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動方式
 

為了生存,我決定了全家人的死亡順序

媽媽必須先死,然後是我

大哥要照顧弟弟,所以他最後


殞月之城_立體書  



 
 

37576_144039825622347_142618065764523_376829_6124833_n  讀書花園特別禮  喜歡小禮物就讚一下囉 ^ ^

鼓勵愛閱人~每個月讀書花園都會提供購書折扣碼(滿300折20)

在讀創館特定的幾本好書活動頁裡喔! 記得常常要來讀創館看好書黑!! 
讀書花園網址:http://www.cite.com.tw/ 

3月份讀書花園購書折扣碼   EF542O4DI 

                

狂掃全美多項圖書大獎!2012最溫暖的獻禮!
如果《長路》讓你看見勇氣,《殞月之城》會讓你看見希望


我們之前頂多算是玩生存遊戲,從現在開始,大家要非常認真地求生存。

「等一下到了超市,強尼負責過去飼料部。」媽說,「米蘭達,妳負責買蔬菜和水果罐頭,妳應該知道大家喜歡的口味。」
「媽,我們又不吃蔬菜罐頭。」我說。

「現在要吃了。」她說,「蔬菜罐頭、水果罐頭,還有罐頭湯。記得買大量罐頭湯。妳等等找出後車廂裡的紙箱,放在推車底部的平臺,這些紙箱也要裝滿東西,整臺推車裝愈多愈好。」

米蘭達第一次聽說小行星即將與月球相撞時,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但隨著撞擊發生,月球偏離軸心,造成全球性的地震、海嘯與火山爆發,米蘭達習以為常的世界開始崩壞。她所居住的賓州小鎮發生糧食與石油短缺,氣候劇烈變化,一家人面臨嚴苛的考驗,不得不做出各種艱困的抉擇。

眼看寒冬即將降臨,在缺乏暖氣與電力的情況下,鄰居忙著儲藏糧食,但米蘭達深知,即使長夜漫漫、毫無生路,未來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中……

 

 



續集預告

本系列首部曲描述米蘭達一家人在天災肆虐的地球上艱辛存活,二部曲則是艾力克斯一家人的奮鬥歷程,兩家相遇將於三部曲中震撼呈現。

《殞月之城(02)危城求生》即將出版於2012年5月出版。


名家推薦

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都引人入勝!──《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本書的每一頁都充斥著令人恐懼的事件,字裡行間流露最真摯的情感,使得這場天災宛如活生生呈現眼前。──《書單》(Booklist)雜誌

年度最佳小說之一,其精彩程度令你忍不住一口氣讀完,動人之處讓你頻頻咬著指甲,勉強忍住就要奪眶而出的淚水。──www.teenreads.com

閱讀本書就像有一場車禍在面前發生,而你忍不住要親眼目睹。──gvplteens.blogspot.com

我早就有心理準備,我明白只要一翻開書頁就再也停不下來。──deepthinking.blogsome.com

 


 2.jpg  

  
蘇珊‧貝絲‧佩弗Susan Beth Pfeffer 


至今共出版七十多種兒童及青少年讀物,《殞月之城》系列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於五個國家的圖書獎項中被列入決選名單,並榮獲美國六項圖書大獎。作者現居紐約州,陪伴她的是貓咪史谷特。


3.jpg

  
五月十六日

今天,月球即將被撞忽然成了全天下最要緊的大事,老師們若不是因此而分心,就是跟我們一樣討厭做作業。


我如果選修天文學,就會明白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但關法文課什麼事?歐布萊恩老師整個星期要我們在法文課討論「月亮」,星期五還要交一篇關於月亮的法文作文,因為星期三晚上我們通通要去戶外觀看小行星撞擊月球。


專家預測撞擊事件大約發生在星期三晚上九點半,媽興致勃勃地收看晚間新聞,主播說其實月球常遭小行星衝撞,那些環形山就是這麼來的,但這次的小行星體積最大,當天又是晴朗的好天氣,非常適合觀察天文奇景,甚至肉眼就能看見,不過,當然還是要用望遠鏡。新聞說得繪聲繪影,但我覺得這種事根本不值得老師出三項作業。


媽今晚也順便看了地方新聞,平常她可不看這麼沉悶的東西。氣象報告預測,未來幾天都是萬里無雲的大晴天,氣溫約在攝氏十六度。據報紐約市民會在中央公園及公寓屋頂上開派對,我問媽,我們能不能也去屋頂上開派對,她說不行,但整條街的鄰居可能都會在馬路上觀看撞擊經過,到時就會跟街區派對沒兩樣。


五月十八日

今天在學校過得跟平常一樣。

我還記得法文課很無聊。

放學後,我留下來游泳,媽來接我回家。她邀請納斯比太太跟我們一起觀賞小行星撞擊月球,但納斯比太太說在自己家裡看比較舒服自在。所以,晚上只有強尼、媽和我一同目睹這件大事。她都用「這件大事」來稱呼它。


