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良憶串連唯美巴黎與狂放巴塞隆納
步調慢一點,美好風景多一點


從巴黎到巴塞隆納,慢慢走               


從棍子麵包到tapas bar
從稀薄的日光到鑲著金邊的烏雲
從莎士比亞書店到高第秘密花園
從巴黎到巴塞隆納,一場無與倫比的旅行……

巴黎很美,巴塞隆納很美,但更美的或許是……從巴黎到巴塞隆納,慢慢走過的風景。

第一站,巴黎,住在聖潔曼德沛區的小公寓,離左岸很近,離一場流動的饗宴也很近。散步,逛市集,在盧森堡公園曬太陽,抹茶蛋糕的下午茶時光。
一路向南,陽光漸暖,步調更緩,在租居的乳黃色小屋,用南法的心情,踏實南法的一天,跟著狗兒晃到陌生的草坡,用當地摘採的食材做晚餐,直到心滿意足。

翻過庇里牛斯山,就是北西班牙,永恆的蒙布朗小城,永恆的中世紀風情,黑米飯、香腸拼白豆、番茄大蒜麵包,則是只屬於這裡的永恆香氣。終於,來到巴塞隆納,這裡不僅彌漫著想像力,也彌漫著人們的好心情和好食慾,巴塞隆納的三餐怎麼吃?早餐吃兩頓,中餐要澎湃,晚餐的tapas bar一攤吃過一攤……

在這本書中,良憶不僅要分享實用的居遊資訊、獨家的散步路線和道地的美食地圖,還有那些在緩慢的步調之下,不經意遇見的驚喜與感動!



2.jpg 

【生活美食家】韓良憶

喜歡簡單的生活,認為生活中只要有好吃的食物、好聽的音樂、好看的書和電影,平日能在家附近散散步,一年至少去旅行一次,就很好了。尤其吃和音樂是最容易取得的樂趣,一日不能缺。


覺得吃東西時影響自己最多的是心情和食物的本身,再來就是一起吃的人。一看到就想買的CD,有Van Morrison、John Coltrane和Miles Davis。喜歡的作家很多,最喜愛又敬佩的「偶像」是已故的美國飲食文學作家M.F.K.,只要買得到的書,全部都收集了。

覺得幸福就是珍惜眼前擁有的一切,但是對人生仍懷有夢想。總覺得,沒有夢的人生,不值得活的。

正因為如此,目前定居荷蘭,雲遊四海,依舊繼續享受著美食和旅遊的生活。


【最佳攝影師】侯約柏Job Honig

生於荷蘭古城豪達(Gouda),從小愛攝影,長大學電腦科學,目前任職荷蘭台夫特科技大學(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擔任研究員。《我在法國西南,有間小屋》、《我的托斯卡尼度假屋》、《在鬱金香之國小住》和《地址:威尼斯》,是他和妻子韓良憶共同的居遊記憶。



3.jpg

 

巴黎的一天

7:30  早晨的棍子麵包

半夢半醒間,聽見金屬刮過石板路面哐噹哐噹的聲音,伸手到床頭櫃上摸索,找到了錶,果如所料,七點半不到,每天差不多就在這個時候,垃圾車便會來到聖潔曼德沛這間小公寓的樓下。這些清潔隊員恐怕是巴黎最守時的公務員吧,我朦朧地想著,翻了個身,又瞇了一會兒,還是起床了,終究捨不得錯過轉眼就過的巴黎居遊時光。


當我反身拉上背後那扇沉重的木頭大門時,已經八點了。陽光仍稀薄,路面殘留著午夜一場雨留下的濕意,積水的青石灰黑發亮。外頭有點涼,我將頸間的薄圍巾拉得更緊一點,抬頭看天,雲影淡淡,氣象報告說,今天天氣將轉晴,是乾爽的好日子。
窄窄的馬路沒有多少車輛,人行道上唯我踽踽獨行,時候還早,通常要到午後,才會見到三五遊客從塞納河畔信步走到不到一百公尺外的這條老街,好奇地張望兩眼,發覺路旁連一間餐廳、咖啡店也沒有,就只有兩排建於十七至十九世紀的住宅樓房悄然而立,顯然不是個多麼有「名堂」的普通街道。不小心走進小街的遊人於是當機立斷,要嘛快步通過,要不毅然轉身離開,讓老街繼續默然。然而,卻是這個「沒有名堂」,這份沉默與不起眼,讓我們這一回再度租居此處。


我經過一扇扇堂皇的雕花木門,行至小街盡頭,先往左拐,朝南,走幾步便右轉,往西到大馬路,然後朝著聖潔曼大道走去,和大部分人同一個方向,只是別人多半提著公事箱或筆電包,行色匆匆,大概是要趕著搭地鐵上班、辦事去;我呢,斜揹著小布袋,裡頭裝著零錢包和
手帕,慢吞吞地走著。我只是個居遊者,既不必上班,也無事待辦,出門,純粹想買條新鮮的麵包而己。只因為,居遊者在巴黎的一天,怎能不以剛出爐的棍子麵包為開始呢?


