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流女孩俱樂部3 天生歌姬》| 喬安娜.菲歐賓
  • 身為好萊塢名流的女兒,本書作者喬安娜.菲歐賓把演藝圈的祕辛全部告訴你!

活動方式

《花邊教主》及《不朽之心》系列暢銷作者共同推薦!
身為好萊塢名流的女兒,本書作者喬安娜.菲歐賓把演藝圈的祕辛全部告訴你!

上流女孩俱樂部03天生歌姬                               

 

她們沒有要求名利,因為她們生來就擁有一切。

對她們來說,Hermès、Chanel、Dior只能算日常用品,所有人都對她們投以羨慕的眼光。
然而這三個女孩知道,在浮華世界中,她們最寶貴的只有──彼此!

上流女孩俱樂部規則第十條:妳不是妳爸媽,妳爸媽也不是妳。

身為流行音樂界一代歌姬的女兒,哈德森.瓊斯即將在樂壇跨出第一步。
才華洋溢的她,歌喉比起媽媽絲毫不遜色,甚至還能自己寫出優美的歌曲。
然而在專輯製作過程中,媽媽強勢地控制所有細節,就連主打歌都「變調」!
哈德森覺得自己無法呼吸,更別說開口唱歌,但是眼看著她的首次大型表演就要開場了……

莉琪和卡瑞娜該如何幫助哈德森找到自信和自己的風格?
哈德森能夠克服壓力,走出媽媽的陰影嗎?
她要如何向世界證明,她是靠著本身的天分與努力,才能站在聚光燈下?


 2.jpg     

喬安娜.菲歐賓Joanna Philbin

出 生於洛杉磯,在紐約市長大。她是電視節目主持人瑞吉.菲歐賓(Regis Philbin)的女兒,七歲時著手開始寫她的第一本小說,但僅寫到第二章就無疾而終。她在布朗大學拿到文學學士學位,並在美國聖母大學拿到美術碩士學 位。喬安娜現在住在洛杉磯,撰寫「上流女孩俱樂部」系列作品。



3.jpg 

      
第一章

「妳 不能光唱歌而已,哈德森。光唱歌是不夠的,妳必須征服那首歌。」歐拉.瓊斯說,皮耶爾飯店的宴會廳舞臺上,她在女兒哈德森面前來回走。「征服舞臺、征服歌 曲,妳就能征服群眾。這樣一來,親愛的……」她說完,原地轉一圈,面對猶站幕後半遮面的哈德森。「妳就能成為明星。」

哈德森緊咬她飽滿的 下脣。再過幾個小時要首次上臺表演,而媽媽已經在提「ㄇ」開頭的詞。不過說真的,這字眼媽媽用得可多了。其實,說歐拉.瓊斯是位流行樂明星太小覷她了── 她是美國流行文化的瑰寶。過去二十年間,她的歌曲總是一發行就風行全世界,演唱會門票幾分鐘就賣光,專輯銷量張張成為白金專輯。她具有個人特色的泡泡糖曲 風,讓全世界的歌手爭相模仿。哈德森知道媽媽等這一刻已經十四年,就等著把她所知道的一切,教給她唯一的女兒。

「所以,妳這樣走到麥克風 前。」歐拉說,她穿著高跟靴,小快步走到臺側假想的麥克風前。「舞臺上最糟糕的事,莫過於還沒開口就當眾跌倒。」她假裝抓起麥克風。「把麥克風從架上拿下 來,舉在離嘴脣幾公分的地方,接著稍微後退一點。」她退了幾步,繼續說:「接下來,對觀眾說幾句話──風趣,但簡短。最後,親愛的,開始唱歌。」說完,她 轉過頭,看著哈德森,露出笑容。

媽媽已經三十七歲,美麗依舊,深棕色的肌膚完美無瑕,雙脣飽滿,褐金色的直髮垂落過肩。她穿著緊身瑜珈夾 克、褲子,雕琢至極的身體一覽無遺──二頭肌曲線畢露、腹部硬如頑石、雙腿修長又結實。她又高又貴氣的額頭上沒有一絲皺紋,走起路來如舞者般優雅──胸膛 高挺,脊椎拉直。哈德森不但繼承了這份優雅,而且,她還遺傳了媽媽傲人的顴骨和俐落的下顎輪廓。