她要我早點做完功課,晚餐後我們就可以舉辦派對。於是我拚命做完兩項月球作業和一項數學作業,接著大家一起吃晚餐,觀看有線電視新聞網,直到八點半。


新聞網全都在討論月球,他們請了一堆天文學家上節目,這些人興奮得不得了。

強尼說:「也許等我在洋基隊結束二壘手生涯後,會考慮改行當天文學家。」

我也一直在想同一件事(呃,當然不是指去當洋基隊的二壘手)。電視上的天文學家看起來都非常熱愛自己的工作,小行星即將直接衝撞月球,全美國都知道他們興奮得要命。他們雖然以電腦模擬實際情況,又製作很多圖表,看起來似乎非常專業,但基本上仍像一群過聖誕節的小孩。


媽找出麥特的望遠鏡,而且是功能最好的那一副,去年夏天我們怎麼找也找不到。她還烤了一些巧克力餅乾,我們就端著盤子和餐巾到外面找樂子。大家決定站在馬路上,因為我們一致認為這裡的視野最好。我和媽把室外椅抬出來用,但強尼決定站著,因為他要用望遠鏡。沒有人知道撞擊會持續多久,我們也不曉得撞完後還有沒有值得一看的刺激景觀。

整條街的居民似乎全部出來看這場好戲。有些人還放下車子的後擋板,來個夜間烤肉,但大多數都跟我們一樣站在自家門口。唯一沒有現身的人是霍普金斯先生,不過他的客廳亮著燈,應該是在家裡收看電視轉播。

這就像一場大型街區派對。由於各家距離遙遠,聽不到吵雜的噪音,只有陣陣快活的交談聲傳來。

接近九點半,四周安靜下來,你感覺得到每個人都伸長了脖子望著天空。強尼用望遠鏡搜尋,率先發現小行星的蹤影,急忙大叫要所有人注意。接下來,隨著行星愈來愈近,連我們都看得到了,它是你想像中最大的一顆流星,雖然比月球小多了,但除了日月之外,它是我在天上看過最大的東西。行星劃過天際,看起來好像在發光,大家看到它時紛紛歡呼起來。

我想到歷史上所有見過哈雷彗星的人都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只知道它一直掛在天上,令人敬畏。在電光石火間,我彷彿化身為中古世紀、阿茲特克或阿帕契的十六歲少女,望著天上神祕的星體嘖嘖稱奇;剎那間,我是歷史上每一個正值十六歲的人,不明白天空為我揭示的是怎樣的未來。


行星終於撞上月球。儘管我們早有準備,但行星撞上去的瞬間,我們還是嚇了一大跳。它就這樣撞到我們的月球。我認為大家都會赫然明白,這是「我們的」月球,它遭受撞擊,也就等於我們受到撞擊。


說不定只有我這麼想。看得出來,所有人歡欣鼓舞,但沒多久紛紛停下來。不遠處有個女人開始尖叫,接著一個男人高喊:「喔,天哪!」大家開始叫著:「什麼?怎麼會這樣?」好像問了就能得到答案。


我知道剛才在新聞網看到的那些天文學家可以解釋正在發生的情況,今晚和明天的節目中就能看到他們站出來說明原因,而且會一直持續到下一件大事發生為止。如果有人問我,我也無法說明白,因為我根本不知道究竟怎麼搞的,更不曉得原因是什麼。


反正,月球不再是今早看到的半個滿月,它被撞歪,偏離軌道,發光的部分從一半變成四分之三,而且體積加大,比以前大多了,很像剛從地平線升起時的樣子,但它又沒有在上升,而是掛在天空正中央,實在太大、太醒目了。月球表面的環形山現在變得一清二楚,而且不需要望遠鏡就看得到。


月球並沒有在太空中裂成兩半,我們也不可能聽見撞擊聲,小行星更沒有直接命中它的正中央。這就好比你在玩彈珠,一顆彈珠撞到另一顆,把它往斜對角推了過去。


它還是我們的月球,也還是天上那顆死寂的大石頭,只不過褪去了從前溫和的面貌,換上一副猙獰嚇人的臉孔,你會發現我們全都陷入恐慌中。有些人飛快上車逃離此地,其他人或禱告或哭泣。有一家人忽然唱起美國國歌。


「我要打電話給麥特。」媽說得好像這是全天下最自然的一件事,「孩子們,快進來,看看新聞網怎麼說。」

「媽,世界是不是要毀滅了?」強尼說著拿起一片餅乾塞進嘴裡。
「沒有,才不會。」媽收好室外椅,把它靠在屋外。「還有,你不要奢望,明天還是要去上學。」
我們一聽都笑了。媽怎麼知道我們都在做不用上學的美夢?
強尼推開餅乾盤子,我打開電視,結果找不到有線電視新聞網。
「也許我說錯了。」媽忽然說道,「說不定世界末日真的來了。」
「要不要找找福斯新聞?」我問道。
媽發著抖說:「還不到絕望的地步,找個新聞網來看,他們都會請天文學家上節目。」

大多數新聞頻道都斷訊了,只有地方臺似乎還能播放國家廣播公司的費城新聞,但奇怪的是,我們平常都能收到紐約新聞。


媽一直想連絡上麥特,但運氣不好。費城新聞臺的主播似乎也不清楚原因,只是不停播報零星的搶劫事件,還有一些慌亂的情景。


「去外面看看情況。」媽對我說道。我來到街上,看見納斯比太太家的電視還亮著,有人在後院祈禱,至少現在已經聽不到尖叫聲。


我強迫自己看著月亮,好怕看到它愈來愈大,怕它正在接近地球,最後會撞上來,害得人類滅亡。不過我鬆了口氣,它並沒有變得更大,可是依然偏離軌道,歪斜的樣子很古怪,大得令人怵目驚心,而且保持四分之三的亮面。


