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恆之王:亞瑟王傳奇》 | 特倫斯.韓伯瑞.懷特
  • 沒讀過亞瑟王,別說你是奇幻讀者!慶祝繆思十週年,首刷限量精裝典藏版!

活動方式

沒讀過亞瑟王,別說你是奇幻讀者!慶祝繆思十週年,首刷限量精裝典藏版!

  (繆思)永恆之王:亞瑟王傳奇立體書-72dpi        

    

Jo-Jo 傻呼嚕同盟
林美香 政治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楊明蒼 臺大外文系教授
膝關節 影評人
譚光磊 版權經紀人
X教授、萬磁王 愛不釋手推薦

他拔出石中劍,以騎士精神打造卡美洛王朝;他是永垂不朽的傳說──亞瑟王。

他不是一位浪漫的英雄,而是一個盡其所能把事情做到最好的凡人;他不是騎士精神的領袖,而是個不斷思考的孩子,試圖忠於他那位古怪魔法導師;他不是英格蘭王亞瑟,而是個孤獨的人,在命運的齒牙之間,付出大半輩子的時間戴著王冠。

身兼學者和作家的懷特,爬梳無數詩歌、散文及史料,改編十五世紀起即為經典的《亞瑟之死》,以前所未見的博學觀點,完整還原亞瑟王及圓桌武士的故事細節;亦人亦神的英格蘭之王,在研究者的犀利和小說家的細膩中,褪下傳奇的軀殼,找回最平凡的肉身。
暱稱為「小瓦」的亞瑟,遇上不合時宜的巫師梅林,無意間拔出石中劍,成為一介被卡美洛王朝壓得喘不過氣的凡人。他見證騎士精神的誕生與破滅、信仰的建立和背棄、國家的認同與游離、人性的至情與背叛,試圖力挽狂瀾,卻終究失敗,為後世交織出一齣不朽、壯麗的史詩悲劇。



本書共分四部:
第一部 石中劍
描述亞瑟王少年時代到成為國王的故事。亞瑟是艾克特爵士的養子,和爵士的嫡子,也是爵位繼承人凱伊一塊兒長大。故事始於艾克特爵士想幫凱伊和亞瑟找位家庭教師,某日凱伊和亞瑟出遊放鷹時,凱伊無法控制獵鷹而讓牠飛走。凱伊逕自回家,亞瑟去尋獵鷹,因而巧遇魔法師梅林,梅林便成為他的家教,開始輔佐他走向英倫霸主的生涯。書中詳細描繪亞瑟的生活方式和成長過程,人物刻畫生動有趣,幽默橫溢,使得這段故事成為亞瑟王悲壯的一生中最為輕鬆歡樂的一段趣事。

第二部 空暗女王
 描述亞瑟拔出石中劍,繼承烏瑟.潘卓根成為英格蘭國王後,東征西討統一英倫三島的過程;以及亞瑟王同母異父姊姊摩高絲的野心。
  若說「石中劍」是輕鬆有趣的少年成長冒險,那麼從「空暗女王」開始,亞瑟王的傳奇就轉為壯麗恢弘,但也逐步邁向黑暗毀滅的命運。亞瑟王雖然希望建立和平國度,以高尚的「騎士精神」約束貴族,但宏大的理想與盲目的仇恨衝突之下,悲劇隱然形成。
  
第三部 殘缺騎士
亞瑟王即位為英格蘭王、統一英倫三島之後的太平盛世中,圓桌武士與騎士精神歷經興起與墮落、追尋聖杯的意義與過程,以及藍斯洛、亞瑟王、桂妮薇之間的愛與悲。
藍斯洛身為最受亞瑟王信任的圓桌武士成員,為何懷特卻送給他「殘缺」的稱號?圓桌武士所遵奉的騎士精神,為何反而會導向悲劇?法師梅林的先知卓見,能夠拯救亞瑟王嗎?母儀天下的桂妮薇王后又懷著什麼不為人知的傷痛?一生光明磊落的亞瑟王如何面對他過往失足的後果?
在宏大的理想與盲目的仇恨衝突之下,悲劇的主題旋律於焉響起。 

第四部 風中燭
騎士藍斯洛與王后桂妮薇之間的背德戀情,終在卡美洛王朝掀起不安的波濤;亞瑟王私生之子莫桀的陰謀野心至此顯露無遺。猶如光與暗的亞瑟王與莫桀,這段命定的悲劇會如何結束?和平繁榮的卡美洛王朝會就此走向衰亡之途?洞悉一切的梅林為何無法力挽狂瀾?

