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YI,我想念你》| 葉揚
  • 一直以為,你是我最沉重的負擔。 然而,直到你無聲無息地消失之後, 我才明白,你給我的愛有多麼特別。

活動方式

一鳴驚人的文壇超新星!

時報文學獎首獎得主閃亮處女作!

       
FYI 我想念你  

   

一直以為,你是我最沉重的負擔。
然而,直到你無聲無息地消失之後,
我才明白,你給我的愛有多麼特別。
For Your Information,我想念你……

自幼父母仳離的阿杰,與阿媽過著相依相伴的生活,讓他不再對幸福感到懷疑和害怕;然而,死亡的幽魂,正朝他的背後,鬼魅般地逼近。他知道,自己抓不緊那些選擇離開的事物,他已做好失去的準備……
某個下著滂沱大雨的日子,他遇見了在雨中哭泣的小英,這世界像是同時把他們拋棄在寂寞無邊的洞口,在不停崩壞的碎石中,他該如何學會閃躲的技巧,同時保護眼前這個陌生的女孩?

「阿杰是個好人,他會對你很好。FYI,他小時候也是非常英俊的。」
看著阿媽留給小英的照片,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覺到祝福的重量。
「阿媽,我會是好人,全都因為妳的栽培。FYI,我很想念妳。」
 
葉揚以真摯動人的筆調,訴說著八個因愛失落、因希望而重生的真實故事,那些生命中難以抹滅的傷口、痛苦檢視的秘密、無可宣洩的情感,在她溫暖的文字包覆之下,也讓我們在深不見底的人生黑洞中,找尋到有光的出口。




2.jpg 

葉揚

政治大學企管碩士,目前於大型網路公司,擔任業務經理。生平第一次投稿,便以〈阿媽的事〉榮獲「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在工作上,她努力練習成為一個能幹的人,私底下的她則是一遇到好笑的事,就會講不停的孩子。

大學唸的是土耳其語文學系,曾在土耳其遊學一年,對人生充滿了好奇和熱情,喜歡體驗各種可能,於是,她開始嘗試寫作,透過文字將身邊有趣的、動人的故事紀錄下來,並且傳遞出溫暖人心的力量。

無論才華或外型,葉揚都讓人驚豔,寫這本書,對她來說,是個期待已久的開始。而寫作的片刻,也是她最接近人生夢想的時光。

3.jpg




阿杰是我的名字,今年十月我就滿二十五歲了,所有男人基本該有的煩惱我都有,我既不夠帥也不夠高,口才不好也賺不了錢,現在還在念一個我覺得這輩子怎麼念也念不完的研究所,但大部分的時候,我還是像個真正的男人一樣,每天都努力地讓自己看起來一副很知道在做什麼的樣子。

我跟阿媽兩個人,住在菜市場的旁邊,生活是很便利的。阿媽很高興有我陪在她身邊,她總說,自從爸爸離開以後,家裡就很久沒有年輕人的味道了。

研究所同學們聽說,長期以來,我都跟一個相當老的老人住在一起時,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你阿媽是民國元年出生的人喔?不是吧?」

「你到研究所都跟你阿媽住,學校沒有宿舍嗎?」
「欸欸欸,離開家,過得精采放蕩點,才是真男人啊!」

不知道為什麼,不管別人怎麼說,我自己倒是一點也不介意,關於這樣的問題。   


阿媽

我的爸媽在很久以前就離婚了,媽媽離家後,爸爸究竟去了哪裡我也不知道,因此阿媽成為我唯一的家人,唯一可以學習模仿的對象。她在一間水果攤裡幫忙,我也學會一些叫賣的本領。我有時想念父親,阿媽總告訴我他是個天生就浪蕩的人,沒有人可以掌握他的行蹤,身為兒子的我最好也不要有這個打算;而我的媽媽,聽說又再結了婚,她曾經寄過一張相片給我,是她跟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站在一起的畫面,阿媽很快就把照片藏了起來,多看無益,她堅決地說,並且用食指在我的雙眼前左右擺了一擺。過了這麼多年,媽媽的影子淡了,現在我只記得她照片中,模模糊糊的一抹笑容。

說起來我們住的房子只有十個榻榻米大,不能算是很豪華的家,奇特的地方是在這個小小空間裡,有一臺三十二吋的電視,但卻沒有任何廚房器具的蹤影。關於這件事,阿媽總能自圓其說。


「吃的出去買就好了嘛。但是,電視我可沒辦法自己演喔。」

雖然阿媽不會做菜,但在無數上學的日子裡,她還是天天幫我準備便當,她的做法是,從市場帶回現成的便當,然後再裝進我的鐵飯盒裡。
「阿媽,為什麼妳要去買便當,再把那些菜裝進我的便當盒裡?」
「因為鐵盒子才可以蒸熱啦,保麗龍有毒啊,傻嬰仔。」
「我是說,那我就在學校訂便當就好了啊。」
「那樣不行喔,訂便當就不算有人在照顧你啦。」
「可是妳跟別人買也是別人做的飯呀?」
「我有負責裝便當,這是誠意啦。」