走進「梅森凱瑟」(La Maison Kayser),門邊櫃台的年輕店員恰與我眼神交會,我向她點點頭,說聲Bon jour便往後走。我們幾次來巴黎居遊都住在這一帶,這家麵包店我幾乎天天上門光顧,都熟門熟路了。甜點、蛋糕在前面的櫃台,各式麵包在後面架上,這會兒已有四、五人在排隊。店裡更往後是烤爐,師傅正烤出新的一批麵包,一室溫暖馥郁的香氣,聞著更教人覺得餓了。


輪到我時,按照法蘭西禮節,和長相俏麗的黑膚女店員互道早安,未待人家開口詢問,便伸手朝她左後方的架子一指,說:「 Une Baguette Monge, s'il vous plaît. 一根棍子麵包,麻煩您。」這家巴黎名店烘製的法式條形麵包不只一種,有粗有細,有長有短,不管是哪種,統統用天然酵母所發酵的麵糰烤成,趁熱掰開來,一股麥香撲鼻,裡頭的氣孔大小不一。我最喜歡兩頭尖尖、以創始店所在地址為名的Monge。


女郎自架上取了根麵包,用一張紙包起來,遞給我。買賣雙方又是行禮為儀,互道Bonne Journée(祝有美好一天),這才結束每天的例行公事。我一手握著外皮烤成金黃亮褐的麵包,掌心感覺到它的溫熱,一邊跨出店門,沿著原路走回在巴黎的家,不時舉起麵包,打量那露在紙外面的尖角,蠢蠢欲動,還來不及轉彎踅進小街,終究忍不住,伸出手,咔嗞一聲掰下最上頭一小截,送入口中,好脆好香啊。


10:00  在巴黎,逛市集

喝完最後一口已冷掉的牛奶咖啡,隨手洗了杯子,陽光這時已透過白色窗紗照進屋內,在原木地板上留下斜長方形的金黃色印子。約柏收拾好他的相機鏡頭,我拎起有保冷功能的購物袋,一道上菜場去。

難得大晴天,中午打算野餐去,今天正好是拉丁區莫貝廣場(Place Maubert)的市集日。這個露天市集雖然不很大,但貨色齊全,加上廣場周邊本就有乳品店、肉販、魚店、雜貨店和酒舖什麼的,想準備簡便的野餐也好,要烹煮豐盛的大餐也罷,各色生鮮農產和精品食材一應俱全,一趟便可買足所有材料。因此,雖然這兒離住處還有兩個地鐵站,但兩人安步當車,邊走邊瀏覽巴黎左岸風情,倒也愜意。回程時,手提著「戰利品」,沉甸甸的,就改搭地鐵,我們早就備好一次要買十張的carnet優惠票,比單張單張買划算,又省去每次都得重新購票的麻煩。

按慣例,到了目的地,先進廣場邊的小咖啡館,再喝一杯咖啡,我要只加了一點點牛奶的café noisette,約柏照樣喝他的café noir,也就是濃縮黑咖啡。這家咖啡館一早就營業,在市集日的上午,光顧的多是附近居民和買菜的人。我也曾在下午來過,那就是遊客的天下了,這也難怪,莫貝廣場畢竟在觀光客絡繹不絕的拉丁區嘛。

不論是在故鄉台北、僑居的鹿特丹還是居遊的城鎮鄉村,我都愛逛市集,尤其是傳統的菜場,愛那純樸真實的生活氣味與繽紛熱鬧的市井風情。我在上菜場前不喜歡擬定採購計畫,偏好在各攤位間遊走,看什麼菜當令新鮮價錢又平,就買什麼。這些年來,越來越服膺老祖母時代敬天惜物的智慧,盡量少吃含有太多奇奇怪怪化學成分的加工食物,盡量依節氣時令採買食材,一來守護自己的荷包,二來為保育大地環境略盡棉薄之力。

時值夏末秋初,買了無花果、葡萄、甜瓜、奶油萵苣、番茄和黃瓜,都是當季農產,還切了點火腿、里昂香腸,買了一小塊豬肉醬和「陳」味很重的Saint-Nectaire乳酪,又順手拿了瓶隆河的紅酒。原想就此罷手,經過魚攤前,看舌鰨挺新鮮,忍不住買了兩條。晚餐就不上館子了,煎魚吃吧。

