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婚禮》試讀徵文活動

五個不攜伴出席婚宴的單身客,共同造就一場失控脫序的婚禮喜劇

內文簡介:

當「單身」遇上「婚禮」,兩個衝突的字眼,會交織出什麼樣的火花 
一群輕熟男女屆臨初老的責任與妥協、處理愛情的放下與執著,
正處於人生中最混沌與寂寞的年華;
卻也因為這場婚禮意外的聚首,
讓一場荒誕的失控,成為他們生命中美麗的轉機……

本書以五個獨自前來參加婚禮的「不合群份子」為主角,透過他們彼此糾結纏繞的故事,用幽默而有情的筆法寫人生的缺憾與完滿、偶然與巧合、歡笑和淚水。

在「單身婚禮」中,故事從一場婚禮前新娘安排訪客座位的苦惱場景開始。由於從前不喜歡被迫獨自參加婚宴,新娘小碧(Bee)在請帖中特別註明「歡迎攜伴參加」,偏偏就是有五個人不識相,非要獨自前來,其中有的彼此不熟,有的見面很尷尬,有的不管放在哪一桌都格格不入。小碧不知如何是好,最後還是由母親大人出馬替她決定。當小碧的工作告一段落,鏡頭開始輪番轉到這五個人身上:為什麼他們會獨自參加婚宴?

一場婚禮交織了成人生活的責任、悲哀、愛情與妥協,其中理應按照計畫進行的事物總會加入無法預期的變數,製造出波瀾不斷的小插曲,但我們可能沒想過,失控也可能是轉機。意想不到的改變,你準備好了嗎?

媒體推薦:

「凡是曾獨自出席婚禮的人,必會立刻對《單身婚禮》中那五個美妙而複雜的角色產生親切感。梅瑞迪絲‧顧斯坦用機智風趣的文筆帶讀者跟隨這些賓客的腳步,看他們歡慶一堂、老友重逢、醉態百出、舞池出糗、擔憂事業、醋勁大發,以及協商家庭影響力。這本書充滿黑色幽默與豐沛情感,你絕對捨不得放下。」
──《白衣少女》(Girls in White Dresses)作者珍妮佛‧克羅茲(Jennifer Close)

「對任何面臨單獨參加婚禮的女性而言,梅瑞迪絲‧顧斯坦的《單身婚禮》會是一本迷人的初試啼聲之作──也是赴宴時令人愉快的『伴』。」
──《第一任丈夫》(The First Husband)及《離婚派對》(The Divorce Party)作者蘿拉‧戴夫(Laura Dave)

「《單身婚禮》用實際與浪漫交錯的筆法,充分掌握當你無伴可攜、坐困婚禮時會有的疏離感──以及隨之而來的期盼,期盼你會在那裡邂逅特別的人。這本小說實在讓人拍案叫絕。」
──《家人與其他無法退還的禮物》(Families and Other Nonreturnable Gifts)作者克萊兒‧拉澤布尼克(Claire LaZebnik)

「這本靈巧機智的處女作切入角度極有創意,把焦點對準五位單獨參加婚禮的賓客。最後讀者會發現,這些生動又討人喜歡的角色活出了最精彩的故事。」
──《這些女孩》(These Girls)及《心跳暫停》(Skipping a Beat)作者莎拉‧帕坎南(Sarah Pekkanen)

 

【活動時間】

2012/3/27~2012/4/30

【報名時間】

即日起~2012/4/1

【活動辦法】

1、 火速寫信MAIL至 bwp.service@cite.com.tw(給商周出版蘇小姐,主旨註明:「我要參加《單身婚禮》試讀徵文活動!」並附上您的真實姓名、聯絡電話、地址、電子郵件以及blog網址,商周出版就會儘速寄出完整版的試讀本給您。試讀本索取限量30名,有興趣的朋友歡迎來信報名!
2、即日起~~2012年4月30日,請在您的blog發表關於《單身婚禮》的閱讀心得(字數300字以上),並以請完成(1)引用本篇文章(2)將心得存至word檔寄至bwp.service@cite.com.tw(,給商周出版蘇小姐收(於信件標題註明:博客來《單身婚禮》試讀心得),同時請附上聯絡方式與部落格網址,請完成以上兩動作告知我們您已發表您的大作(引用網址: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9203410 ),在新書上市後10天即可免費獲得《單身婚禮》新書一本。 
3、由於書稿有限,若報名人數超出部分,商周出版有權利斟酌決定最後試讀人員。來信報名者一律於報名截止日後至4/4前統一回覆信件通知結果,不論是否有參加到此試讀活動,皆會一一回信告知。

