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西藏.熱西藏》| 馮偉賢、鄔世雄
  • 讓你貼近魂牽夢縈的神祕雪域,看見這片人間淨土最熱情卻也最清涼的生命視野。

活動方式

這場靈魂淨化的西藏壯旅
讓你貼近魂牽夢縈的神祕雪域,看見這片人間淨土最熱情卻也最清涼的生命視野。

書衣+書腰_正02  

               
一位獲獎逾百的香港知名廣告人,創辦香港本地最大廣告公司,每天在貪瞋癡的世界打滾,然而,他卻同時是虔誠的藏傳佛教修行者……

                  

關於西藏,一個有著冷的熱情的最最之境
也許,在我們生活的這個地球上,就只有這片土地,可以發現這一種熱情,姑且,叫它做,冷的熱情。
一種熱愛生命卻沒有被生命之火炙燒的清涼的熱。
是超越了冷和熱之後的和協統一。

是回歸生和死之前,那周遍的生機和宏淵的愛……

是屬於人間的,卻又不只是人間。

本書文、影相輔,文字精湅充滿感染力,攝影視覺刻入人心,文字透過寫真讓人零距離的感受西藏行旅中的種種,寫真則投過文字的相持,在展演的同時更添意蘊。無論透過文字或是攝影,都讓人對西藏這個神祕之境有另一番不同的感覺。


佛教與西藏的種種,出世與入世的矛盾反差,都以極自然不造作的方式在閱讀的同時滑入觀者的眼底。 如同作者在本書末後記說言,


這是一種,旅遊者的心境,在自己的家鄉也保持著的,一種旅遊者的生活境界。


像清風,吹過一田的繁花,細味著和你接觸的新事新物,
清風過後,一物不留。生活像是在畫一幅畫,是西藏人所說的,在水上畫的一幅畫。




 2.jpg 


馮偉賢(阿西)

香港大學文學院畢業。曾浪遊歐亜,組band,開酒吧,不務正業好幾年後進入廣告圈,七年時間任精英廣告公司Grey advertising 行政創作總監。後和友人創辦Metta communications. 目前是香港最大的本土廣告公司。


阿西的廣告别樹一格,膾炙人口和國內外獲奬作品不計其數。經典作品包括CTI超人、香港寛頻、海洋公園哈佬喂、陽光檸檬茶、Fuji camera浪攝流等等……


另一方面,阿西是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碩士,現修習寧瑪派大圓滿法。


【攝影簡介】


鄔世雄(小黑)


美國East LA College 大學攝影科,1995年成立「Simon photo studio」臺北人像商業攝影,2005年轉戰上海,活躍於兩岸三地。


出身美術專業的小黑,有近20年的人物及商業攝影經驗,曾經服務過眾多知名品牌和藝人。在人物攝影方面,以其獨到的攝影手法和用光方式,履獲好評。


3.jpg


穿越表象的西藏印象
曾錦程(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助理教授)

阿西說:「西藏是主觀的。」誠然,每個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西藏。阿西的,是白色的。我的,是高反差兼高濃度的。
  
我從沒到過西藏,即使在年輕揹背囊闖蕩的日子,也從沒想過要去。可是,西藏卻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在我頭頂上盤旋。是轉出來的,從砵櫃頂爸爸的唱盤上。起章,總是正道的普通話;結章,必然是怪異的星球語。嗓子,大扺是率真的;歌頌,卻無疑是造作的。這就是我的西藏初始印象了,頗高反差的。
  
後來,我在《人民畫報》上正式邂逅了西藏。不久,又在書店的畫冊碰上了。漸漸地,常常在旅遊雜誌和報章副刊見面。當然,偶爾還會在新聞報道裡冷不提防地遇到。

太陽在那裡,如阿西所言,「像沒有移動過一樣」。EV(曝光值)似乎總低幾級,色彩像被烘烤過一樣,煉出來的藍色是濃的,硃紅色是濃的,黃色也是濃的,連白色都濃得化不開,甚至風也是濃重黏稠的。

這個地方,有最神祕的色彩,卻有最剔透的影像;有深邃的智慧,卻有最簡單的生活;有最純淨的笑容,卻有最骯髒的衣服。就這樣,我的西藏印象,得以延續。
  
西藏,本該走一趟的。沒有這樣做,也許是當初爸爸太熱愛西藏的一切了。到了現在,爸爸雖然依舊熱愛西藏,但已敵不過高山症投下來的巨大陰影。這次我卻認同他老人家了。總之,西藏就是擦身而過了。印象就始終停留在那裡,不思進取了。
  