重要事件    

‧亞瑟王傳奇是中古歐洲文學的瑰寶,在西方流傳之廣,僅次於《聖經》和莎士比亞。亞瑟王傳奇包含了騎士精神、英雄冒險、神話傳說與魔法,以及歷史的壯美,影響了整個歐洲的人文素養,也成為小說家最愛的改編題材之一,堪與希羅神話媲美。

‧本書是當今全世界最熟悉的現代英語版亞瑟王傳奇。

‧以亞瑟王故事為藍本的電影層出不窮,從早期的《鳳宮劫美錄》(Camelot)到史恩‧康納來與李察‧基爾合演的《第一武士》、克里夫‧歐文和綺拉‧奈特莉主演的《亞瑟王》,還有迪士尼動畫片《石中劍》,BBC的影集《少年魔法師梅林》,甚至如日本有名動畫《Fate/0》、SLG遊戲《亞瑟王》都可說是家喻戶曉。

‧亞瑟王、法師梅林、石中劍、圓桌武士藍斯洛、追尋聖杯等傳奇,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故事,高尚的騎士精神也因而深植人心。

得獎與推薦記錄    《永恆之王》是懷特流傳後世的不朽傑作,此書時而滑稽,時而瀰漫悲劇氣息;既似鬧劇卻又浪漫。懷特將生命完全傾注於書中,他史料考據嚴謹,故事卻極度時空錯亂,鎔鑄成極為殊異的亞瑟王文學閱讀經驗。│譚光磊 版權經紀人

熟悉現代書體快速筆觸的人,現在回來看T•H•懷特的文體,倒讓人覺得閱讀處於一種緩和而優雅的想像。「永恆之王」讓讀者處於中世紀的神話想像,故事裡書寫英雄們的悲劇及情感障礙,都充滿作者精於布局的寫作技巧,非常值得反覆閱讀咀嚼,讓人神遊中世紀的恣意宇宙。│膝關節 影評人

懷特恢弘的亞瑟王小說讓我笑、讓我哭,我用我的整個生命熱愛它!│娥蘇拉‧勒瑰恩



 2.jpg     


特倫斯.韓伯瑞.懷特Terence Hanbury White, 1906-1964

英國作家。生於印度孟買,後回英國定居,專事研究寫作。鄉間生活傳記《吾身屬英格蘭》(England Have My Bones, 1936)一書,奠定了他在文壇的名聲。之後,他投入研究亞瑟王傳奇,因而有《永恆之王》(The Once And Future King)的誕生,也成為他創作上另一個重要里程碑。

懷特喜愛隱居鄉間,遠離塵囂。平日除了寫作,便是從事打獵、釣魚等休閒娛樂,也喜歡豢養寵物。1964年他自美國返家時,在航往希臘的船上過世,享年59歲。他除了小說,還留下大量短篇故事和詩。


3.jpg 

    

