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閃憶殺手》| 丹西蒙斯
  • 這劑藥能喚起過去的快樂,但也可能毀了你的未來。 你要選擇快樂?還是選擇未來?

活動方式

這劑藥能喚起過去的快樂,但也可能毀了你的未來。

你要選擇快樂?還是選擇未來?


 OK_3__~1.JPG  


全面啟動》+《關鍵報告》+《銀翼殺手》=驚人的未來想像《閃憶殺手》

融合懸疑驚悚、犯罪推理、武士精神、愛情與親情,教人大呼過癮的多重享受

這劑藥能喚起過去的快樂,但也可能毀了你的未來。

你要選擇快樂?還是選擇未來?

退役警官尼克‧巴頓見證閃憶藥毀了他的一生:妻子因車禍喪生後,尼克任憑自己耽溺在藥癮中,重溫與妻子相處的快樂時光,但也因此丟了工作、與兒子相處不睦,日子無以為繼。

處境正在絕望谷底時,尼克得到一份機會:權高勢重的日本大亨中村拓志委託他一項任務,特別指定要借用他的記憶。

這趟任務帶領尼克逼近潛藏的真相:他不僅成為掌握整個國家未來的關鍵,卻也發現妻子之死並非單純意外,還與中村之子的死亡密切相關。

是哪個陰謀策劃摧毀美國?死去的妻子是他該追查的凶手嗎?

丹‧西蒙斯創造出一個膽戰心驚的近未來世界,融合了教人讚嘆的想像力、致人心跳加速的節奏及節節攀升的劇情,奠定他成為這一代最多才多藝且視野宏觀之作家地位。


【名家推薦】
◎英國利物浦大學科幻碩士林翰昌導讀
◎推理評論家冬陽、知名版權經紀人譚光磊專文推薦
◎恐怖小說大師史蒂芬‧金、科幻小說大師丁昆士絕讚好評推薦 

      

 


 2.jpg   


丹.西蒙斯 Dan Simmons 

一九四八年出生於美國伊利諾州。長篇小說處女作《迦梨之歌》一舉為他拿下一九八六年的「世界奇幻獎」、《腐肉解饑》接連摘下恐怖類型最高榮譽──「布拉姆•史鐸克獎」、《軌跡》雜誌讀者票選獎恐怖小說類,以及「英倫奇幻獎」的桂冠。《海柏利昂》及《海柏利昂的殞落》雙料榮獲「雨果獎」。《極地惡靈》獲選為亞馬遜 2007 年度最佳科幻/奇幻小說。  



3.jpg 

  

你可能在納悶我為何找你過來,巴頓先生。」中村拓志說。 

「沒這回事,」尼克說。「我知道你為什麼把我帶來這裡。」 

 中村眨眼。「是嗎?」 

「對,」尼克心裡想:去他媽的,豁出去了。中村想雇個偵探,就對他證明你是個偵探。「你要我查出是誰或哪些人殺死你兒子圭吾。」 

 中村又眨眼,不過沒說話,彷彿聽見有人提到兒子的名字令他僵在原地。 

 這位老富豪瞥了一眼矮胖的彪形大漢,保全長佐藤英毅倚在一只梯櫃上。假如佐藤對雇主做出任何動作、眨眼或表情,尼克也該死的看不出來。

 說到這點,他搭高爾夫球車上來主建築區,或者在中村辦公室被引見時,他也不記得曾看過佐藤眨眼。 

 中村最後說:「你的推論很正確,巴頓先生,福爾摩斯想必會稱之為基本演繹法,畢竟你曾是刑事警探,負責過我兒子的案子,那時我人在日本,你我從未見面或來往。」 

「你認為你能找到殺我兒子的凶手嗎,巴頓先生?」 

「我確定可以。」尼克撒謊。他曉得老富豪的真正問題:你能不能逆轉時光,阻止我的獨生子遇害,讓一切回到當初? 