但她海綠色的眼睛、波浪般的頭髮和顏色如 法國吐司一般的面孔,都遺傳自爸爸──至少,從照片看來,她是這麼覺得。麥可.凱利是歐拉第二次巡迴演唱會的舞者。白人,有點書生氣息,黑髮濃密,輪廓分 明,雙目深邃,就像是比利.克魯登和巴瑞辛尼可夫的綜合體。相片中的他站在歐拉身旁,頭靠著她肩膀,對著鏡頭傻笑。他們關係十分不穩定,巡迴結束他就跟她 分手,後來她才知道自己懷孕了。分手之後,他不再出現,也沒再聽到他的消息。而歐拉出於自尊心,從來不想跟他聯絡。有時候,哈德森會想,他是不是甚至不知 道自己有個女兒。歐拉不常提到他,平常,他彷彿完全不存在。

「媽,這只是銀雪花舞會而已。」哈德森說。「又不是無線電城音樂廳之類的。」

「沒有差別。」歐拉說。「每一場表演都很重要。妳的製作人和唱片公司主管要來,他們會想知道未來如果要巡迴,妳會表現得如何。所以,出來吧,妳不可能一整天躲在布幕後面。」

哈 德森從舞臺側邊走出來,仍然穿著去期末考的衣服──一件刷破牛仔褲和黑色毛衣。今天學期正式結束、寒假開始,她現在唯一真正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睡覺。而 且,她和媽媽單單為這場表演,已經花了好幾個小時討論、計畫、排練。她壓根沒想過,自己竟然會在愛娃的世紀舞會中上臺表演。她甚至不確定自己要不要出席。 但是後來,哈德森最好的朋友卡瑞娜.約金森,同時是那場舞會的企劃,主動提議由她來表演餘興節目,她別無選擇,只好硬著頭皮答應。當然,愛娃原本是想請強 納斯兄弟、賈斯汀或是其他大明星,她以為卡瑞娜靠她億萬富翁父親的名號和一流名媛的關係誰都請得到。但愛娃後來覺得哈德森也不錯,所以現在她必須準備好。

她媽媽是對的。再過六個月,她的第一張專輯就會上架,之後她勢必經常要在更令人害怕的地方表演,她現在就必須學習如何應對這種事。雖然她覺得自己沒有遺傳到媽媽的表演基因,至少相較於其他初次登臺的表演者,她有受過一段人人稱羨的一對一專業指導。

幾 週前,哈德森想選出在舞會中表演的歌曲,〈心跳〉似乎是最好的選擇。這首歌和凱文.哈格里夫有關,他大她四歲,是羅倫斯威爾中學的高年級生,兩人基本上不 算認識。但他是山羊座,和哈德森的雙魚座天生一對;他有雙深不見底的灰色眼睛,每次只要一看到他,她就會心跳加速、雙手冒汗。

他們只見過 兩次面──第一次是在蒙托克的海灘上,第二次是在她家附近的梅格諾利亞麵包店,兩人不期而遇。卡瑞娜認識他,兩次都硬生生拽著哈德森來到凱文的面前。他們 的眼神幾乎沒有相交,他差不多只說了個「嘿!」,而哈德森則望著他,說不出話來。當她聽說他和十年級的莎曼珊.克朗出去約會時,她完全崩潰,立刻走到鋼琴 前。兩個小時之後,她完成了這首歌──緩慢的曲調,融合爵士和靈魂樂風格。她靠在鋼琴上,用低沉、沙啞的嗓音吟唱著。

但這首歌後來經過一 番改造。幾個月前,歐拉決定哈德森全部的音樂都必須調整。為了她首張專輯的銷售量,她的作品必須更鮮明、更耀眼、更適合廣播電臺。擁有小眾支持者不夠── 她必須要有塞爆巨蛋的粉絲量。於是哈德森讓媽媽幫她換了錄音室;讓媽媽拆開每一首歌,加入一層層的電子節拍、效果音及和聲。最後,哈德森的音樂聽起來跟歐 拉的一模一樣。