第一部 石中劍

第十三章
雖然百般不願意,小病人亞瑟還是被關進房裡,囚禁了整整三天。除了就寢時間凱伊會進來,他都是獨自一人。梅林得趁保姆忙於洗衣的時候,從門外扯開喉嚨進行矯育。
  只有螞蟻窩可供他解悶。那是他初訪梅林的林中小屋時帶回來的,蓋在兩只玻璃盤之間。
  他可憐兮兮地從門下方嚎叫:「您行行好,趁我現在被關起來,把我變成什麼東西吧?」
  「我不能透過鑰匙孔施法。」
  「透過什麼?」
  「鑰──匙──孔!」
  「噢!」
  「你還在嗎?」
  「在。」
  「什麼?」
  「什麼?」
  「喊來喊去的真煩人!」魔法師氣急敗壞地說,跺腳踩著他的帽子。「叫卡斯特和波魯克斯……等等,我可不要再來一次。老天保佑我的血壓……」
  「您可以把我變成螞蟻嗎?」
  「變成什麼?」
  「變──成──螞──蟻!只要施個小法術就行了,對不對?可以透過鑰匙孔吧?」
  「我覺得這不大妥當。」
  「為什麼?」
  「因為牠們很危險。」
  「你可以用你的『真知灼見』看著嘛,如果大事不妙,再把我變回來。拜託把我變成什麼動物吧,不然我腦袋要出毛病了。」
  「好孩子,這些螞蟻可不是咱們的諾曼種,牠們是從非洲海岸來的,好戰得很。」
  「我不懂好戰是什麼意思。」
  門後沉寂了好一段時間。
  「嗯,」最後梅林說:「現在就讓你接受這種教育,實在太早了。但是你遲早要碰上。我想想,你那兒是不是有兩個螞蟻窩?」
  「這裡有兩組玻璃盤子。」
  「從地上拿一根藺草【注1】,放在兩個窩中間,像一座橋一樣。放好了嗎?」
  「放好了。」

  他所在之處看起來像一片巨石林立的曠野,彼端有一座扁平的堡壘──被兩片玻璃夾著。欲進入堡壘,需通過穿越石頭的隧道;通往各個隧道的入口上頭有個告示牌寫著:

  凡事若非禁止,即為義務

  他雖不懂意思,卻心生反感。他心裡想:我就先四處看看,然後再進去。不知什麼緣故,那告示牌讓他有些躊躇不前,崎嶇的甬道則顯得陰森。
  他謹慎地晃晃觸角,仔細打量告示牌,慢慢習慣新的感官,六隻腳穩穩踩進昆蟲世界,彷彿要給自己壯膽。

他用前足清清觸角,晃啊梳的,活像個維多利亞時代的壞蛋捻著小鬍子。他打個呵欠──螞蟻真的會打呵欠,也像人類一樣會伸懶腰。這時他察覺到一件存在已久的事──腦子裡有個清晰的聲音。若不是聲音,就是一種複雜的氣味,最簡單的解釋,就是像無線廣播,是從他觸角傳來的。

  那音樂有種脈搏般的單調韻律,配的歌詞則類似王宮─洪鐘─隆冬─晴空,或是媽咪─媽咪─媽咪─媽咪,或是永遠─不遠,或是愁─瘦─透。起先他還挺喜歡,尤其是愛戀─雙燕─飛上天那段,然而不久便發現歌詞一成不變,播完一輪後又從頭開始。聽了一兩個小時後,他都覺得反胃了。
  
      音樂停歇時,他腦中還有另一個聲音,似乎在發號施令,例如「所有出生兩天者遷移至西邊側廊」,或「陸軍部二一○三九七向運湯小隊報到,接替摔出巢的陸軍部三三三一○五。」那聲音很悅耳,但似乎不帶感情──有如馬戲團的把戲,是一種再三演練過的魅力,死氣沉沉。
  
      等這男孩(或者我們該說這隻螞蟻)準備好,便從堡壘前走開,懷著忐忑的心情探索那片巨石荒漠。他不想去那個發布命令的地方,但對眼前的狹隘視野又覺得不耐。他發現巨石之間有諸多蜿蜒小徑,看似漫無目的,卻又像皆有意圖。除了通往穀物儲倉,這些小路還通往許多他不清楚的方向。其中一條的盡頭是個土堆,下方有個天然凹洞,這凹洞同樣有種漫無目的的感覺,他在裡面發現兩隻死螞蟻。牠們躺的樣子既整齊又不整齊,彷彿一個做事井井有條的人把牠們搬來這裡之後,卻忘記自己為何要來。牠們全身縮成一團,看不出對死去這件事是高興還是感到遺憾。就躺在那兒,猶如兩張椅子。