這下子不能再耽擱,夫妻倆人手一袋食物,搭地鐵回家去,魚得趕緊進冰箱呢。

12:45  公園裡的野餐

每回到巴黎,只要天氣不太冷,我們一定會安排至少一次野餐。之所以多次選擇住聖潔曼一帶,附近野餐地點選擇多也是一個理由。塞納河就在不遠處,走十分鐘可抵盧森堡公園,再遠一點還有羅丹博物館的庭園。

其中最常去的,是盧森堡公園,因為它佔地寬廣,園內不但散落著氣勢磅礴的雕塑,還有好幾處園林,四季風情特別分明而顯著。我們秋天看黃葉,冬天賞雪景,春天時喜見枝頭新綠,花蕊初綻,夏天時則愛到池塘邊,看孩子們在水上放小船。眼看今天陽光溫煦,一點也不毒辣,決定再去盧森堡公園曬太陽。先在樹蔭處找了個好地方,攤開防水布,將在家簡單做好的餐點一字排開,開胃菜是豬肉醬佐番茄黃瓜,主菜有甜瓜佐風乾火腿和香腸,配上昨天在普瓦蘭(Poilâne)買的酸種麵包抹牛油和鹽花,餐後點心是乳酪和葡萄。瞧,這一頓野餐不算馬虎吧,可是準備起來要不了十分鐘。

酒足飯飽,兩人沿著水池走了一圈,找到空椅子,架起墨鏡,邊曬太陽邊看小說,只是看沒兩、三頁就打起呵欠,睏了。吃飽看書,腸肥腦滿,紙上的字句逐漸塞不進腦子裡,索性回家睡午覺,既已偷得浮生半日閒,就放輕鬆吧。

16:30  午后的漫步

小睡一個小時又精神百倍,出門轉悠去。出了小街,向右轉,一路走到連結西堤島和聖路易島的聖路易橋上,駐足聽街頭藝人演奏薩克斯風,吹的是什麼曲目呢?毫不令人意外,皮雅芙的〈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是也,雖是聽到快「爛」的曲目,但這位小夥子吹得還可以。曲畢,給他鼓鼓掌,順便在他跟前的草帽裡擺了兩歐元,算小小的鼓勵。兩人舉步再往前,登上了聖路易島,排隊買兩球Bertillon冰淇淋,記得多年以前第一次來巴黎時,要吃這家的冰淇淋可不容易,得在老店門前大排長龍好一會兒。如今島上到處都有店家代Bertillon冰淇淋,有些無須久候便可買到,不過我還是習慣到老店排隊,一來那兒口味選擇多,二來懷舊一番。唉,別罵我,我知道我太濫情了。

回程的路上,拐到莎士比亞書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雖然這家傳奇性的英文書店創辦人畢區女士(Sylvia Beach)已離世近半個世紀,店面早就不在一九二○年代的原址,昔日在此高談闊論的文人也已成歷史雲煙,書店本身更因盛名之故,多少已是旅遊景點,但是我每回來到巴黎,仍習慣來這兒逛逛,買上幾本書。我支持它堅守以人文書籍為銷售重點的作風,欣賞它依舊在樓上的書架間擺一張床,提供熱愛文學的明日作家住宿的傳統,也喜愛書店外牆黑板上以正楷字母塗寫的幾句話──「在我看來,托爾斯泰和杜斯妥也夫斯基比隔壁鄰居更真實,更怪的事情是,在我尚未出生以前,杜斯妥也夫斯基便已在一本叫做《白癡》的書中,寫下我的人生故事。」三言兩語,道出多少書蟲的心聲。

19:00   來片竹子嗎?

這回租居的住處地點雖方便,卻實在太小了,套房式的公寓才二十平方公尺出頭,七坪左右,隔成樓中樓,兩樓之間以簡易的木樓梯連通。還記得頭一回剛住進來,我有點傻眼,這空間也利用得太「極致」了吧。小閣樓面積不到十平方公尺,擺了雙人床、五斗櫃和電視;樓下隔成起居間和浴室,一側牆面有一半被開放式的廚房佔據,容納了兩口老式電爐、微波烤箱、小冰箱、櫥櫃和水槽、流理台;至於烤麵包機和電熱水壺什麼的,不用時得收回櫃裡,否則沒地方擺。

廚房如此逼仄,如果想大張旗鼓地舞刀弄鏟,那可是自找麻煩,因此不想外食時,我多半簡單做個義大利麵,拌盆沙拉,再開瓶酒便成。今晚算比較費工,不過也是用牛油煎舌鰨而己。這種魚肉質細緻,兩面煎到金黄,上桌時撒點鹽花、擠點檸檬就很香。飯後,搬出甜點,是在公園野餐後特地繞了一小段路,到青木定治糕餅(Pâtisserie Sadaharu Aoki)六區分店買來的。我其實對蛋糕之類的甜點,抱持普通的興趣,Aoki結合日本食材、法國傳烘焙手法的糕點是少數的例外,尤其喜歡他的抹茶千層派和以「竹子」(Bamboo)為名的抹茶巧克力蛋糕。每次來巴黎,一定買上幾塊解饞,不然總覺若有所失。有位好友一語驚醒夢中人,說:「妳不是愛Aoki,就只是抹茶控而己嘛。」

