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笳(上、下卷)》| Leidewen
  • 三國最傳奇的一代才女;歷史,原來跟我們想的不一樣!歷史造就了「蔡文姬」;還是「她」造就了歷史?

活動方式

三國最傳奇的一代才女;歷史,原來跟我們想的不一樣!歷史造就了「蔡文姬」;還是「她」造就了歷史?


    胡笳(上卷)文姬異世重生   胡笳(下卷)文姬歸漢   
(上下冊一起贈送喔)                      


網友強力推薦
這本書最有趣的就是賦予各種軼聞新解(如:蔡邕的焦尾琴和文姬聽音辨琴的典故),全書基本上按著所知的史料走,但過程與因果卻大不相同。另外,女主從小伴在身邊的董祀很萌,而衛仲道也很吸引人。  (—網友‧Jessica)

歷史上說文姬三嫁,本來以為本文會是BE(悲劇),但在作者巧手改造下,變成了HAPPY ENDING的甜文,一定要看到結局,非常令人驚喜,佩服作者的寫作功力。   (-網友‧貓兒)

三個男主角,各有特色,很令人揪心哪,不過閱讀時要小心別站錯隊!    (-網友‧kathy)

女主本身個性清冷而且獨善其身的,前世只想當米蟲,穿越後也只想過好日子,於是因為這一點曾被陰間陸判還有她老爸蔡邕罵沒有風骨。但也就因為這種個性,所以才沒有被亂世的顛沛流離和困境擊倒,是篇兼具愛情滋味與淡淡勵志的難得好文。    (-網友‧菲奧娜)

哪裡不穿,竟穿到亂世,而且還是蔡文姬這樣的悲情女主身上!不過,幸好這部小說卻把她的一生凹回幸福很多,多數章節是甜的或者有抱負的,不過也有些章節會很 好哭,讀這本書,會有種做雲霄飛車的感覺,一會兒哭,一會兒笑,非常精采的一部歷史穿越小說。  (-網友‧Drft)


「對,胡笳。我要聽妳快樂地彈!」

「琰兒,什麼時候都別哭,要笑!」

用眼淚譜上的曲調,盡是人世間的心酸與苦澀。出嫁的路上,一曲胡笳,淒楚的音韻,彷彿亂世女子無法自主的悲劇縮影。

這是一個發生在亂世的故事。她帶著前世記憶轉世到名為「東漢」的時空,為了不想被歷史的巨輪碾碎、為了避開似乎即將臨身的悲劇,她鎮日不語、孜孜不倦地抄錄父親的藏書、研究紡織、畫出器械……

她六歲聽音辨律,博學廣識,被譽為不世出的才女,卻冷心冷情、對自己之外的人事物毫不關心,日夜被無以名狀的恐慌追趕,即使是溫厚的父親、精明的母親和開朗的姊姊都無法讓她心安。

直到十四歲那年嫁入衛家;夫君對她說「別擔心,萬事有我」。

這個跟她一樣寡言少語,鎮日捧書研讀的青年,信誓旦旦地說過要讓她安心。對她說,即使是悲苦的樂曲,也能演奏出愉悅的意境,不管面對什麼樣的困境,都要笑……

那是,她一生中最快樂的一年。
那是,她彷彿愛了一輩子的人。


 2.jpg  

作者/ Leidewen 

Leidewen,典型巨蟹座宅女,唯一的運動就是手指在鍵盤上飛舞,任大腦在天空胡亂奔騰。於是寫字就成了她興趣、愛好,並且成為第二職業。
她熱愛從歷史中尋找漏洞,卻凡事不求甚解;她喜歡把電視頻道定在新聞,聽著各式各樣的陰謀陽謀,自己在生活中卻既不敏於行,也十分訥於言;她喜歡看美好的風光片,卻從不敢自己獨自走出去真實的看看世界;她愛美食,卻吃不了許多;她喜歡看熱鬧,卻十分地怕麻煩……這就是leidewen,十分笨拙的小P。

繪者/管育伶

阿管 |  A-Kuan


3.jpg


【上卷  文姬異世重生】


王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竟然也有死亡的一天!當然,她不是以為自己會長生不老,可是三十歲,雖然不算風華正茂至少也是年輕有為吧!怎麼就這麼死了?更糗的是死因竟然是因為換燈泡,一時沒站穩摔下來而已。拜託,那梯子才三步,又不是三樓,怎麼就這麼死了?