「我的手機不通!」前面不遠處有人喊道。我們發現新聞網斷訊時,也曾發出同樣驚恐的呼喊。看來文明就此終結了。


「看一下妳的手機。」回家後我對媽說。她拿出來一看,果然也不能用。

「我猜整個區域的手機通通斷訊了。」她說。
「我敢說麥特一定沒事。」我說,「何不去收一下電子郵件?說不定他用筆記型電腦寄了一封過來。」
於是我連上線,應該是說我試著連線,因為網路也斷了。

「他沒事的。」我告訴媽無法連線,她便安慰我道。「沒有理由認定他會有事,反正月亮還在那裡。麥特一有機會就會跟我們連絡。」


媽整個晚上說的話裡,只有這句應驗,過了大約十分鐘,電話響了,果然是麥特打來的。

「我不能講太久。」他說,「我打公用電話,後面還大排長龍,我只是打個電話報平安。」
「你在哪?」媽問道。

「城裡。」他說,「大家發現電話不通後,有些人就開車進城找還能打的電話。現在一團亂,明天情況好一點我們再聊。」

「你要小心點。」媽叮嚀他,他答應一定會注意安全。
大概是在麥特掛掉電話之後,強尼要求打電話給爸爸,於是媽開始試著連絡,但電話線路塞爆了。我也請她打給拉斯維加斯的奶奶,一樣打不通。

我們只好坐在電視機前,看看世界各地的狀況。接著我跟媽突然同一時間跳起來,跑去廚房拿巧克力餅乾,這個巧合有趣極了。不過我跑得比媽快,搶先把餅乾端去客廳,三個人狼吞虎嚥地狂吃。媽會咬著一片餅乾,呆坐好一會兒,然後起身打電話給爸或奶奶。強尼平常對甜食非常節制,現在卻不停往嘴裡塞餅乾。要是家裡有一大盒巧克力,我也一定可以吃光光。


電視訊號斷斷續續,但有線電視再也沒恢復。強尼終於想到找收音機來聽,但收不到紐約的各家電臺,只有費城的訊號。


一開始,媒體知道的似乎跟我們一樣少。月球遭到撞擊,就像先前預報的情形,但也發生了意料之外的狀況。目前還沒有天文學家能站出來對大眾說明一切,廣播只能做些實況快報之類的新聞,後來電視訊號逐漸穩定,我們就關掉收音機。


主播一定是忽然從耳機裡聽到消息,沒有事先對過稿子,因為他臉色發白地說:「你確定?已經證實了?」他聽完對方的回答,轉過來面對攝影機。


媽抓著我和強尼的手說:「沒事,不管是什麼,我們都會熬過去。」


主播清清喉嚨,彷彿多拖一會兒,就能改變這則消息:「據報,世界各地都出現海嘯。大多數人都知道,潮汐是受月球所牽引,而現在,呃,月球在今晚九點三十七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目前我們還不清楚,不管那是什麼,總之潮汐已經受到影響。好,好的,我知道了。據報潮水似乎出現異常上升的現象,一些飛機上的乘客剛好飛過海岸上空,目睹整個經過。東部沿海地區有洪水傳出,目前有一些災情已經獲得證實,但都只是初步的消息,沒有人知道更詳細的情況。各位可能會聽到一些壞消息,但不一定是真的。請稍等。」


我很快想了一遍有誰住在東岸,麥特在伊薩卡鎮,爸在春田鎮,都離海邊很遠。


「紐約。」媽忽然說道,「還有波士頓。」她跟這兩個地方的出版社都有合作,偶爾也會去當地出差。

「我相信大家都沒事。」我說,「妳明天一定可以上網發電子郵件,確認他們一切平安。」

「好的,我們剛剛獲得證實。」主播說,「根據可靠的消息指出,紐約市遭受七公尺以上的大浪襲擊,全市大停電,所以這只是非常粗略的簡報。浪潮似乎沒有停歇,美聯社剛剛發出最新消息,自由女神像已經被捲入海中。」


媽一聽完就哭了,強尼只是呆呆望著螢幕,好像主播說的是他完全不懂的外國話。

我起身再度嘗試連絡爸爸,然後打給奶奶,但只聽到忙線的訊號聲。

「我們收到一則未經證實的消息,科德角被大水吞噬。」主播說,「重複一次,本消息未經證實。不過,美聯社指出,科德角──」他頓了一會兒,吞一口口水。「──科德角全泡在水裡了。加州沿岸的沙洲似乎也遭到同樣的命運。」他停下來聽耳機裡的訊息,「好的,根據可靠消息指出,邁阿密遭到大規模摧毀,死傷慘重。」


「我們不知道他的消息是真是假。」媽說,「事情愈來愈誇張,也許明天早上就會發現,這一切全是謠言。就算真的發生了,也沒有他們想像中那麼嚴重。也許我們應該立刻關掉電視,明天再看狀況,繼續聽這些報導只會嚇壞自己。」