 對於這個問題,尼克也會答我確定可以。只要能讓這人付夠多酬勞給他,讓尼克能重溫與黛拉的多年回憶,甚至重溫一輩子,他什麼都肯講。 

 中村微微瞇眼。尼克心知肚明,能成為日本身價數兆的富豪,或擠身九位美國聯邦顧問之列,這個人絕對不是笨蛋。 

「巴頓先生,既然你六年前還是真正的刑事警探,背後有整個丹佛警局的資源,卻仍舊功敗垂成,你何以認為現在能成功?」 

「當時有四百件謀殺案,中村先生,我們只有十五位刑事警探,每天都有新案子湧入。這回我只有一個案子需要專心解決,不會分心。」 

 中村的灰眼凝視他,跟佐藤黑暗的眼神一樣眨也不眨,原本冰冷的視線變得更寒氣逼人。

「巴頓前警佐,你是說儘管六年前這件案子……啊……轟動一時,科羅拉多州長和美國總統本人也下令優先調查,你卻沒有給予該案應有的重視?」 

 尼克感覺閃憶藥的毒癮宛如蜈蚣爬上心頭,他好想逃出這房間鑽進溫暖的記憶。 

「我的意思是,丹佛警局人力不足,無法讓六年前任何一件謀殺案得到應有的重視」尼克說。「包括你兒子的案子。該死,就算當年是總統的小孩遇害,重案組當時也絕對解決不了。」

 他直盯著中村的眼,把全部籌碼押在這句荒謬的推誠布公上。 

「現在也不行,」他補上一句。「如今的犯案數惡化了五十倍。」 

 佐藤即使一派輕鬆靠在梯櫃上,也遮掩不了事實。起碼尼克看得出來,保全長處於完全警戒狀態;他身懷難以言明的殺傷力,可能曾經是軍人、警察或其他職業的專業人士,學過如何殺人。 

「當然,我們之所以考慮請你調查,主要原因正是你在丹佛警局的多年經驗,還有對此案的寶貴見解。」中村先生平靜地說。 

 尼克吸口氣。他不想再被中村的劇本牽著鼻子走了。 

「中村先生,你想雇用我,」尼克大聲說。「是因為全世界只有我能回到將近六年前,看見、聽見和見證謀殺案的細節,而案子早就像你兒子埋在廣島天主教家族墓園的骨骸一樣冰冷了。」 

 中村先生驚訝地短促吸口氣,然後房間裡鴉雀無聲。屋外小小的瀑布輕聲潺潺,流進庭院裡鋪著礫石的迷你水塘。 

 尼克手上的牌幾乎都打出來了,於是挪動重心,交疊雙手,等對方回應時四下環顧。 

 他需要這份工作來賺錢。他需要錢買更多閃憶藥,用閃憶藥重回黛拉的懷抱。 

「那麼,巴頓先生,你在丹佛警局服務多久了?」中村先生繼續問。尼克感覺這場該死的面談是往反方向行進。

「我當警探九年,」尼克說。「我在警界服務共十七年。」他很想補充自己獲得的表揚,但忍住了。中村的電子羊皮紙資料庫上無一不包。 

「你當過重案組警探,然後也當過搶劫與刑事組警探?」中村讀著資料,純粹是出於禮貌而提問。 

「對。」尼克說,心裡想著他媽的快點帶過去吧。 

「而你五年前被刑事局解雇,原因則是……?」中村停止閱讀,彷彿富豪並不曉得原因,電子紙上也沒有記載。這回問號只由中村禮貌揚起的眉毛來表達。 

 你這混帳,尼克心想,暗地慶幸他們終於講到面談最難熬之處。「我太太五年前在車禍中喪生,」尼克毫無情緒地說,曉得中村跟他的保全長比尼克還了解他的人生。「我……無法調適過來。」 

 中村等下去,不過這回輪到尼克杯葛面談。你明知你為何要雇我做這差事,混蛋。乾脆開門見山吧,直接說要或不要。

 最後中村柔聲開口:「所以你在九個月考察期後遭到丹佛警局解雇,理由是濫用閃憶藥。」 

「對。」尼克發現他頭一次對這兩人露出微笑。 

「那麼,巴頓先生,上癮是否也導致你……啊……離開警界兩年後擔任私家偵探時一直事業不順?」 

「沒有,」尼克撒謊。「關係不大,只是任何小生意都很難存活。你也曉得,這國家進入失業復原期已經第二十三年了。」 

「你妻子過世了,不過據我所知你有個十六歲兒子,名字叫……」富豪遲疑,再度低頭看電子羊皮紙,尼克能看見對方頭上理得整整齊齊的花白頭髮。「韋。韋是什麼東西的簡稱嗎,巴頓先生?」 

