想。她和她爸爸住在一起一直十分痛苦。那種痛苦並非有知覺的,而是輕微、埋藏在表面之下。他不關心她,甚至不算認識她。而且,她自己從很早以前就覺得,他想要和她住在一起的唯一理由就只是不願她母親占有她。所以也許被送到這裡是一件好事,只要她能習慣再也見不到莉琪和哈德森。


她離開浴室走回包包旁。該是聽聽她朋友訊息的時候了,她跪在地上,抽出她的iPhone。有十則語音訊息。


「卡瑞娜?我們現在站在妳家一樓大廳。門房說你們走了,我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打給我們!」雖然莉琪聽起來有點生氣,但卡瑞娜一聽到她的聲音,心中就一陣悲痛。


「卡瑞娜?喔天啊……卡瑞娜?妳在哪裡?我們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我們知道妳把東西寄到《菸槍》的事。噢,卡瑞娜,妳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妳真的一定得這麼做嗎?噢,卡瑞娜,妳在哪裡?」哈德森總是聽起來像一位又惱又慌的媽媽,但卡瑞娜好想她,害她好想好想哭。


然後她往下拉,一封封看著她們的訊息。


妳在哪?

我們想妳,卡瑞娜!

還好嗎?

最後一封訊息是莉琪傳來的,晚上十點。紐約時間。

撐住。我想妳不會有事的,等著瞧……

卡瑞娜難以置信地望著這封簡訊。莉琪通常不會這麼樂觀,而且說真的,她怎麼會沒事呢?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月17日起至2012年2月6日止 

  

【活動辦法

 
妳是否曾經幻想過如果自己生長在權貴世家,自己又會有什麼不一樣 ?

讓我們來討論看看如果你可以成為王永慶的孩子,你覺得自己擁有什麼,又會失去什麼?


如果我是王永慶的孩子,我覺得自己擁有什麼?從小就會體認到「白手起家的不容易」,學會堅忍、不輕易低頭、也不輕易放棄;「真」的重要性;「小錢如何生大錢」,上班能有穩定的收入,但創業會有意想不到的收入。可能會失去什麼?會被別人歸為「異類」,會成為「比較中心」,會提早經歷人性。分享你的想法就有機會獲得上流女孩俱樂部---派對女王一本,親自了解這些生長於權貴家中的女孩們,當她們擁有一切的時候,她們還想要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xyu137479 的頭像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