現在,音樂從宴會廳音響傳出來時,哈德森努力抑制自己摀住耳朵的欲望。歌曲聽起來又假又人工已經夠糟,現在哈德森還必須親自唱這首歌。以前唱這首歌時,她從來沒有離開過鋼琴。現在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手、肩膀和腳該怎麼動才好。當然,歐拉就會知道。

「好,我們來練舞一下,親愛的。」歐拉說,同時滑到她身旁。「一開始是轉身,像這樣。」歐拉說,並以靴尖為軸心,完美、輕盈地轉了一個圈。「妳試試看。」
「媽,我跟妳說過了,我真的不想跳舞。」哈德森說。
「妳一定要有事做才行。」歐拉堅持地說。「來,試試看。妳很會跳舞。」
哈德森向左邊一轉,勉勉強強轉了半圈。
「妳根本就沒認真做,哈德森。」歐拉說。「來,我知道妳可以做得更好。」

哈德森望向燈光明亮的宴會廳,一張張桌椅仍待搬出去。至少現在還沒有人看著她們。她心想:如果我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只是來參加派對的話,我今晚會玩得多開心呢?和卡瑞娜和莉琪一起,鑑賞別人的禮服、尋找帥哥,這樣會多盡興呀。

「媽,我真的做不到。」哈德森試著模仿媽媽的動作之後說。「我真的必須跳舞嗎?為什麼我不能唱歌就好?」
「噢,親愛的,不要這麼負面思考,否定一切。」歐拉說。「妳難道不知道我對於負面的看法嗎?」
「『負面的想法招致負面的事。』」哈德森背誦。
「沒錯。」歐拉說,她把頭髮撥到肩後。「而妳,親愛的,這次真的非常非常負面。我們再排練一遍!」她回頭向側舞臺的傑森喊。

哈德森等著音樂響起。這不對,她心中某個聲音對她說。現在就脫身,大家會理解的,甚至愛娃也一定能理解。
「來,哈德森,我們開始吧。」歐拉說。「我們先轉個圈,然後邊擺動肩膀、邊往右走……就是這樣。」
就只是一個晚上而已,哈德森對自己說。總之,她能撐過去的。畢竟,她是兩名舞者的孩子,一定有遺傳到他們的天分。
但其實,她內心深處不是那麼確定。媽媽才是家中的明星,她總覺得這件事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


第二章

幾 個小時之後,哈德森站在同一塊布幕後,設法避免過度換氣。另一側,銀雪花舞會正如火如荼展開。她緊抓著有些扎手的絲質布,緊張得彷彿有隻蝴蝶在胃裡翩翩起 舞。不過至少,她知道自己看起來很美。媽媽的髮型師基諾把她的頭髮燙直,再燙成輕柔的波浪鬈;媽媽的化妝師蘇瑟在她臉上撲上亮粉,畫上紫色的粗眼線。她穿 上復古黑色露背禮服,貼著肌膚感覺又涼又軟。她看起來就像個明星,現在唯一必須做的,就是要表現得像個明星,還有不要昏倒。

但首先,見她 朋友一面能令她更為心安。她從舞臺側偷偷望出去,準備好向卡瑞娜或她另一位好朋友莉琪打暗號。這時,在她眼前和人熱吻的正是卡瑞娜,她和一位哈德森從來沒 見過的男生親吻。他很瘦,一頭短短的黑髮,腳上穿著破破爛爛的Stan Smith鞋,而且他看起來跟卡瑞娜以前喜歡的男生完全不同。那一定是艾利克斯,過去這幾個星期,卡瑞娜老是把這位酷DJ掛在嘴上。以往,哈德森會給他們 一點空間,但現在事態緊急,於是她直接走向他們,拍了一下卡瑞娜的肩膀。