  正當他盯著兩具屍體的時候,一隻活的螞蟻又背了第三隻從小路走了下來。
  牠說:「巴巴路斯,萬福!」
  男孩也很有禮貌地說了萬福。

  從某方面來說,他非常幸運,因為梅林沒忘記賦予他這個蟻穴的氣味。假如他聞起來是另一邊的味道,牠們會立刻殺了他。不過他並不知道自己幸運。假如艾迪絲.卡維爾小姐【注2】是隻螞蟻,後人大概會在她的雕像上寫著:只有氣味是不夠的。

  新來的螞蟻輕輕放下屍體,接著把另外兩具四處拖拉。牠似乎不知該怎麼擺,或者應該說,牠知道要擺成什麼樣子,只是不知怎麼做。就像是一個人一手拿著茶杯,一手拿著三明治,又想擦火柴點菸。不過呢,人懂得先放下茶杯和三明治,再拿菸和火柴。這隻螞蟻卻會放下三明治,拿起火柴,接著放下火柴,拿起香菸,又放下香菸,拿起三明治,然後放下茶杯,拿起香菸,直到最後終於放下三明治,拿起火柴。牠得靠著一連串意外才能達成目標。牠極富耐心,而且不思考。等牠把三隻螞蟻擺放妥當,屍體剛好會在土堆下排成一直線,而這便是牠的責任。

  小瓦驚奇地看著這一切,驚奇隨即轉為不耐,而後又變成嫌惡。他想問對方為何不事先想好該怎麼做,那是見別人辦事毫無章法時會有的嫌惡感。過了一會兒,他又希望能問些別的問題,例如「你喜歡當挖墓工嗎?」或「你是不是奴隸?」或甚至「你開心嗎?」

  神奇的是,這些問題他竟然沒辦法問。要問這些問題,他得先透過觸角,把問題轉換成螞蟻的語言,他這才絕望地發現,這種語言裡沒有他想問的那些詞。沒有開心,沒有自由,沒有喜歡,連反義詞都沒有。他覺得自己就像個想喊「失火了」的笨蛋。意思最接近「對」或「錯」的,也只有「完成」或「未完成」。

  那隻螞蟻搬弄完畢,把屍體胡亂留在原地,轉身走回小徑。牠發現小瓦擋在半路,便停下腳步,像坦克車一般朝他揮動無線天線。那張無言又兇狠的頭盔臉,一身是毛,還有前腳關節上馬刺般的東西,看起來還更像個騎著戰馬,全副武裝的騎士,或者像兩者的綜合體:一隻披戴盔甲、毛茸茸的半人馬。

  牠又說了一次:「巴巴路斯,萬福!」
  「萬福!」
  「你在做什麼?」
  男孩誠實地回答:「我沒做什麼。」
  對方愣了幾秒鐘,如果愛因斯坦把他最新的空間理論告訴你,你也會有同樣的反應。接著牠伸長十二個天線關節,對空發話。

  牠說:「一○五九七八回報,位置第五區。第五區有發瘋螞蟻乙隻。完畢。」

  牠用來代替發瘋的詞是「未完成」。後來小瓦發現,這語言裡只有兩種標準,「完成」和「未完成」,適用於一切價值判定。如果食物收集小隊發現的種子很甜,那就是「完成」的種子。假如有人在裡面摻了腐蝕性的氯化汞,那就是「未完成」的種子,如此而已。就連廣播裡的王宮、媽咪、雙燕等等,也一律形容為「完成」。
  廣播暫停片刻,接著那悅耳的聲音便說:「總部回應一○五九七八,牠是幾號?完畢。」