「沒有,」尼克說。「就只是韋而已。以前我和我太太很喜歡一位老演員……反正就只是韋。

 我幾年前讓他去洛杉磯跟他祖父住,我岳父,他是退休的加大洛杉磯分校教授,那邊的教育機會比較好。不過韋是十五歲,中村先生,不是……」 

 尼克打住。韋的生日是九月二號,也就是八天前,他忘得一乾二淨。中村說得沒錯,他兒子已經十六歲了。天殺的。

 他清清突然繃緊的喉嚨,繼續說:「反正,沒錯,我有個小孩,名字叫韋。他和祖父住在洛杉磯。」 

「而且你仍是個閃憶藥上癮者,巴頓先生。」中村拓志說。這回富豪單調的嗓音或表情裡都沒有疑問。 

 好吧,開始了。

「不,中村先生,我現在不是,」尼克堅定地說。

「那是以前。警局炒我魷魚完全是我活該,我在黛拉車禍死後陷入低潮。我離開警……我被警界開除一年左右之後,他們瓦解了,那時我確實仍在濫用閃憶藥。」 

 佐藤懶洋洋靠著,中村先生的姿勢仍很僵硬,維持相同的表情,等著尼克繼續講下去。 

「但我已經克服嚴重上癮的問題,」尼克繼續說,抬起手張開手指。他堅決別低聲下氣哀求(他仍握有最後的王牌,使他們不得不雇用他),但出於某種愚蠢理由,他很想讓他們相信他。

「聽著,中村先生,你一定曉得如今估計有約百分之八十五的美國人使用閃憶藥,但都不像我有一段短時間那樣……沉迷。

 我們許多人偶爾用藥……為了好玩……社交……就像這裡的人喝葡萄酒或日本人喝清酒一樣。」 

「難道你是在指出,閃憶藥能用於社交用途,巴頓先生?」 

「不是,」尼克終於說。「我不是說它是社交用的藥,只是說若有節制地使用閃憶藥,傷害就不會比……例如電視……那樣糟。」 

 中村的灰眼繼續盯著他。 

「那麼巴頓先生,你沒有像你在妻子慘死後的幾年間那樣上癮?假如我雇用你,你在使用藥進行調查時,也不會為了尋樂而分心?」 

「沒錯,中村先生。」 

「你最近用過閃憶藥嗎,巴頓先生?」 

 尼克只猶豫了一秒。「沒有。絕對沒有。我沒有慾望或需求。」 

 佐藤從西裝口袋掏出手機,烏黑的薄機身毫無特徵,比尼克的身分信用卡還小。佐藤把電話擺在磨光的梯櫃表面上。 

 房間裡五面樸素的黑木牆壁立刻轉成顯示幕。螢幕解析度極高,卻不是全立體影像,畫質比完全透明的窗戶還清楚。 

 尼克和兩位日本人看著幾台隱藏攝影機拍下的影像,一位偷偷摸摸的閃憶藥上癮者坐在車上,車停在離此地不到四哩的巷子內,是不到四十五分鐘前拍攝的。 

 喔,天殺的,尼克想。 

 多重影像開始播放。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月25日起至2012年2月13日止

 

 

【活動辦法

 

閃憶殺手裡面常常出現的"閃憶藥"可以讓人重新置身於過去溫暖的回憶,請分享一下對於你來說 如果可以使用閃憶藥,你最想回到自己生命中哪一段過去呢? (50字以上)


如果可以使用閃憶藥,你最想回到自己生命中哪一段過去呢? 記憶事件奇怪的事,有些事記得會讓人痛苦,有些事記得會讓人發酸,有些事記得會讓人發噱,有些是記得會讓人困窘,而有些事自己一點都不記得別人卻記得清清楚楚。溫暖的時刻可能時時都有,卻很快就忘記。我想回憶一下,小時候賴在父母身上撒嬌賴皮的時刻。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