「不好意思打擾了,」她說。「可是我想我現在差不多要上臺了。」

「喔我的天啊,妳看起來也太美了吧!」兩人飛快分開後,卡瑞娜說。卡瑞娜有一頭顏色如沙灘的金髮、巧克力色的眼珠和長著雀斑的鼻子。她平常看起來像是名符其實的衝浪女孩,但一穿上翡翠色的小洋裝和金色高跟鞋,就亮眼得令人驚嘆。

「喔我的天啊,我真高興有逼妳上臺。」卡瑞娜跳上跳下說。然後忽然想起她身旁還有一個人。「喔,對了,這位是艾利克斯。」
哈德森轉向那個人。他真的很帥,溼潤的棕色大眼、高高的顴骨。「嘿,很高興認識你。」哈德森說。「我聽過很多你的事情。」

「嗨,妳好。」艾利克斯和她握了握手說。「嗯,不好意思換個話題,不過,站在後面那邊的是歐拉.瓊斯嗎?」他比著側臺問。
哈德森根本懶得轉過身,她知道媽媽一直都在附近。
「歐拉是哈德森的媽媽。」卡瑞娜跟他說。
「哇!」艾利克斯說。「妳念的學校真是不得了。」

他們聊天時,哈德森看得出來,艾利克斯雖然一臉酷樣,但他完全迷上卡瑞娜。不過,她自己開始越來越緊張。銀雪花舞會是城裡限制最嚴格的假日舞會。愛娃只邀全紐約市私立學校中,階層最高的那群學生,甚至有些來自寄宿學校。

哈 德森看不清楚臺下的觀眾,但她能想像得到,他們一定在四周漫步,自以為很酷,擺出一種一切都很無聊的模樣,不跳舞,也不會為了誰的演出感到興奮。她知道今 晚如果自己表現不好,就會淪為紐約市的笑柄;同時也知道,她必須撐過去。於是她提醒卡瑞娜和艾利克斯,該是她上臺的時候了。

「好啦,沒問題,祝妳好運。」卡瑞娜對她說。
哈德森轉身走到後臺,看到媽媽朝她走來,歐拉換上一件黑色緊身上衣和皮褲。
「妳準備好了嗎?」歐拉問,伸出手摸摸哈德森的鬈髮。「我的天啊,基諾對妳頭髮做了什麼?這真是……亂七八糟。」
「媽──」
「妳穿這件禮服能跳舞嗎?」歐拉問,她上下打量著她,皺著眉頭,一臉不滿。「看起來妳的屁股根本動不了,我以為妳會穿那件有點彈性的藍色禮服。」
「媽。」哈德森覺得自己的心跳開始加速。「沒有問題的。」

「妳現在只要記得,上臺之後,有個東西叫第四道牆。」歐拉說,雙手扠在她細瘦的腰上。「就像是一道隔絕妳和觀眾之間的障礙。但妳必須打破它,一次又一次打破它。妳必須伸向觀眾,讓他們發覺妳在那裡──」

哈德森開始對媽媽說的話左耳進右耳出,在胃裡飛來飛去的蝴蝶好像變成一隻幼龍。

「──記得,不管妳做什麼,都要將聲音投射出去,就算有麥克風也一樣,還有記得……」她頓了一下,加強戲劇效果,「斯沃夫唱片公司的理查來了,克利斯也來了。大家今晚都來看妳,妳最好表現好一點。」

哈德森點點頭,眼角餘光看到愛娃.艾歐婷走過來。「好,沒問題,我要走了。」她說。而她才剛溜出母親的目光,愛娃就毫不客氣地站到她面前。
「所以妳準備好了沒?」愛娃問,紅褐色鬈髮盤在頭上,一襲亮麗的紫色禮服,腿兩邊的開衩真的、真的太高了。
「好了。」哈德森說,因為她知道,愛娃這樣看著她的樣子,自己其實別無選擇。「我們走吧。」
「記得,就只有一首歌 。」愛娃強調。「我們沒有時間給妳多唱。」
「別擔心。」哈德森說。「我可沒打算要辦一整場演唱會。」