她雖然這麼說,卻沒有關電視。

「我們無從得知死亡人數。」主播繼續說道,「通訊衛星已經斷訊,電話也不通,我們正試著連絡費城德雷克賽爾大學的天文學家,請他來上節目,發表他個人的看法。不過大家也知道,目前天文學家全忙得不可開交。好的,我們終於再度接上全國連線,現在就接到全國新聞網,為大家播報即時新聞。」


畫面上忽然出現國家廣播公司的主播,只見他鎮定自若、神采奕奕,表現具有專業水準。


「白宮馬上會發表聲明。」他說,「根據稍早的消息,東岸沿海各主要城市均遭大規模破壞,我現在在華盛頓播報新聞,之前和紐約總部失聯了一個小時,現在就為大家報告目前掌握的可靠消息,以下所報導的內容都經過雙重查證。」

這種緊張時刻就像冬天守在收音機前,急著聽到底哪個學校因大雪停課一天。不過這次並非針對各個學校,而是整座城市,也不單單因為下雪而已。

「紐約遭到大規模破壞。」主播說,「史坦頓島和長島的東部地區全被淹沒;科德角、南塔克特島與瑪莎葡萄園島已消失不見;普羅維登斯以及──其實羅德島大多數區域都再也看不到了。南北卡沿海的島嶼全遭淹沒,邁阿密和勞德代爾堡成了斷垣殘壁。海嘯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我們已經證實,紐哈芬市與大西洋城淹水嚴重,東部沿海地區的死傷人數估計高達數十萬人。當然,現在要說這個數目過多還嫌太早,我們只能祈禱真的是高估了。」


然後,總統不知從哪忽然冒出來。媽很討厭他,就像討厭福斯新聞臺一樣,但她依然坐著不動。


「各位,我在德州的牧場發表談話。」總統說道,「美國正遭逢最令人心痛的悲劇,然而,我們是偉大的民族,將秉著信靠上帝的心,對全球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


「白痴喔。」媽還能照常咒罵,把我們都給逗樂了。

我再度起身試撥電話,運氣還是一樣不好。我回座時,媽已經關掉電視。

「我們不會有事的。」她說,「這裡不靠海,水淹不過來。我會一直開著收音機,如果有疏散的指示,我一定會聽到,但我不認為會有。另外,強尼,不要懷疑,你明天還是要去上學。」


這次我們可笑不出來了。


我道過晚安就回房去,打開鬧鐘附設的收音機聽新聞報導。東岸的潮水似乎退了,但播報員說現在換西岸的太平洋沿海地區出現海嘯。舊金山已經遭殃,恐怕洛杉磯和聖地牙哥也不保。我聽見夏威夷和阿拉斯加局部地區被淹沒的消息,但還沒有經過證實。


我往窗外望去,試著看看月亮,但愈看愈怕。


五月十九日

六點左右,我被電話鈴聲吵醒,立刻披上睡袍去媽房間找她。

「是妳爸打來的。」她把話筒遞給我。

媽跟爸決裂後,我以為這輩子再也看不到爸或是聽不見他的聲音,每次他打來,我都會覺得很欣慰,真是可笑啊!現在這種感覺再度浮現,就像壓在肚子上的千斤重擔忽然消失不見。


「你還好嗎?」我問道,「麗莎呢?她也好嗎?」

「我們都很好。」他說,「聽妳媽說,你們那裡一切平安,麥特昨晚也打過電話了。」
「沒錯。」我說,「我們昨晚拚命打電話找你和奶奶,線路一直爆滿。」

「我昨天深夜連絡到她了。」爸說,「她很好,只是受了點驚嚇,那很正常。米蘭達,我們都很幸運,大家應該可以熬過這個難關,沒問題的。」


「我覺得這應該只是一場夢。」我說,「那種感覺就像我還在夢裡,醒來時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我也有這種感覺。」他說,「妳媽說學校沒有停課,他們可能是想讓大家照常過日子,並對自己還能過正常生活心存感激。」


「好吧。」我說,「我懂你的意思。替我問候麗莎好嗎?告訴她,我很想她和寶寶。」

「我會的。」他說,「我愛妳,寶貝。」
「爸,我也愛你。」我打個手勢問媽還要不要聽電話,她搖搖頭,我便掛了。
「妳幾點才睡啊?」我問,「後來還有新的狀況嗎?」
「我有看到妳關燈,我也是差不多那個時間睡的。」她說,「不過,睡得不太好,好幾次驚醒又打開收音機來聽。」
「海嘯和洪水停止了嗎?」我問道。

媽說:「都停了,但也再度開始,非常糟糕。」她微微笑了一下,「『非常糟糕』也不足以形容實際情形,簡直就是一場天大的災難。新聞臺不知道災情到底多麼慘重,也不清楚全世界有多少國家受到波及。」


「國家?」不知怎麼回事,我竟忘了還有別的國家也跟我們一樣活在月亮底下。


「這件事我不知道,他們不知道,根本沒人知道。」媽說,「他們只確定荷蘭大部分地區都毀了,澳洲各大都市幾乎全部位於沿海地區,受創非常嚴重。潮水一發不可收拾,專家認為小行星的密度遠大於預估值,撞擊力道也大多了,導致月亮偏離軌道,距離地球更近,這個說法大約在清晨五點左右公布。」


「不過,它應該不會撞上地球。」我說,「我們會沒事,對吧?況且這裡也不靠海。」

「專家確信月球不會衝撞地球。」媽說,「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會發生這種事,但之後的情況就難說了。」