王炎的靈魂就在肉身旁邊轉來轉去,完全沒法接受。她看得很仔細,身體一點傷痕都沒,這也太詭異了吧?試了半天也沒能像鬼片那樣回到肉體,她是獨居,該不會過幾天屍體爛了都沒人知道?也許不會,她不去上班總該有人來找吧?她正胡思亂想,一個聲音在背後響起。

「小姐,妳看了十分鐘了。」
王炎猛地回頭,家裡怎會有別人?何況自己已經是鬼了。牛頭、馬面?看著不太像,現在陰間也改革了?都穿阿曼尼了?

「王炎小姐,我們是陰間事務管理局,特別司行動主任,敝姓牛,他姓馬,我們來請您回去協助調查,您的任何言辭都將留下紀錄,如果我是您,會選擇省點力氣,直接跟我們的陸審判長說。」那位牛頭先生很有禮貌地說了一通。

「那個,問個問題,我能請律師嗎?我能回來嗎?」這兩位怎麼看都像是在演電視連續劇。這是做夢嗎?王炎想擰自己一下,可是手指卻穿過臉頰,再看看腳下躺倒的肉身,於是搖頭假笑,看著很時尚的牛頭馬面。

「呵呵,您真幽默!」馬面先生看來和善,跟著假笑一下,隨即遞給她一個資料夾,裡面有幾張A4的影印紙,上面有自己的名字、籍貫、年齡、婚姻狀況、民族……切!連政治傾向都寫上,真虧了他們。

「如果您確定無誤,麻煩簽個字。」王炎還在看,馬面先生指指中間夾的那支筆,示意她把程序走完。
王炎有些怒了,資料夾上竟然放了中性筆,不該是狼毫嗎?

「本來幾千年來都用毛筆,只是近十多年來,隨著文化素質下降,就算給鋼筆都沒幾個會寫字,竟然還有人要求我們提供電腦好讓他們打字列印。為了與時俱進才採用這種價廉物美的方法。您要是不會寫,我們也接受捺指印的方式。」馬面看到王炎的怒容,不待她說,便慢條斯理地解釋,還貼心地遞出一方印泥。

王炎很帥氣地簽上自己的名字,把筆扔給馬面,她絕對不接受文盲的暗示。

馬面仔細看看簽名,確定無誤之後,笑顏逐開地跟牛頭點點頭。牛頭酷酷地把鎖鏈繞在王炎的脖子上,一點時間也沒浪費。
王炎知道自己衝動之下,給了他們帶自己離開的依據。不過王炎奇怪的是,自己的手都會穿過臉頰了,為什麼這麼粗的鎖鏈卻穿不過?

閻羅殿蓋得像101大樓,王炎也不覺得奇怪了,只是想想這些年來給老爹燒的紙錢就覺得有點冤,看來這些年白燒了。看著人群穿梭,感覺一切如夢中,自己在做夢嗎?這是冥界?還是香港?

即使陸判看上去像個政府機構的發言人,王炎也能淡然處之了,剛剛一路上已經想過,自己雖不算好人,可是百分百不是壞人,所以她一點也不怕會打到什麼地獄去。再說看看這兒,一切還挺不錯的,就在這兒混吃等死,不對,混吃等生也不錯。

「妳就是仨兒?」陸判看了文件很納悶地看著她。王炎有點發愣,仨兒是父母對她的暱稱,已經多年沒人叫過了。
「妳老爹在這兒多年,跟我是朋友。」陸判淡然解釋了一下。

王炎馬上振奮精神,她對老爹的交際手腕向來信心百倍,這麼些年了,還有人打電話到她家找,不肯相信他早已離世。這位肯當著她面承認他和老爹是朋友,想來老爹在冥界混得挺不錯,自己又可以跟著老爹混了,太好了!這算是王炎來到冥界聽到最好的消息。

「老爹呢?我能見他嗎?」
「他成仙了,妳找不到他的。」陸判看王炎的眼神柔和了一些,語氣也沒有剛剛生硬。

王炎失望了,原來還是見不到!是啊,這麼些年了,本就沒想能再見。一點點失落之後,王炎再次振奮精神,諂媚地對陸判笑道,「陸叔叔,我上輩子沒幹什麼壞事吧!」
「跟妳爸說的一樣,逮到機會就得寸進尺。」陸判聽到那聲「叔叔」就打個寒戰,無可奈何地看著這個小人兒。自己多少歲了?被她叫叔叔,只因為是她父親的朋友?
「這是我的優點!」王炎大言不慚。