阿媽摸摸我的臉頰,那笑容好像午後讓貓咪會睡著的陽光。

我記得當她把水果努力塞進幾乎要破掉的袋子時,總會附帶一句:
「別人的媽媽會做飯,這是她們的天賦。我沒有天賦,還是很疼你。」

小英

第一次遇見小英,是在阿媽病倒的那段日子裡的某一天,那是巨大醫院側門外的一個小角落,我走在去買濕紙巾跟人工皮的路上,眼角卻突然瞄見一個小小的影子,我探探頭,發現一個呆若木雞的人,斜癱在牆壁上,我細細地看著她,還沒開口,她便自言自語地說爸爸在急診室裡急救,我問,需要幫忙嗎?她在雨中突然就哭了起來。

我覺得很倉皇。


阿媽跟我,在平常的生活裡不太容易哭,於是我對於人類突然哭起來那種狼狽的樣子,感覺相當陌生。她眼淚滑過臉頰的地方,妝都花了,留下白白的痕跡,一條一條的。我看著她,心裡默默想著,這可愛的女生不就是那個外語學院的嗎?她好像這學期還當選優良學生吧?不管怎麼說,以她美麗的外表跟過人的成績,她應該是世界上最不需要哭泣的人,而我想,我也應該是世界上最沒有機會跟她說到話的人吧。


剛剛從病房走出來時,天空亮得像是一百億顆電燈泡同時打開,我腦中根本沒有閃過帶傘的意念,可是現在我們兩個陌生人卻濕透了,看來一百億顆電燈泡一戳破,裡面裝的是可以轉動的一百億支水龍頭。

我趕快跑到機車旁,將置物箱打開,拿出裡面的一件雨衣。

「悶得臭臭的,不好意思。」我遞給她。


她還是自顧自地哭著,像是沒聽到我說的話,也像是什麼都無所謂了。於是我慢慢靠近把雨衣打開罩在她身上,先擋一擋雨。大雨中,我們兩個人中間隔著一張布簾,就好像簡易的告解小房間一樣。

我問她叫什麼名字,她哭著不說,我說我叫阿杰,阿媽也住院了,醫生要我有所準備,那是什麼意思?她問。好像意思就是會失去喔。我回答。
她踮起腳,隔著黃色雨衣偷偷看了我一眼,我低下頭,不敢跟她目光交接。啜泣聲中,她說她叫小英,我點點頭,雖然再走二十公尺,前方就有騎樓,可是我根本不敢移動一個正在哭泣的女生,就像健教課程裡教導我們應該如何對待重度外傷的病患一樣。
雨嘩啦嘩啦地下著,感覺脖子以下都麻麻的。

世界好像把我們同時都拋棄了,但有一股發自內心的力量,讓我想要安慰這個叫作小英的女孩。醫院這個地方,有時候就像一個看不到底的洞穴,在不停崩壞的碎石中,除了拚命抓著牆壁,也得保護自己,練就很會閃躲的技巧才行。


雖然想是這樣想,但是目前的情況,卻讓我感到有點棘手。我不知道她爸爸的狀況,也不知道該不該問她,我不知道她需要什麼,更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提供她什麼,說穿了,我什麼都不知道,只能任雨這麼下,並且保持固定的姿勢站在她的身旁。


「你有衛生紙嗎?」在一段沉默過後,小英突然抬頭問我。

我急急忙忙地打開背包,開始一陣翻找,錢包、鑰匙、過敏藥膏、阿拉丁餐廳的傳單,但就是沒有任何柔軟白色的衛生紙,一張也沒有。
「我有香蕉妳要吃嗎?」我從包包裡拿出兩根香蕉,表情無辜地問她。

小英笑了起來,她不可思議地看著我,好像在說:

「你這個人也太怪異了吧?」

照道理說,一個可愛女生在流淚的時刻,男主角應該要深情地拿出手帕,擦拭她嬌弱的臉龐,我感受到瓊瑤阿姨對我失望地搖搖頭,這種美好的畫面,居然出現兩根香蕉包在紅白塑膠袋的場面,我想是滿神經的一件事情。


但事實就是如此,我帶了很多東西來醫院,我腳上一雙鞋,背包裡甚至還有一雙拖鞋,就是缺一包十公克都不到的衛生紙。這是現實教會我的事情,就算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事到臨頭,也總得想辦法變出一點東西來應付才行。


我想起有一次,國文老師要我交作業,我忘記帶來學校,於是我只好用午休時間做了一個林語堂讀書心得報告,天知道那是什麼,但老師還是收下了,她跟全班同學說,至少我挺有誠意的。

因此,在這種無論如何都生不出衛生紙的情況下,我拿出兩根早上醫院配給阿媽的香蕉給她,算是我個人展現誠意的做法,畢竟我的高中國文老師,是我少數有接觸,並且曾經當眾稱讚我的女性之一。
香蕉雖然奇怪,但意外地出現了不錯的效果,因為小英不再哭了,她接過我手上的塑膠袋。
「好,我要吃。」她對我說。接著我們就站在雨裡,認真地吃起兩根香蕉來。

