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易遊戲首部曲:午夜密令》 | 大衛.懷利
  • 當生活中的一切價值重整,你該如何為自己的生命下定義?

活動方式

當事物的價值被重新界定,而思想、情緒,甚至自由都能成為交易的籌碼,想要存活,必須設法讓自己更有價值……


交易遊戲首部曲:午夜密令正封                  
      
英國「柴郡文學獎」(Cheshire Prize)史上最年輕得主 強勢之作
亞馬遜書店(AMAZON)★★★★☆推薦!版權已銷售美、法、德、西、韓、瑞士等16國!

各界好評推薦
「慈善、貪婪、自由、命運與心計編織成豐富的冒險世界,讀者將為裡面的每個贏得的交易而感到鼓舞。」by 出版人週刊
「很久沒讀過這麼有創造性的書了!」by Wands and Worlds.com書評網
「作者以令人驚訝的方式交錯鋪敘兩名主角驚心動魄的故事情節,十分富有啟發性。」by Shelf Awareness書評網
「令人興奮並扣人心弦的首部曲,並讓人期待二部曲中他們即將發生的事。」by 校園圖書館期刊

在與世隔絕之城—奧古拉,舉凡物品、服務、生命、思維、觀念以及情感,任何事物都能做等值交易,這是一種沒有金錢的經濟結構,一個唯有靠交易才能存活的地方,一旦負債便死路一條。

成功的菁英份子主控這個社會並過著優渥的生活,貧民則委身陋巷中飽受瘟疫無情的肆虐。在這個城市最有權力的占星師—斯坦利伯爵的古塔中,馬克與莉莉這兩個被賣為奴隸的小孩相遇了。馬克的感情脆弱,卻雄心壯志;莉莉則勇敢而思考周慮。兩人原本只是為了存活而工作,但漸漸發現命運是可以掌握的,因而對未來有了希望。馬克想擁有控制社會的權力,莉莉則想改變既定的生存法則,對生命不同的抉擇以致走向不同的道路;然而,他們不知道,創立此城存活規則的統治者們,早已在暗地裡監視著兩人,並設下重重騙局與陷阱。而彼此唯一存活的機會,就是挖掘奧古拉的古老預言—「午夜密令」的真相……
故事裡的人們在權力、道德與貪腐中掙扎,書中主角所面臨的人生抉擇恰與現實社會相符,當生活中的一切價值重整,你該如何為自己的生命下定義?這是一場具有正面教育意義且極富想像力的奇幻冒險,故事開端之後,你願意拿什麼東西來換?


交易遊戲三部曲《The Agora Trilogy》
《交易遊戲二部曲》The children of the lost
重拾首部曲中馬克和莉莉被驅逐出奧古拉的段落,兩人開始在奧古拉之外進行了新的迷茫而孤獨的冒險。然而,他們卻意外的發現,將他們救起的沈默神父,竟然跟奧古拉的天秤宮協會也有所關係……




 2.jpg     


大衛.懷利|David Whitley

1984年於英國徹斯特(Chester)出生,畢業於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
熱愛兒童文學的他,17歲寫了第一本兒童文學作品,並入圍凱瑟琳.菲德勒童書獎(Kathleen Fidler Award)的決選名單。年僅20歲時便成為柴郡文學獎(Cheshire Prize)兒童短篇故事獎史上最年輕作家。英國著名兒童文學家邁克爾˙莫爾普戈(Michael Morpurgo)相當推崇其作品,激勵大衛.懷利開啟了《交易遊戲》三部曲(The Agora Trilogy)。

譯者|
火月工作室

3.jpg 

       
插曲一

    房間在沉重的歷史下發出呻吟聲。
    房間上方的房梁掛著幾盞電燈,燈光照亮了掛在牆壁上寬大的鍍金畫像,對著擦亮的地板,白天的時候顯得特別明亮。但自從這座警察局大樓建成以後,這間房間就從來都沒有明亮過。
    這裡很安靜。即使是穿著一雙高跟鞋嗒嗒地走過大理石地板,聲音也會消失在天花板中,消失得無影無蹤。最後,這雙腳步停在了一張桃花心木的桌子旁。腳步有些蹣跚,但沒有人會注意到。桌子後面那個人的羽毛筆停了下來。
    「有什麼煩心的事嗎,瑞塔小姐?」
    他的聲音有些乾澀,但很有耐心,桌前的那個女人開始變得緊張起來。他也注意到了。
    「不,署長。除了……」
    這時她停了下來,想說的最後幾個字在嘴邊徘徊著。還緊張地踱著步子。署長的臉隱藏在粗蠟燭的光下,他把羽毛筆放了下來。
    「你的工作進行得怎麼樣了?」
    「從那個女孩的生日算起,已經過去一年了,先生。但是……」
    「繼續說。」
    那個人後退了一步,室溫好像降低了。
    「您確定這兩個人需要我們的説明嗎?「
    「耐心點,瑞塔小姐。」署長說著,他的羽毛筆又開始在紙上寫寫畫畫了。「所有的債務都會湧過來的,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瑞塔小姐躊躇著,抬起頭來。
    「但他們就像我們所想的那樣嗎?」
    房間裡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不確定。他們還年輕,但不久就會露出自己的本性。我們所需要做的就是觀察。」
    「是的,先生。」
    署長的秘書轉過身離開了。署長繼續在富麗而空蕩的辦公室裡寫著文件。