【注意事項】 

1、文章嚴禁盜用他人作品,一經查證屬實,將取消其獲贈新書的資格。其違反著作權之法律責任請自行負責,與主辦單位無關。
2、文章需同意授權做為商周出版行銷使用,主辦單位有權將文章於【嗜.毒本blog】上刊載。
3、參加者僅限居住於台、澎、金、馬地區。

內文摘要

準新娘貝絲‧艾琳諾‧艾文斯芳齡二十九歲,她身材苗條、臉上有雀斑、一頭偏紅的金髮,朋友都叫她小碧,因為她的姓名縮寫是BEE。她正站在一面白板前,這白板是她當天剛從一○三號公路旁的塔吉特廉售賣場買回來的。
這面白板像是該放在大學演講廳或是漢普敦酒店高級主管會議室牆上的配備,現在卻出現在小碧父母的房子裡。這棟房屋位於馬里蘭州歷史悠久的埃利科特市,在九月底這個悶熱的星期四,小碧拿這面可以反覆塗改的白板來為她的婚禮計畫收尾。她的婚禮將是「高塔花園鄉村俱樂部」今年秋天所舉辦最奢華的一場盛會。
小碧已經花了超過一小時,在白板上添加許多圓圈、方框、姓名和數字,她的作品看起來像一場足球賽示意圖,或是預備要給麥特‧戴蒙在《心靈捕手》中飾演的角色運算的數學式。不過這些圖案是座位表,這是小碧最後一項未完成工作,除此之外她已經準備好迎接來參加婚禮的親友。現在距離婚禮只剩不到四十八小時了。
小碧把一綹鬈髮塞到右耳後,焦躁地傾身向前。白板上有三十個圓圈,每個圈裡有個數字。各個圓圈周圍像輪輻一樣延伸出藍線,線旁寫著成雙成對的賓客姓名。
「衛斯里表哥和凱蒂表嫂。」一條藍線旁寫著。「老爸的生意夥伴巴羅卡斯先生及夫人伊凡。」另一條線這麼表示。「吉米‧菲伊和女友。」「羅德曼夫婦(鄰居)。」「艾德和伊蓮‧萊恩夫婦(會計師)。」「鄭薇紅醫師及夫婿(小兒科醫師)。」
白板右上角有一串紅筆寫的姓名,而且全都用大寫:「漢娜‧馬汀,羅伯‧納特利,南西‧麥高文,薇琪‧克里弗,喬‧艾文斯。」
小碧在這些姓名上方用同樣鮮紅的筆寫了「單身客」三個字。
只有他們五人在回覆小碧的婚禮邀請函時,沒有勾選攜伴參加,現在也只有他們的名字還沒被小碧排進座位表。
經濟這麼不景氣,就算小碧邀請單身朋友時要求他們不攜伴也合情合理,但是小碧希望讓所有客人都能夠選擇帶伴。結果這幾個單身客還是寧可一個人來,教小碧百思不得其解。
小碧還單身的時候,最痛恨遇到新娘只因為她沒有固定男朋友,就不給她可攜伴邀請函。當時小碧就對天發誓,等她結婚的時候,她要發可攜伴邀請函給所有人,不必有任何人面臨落單窘境。
受邀名單上幾乎所有人都欣然接受小碧的好意,除了這五位單身客之外。在小碧看來,這些人不僅在她的白板上茫然無依,在現實人生裡也是格格不入。
其中兩名單身客個性容易得罪人,另外兩人曾有讓小碧在公開場合尷尬的不良紀錄。剩下一位女性小碧完全不認識,她是新郎家那邊的朋友,聽說有外出恐懼症。
小碧的婚禮企劃師曾為卸任總統的女兒設計一場鋪張婚宴而聲名大噪,這位企劃師研究過她的邀請名單後對她說:「不管妳請了哪些人,總會有人單獨赴會。」
「妳一定要作好心理準備會有落單的人,」規劃師在第一次開會討論時說,「就算妳費盡心思,單身客總有辦法特立獨行。」