阿媽與小英

阿媽生病的時候,變得越來越像孩子,而我就理所當然地跟她角色互換,擔負起照顧她的角色。阿媽有時清醒有時昏睡,只要清醒的時候,她總要我說故事給她聽,特別是王子公主的故事喔!她如此指定著。
有一次,當我說著關於小美人魚跟王子的故事時,阿媽臉上透出微微的光暈。

「自由戀愛啊!!」她雙手合十,由衷地讚嘆起來


有時候,阿媽也要我教她寫字,一些簡單的就可以,我寫了自己的名字給她看,阿媽笑得很開心,「你的名字看起來很英俊咧!」我又寫了幾個字給她,她天天都在練習。


同時間內,小英成為我的新朋友,她的爸爸心臟需要開刀,跟我的阿媽住在同一層樓,我教她一些在醫院的生存法則,像是永遠不要惹毛值班護士,特別小心有外籍看護的地方,各種貼在皮膚上的儀器監測方式,還有醫院附近最便宜的衛生紙店家。


在某種程度上,小英跟我就像是同一戰線的士兵,她回家睡覺時,我幫她爸爸倒尿跟擦背,我去上課的時候,她會到阿媽的病房裡,唱歌給阿媽聽。


每次我從學校趕到醫院時,小英會跟我報告今天阿媽的狀況,因為就讀外語系的關係,她說話時習慣把英文的For Your Information夾在中文的句子裡,甜甜的聲音加上外國人的口氣,總是讓我清楚明白,她不是我所能妄想的女生。


「醫生說阿媽今天要禁食,明天要抽血。就我觀察,阿媽會偷喝水喔,FYI。」

「嘿,隔壁的看護話很多,FYI,你最好假裝聽不懂以免累昏。」
這樣講久了,有天阿媽突然問我說:「阿杰,你英文名字叫FYI喔?」
這件事把我跟小英都笑死了。
我把這三個字母念得很慢,向她解釋,FYI是「告訴你一聲」的意思,阿媽點點頭,要我把這三個英文字母,用奇異筆確實寫在她的手心,那一整天,她逢人便說,九十歲阿媽也會講英語咧,FYI。

失去的準備

阿媽睡著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我還是持續講著公主遇見王子的故事,直到某一天,我從學校離開,走進病房的時候,看見忙碌的醫護人員,圍著我的阿媽,我能做的,只是在角落等待最後的結果。

醫生說,現在的情況是心臟衰竭,全身性感染,敗血性休克。他說了很多複雜深奧的醫學術語,但他臉上的表情卻再清楚也不過了。作好心理準備喔。他掩藏不住的細微表情,小小聲地對我說。
阿媽的身體一直抽搐,皮膚紫紅,我試著讓她安靜下來,她卻反而瞪大眼睛,抓我好緊,一些看不見的東西,對我而言非常重要的東西,正飛快的流失,我知道的,我抓不緊那些選擇離開的東西。

急救的過程很漫長,每個嘆息聲、每個竊竊私語都驚動我的神經,我盡量忍住自己的眼淚,讓眼球跟著各種偵測數字移動,讓自己不哭,醫生跟社工人員走過來安慰我,他們說,阿媽年紀很大,已經享受過人生,現在終點到了,他們拍拍我的肩膀,我點點頭,知道自己不能再勉強這個生命了。


在不停崩壞的碎石中,得練就很會閃躲的技巧才行。


我想起住院的這段日子裡,阿媽總是在一睡醒就問,我們今天去哪裡?
不管我回答什麼地方,她總是開心莫名,期待得不得了。
有一次,我累得根本編不出任何謊言,於是提議,我們今天待在病房裡,哪裡都不去。
「好耶!」像個孩子一般,阿媽突然大力拍掌,興奮地喊叫著:
「今天我們兩個待在家裡,真是太棒了!」
於是我便咯咯笑了起來。
阿媽總是用手舞足蹈的樣子說話,她不該這般蒼老軟弱。

阿媽,我是如此的愛妳。我輕輕地在心裡說著。
但是,我已經做好失去妳的準備了……

阿杰在醫院遇見了小英,兩人互相傾吐心事,一同面對親人生病的煎熬,他們之間的情誼將會如何發展下去呢?FYI,千萬不能錯過文壇才女葉揚的閃亮處女作《FYI,我想念你》!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2月24日起至2012年3月14日止 

 

【活動辦法

你想對思念的他說些什麼?FYI,說出你的真心話吧!

FYI=For Your Information,是「告訴你一聲」的意思。阿杰的阿媽雖然不懂英文,卻在住院期間學會使用「FYI」,她去世前在阿杰的照片背面寫上:「阿杰是個好人,他會對你很好。FYI,他小時候也是非常英俊的。」送給小英。而看到照片的阿杰,也在旁加了一句:「阿媽,我會是好人,全都因為妳的栽培。FYI,我很想念妳。」

在你心裡是不是也有個思念的人?想對他說些什麼?是來不及說的我愛你,還是遲遲未說出口的對不起?歡迎用「FYI」與我們分享你想對他說的真心話!(50字以上)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