陸判哼了一聲,看看資料夾,想了一下,「我剛看過了,妳呢,除了油嘴滑舌、不學無術、好吃懶做之外,幾乎沒做什麼壞事。」
王炎其實很想反駁,那三個詞的確不算褒,但想想還算中肯,還是老實聽著吧。態度要端正,自己能不能繼續混下去還得靠這位「叔叔」罩呢。

「沒話說?」
「我正認真聽您教誨呢!」王炎一面陪笑,最終還是忍不住,「那個、陸叔叔,我是好人,我常常給老先生、老太太讓座,我也扶瞎子過馬路,還有,我很善良,看到螞蟻
都繞路。每年都有去廟裡拜拜,對了,還有,我抄過金剛經的……」

陸判無言地看著王炎,能把自己做過的好事這麼說出來,就證明這人真沒做過什麼好事。人家的資料夾厚厚一疊,不論壞事好事總能寫出幾條,可是這位呢?白白的兩頁,無論壞事好事,什麼都沒有,普通到這地步也真虧了她。

「我能上天堂嗎?」
「不能!」陸判搖頭。

王炎嘆息一聲,雖然現實殘酷,倒也不怎麼失落,如果她這樣的傢伙都能上天堂,這世間真沒指望了。

「我也不至於下地獄吧!」想想這應該不可能,卻不得不問一聲。
「當然!」陸判善良地點了點頭。

王炎也不太安慰,但至少安心。坐下拚命想著佛經好像有說,如果不是天堂和地獄,剩下的就是無限輪迴之苦——說白了就是要投胎。

「雖然平凡,妳倒確實像妳爸說的聰明。」陸判笑了,似乎已經看到王炎的思維。
「是啊,我爸常說我聰明。」王炎笑笑,說這句不是得意,而是敷衍。在王炎心目中,聰明是靠不住的,她從不相信。
「妳對哪段歷史熟?」陸判決定言歸正轉。
「投胎去古代?穿越?」王炎傻眼了,這也成?

陸判微微一笑,沒有正面回答:「這嘛,總不可能無限前進,對不對?妳哪段歷史比較熟?」
「康熙,我有看過二月河的書,乾隆那本我沒看,所以別去那朝!」王炎期待地看著陸判,他卻在檔案上寫了什麼。
「最差的呢?」
「歷史嗎?都挺差,您不會把我弄到史前吧!那個,我爸跟您關係不錯,您怎麼說也得罩罩我吧!」

「我是跟妳上輩子的老爹關係不錯,基本上,到了這兒就和上輩子沒什麼關係。如果不是和他關係不錯,我也不會跟妳說這麼多廢話。」陸判看來打算公事公辦。

「別啊!好,我不挑,那個,您總得安排個混吃等死,跟這輩子差不多才好啊!我要求真的不高,有個好老爹,吃穿不愁,還有別像這輩子摔個跟頭就死了。」王炎可不敢真的得罪陸判,人家大筆一揮,事關自己下輩子的幸福與否。

「白開水一樣的日子妳還想繼續過下去?」兩張A4紙就能概括的人生,她竟然還想過下去?如果是他早撞十次八次牆了,這樣活著跟死有什麼區別?

「不行嗎?我是平凡人,這世上最多的不就是平凡人?我是那種不愁吃喝,沒事還能玩玩投資的平凡人,這是很幸福的事。」王炎認真地看著陸判,她對自己活得這麼通透很得意,可不是誰都能像她這麼無欲無求。

「平凡不代表無用。基本上,妳上輩子就沒做過一件對別人、對社會有幫助的事,妳也沒有做過任何選擇,就像蒙上了眼睛一路走到底,什麼東西都不看。那妳活著跟死了有什麼區別?妳對別人無情,其實妳對自己更無情!」

「世上最多的不就是我這種人?」王炎不怎麼喜歡聽這話,總覺得太自以為是。第一次見面就拿長輩身分壓人,這讓一直平順的王炎覺得不太舒服。

「不是!真正的平凡人有喜怒哀樂,他們與人來往的同時就會產生抉擇,可是妳不是。妳看似在跟人往來,可是從不因為別人改變。妳其實誰的話都不聽,妳與這個世界一直保持著距離。」陸判自然知道王炎不開心,但既然讓她叫了一聲叔叔,說她幾句又如何?