  那螞蟻問:「你是幾號?」
  「我不知道。」

  等這消息傳回總部,又有新的訊息傳來,問他能否證明自己身分。螞蟻問他,用的字詞和聲音都跟廣播完全一樣。讓他又生氣又不舒服,兩種情緒他都不喜歡。
  「是啊,」他故意語帶嘲諷,反正對方察覺不到。「我摔下來撞到頭了,什麼事都記不得哪。」

  「一○五九七八回報。未完成螞蟻從巢裡摔下來,暫時喪失記憶。」

  「總部回一○五九七八,未完成螞蟻是陸軍部四二四三六號,今天早上和嚼碎小隊工作時從巢裡摔出。如果牠有能力繼續值──」有能力繼續值勤在螞蟻話裡比較簡單,就是「完成」,一切並非如此的都是「未完成」。不過語言的事暫且不提。「如果牠有能力繼續值勤,指示陸軍部四二四三六號回到嚼碎小隊,接替原本接手的陸軍部二一○○二一號。完畢。」

  對方把訊息重複一遍。

  就算他用力想,也找不出比撞到頭更好的理由了,因為螞蟻的確有時候會摔倒。他們這種螞蟻,叫原生收割家蟻。
  「好。」
  挖墓工說完便不再理會他,沿著小徑爬開,去找別的屍體,或者其他需要清除的東西。
  小瓦朝反方向走,去加入嚼碎小隊。他記住了自己的號碼,還有要接替的單位號碼。

  嚼碎小隊站在堡壘的一間外圍房室內,像圍成一圈的膜拜者。他加入圓圈,表示二一○○二一號可以返回主巢。然後他和其他螞蟻一樣,開始把甜種子泥裝進肚子。他們的做法是先把別人收集的種子嚼成糊狀或液狀,再吞進嗉囊。起先他覺得很美味,所以貪婪地吃著,可是沒過幾秒,便開始覺得無法滿足。他不懂為何會這樣。他仿效小隊的其他成員,忙不迭地又嚼又吞,可是那就像在吃一頓空洞的大餐,或是一場在舞臺上演出的晚宴。從某種角度來說,簡直像身陷惡夢,夢中你得不斷吞食大量油灰,無法停止。

  種子堆周圍熙來攘往,螞蟻的嗉囊若是裝滿了,便走回堡壘內部,由從堡壘內部回來、排著隊的空腹螞蟻接替。隊伍裡沒有新螞蟻加入,永遠是同樣那幾隻輪流來去,牠們一輩子都在做這件事。

  他突然明白自己吃的東西都沒吞下肚,除了剛開始一小部分吃進去,其餘全進了前胃,也就是嗉囊,以便之後移除。他同時也恍然大悟,等會兒他裝滿嗉囊走去西邊,也得把東西吐出來,成為貯存的食物。

  嚼碎小隊一邊工作,一邊互相交談。剛開始,他覺得這主意不錯,於是很認真地想多聽一些。
  「哦,聽呀!」其中一隻會這麼說:「這首媽咪媽咪歌來了。我說,這首媽咪媽咪歌實在好聽(完成),水準很高(完成)呀!」
  另一隻便會說:「我說,咱們敬愛的領導實在厲害,您說是嘛?聽說上回打仗時,她給螫了三百次,還得了蟻十字勇氣勳章【注3】呢。」

  「咱們生在甲巢真是運氣好,您說是不是?要是生在乙巢啊,可就慘嘍。」
  「像陸軍部三一○○九九那才叫糟糕。當然牠立刻就給處決了,咱們敬愛的領導特別下的命令。」
  「哦,聽呀!那首媽咪媽咪歌又來了,我說啊……」

  他裝滿嗉囊,走了開去,讓牠們去把同樣的話再說一遍。牠們沒有新聞,沒有醜聞,根本沒什麼好談的。對牠們來說,天底下沒有新鮮事。連有關處刑的對話也是標準公式,不同的只有罪人的號碼。每次牠們講完媽咪媽咪歌,接著就談敬愛的領導,然後是乙巢的螞蟻有多齷齪,以及最新的死刑,如此周而復始。連敬愛、厲害、運氣好也都是「完成」,糟糕則是「未完成」。