這種局面真是古怪。我很高興學校繼續上課,彷彿這就能證明我們還活得好好的。我離開媽的房間,洗了個澡,穿好衣服下樓去。媽已經在做早餐,我聽到強尼走動的聲音。


媽很難得地在上學日做了煎餅。雖然我沒什麼食欲,吃完一份又再多要一份,強尼也一樣。我不記得有沒有看到媽吃東西,但還剩一些麵糊,可能是等我們上學後她要做來吃。


我走到外面等校車,抬頭看天,月亮掛在清晨的天際,體積依然比往常大,也不像白天那樣黯淡。我移開視線,專注地望著幾棵山茱萸。


校車上的乘客對昨晚的事議論紛紛,但大家都不明白原因。幾個小孩似乎覺得這種事很酷,還有幾個女孩子一路哭個不停。


我坐在莎曼珊旁邊,但她不大說話。梅根和教友今天沒上車,整部校車只有一半乘客。

有的小孩把整件事當成一個大笑話,我真討厭他們的態度。

很多學生都沒來上課,不過老師幾乎都來了。歷史課剛開始不久,天上忽然出現閃電,強光照亮了教室。接著雷聲響起,簡直要撼動整座建築。我聽到不只一個人在尖叫,很慶幸我還沒有失控。


漢密許老師假裝沒有閃電打雷這回事,但大家早就忍不住發表意見,我們認為這都是月亮惹的禍。她便問道,哪些同學有親友住在被海嘯襲擊的地區。


所有人紛紛舉手。


「我家其實沒有熟人住在那些地方。」米雪兒‧韋布斯特說,「但我覺得還是有,因為所有明星都住在好萊塢或紐約,這兩個城市都靠海。我也知道我不認識他們,但總覺得很熟。」


很多同學也有相同的感覺。漢密許老師接下來可能會告訴大家,這種心情很正常,不過一道閃電擊中學校外面的樹木,燃起一把大火,全校立刻大停電。


這下子可有一堆人開始尖叫了。米雪兒嚇得啜泣,變得歇斯底里,其他同學也忍不住哭了起來。莎拉抽出手機,不知打回家還是叫消防車,但無法接通,她氣得把電話扔得遠遠的。雷聲隆隆,響徹雲霄,樹木在大雨中悶燒。


實在太奇怪了,我的周遭陷入一片瘋狂當中,漢密許老師竭力安撫大家,但沒有人聽見她說話,因為雷聲太響亮,加上全校學生都在尖叫,不是只有我們班而已。我只覺得麻木,沒有跟著大家又哭又叫,只是專心觀察外面的動靜,風變得很大,吹得樹枝亂舞,暴風雨好像沒有停歇的意思。


我猜,漢密許老師一定是認為龍捲風來襲,因為她要大家上樓避一避。不知道有多少人聽見她的指示,至少我聽得很清楚,我趕緊走遍教室,把同學從座位上拉起來,傳達老師的命令。我們全都疏散到樓上的走廊,已經有很多別班的學生坐在那裡。


這樣一來,我就看不到這場風暴了。我不認為它是龍捲風,只覺得世界末日即將來臨,我可能錯過親眼目睹的機會,因為我被迫坐在走廊地板上,什麼都看不到。


然後我又想,世事本來就是如此。世界末日都要來了,我竟然只能坐以待斃,無法採取任何行動。於是我大笑起來,這應該不算是歇斯底里,畢竟坐以待斃真的很可笑。誰知我一笑就停不下來,其他人也跟著笑,走廊上陷入混亂的局面,有學生哭哭笑笑、尖聲大叫,還有老師走來走去巡視所有教室,確保學生全都疏散。現場一片漆黑,只有窗戶上映著一道道閃電。


我努力忍住笑,忽然想到,至少沒有人唱起國歌,然後我又開始笑個不停。國歌的第一句歌詞有「在曙光中」,這幾個字在我腦海裡不斷迴響,「在曙光中」、「在曙光中」唱個不停。不曉得昨天有多少人唱過這一句,結果今天就死於非命了。


我們在走廊上待了將近一個小時,人不可能歇斯底里這麼久。到下一個整點時,暴風雨漸漸平息,大多數學生也安靜下來,只剩下一個女生還在高喊:「我不想死!」


我們也都不想死。


大家回到第二節的教室,不過現在該上第四節課。外面還在下雨,雷電交加,但風勢轉弱,閃電也退到遠處。剛才哭過的學生餘悸猶存,全身抖個不停。電力還沒恢復,閃電也不再頻繁地打在近處,教室變得更黑暗。天色依然陰沉沉的,我想大家心裡應該有數,暴風雨隨時可能全速回攻,我們得再次上樓避難。漢密許老師沒有要大家開始上第四節課,我們只是坐在位子上。


我的腦海一直甩不掉「在曙光中」的歌聲,真希望老師開始上歷史課,至少可以讓我專心聽講。我正在胡思亂想,忽然看到媽走進教室。


她全身溼透,神情狂亂卻又堅決。我心想一定是麥特出事了。肚子上的千斤重擔彷彿瞬間歸位,就像從來沒有消失過。

「快,米蘭達。」媽說,「收好課本跟我走。」

漢密許老師呆看著她,但她沒說話。我匆匆收好了書,跟著媽走出教室。


我懷著鴕鳥心態,認為只要不開口問,事情就不算發生,於是我安安靜靜地離開校園。媽也沒多說什麼。大雨下個不停,隆隆的雷聲依舊,我覺得世界真的要毀滅了,媽可能只是希望我到時候待在家裡。