王炎不說話了,常掛在臉上的笑容也不見了。陸判也不再多說,他看過的人生已經夠多,卻沒看過這麼頹廢的。這就是老王心愛的女兒,天天掛在嘴上說個不停的老三?知道她竟然這麼短壽,老王當時很傷心,陸判也有過前世,也有心愛的女兒,他理解老王的傷感。可是現在看看,老王心愛的女兒似乎在老王離開後就變了個人。是因為老王離開得太早,還是因為什麼原因?他不願多想,反正她要投胎了,一切重新開始,希望她能改掉這個個性。

「看在妳老爹的面子上,既然知道妳吃不了苦,自也不會讓妳投到窮人家。但妳的人生絕不會像這一世這麼平順,好好感受一下人生,不要以為什麼事都理所當然。」陸判似乎做了決定。

「哪?」王炎還想做垂死掙扎,看陸判這樣也知道,自己下輩子只怕充滿挑戰,唉!看來叔叔也不好認,要是不認識老爹,會不會對自己好一點?憑什麼老爹交的朋友就能左右自己的人生?

「去了就知道,小馬,帶她去消除記憶司。」陸判蓋上章,按了桌上的鈴,馬面先生進來笑瞇瞇地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消除記憶就是孟婆了?王炎倒是想看所謂的奈何橋長怎樣。可惜還是讓王炎失望了,就是一間普通的辦公室,而孟婆是個看上去很有女人味的中年女子。淡紅的套裝、長長的黑髮盤了一個優雅的髻,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意。王炎很喜歡優雅的女性,看到她便覺得舒服。

「笑得真甜,像妳老爸說的,最甜的就是妳了。」孟婆竟然也認識老爹?看來老爹還真吃得開。
「真的?我爸在這兒真的這麼好人緣?」王炎不再驚喜,希望他跟這位孟婆是真的聊得來,別像陸判那樣給自己好看就好。

「嗯,他人緣是好,在這兒工作了一段時間,已經升職了。給妳!」孟婆笑瞇瞇地遞給她一顆丸藥。
「不該是湯嗎?」王炎看著白白的藥丸,天知道她最恨吃西藥了,她有藥丸障礙,是吞不進的。
「知道妳吃不進,給妳一杯水。」孟婆笑笑,轉頭給她倒水。

王炎苦笑地看著那顆藥丸,既然跟老爹熟就該知道,就算有水她也吃不進。她吃藥跟嬰兒一樣,要磨成粉化開吃,可是那樣的藥就更難吃。所以後來王炎成了中醫忠實的擁護者,寧可吃中藥湯也不吃西藥粉。趁孟婆轉身的工夫她便把藥扔出去,這是她常幹的事,做得很流暢。等孟婆回過身來,王炎早就完成一系列的動作,接過水喝了一大口,當做已經吃了。

「妳過去就成了。」孟婆笑了笑,指指邊上的一個門。
「謝謝!」看來這位真不錯,老爹總算給她謀了點福利。

「妳爸爸說,妳聰明,但總以為自己能騙過所有人。其實大家都知道,只是因為疼妳所以不拆穿罷了。」孟婆送她到門口時似乎漫不經心地說道。王炎來不及說什麼,門就開了,一陣旋風把她捲了進去。

現在王炎知道了為什麼要有孟婆湯,前世的記憶怎能留到後世?即使小小的殘存都是對今生的阻礙。不然陸判也不會問自己熟悉哪個朝代,並不是怕她改變歷史,其實是出於對她的愛護,怕萬一記憶殘留,會產生很多不必要的困惑與無奈。挑也要挑她最不熟悉的地方,越是這樣,她才能適應得更好。

可是陸判不知道王炎會把藥扔了,更不知道王炎所說的「不熟」是指若按編年史來記,她一定不熟。就算是歷史學家也有自己的專業領域,如果不是特別研究的那段,誰敢說熟?

王炎的工作其實很閒,所以上班最大的樂趣就是在網上看各式各樣的原創小說!看那些調侃歷史的書總讓她很高興,然後常常會想,如果歷史是這樣,會不會更好?其實她也明白,跳開史書,這些書裡寫的其實都只是作者眼中的歷史,但不論如何,這些東西現在全成了王炎的負累。

比如說,睜開眼睛看著這一世的父母,卻怎麼也產生不了依戀之情。她心目中的父母還是前一世的王家二老,即使他們早就成灰。再者,有前生三十歲的經歷,卻只有嬰兒的身體,這對她這個什麼都強調獨立自主的人來說,實在既殘酷又尷尬!