  男孩來到堡壘大廳,成千上百的螞蟻在育嬰室裡舔舐或餵食、把幼蟲遷移到溫度合適的通道、打開或關上通風道。大廳中央,「領導」被眾蟻的阿諛奉承所包圍,志得意滿地下著蛋,聽著廣播,發布命令,或下令行刑(他後來聽梅林說,這些「領導」的繼任方式,隨螞蟻種類而異。舉例來說,想要建立新政權的點琉璃蟻,會攻進慌琉璃蟻【注4】的巢穴,跳到年邁暴君背上。在寄主的氣味掩護下,她會慢慢將對方的頭鋸掉,直到自己取得統治權。

  結果,他一肚子的種子泥並沒地方放。如果有螞蟻想吃,便攔住他,叫他張開嘴,從中進食。牠們不把他當人看,說穿了牠們自己也沒有人味。他就像一具送菜的升降機,專門讓這些愚蠢的食客填飽肚子,連胃都不是自己的。

  不過我們無須再深究下去,螞蟻實在不是個讓人愉快的話題。簡單來說,男孩繼續與牠們為伍,遵從牠們的習慣,仔細觀察以便了解牠們,卻無法發問。不僅牠們的語言沒有人類感興趣的字眼──所以不可能問牠們是否相信生命、自由和追尋幸福,發問本身便是一件危險的事。對牠們來說,發問是精神失常的徵兆。牠們的生命無可質疑,只有服從的分。他爬出螞蟻窩,回到種子堆,再循原路回來,讚嘆著媽咪媽咪歌實在好聽,張開嘴回吐,盡全力去了解這一切。

  當天下午稍晚,一隻偵查蟻越過了梅林囑咐小瓦搭建的藺草橋。這隻螞蟻與牠們同種,只是來自另一邊的蟻巢。牠碰上一隻清道夫蟻,被殺害了。
  這消息傳回來後,廣播就變了。或者應該說,當間諜發現另一個巢貯存了不少種子,廣播就變了。
  媽咪媽咪歌為〈螞蟻國,至高無上螞蟻國〉【注5】取代,一連串命令則不時遭有關戰爭、愛國情操和經濟現狀的演講所打斷。悅耳的聲音說,牠們摯愛的祖國正遭受大批齷齪異巢螞蟻圍攻,這時無線合唱團便唱道:

    他巢的鮮血從刀上噴灑,
  一切都完美無瑕。

  廣播中同時說明,英明睿智的「眾蟻之父」早有明示,他巢螞蟻應該永世為本巢之奴。再者,牠們摯愛的祖國當前只有一個供食盤,倘若要使國族不致滅亡,勢必要改善此一可恥局面。第三點聲明,則是本巢之國家資產正遭受威脅,國界將遭蹂躪,馴養的甲蟲將遭綁架,而共有的肚腹會挨餓。小瓦仔細聽著其中兩則,以便事後記得。
  第一則如下:
  甲、我們蟻口眾多,因而糧食不足。
  乙、所以我們應當鼓勵生育,使蟻口更多,糧食更不足。
  丙、既然我們蟻口眾多,糧食不足,當然就有權奪取他蟻的種子糧食。更何況,到時候我們已經有一支蟻口眾多又餓著肚子的大軍了。

  這樣的邏輯推演開始實行之後,幼蟲產量立刻增為原本的三倍。其實,兩邊的蟻巢都從梅林那得到充足的食物。再怎麼說,糧食不足的國家就算挨餓,在昂貴的軍備上卻總不輸人。然後第二種演說才開始。

  第二則如下:
  甲、我們蟻口比牠們多,所以我們有權搶牠們的糧食。
  乙、牠們蟻口比我們多,所以邪惡的牠們一定會來搶我們的糧食。
  丙、我們是一支強大的種族,所以自然有權使弱小的牠們臣服。
  丁、牠們是一支強大的種族,所以反常地試圖使愛好和平的我們臣服。
  戊、我們出於自衛,必須攻打牠們。
  己、牠們自衛,就等於攻打我們。
  庚、如果我們今天不打,明天牠們就會攻來。
  辛、反正我們也不是攻打牠們,而是帶給牠們無可計數的福利。