我們跑到停車格,強尼幫我開門。我跳上車,竟然看見納斯比太太坐在右前座。我明白,媽不忍心讓納斯比太太獨自面對世界末日,但我搞不懂,為什麼在這種節骨眼還要開車出去。


「來,米蘭達,拿著這個。」媽說著遞過來一個信封。我看了看,裡面有一萬五千元。

媽發動車子,我看看強尼,他無奈地聳聳肩。

「等一下到了超市,強尼負責過去飼料部。」媽說,「強尼,你應該知道霍頓吃哪一種乾飼料。另外再買些貓砂,放在推車底下的平臺。記得買分量最大的包裝,乾飼料愈多愈好,盡量堆滿整臺推車。」


「可是霍頓愛吃罐頭。」強尼說。


「買小罐的,比較貴的那種。」媽說,「堆滿乾飼料後,零星的空間就塞罐頭,能塞多少算多少,能堆多高就多高,只要你推得動。接下來,納斯比太太,妳去買各種家用紙產品,別忘了幫我和米蘭達買丹碧絲牌衛生棉條,要買很多盒。」


「多謝提醒。」納斯比太太說。

「怎麼回事?」我問道,「有沒有人願意告訴我?」
「這只是以防萬一。」強尼說,「如果世界末日要來,媽希望我們事先準備好。」

「我早上去銀行,然後加油,油價已經漲到一公升四十元。接著我上超市,忽然停電,現場大亂,於是超市說不論買什麼,一律以推車為單位,整臺推車的東西只要付三千元。我領了一堆現金,就先拿了一推車的商品,然後回家找納斯比太太和強尼,再去學校載妳,這樣大家就能全力搶購。」


「妳該不會真的以為我們用得到那麼多東西吧?」我問,「一切很快就會回復原狀,不是嗎?」

「我這輩子可別想了。」納斯比太太說。

「現在還不知道會怎樣。」媽說,「反正貓砂又不會壞。如果最後只是虛驚一場,我浪費了一大堆錢,那也無所謂。只要世界盡快恢復正常,浪費錢算得了什麼。萬一沒那麼快,我們至少該準備充足的衛生紙。米蘭達,妳負責買蔬菜和水果罐頭,妳應該知道大家喜歡的口味。」


「媽,我們又不吃蔬菜罐頭。」我說。


「現在要吃了。」她說,「蔬菜罐頭、水果罐頭,還有罐頭湯。記得買大量罐頭湯。妳等等找出後車廂裡的紙箱,放在推車底部的平臺,這些紙箱也要裝滿東西,整臺推車裝愈多愈好。」


我默默看著窗外。雨還在下,遠處的天空偶爾畫過一道閃電。電力依然沒有恢復,交通號誌停擺,十字路口一團混亂,許多車子卡在路中央,引擎雖然發動,卻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我看到很多樹木倒在路旁,車輛輾過散落一地的細枝。

媽在混亂中奮力前進。

「那甜點呢?」我問,「如果世界就要毀滅,我想吃一堆餅乾。」


「世界末日來時,大家都想吃餅乾。」納斯比太太同意,「還有洋芋片和椒鹽脆餅。反正地球要完蛋了,我幹麼還在乎血壓?」


「好,我們就吃得肥肥的再死。」媽說,「妳拿得到什麼就買什麼,通通塞進推車。不過別忘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們會非常感激自己還有罐頭湯,而不是一包包壞掉的餅乾。」


「妳別管我們想吃什麼。」納斯比太太說。

「買浦氏罐頭湯,不必再加水。」媽說。
「媽,我們有水啊!」我說。

「講到水,我忽然想到,你們買完第一車,把東西搬到車上,再回去裡面買。強尼,你第二車買水,盡量裝滿推車。納斯比太太,妳第二車就買自己想買的東西。米蘭達,妳去買醫藥和美容用品,記得拿阿斯匹靈、漂白水和創可貼。」


「妙極了。」我說,「地球就要毀滅,我們打算用創可貼幫它修補。」

「維他命!」媽說,「拿很多很多維他命,還有通便劑、鈣片、維他命D。要去想所有需要的東西還真難。」
「也許我們不需要這些。」我說,「媽,我很愛妳,但這太瘋狂了。」

「那麼我們就以維他命D當作聖誕禮物。」媽說,「妳去買就對了,行嗎?強尼、納斯比太太和我有車鑰匙,所以妳等我們回來再一起把東西搬上車,好不好?」


「沒問題。」我決定順從,不再反對。

「買完第二車,看狀況決定是否要進去再買第三車。」媽說。
她開到超市,在停車場停妥車子。現場的人簡直瘋了,大家搶推車、尖叫,還有兩個男人在打架。

「強尼,先幫納斯比太太找一臺推車。」媽說,「大家冷靜,記住,超市現在只收現金,大家身上都有錢,所以我們有很大的優勢。動作要快,不要猶豫,如果有兩樣東西無法決定,那就兩種都買。盡量把推車堆到不能再堆為止,有任何問題的話回來車子這裡,不要找店裡的人幫忙。懂了嗎?準備好了沒?」