看人給自己換尿布,讓王炎覺得無地自容;而乳母和傭人不把自己當人一般地恣意擺弄,趁著這一世的父母不注意還會擰自己幾下,她有口卻不能言!更可怕的是,沒人當她是人,在她的耳邊充斥著各種傳言,東家的大奶奶、西邊的小少爺,還有自己所謂的父母各式笑話,不管真假全灌進她的小耳朵裡,完全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想聽。她只能用哭喊的方式發洩。於是她有了新的花名:愛哭鬼!

王炎深刻反省之後的結論是:看來壞的人(或者鬼)其實挺不錯,比如陸判!看來好的其實很壞,比如孟婆。

她後悔了,她應該把那顆藥咬碎硬吃下去,孟婆一定知道她的小把戲,老爹當年都知道,怎會不告訴孟婆?她真愚蠢,怎會在神仙面前自作聰明?!而孟婆給了她最最殘酷的懲罰,讓她帶著前世的記憶來到這世,她現在最常想的,就是如果讓她重選一次,她一定吃下去,有可能的話,她要兩顆!

她現在嚴重懷疑孟婆暗戀老爹,要真的疼她,拚死也該把藥灌進她嘴裡!想當年她感冒了不肯吃藥,媽媽可是把藥化在薑茶裡餵她喝的。她決定咒她生生世世孤獨地給人吃藥!當然她也不怎麼感激陸判,竟然大筆一揮把她弄到東漢,而她這世的父親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蔡邕,著名的焦尾琴故事的男主角。

話說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蔡邕大人為了躲避賜官,抱著琴逃出京城。然後在一間小客棧裡等飯吃時,聽到隔壁農婦燒飯的柴聲有異,衝過去才看到農婦灶下是根上好的梧桐木,於是重金買下,精心製了一把琴,就是後世傳說中的焦尾琴。

王炎當年看故事時還小,沒當一回事,後來聽到朋友給孩子講這個故事,故事背景雖有些不同,但是大意不變,王炎就坐下來一一批駁。

一,如果蔡邕當初是抱著琴倉皇出逃,身上就不會帶很多錢,所以,重金什麼的就不可信。
二,雖然她沒看過古代的灶,可是不至於連古琴的大小都不知道。那得要多大一塊木頭?農婦是傻子嗎?抱著一根原木去當柴燒?

她實在不是多事的人,只是不能看著國家幼苗被爛故事毒害,一點常識也沒有。可惜那孩子不領情,聽完了還怒視王炎,可能覺得王炎不夠浪漫;朋友也覺得不舒服,大概是嫌她多事。從此王炎就覺得孩子真不可愛,怎麼這點真話都不願聽?

現在報應來了,自己批駁過的笨傢伙成了這世的老爹!但她往好處一想,那傢伙雖然笨,但看來真是貴族,單看照顧自己的人數,排場還真不小。所以陸判沒騙她,讓她投生到富貴之家,更好的是,王炎熟知的歷史其實是由一個個人物組成的,因為喜歡一個人物,便會順帶看看那段歷史。

而東漢這一塊,王炎知道的只有三國那一段。現在想想好像東漢是東漢,三國是三國。所以蔡邕應該屬於東漢末年,她知道焦尾琴就不錯了,這讓王炎既安慰又有點焦躁——安慰在她不會是「先知」,所以她不會過得太清楚。但同時也焦躁地不斷自問,陸判不會讓自己變成名人吧?每每想到這兒,她便暗暗下定決心,此生絕不再像上一世那樣油嘴滑舌、不學無術、好吃懶做!自己這世這麼倒楣多少也是因此而起,她絕不再犯。

「老爺,這孩子是不是有問題,妾就沒看過她笑呢?」王炎這世的生母抱著她給蔡邕看。

這是蔡夫人生的第二個女兒,雖然蔡邕一個勁地說他喜歡女兒,可是她心裡多少有些不自在,沒兒子的女人在大家族裡實在受氣,只能抓緊自己的老公,讓他永遠堅定不移地站在身邊,沒事就把蔡邕叫到跟前藉著孩子聯絡感情。

事實上她也真覺得有點怪,幾個月了,這孩子除了哭之外竟然一次也沒笑過,怎麼逗她都不笑。而且她哭起來也很怪,連一滴眼淚都沒有,只是拚命乾嚎,在她看來更像是憤怒的吼叫。