然而,今日拜讀過阿西的文字,忽然慚愧起來。原來,不是太陽沒有移動,也不是印象停滯不前,其實原地踏步的,是自己。
  
阿西似乎有種天生的能力,可領人穿越漫天風沙,來探訪迷失了的人心。他之所以能夠這樣做,也許是不停思索直指人心的道理吧!阿西的廣告作品,每每能穿透僵化的理性教條,和人云亦云的所謂常識,呈現鮮活的人味。這本書,亦反覆印證了這條思路。
  
他寫道:「在西藏,真的有很多事物都違反了我們的常識,要求你以一顆非常開放的心看待之。其實,常識又算什麼呢?和風俗道德一樣,還不只是大眾的習慣而已。」習慣有好有壞,是幫助,也是阻礙,雖然難改,卻未必會一成不變,都在乎人。常識也一樣。
  
「正如狼本來是善良的,可以和人做朋友;蝙蝠也不一定吸血,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吃素的,滿和平的。我們的聯想,經常欺騙我們,很多時候會變成偏見,甚至常識。」留意到了嗎?常識隱然比偏見更差,因為常識是會披上羊皮的。
  
穿越表象,帶出反思,阿西說:「與其說是神祕的習俗,不如說是習俗的神祕吧。習俗的神祕力量,一直支配著我們,是誰在不知不覺中設定習俗?是誰一直在教我們如何生活?教我們吃什麼、穿什麼、喜歡什麼、憎恨什麼……。似乎,我們並不真的太自由。」
  
又說:「偶爾當我們在欲望的沙塵暴中,被吹得看不見身在何處時,問一問這個問題:『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嗎?』也許會幫助我們撥開風沙,再看見自己也說不定。」
  
最精彩的是這樣一個描述:「骯髒和神聖,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概念,兩極的感覺。不過,骯髒和神聖,有一個共通點:蔑視世俗。最起碼,不太理會。不理會自我形象、潮流品牌、別人目光,有的是心中的廟宇和篤定的眼神。在磕長頭的朝聖者身上,我看見了骯髒,也看見了神聖。」

說的也是,原來穿越了表層概念,就算是南轅北轍,甚至矛盾東西,都可以有個共通處,甚至合一。
  
阿西不喜歡落入俗套,或迷惑於常識,我相信他骨子裡,是蔑視世俗的。然而,我又必須澄清:他肯定又不是憤世嫉俗的。這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狀況呢?我想,就正如他的創作心法吧:既要切題,又要離題。
  
他是個廣告創作人,也是個大圓滿佛法的修行者,用他自己的說話:「也許,一個創作人和一個修行者都需要一份抽離的熱情,一種熱情的冷。一方面要比任何人都更熱愛世間,卻又不被概念的執著監獄困著,失去了自在。這是一種旅遊者的心境,在自己家鄉也保持著的一種旅遊者的生活境界。像清風,吹過一田的繁花,細味著和你接觸的新事新物,清風過後,一物不留。」
  
瀟灑得很!如果阿西有聶風那一身造型,肯定有更多的粉絲。誰料這是個高六呎、重兩百磅的大塊頭,活像個丐幫幫主,披頭散髮,皮膚白不到哪去,一身斑駁拼湊的粗布麻衣,闊袍大袖,混在西藏人裡,外觀、內心都有極高的同質性……如此身段,卻好像很輕盈灑脫地遊歷遍人間,到過無數勝景,搞過酒吧,夾過band(組樂隊),曉藏語,懂日文,做過不可勝數的出色廣告,也有一間響噹噹的廣告公司,夠人羨慕的了。

假如要進一步攀比他思想裡的遊歷,恐怕有不少人會像人生還未起步,尚在娘胎,當中包括我。
  
人家一趟西藏遊,便形而下又再形而上,瀟灑走了一回;而我,還待在印象之中,還推說西藏這個印象,一動也不動,豈不慚愧?
  
突然間,很想去一趟知性旅行。也許是西藏,也許不是。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次人生的旅行。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6月27日起至2012年7月18日止 

 

【活動辦法

 

西藏,是許多旅人夢想這輩子一定要造訪的聖境!如果你尚未去過西藏,你對於西藏的想像是什麼?會對西藏哪些文化民情特別好奇呢?如果你已經去過西藏,它讓你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是什麼呢?

請寫下你的想法,就有機會獲得商周出版《冷西藏.熱西藏》一本!(共五個名額)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