  第二種演說結束後,宗教儀式便開始了。小瓦事後發現,這些禮拜可以溯自極為古老,以致於難以標定年代的傳奇過往,那時螞蟻還未實行共產主義,那時的螞蟻依然與人類相似。其中有些禱詞非常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我們不管語言的差異,而用為人所熟知的詞句,那麼其中一段讚美詩如此起頭:「用武力取國土!掃蕩牠們全部!轟炸機轟到老遠,炸彈炸翻天。」最後是驚人的收尾:「喔,大門在前,轟掉你們的頭臉;喔,老頑固的門板,把你們轟個稀爛,因為榮光上主即將踏入門檻!何許人也,榮光上主?即使上帝顯靈也,他是榮光上主!」

  說也奇怪,普通的螞蟻既沒有被這些歌曲振奮,對演說也興致缺缺,只視為理所當然。對牠們來說,就像媽咪媽咪歌或有關「可敬的領導」的對話一般,只是儀式,不好也不壞,不令人興奮,不特別合理,也不很糟糕,牠們不會特意關注,只當這些通通都是「完成」的。

  決戰時刻很快來臨。備戰完畢,士兵給操得半死,蟻窩的牆上到處是愛國標語,像是「不給吃就螫你」或「吾以氣味發誓」。小瓦絕望了。那在他腦中不斷重複,又無法切掉的聲音;那毫無隱私可言的生活──一邊讓人從自己胃裡吃東西,一邊聽腦中重複又重複的歌聲;那取代感覺的荒涼空洞──別無選擇的唯二價值判斷;那徹底的單調,比其中的邪惡還要可怕。這一切的一切,竟逐漸侵蝕他童年的快樂生活。

  眼看雙方恐怖的軍隊就要為了玻璃盤間的假想國界展開廝殺,幸好梅林把他救走了。他把這位滿心厭倦的小探險家變回床上,慶幸自己及時趕到。


注1 【編注】中古世紀中上人家會在地板鋪藺草以阻絕寒氣,每年或每季換新,有時亦混入各式香草調節氣味。貧苦人家則鋪乾麥稈。
注2 Miss Edith Cavell,1865-1915。英國護士,一次大戰時在戰場服務,因協助比利時淪陷區的盟軍士兵逃亡而遭德軍槍決。她的遺言:此刻上帝與永生已近在咫尺,我明白只有愛國是不夠的,我必須對任何人都不懷怨恨。
注3 影射德國用以獎勵勇氣和榮譽的「鐵十字勳章」(Iron Cross)。
注4 點琉璃蟻(Bothriomyrmex)和慌琉璃蟻(Tapinoma)皆為琉璃蟻亞科的類群。
注5 Antland, Antland Over All,影射德國國歌《Deutschland, Deutschland uber alles》(Germany, Germany above all,德意志,至高無上德意志)。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9月24日起至2012年10月16日止 

 

【活動辦法


請把「亞瑟王貼紙」貼在您的部落格,並回答《永恆之王:亞瑟王傳奇》相關問題,最後於下方留言版留下答案,和你的部落格網址即可唷!

king160x220  

<a href="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2144" target="_blank"><img src="
http://www.cite.com.tw/act/popup/king160x220.gif" alt="《永恆之王:亞瑟王傳奇》" width="160" height="220" border="0" /></a>  

梅林是教育界的先鋒,絕技是把學生變成動物以體驗不同人生,童年時期的亞瑟曾被變成螞蟻、魚、灰背隼、獾等,如果你也是梅林的學生,你會希望梅林把你變成什麼動物?為什麼?
(例如小編希望可以變成鳥,就能飛到人類無法到達的地方~也請大家來分享看看,即有機會獲得精裝典藏《永恆之王:亞瑟王傳奇》唷!)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