我們異口同聲說準備好了,強尼的表情非常認真。

媽找到一個正對停車場後方的停車位,那裡有兩臺推車。我們衝下車去搶,納斯比太太和我各推一臺,然後一起進超市。

裡頭的景象令我想起早上學校的走廊,可能因為我經歷過那場混亂,才沒有被眼前亂七八糟的戰況嚇倒。那些人儘管去尖叫、哭泣和打架吧,反正影響不了我。我努力擠過人潮,趕往蔬菜罐頭貨架。


我突然想到,剛才忘了拿後車廂的紙箱,沒有別的東西可以代替,只好把罐頭直接堆在平臺,希望這個辦法管用。

我其實心驚肉跳,但除此之外,這裡還滿有趣的,活像商場經常舉辦的「五分鐘免費搬商品」競賽,只是這裡的贏家有一大堆,而不是一個人,也沒有輪流搬,而是大家一起搶。

我沒有多少時間到處去逛,不過看來大多數人都在搶購肉品和農產品,胡蘿蔔罐頭貨架前沒有打群架的暴民。我甚至在罐頭湯貨架撿到好運,康寶比浦氏受歡迎,這種湯會讓我好過一點。


我把東西堆滿整臺車,推到櫃臺前的隊伍,發現大家都隨便把錢一丟就走了,讓嚇壞的可憐店員自己去撿。我拿出三千元鈔票往同一個方向扔過去。既然沒看到任何人打包,我也就毫不客氣,直接把推車推出去,回到我們的汽車旁。


這時候的雨勢變得更大,暴風雨似乎又近了,雖然沒有早上猛烈,但也夠可怕。很高興看到納斯比太太站在車旁等我。

我們把所有罐頭扔上車,再稍微小心地擺好玻璃瓶。

納斯比太太對我咧嘴一笑:「我一輩子循規蹈矩、客氣有禮,現在換我去把別人推開了,而且不必道歉。」


「納斯比太太,妳這個小惡魔。」我俏皮地說。

「準備好進行第二回合了嗎?」她問道。我說準備好了,然後我們再度擠進去廝殺。
可是半路殺出程咬金,有個傢伙想搶納斯比太太的推車。他衝著她大叫:「我要用!給我!」
「自己去找!」她大吼,「現在可是戰時哪,老兄。」

我很怕那人真的以為現在在打仗,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辦,只想脫身。我把推車推到他身後,冷不妨撞他一下。納斯比太太趁機把推車推走,我也飛快跑開,不敢回頭看。


超市裡的情景跟停車場的戰況比起來簡直是太平盛世,我來到藥妝部,發現這裡空蕩蕩的,大概除了我媽之外,全世界其他人都還沒想到將來會需要維他命D。


我把止痛藥貨架洗劫一空,最令人高興的就是我堆的藥品加起來超過三千元。我又去了一趟罐頭食品區,然後進攻烘焙食品區,把一盒又一盒餅乾堆在推車底部的平臺上。我甚至記得拿麥特最愛的牛頓牌無花果餡餅。


我回到車旁,媽正把東西搬上車,她買的鮪魚、鮭魚和沙丁魚足夠我們吃兩輩子。


後車廂這下子變得跟超市一樣,成了亂七八糟的瘋人院,因為沒有袋子裝東西。媽想整整齊齊地卸貨,但東西一直掉下去,媽一邊在上面拿,我得一邊在下面撿。


有個男人朝我們走來。他雖然有一臺推車,卻顯得相當絕望。他說:「拜託,求求妳幫我一個忙。」


「你已經有推車了。」媽說。


「我需要妳跟我一起進去。」他說,「我老婆懷了七個月身孕,我們還有一個兩歲小孩,我需要尿布和嬰兒食品,但不知道還要買什麼才好。請跟我一起進去,幫我買些東西,放在妳的推車上,這樣我就能多買一點。求求妳,就看在我老婆和兩個寶寶的分上吧!」


媽和我不約而同望著他。這人看起來將近三十歲,表情非常誠懇。


「米蘭達,回去繼續買,拿出妳最好的判斷力。」媽說,「我跟他進去。」我們把東西放好,三人一起回到超市裡。

我一進門就看到納斯比太太,頓時放下心。她正在選購高級食品,也許她相信自己還能講究一下品味。

我也發現強尼剛裝完滿車的水,他好像非常自得其樂。


我跑去找罐裝或盒裝果汁,從來沒想過我們竟然會選擇罐裝果汁,但玻璃瓶容易破,不好處理。我還拿了一些保久乳。

這時很多貨架幾乎都空了,許多人開始為了爭奪剩下的東西打架。地上有一堆破掉的蛋,液體灑得到處都是,走路要非常小心。

我的推車裡還有一些空間,於是我到零食區拿了幾盒椒鹽脆餅,接著瞄到罐裝堅果,隨手丟了好多進推車。烘焙食品區似乎已搶購一空,我便改拿盒裝鹽和袋裝砂糖,為了好玩,還拿了一袋巧克力脆片。


我把鈔票丟給店員,努力朝車子前進。停車場愈來愈髒,大雨依然下個不停。強尼站在車旁,媽一出現便要我們趕快回去店裡,看到什麼就拿什麼,把貨架上剩下的東西全掃光。其實已經沒剩多少商品了,但我還是努力裝滿一車的青豆、球芽甘藍以及許多世界末日佳肴。