嗯,這話對也不對,因為我回台北時,也吃了同樣品牌的同樣糕點,卻沒有像在巴黎時那樣一入口便覺振奮,感到味覺好似又甦醒過來一般。說不上來這到底是什麼原因,或許只是因為在那全然法蘭西的古典華麗氛圍中,抹茶甘中微苦的清新滋味,自香濃的甜酒巧克力奶油味中冉冉浮現,對比如此鮮明,形成某種微妙的張力,可又不至於扞格不入,彷彿在提醒我這個亞洲女子,味蕾沒有騙人,妳,畢竟來自不同的文化,從小接受不同滋味的洗禮,再怎麼投入,這裡始終是妳的異域。

21:30  走至夜深

在巴黎,我們做的最多的事情,除了吃東西、喝咖啡,就是走路了,更精確的講,是漫步──漫無目的地散步。

巴黎的確是個適合走路的城市,不論你已經造訪過多少次,不論你是走在通衢大道、偏街後巷,看到的是深夜還亮著的櫥窗裡最新款的時裝或兩百年前的銀燭台,是尋常人家窗台上的春花,抑或是建築物外牆上促狹幽默的卡通壁畫,巴黎,永遠給人小小的驚喜。當然,還有塞納河,那見證了巴黎千年的滄桑與輝煌、無與倫比的塞納河!旅人來到巴黎,或許可以不爬鐵塔,不參觀羅浮宮,卻該去塞納河邊走走,至少看兩眼河畔風光。只因為,沒有塞納河,就沒有兩千年前那名叫Lutèce的漁村聚落,也就沒有現在的巴黎。

我們一如無數位懷抱著仰慕的心情而來遊客,難以抵擋塞納河的萬種風情。晚飯後,只要天氣不太壞,即便是小雨綿綿,夫妻倆也一定出門,不見得走遠,一定先到河畔走走。仲夏天黑得晚,九點多了,彩霞餘光猶在天際,在只能徒步通行的「藝術橋」(Pont des Arts)上,年輕男女或躺或坐或憑欄而立,有的輕拂吉他,低聲吟唱;有的指天畫地,高談闊論;也有的儷影雙雙,依偎在一起,耳鬢廝磨,眼中沒有別人,只有你我。

凡此種種,都只能教已步入中年的我感嘆,青春果真無敵。就像海明威那膾炙人口的名言:「如果你有幸在年輕時在巴黎生活過,那麼今後不論你到哪裡,巴黎都會一輩子跟著你,因為巴黎是流動的饗宴。」青春正盛時就能來到巴黎,在這美好的夏夜,坐擁塞納河無邊的風情,是多麼幸運的事!

初秋,夜色昏暗,河堤上蒙著薄霜,有人遛著狗經過,耐心地等著狗兒找到某根樹幹,撒泡尿,人和狗再繼續結伴前行。我們一轉身,看到一個孤獨的身影坐在河邊,天涼好個秋,他是在等人嗎?
我們就這樣隨興所至,在巴黎的街道上走著走著,走至夜深,走至人影逐漸稀落,而我們的腳也乏了,再怎麼捨不得巴黎的夜,也不能不暫時與之道別。Bonne nuit, Paris.à demain!晚安,巴黎,明天見!

晚安,巴黎。晚安,塞納河畔的美好時光。天亮了以後,良憶和約伯又要往哪裡前進呢?更多精采內容,都在《從巴黎到巴塞隆納,慢慢走》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4月1日起至2012年4月22日止 

 

【活動辦法


你是居遊者?背包客?還是旅行團員?
從巴黎到巴塞隆納,830公里不遠不近,快一點一個小時,慢一點十幾個小時,或許就能到了。但良憶和約伯兩個人,卻花了二十多天,邊走邊住,邊住邊玩,邊玩邊吃。

順著良憶的文字、約伯的攝影,讓我們看到從巴黎到巴塞隆納不同於一般旅遊書的美景,他們的旅行方式是典型的居遊、慢遊,若你出國旅行,也會希望用這樣的方式嗎?
還是你比較喜歡有計畫的跟團旅行呢?或者你其實想來一趟浪跡天涯的背包客壯遊呢?歡迎你跟我們分享你喜歡的旅行方式!(50字以上)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