愛娃沒注意到哈德森話中的諷刺。「祝妳好運!」她大喊完,大步走上臺到麥克風前,抓起麥克風的樣子就像專業人士一樣。「謝謝各位前來!」她大喊。「現在我要跟各位介紹的,是即將轟動流行音樂界的新秀,這是她首次登臺演出,我的好朋友歐拉.瓊斯的女兒──哈德森.瓊斯!」

「我的好朋友歐拉.瓊斯」?在響徹宴會廳的掌聲中,哈德森心想,愛娃甚至還沒見過她媽媽。

掌聲開始變小,哈德森知道該是走上臺的時候。她心跳開始加速,猶豫地踏出幾步。來吧,她心想,妳可以做到的,妳絕對可以做到的。
她眼睛盯著麥克風架,踏著七、八公分高的高跟鞋,盡力以最小的步伐向前走。舞臺上最糟糕的事,莫過於還沒開口就當眾跌倒,媽媽曾如此叮嚀。
哈德森望向觀眾,眨眨眼。她期待在人群中看到莉琪和卡瑞娜的笑容,但聚光燈亮得令人看不見,臺下一片漆黑。她看不清任何東西,也看不到任何人。她覺得喉嚨緊縮,但還是從麥克風架拿下麥克風,再向後退幾步。她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嗨,大家好。很高興在這裡看到大家。」她氣若游絲地說,麥克風離嘴脣才三公分。她的心跳好大力,覺得心臟快從喉嚨跳出來,掉到舞臺上。「這首歌收錄在我的第一張專輯,歌名是〈心跳〉。」

她轉身,直覺想走到鋼琴旁,這才想起舞臺上沒有鋼琴,她孤單一個人在舞臺上。她低下頭,用流著手汗的手握住麥克風。接著,歌曲終於從音響放出來,哈德森抬起頭,面對觀眾──忽然發現,她想不起來這首歌的第一句歌詞。

音樂──難聽、沒格調的音樂──繼續放著,從音響中陣陣傳出來。她望向黑暗之中。如果轉頭望向臺下,她知道一定會看到媽媽跳上跳下,想叫她跳一些花了好幾個小時想教會她的舞步。可是,她現在無暇顧及這些事了。

終於,她想起了歌詞,剛好到要開口的時候。她把麥克風拿到雙脣前,張開嘴。歌詞就在那裡,感謝老天,只要唱出口就行了。她深吸一口氣……
妳不能光唱歌而已,哈德森,妳必須征服那首歌。
……什麼都沒有,她唱不出來。她彷彿被逼到跳板邊,雙手張開,準備縱身躍下,卻突然僵住。
她張開口,準備再試一次,準備征服舞臺,但身體開始顫抖、流汗,她確定自己可能這一輩子永遠無法征服舞臺了……
什麼都沒有,她失去了聲音。

音樂繼續播放著。她望向黑暗。這不是真的,這是真的嗎?一時間,她飄出身體之外,看見自己站在臺上,發不出聲音,流著汗。她看不見任何人,但他們絕對都在臺下,看著一切發生在她身上,看到她完全呆住。而且,她已經知道他們正想些什麼,她可以確實感覺到。

她的手顫抖著,全身打顫。
拜託,上帝,這不是真的,她心想。這一定不是真的。

終於,麥克風從她溼滑的手中落下,掉到舞臺上。音響傳出「砰」的一聲,把她嚇醒。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大聲說話,這次不是歐拉的聲音,完全是哈德森自己的聲音。
快從這裡逃走……馬上!

於是她轉身就跑。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0月2日起至2012年10月24日止 

 

【活動辦法


身為名流之後,所面臨的人生課題也與一般人不太相同。請以迴響的方式回答下列問題「如果今天你的父母是上流社會中的超級名人,全世界的人都認識他們,你認為你會碰到什麼樣的人生課題?」,並將串聯貼紙貼到你的部落格中,就有機會獲得《上流女孩俱樂部3 天生歌姬》一書囉!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