我們終於全部弄好,坐上車後,媽禁止我們說話,以免害她分心。她想盡辦法把車開出去。反正大家都累慘了,根本懶得說話。


媽朝回家的路駛去,路況變得更糟了。有一度,我和強尼甚至得下車搬開擋住去路的大樹枝。有幾個人過來幫忙,但我怕他們居心不良。直到媽重新發動引擎,我才放下心。


半路上,納斯比太太忽然說:「在那排商場前停一下。」

「要停嗎?」媽雖然不放心,還是開進停車場,這裡幾乎沒人。
「強尼,你去寵物用品店。」納斯比太太說,「我要去禮品店。蘿拉妳上苗圃店去。」
「好主意。」媽說,「我去買幾塊菜苗的培育床,整個夏天就吃得到新鮮蔬菜了。」

這裡不需要我,所以我跑去古董店。不知道為什麼會想來這裡,但我也一樣不清楚納斯比太太為什麼堅持要進禮品店,賀曼卡片公司並沒有推出「祝世界末日快樂」的賀卡。


進古董店最棒的就是只有我一個客人。電還沒來,閃電依舊有點近,令人膽戰心驚,不過在我今天待過的各個場所中,只有這裡不像瘋人院。櫃臺後面的婦人甚至客氣地問我:「需要幫忙嗎?」


我不想洩露家裡正在囤積世界末日用品的祕密,以免讓她有任何聯想。於是我說不用,謝謝,然後自己慢慢看。

信封裡還有六千元,可以買很多必需品,只要我想得出我們還需要哪些東西。我看到三盞油燈,立刻把它們拎到櫃臺。

「如果妳喜歡,我們也有搭配油燈使用的香精油。」婦人說道。

「我全買了。」
「電應該快恢復了。」她說,「我剛才聽到廣播裡的公告。」
「我媽不放心。」我說,「這些會讓她好過一點。」
店裡的收銀機是舊式的,不需要插電,她可以繼續使用。我把三千元鈔票遞過去,她找了我零錢。
我第一個回到車旁,站在原地淋了一陣雨,強尼這才回來。他說:「霍頓永遠沒機會餓肚子了。」
他買的東西幾乎放不進去,但我們拚命塞,接著納斯比太太也拎著一大堆袋子回來。
「我把店裡所有蠟燭都買來。」她說,「禮品店一定有蠟燭。」
「納斯比太太,妳真是個天才。」我說,「我買了油燈。」
「我們倆都是天才。」她說。

我們上車等媽。她帶著十二片育苗床回來,但我不知道該把它們放在哪裡,不過問題很快解決。納斯比太太坐我腿上,她原來的位子塞滿番茄、黃瓜、四季豆和草莓的育苗床。


「我們的收成愈多,就愈慢用到罐頭食品,就可以撐愈久。」媽說,「好,現在還有什麼可能需要的東西漏買了?」

「電池。」我說。剛才在古董店看到電晶體收音機,令我想起電池。

「火柴。」納斯比太太說。


「這些在便利商店都買得到。」媽說,「而且那裡不賣汽油,應該不會太亂。」

她說對了,停車場只有一輛車。媽買下所有電池、火柴盒與肥皂,甚至還買了咖啡蛋糕和一盒甜甜圈。
「萬一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她說,「我們仍然要享樂今朝。」

我們載納斯比太太回去,留下一堆食物和必需品給她。大家沒有細分什麼牌子的罐頭湯歸誰,也沒有計較她該不該多拿一些蠟燭,只是把各種東西分攤開來,讓她各拿一些。只有貓食和育苗床全歸我們,我還給了她一盞油燈和許多香精油。


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分出她的東西,回家後卸貨又弄了半天。媽拿來一堆購物袋,我們把所有東西都裝進袋裡,然後堆在飯廳,甜甜圈則是在完工後就立刻吃掉了。


「我晚點再來分類。」她說,「孩子,今天多虧你們幫忙,只靠我一個人絕對辦不到。」

然後她就哭了。
這是兩個小時以前的事,我猜她到現在還在哭。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3月8日起至2012年3月29日止 

 

【活動辦法 


如果有一天發生足以動搖全世界的天災,你會怎麼辦?倉皇逃出或者留在原地等待救援?

原本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期末考成績的米蘭達,在月球被殞石追撞後,生活天翻地覆,她想談戀愛、想讀大學,甚至夢想有一天與自己最喜愛的溜冰選手成為朋友,然而她現在最大的課題卻是怎麼活下去、怎麼讓她摯愛的家人活下去,橫掃全美圖書大獎!2012年最溫暖感人的末日小說,讓你了解『家人』與『愛』的意義。

想像自己遇到這場天災後的態度,於下方迴響並在自己的部落格貼上"殞月之城"分享貼紙(於迴響處留下網址)

就有機會獲得《殞月之城》實體書一本!總共有十個名額。

如果有一天發生足以動搖全世界的天災,我會怎麼辦?如果我的家人皆不在身邊,我會選擇逃出,試著求生並聯絡尋找家人的狀況;若是家人皆在身邊,我會留在原地等待救援,因為有家人在起互相支持,是生存下去的最大動力。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