小碧用右手手背撫著眉毛,這是她情緒緊張時的習慣動作;她琢磨著那些圓圈和線條,這些圖形讓她聯想起多年前參加法學院入學考時要破解的智力測驗題。眼前有五個客人還沒排座位,每個人都得安插到某一桌去。但是這每個人都有若干背景條件,以至於大部分桌次都不能把他們排進去。舉例來說,有位單身客不能坐在她前男友附近;另一位單身客常常出言不遜,所以她不敢安排那位人士與脾氣暴躁的長輩同桌──也包括小碧的家人在內。
小碧正在腦袋裡把這些姓名和桌次顛來倒去地配對,這時她聽到老媽在她背後進了房間。
「還在對付那五人嗎?」小碧的媽媽唐娜‧伊文斯說,邊說還邊誇張地大嘆了一口氣,走過來和小碧一起站在餐桌邊。
唐娜身穿灰色坦克背心,胸前有一排「breathe」(呼吸)字樣,小寫b和最後一個e好巧不巧落在她激凸的位置,與背心配成套的瑜伽褲長度恰恰蓋到膝蓋上緣。唐娜的金髮並非天生,而是特地染成和女兒同樣的色調,現在她的髮型挽成了緊實的髮髻。
「妳就乾脆把他們填到剩下的空位裡,這樁事就搞定了嘛!」唐娜說。小碧無助地盯著她看,雙手頹喪地垂在腰旁。「乖女兒,反正這些人有一半的時間會待在舞池裡。」
接著唐娜無奈地哼了一聲,從女兒身邊擠過,好仔細瞧瞧單身客名單。
唐娜瞇著眼打量幾秒那些姓名,然後就從桌上抓了枝麥克筆,在白板上振筆疾書。她把薇琪‧克里弗和羅伯‧納特利的名字寫在新郎的兄弟和表親那桌的空位,然後又用超小的字把漢娜‧馬汀的名字寫在小碧法學院同學和配偶坐的那桌。
「我們可以多加一把椅子。」小碧還來不及抗議說那桌已經滿了,唐娜就搶先說道,「宴席承辦人員有辦法在八人座的桌子塞進九張椅子。」
接著唐娜又走到白板另一面,把剩下的兩個單身客喬‧艾文斯和南西‧麥高文排進小碧爸爸的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及夫人那桌。
小碧的老爸理查‧艾文斯在隔壁房間高聲說:「我發誓──要是五分鐘後妳們兩個還給我站在白板前面,我馬上把那塊破板子拿去送給垃圾車,讓婚禮上所有人都隨意找位子坐。」
小碧垂頭喪氣地離開白板。
「那就這樣排吧。」她對媽媽說。唐娜已經把麥克筆放回桌上,轉身走向廚房,腳上的運動鞋在硬木地板上發出唧唧的磨擦聲。
「媽。」小碧朝著她背後喊了一聲。
「怎樣?」
「我餓了。」小碧聲音小到她媽媽快要聽不見。
「吃點低熱量食物吧,」唐娜從隔壁房間嚴厲地說,「不要含鈉的東西,妳的禮服布料完全沒有彈性。」
小碧轉身再看了白板頂端那些姓名最後一眼,很慶幸自己有了麥特,她再也不用愁身邊沒伴了。她一時間期盼地心想,不知道她的單身客有沒有可能改變狀態──漢娜、羅伯、南西、薇琪和喬,有朝一日會變成座位表上容易安排的一支輪輻嗎?
小碧的思緒飄到食物上,想到自己又要再硬吞無鹽食物不禁愁眉苦臉。她伸手用力把單身客名單擦掉。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