「哪有,這是孩子聰明,妳想想,傻子都愛笑,女兒像夫人,天賦異稟。」蔡邕堅定不移地向夫人保證道。

王炎無奈,這些日子她看清楚了,蔡邕是典型的「妻管嚴」,蔡夫人說東他不敢往西,夫人說太陽是從西邊出來,蔡邕絕不敢說那是東邊。現在蔡夫人說孩子不對勁,他怎麼敢說是,那是夫人親生的,不好也只有夫人能說,自己敢這麼說就是找死。

蔡夫人笑了,輕輕搖搖懷裡的孩子,嗔怪地瞟了丈夫一眼,「真是,跟老爺說正經的,老爺也不正經點。」

兩人眉目傳情,你儂我儂,王炎閉上眼睛,「非禮勿言,非禮勿視」她還是知道的,兩口子關係好干她屁事,不過身為嫡女倒是很幸運,日子總是比庶出的好過許多。所以她安靜地閉著眼,不去打擾他們。

「老爺,孩子是不是要取名了?」都快睡著時,蔡夫人終於想起找蔡邕什麼事了。王炎馬上睜開眼睛,是啊,自己的名字,總得關心一下,總得知道自己是誰啊。

「是,是!」蔡邕忙坐直身子,撫了撫自己的鬍子,清清嗓子。在王炎看來,這就表示他根本沒想過。只是夫人問起了才臨時抱佛腳。想想也是,又不是兒子,這種態度在古代也算正常。

「是什麼?您不是還沒想好吧?」蔡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燈,馬上怒了。

「當然不是,是想太多,一時拿不定主意用哪個。」蔡邕嚇得跳了起來,打躬作揖讓王炎很不屑,怎麼可能怕成這樣?這位做琴的師傅真沒多少見識。

「夫人覺得『琰』如何?玉上之美色,再說這孩子五行缺火,此字正好屬火,與圭兒也相配。」蔡邕略一思索,便有了主意。到一邊寫上大大的琰字給夫人看。因為長女叫蔡圭,「圭琰」是指玉器的頂端,而且一聽就知道她們是親姊妹。

王炎看看,琰跟炎倒也能湊上,還把自己前世的名和姓合在一塊,可以接受。她笑了起來,夫人本在思索,不料一直不笑的女兒竟然在這時笑顏逐開,便驚喜起來。

「老爺,女兒喜歡呢!那就叫琰兒吧!」夫人一錘定音。
「琰兒聽著像男孩,不如字昭姬吧!」蔡邕馬上得意起來,為自己的急才自傲不已,趁勝追擊。

王炎恨不能踹蔡邕一腳,昭姬,招雞?還嫖客呢!再次尖叫起來,又叫又扭。夫人差點失手讓她從手裡摔出去。

「她該不是聽得懂吧?」蔡邕捏著耳朵,不止一次聽到女兒這麼嚎,每次都想捂住耳朵,可是當著夫人的面,又不太敢。看那孩子的表情,他不禁有些狐疑,照說這麼點大的孩子不該聽得懂啊。

「看您說的,想是煩了,想起來轉轉!」蔡夫人才沒那麼想,她又不是第一次當娘,招來乳母,讓她們抱著王炎搖晃起來,邊遞孩子邊說,「昭字也不錯,昭如日月,就叫昭姬吧!」

於是在王炎反對無效的情況下,有了這世的新名字。名蔡琰,字昭姬,於是她又哭了一整晚!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7月23日起至2012年8月12日止 

 

【活動辦法


中國歷代總是動盪不安的時代居多但是也因為動盪所以有特別多出色的人物跟故事如果今天你要穿越成為一個過去的人物,你會選擇誰?為甚麼呢?

留言並貼上分享貼紙就有機會獲得贈書跟精美書籤囉

胡笳BANNER  <a href="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2016" target="_blank"><img src="
http://www.cite.com.tw/act/popup/BANNER.jpg" alt="《胡茄》" width="160" height="226" border="0" /></a>

請勿抄襲、複製其他使用者的回覆內容,若經小編發現或是user檢舉後確認無誤,將永久取消贈書活動得獎資格

為了更快讓大家得到贈書記得要在留下迴響的時候確認自己的痞客邦會員資料有沒有填寫確實喔!

 

【活動獎項】

《胡笳(上下卷)》各一冊,共3名得獎者與精美書籤

105x145                        

胡笳贈品書籤產品示意圖_下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