第七章  陰謀

                                                    處女宮 18號(日期)
親愛的莉莉,
    很抱歉過了這麼久才給你寫信。塔樓裡太忙了,伯爵讓我日夜工作著。我一直都在抄寫著伯爵給我的樣式,譽寫(但願你不知道這個詞是什麼意思!)舊的文章——我沒有時間睡覺或者吃飯或者……

墨水快用完了。馬克匆忙把羽毛筆蘸到墨水瓶裡,發出叮噹的響聲,繼續在紙上寫著。他歎了歎氣,看著因不停地書寫而變成藍黑色的手指。學習了幾個月,寫出來的字體仍不能令他滿意,於是就又寫了一行。

    我想我的書寫進步了。當然,我花費很多時間去畫圖表,但伯爵總是教我新的文字。

    並不總是這樣,也不再是這樣了。春天的前幾個月過得很好—除了雷鳴般的聲音之外,伯爵總是細心地教導他。現在,馬克能快速地辨認出行星的結合,在夜裡,他也能夠夢到黃道十二宮,還在他的眼前變成巨大的動物和人物。伯爵甚至讓當地的一家餐館裡安排他們的飯菜,因此,馬克不需要再做飯了,這讓他輕鬆了很多。
    但隨著天氣變暖,夏天即將到來,伯爵又變得孤僻起來,他要求馬克記住的東西愈來愈多,還講述了很多神秘的事情,直到馬克的手因為抄寫而變得酸痛,眼睛在灰暗的燈光下也變得疲憊不堪。

    預言。這是一個好的詞彙,意味著預知未來。那也是我最後會做的!我開始數距離奧格拉日還有幾天……

馬克停了下來,放下羽毛筆。自從他做學徒開始,就一直在思索著在奧格拉日那天會發生的事情,當然,把它們記錄下來,會令人感覺如此直接,如此真實。

    我一直在練習寫下我看到的標誌。昨晚,天平宮裡有一顆流星劃過。那意味著下個月會發生重要的突發事情,也可能就在第一天。

    新年裡,天秤宮月的第一天。也就是奧格拉日,這是個盛大的節日。是這年中最重要的一天。就在這天,他會做第一次公眾預言,並且被占星家協會接納。

    我希望這意味著成功。這是和丘比特的結合—我想是一個好兆頭。伯爵說他會指導我,但所有的占星家都會在奧格拉日作出預言,因為這是慶祝活動的一部分。所有人都在期待著。就到這兒吧,因為妳說我什麼事情也沒做!我們倆誰會先站在臺上讓大家膜拜呢?

    馬克停止思考,希望莉莉會覺得最後一行是他故意寫的—是一個笑話。當她能來訪時,情況就會變好很多,儘管一個月只有一次或者兩次的來訪。在塔樓裡,會讓人感到孤單,尤其是伯爵,從不允許他離開。馬克只有在休息日時,才會邀請莉莉來訪,他也很確定主人不會見她。看到馬克寫信給莉莉,伯爵甚至皺起了眉頭,他知道莉莉仍是醫生的學徒。
    如今,馬克已沒有時間見她了。隨著奧格拉日的到來,馬克的工作比以前還辛苦了。他把筆拿到燭火旁,這是這沒有窗戶的房間裡唯一的光亮。他很努力,但一切事情看起來都有很多不同的解釋,有如此多可能的未來。他曾想過告訴伯爵他還沒有準備好,但伯爵的目光使他無法張嘴。伯爵告訴馬克只有一次加入協會的機會,否則他就只能永遠待在廚房裡了。
    「時間快到了,馬克,很快你就會準備好了。在奧格拉日那天,你將會做出預言,這會讓我的對手們都閉嘴不言。」在觀察了一個晚上的星星之後,隔天早上,伯爵這麼告訴他,
    「您的對手,先生?」馬克膽顫地問道。
    伯爵看了看他,他凹陷的雙眼在晨光下閃爍著。
    「有些人懷疑占星術的價值,把它看作騙術,而不是最偉大的科學。他們低估了我們,毀掉了一個像奧格拉一樣古老的家族名字。但你會證明他們是錯的,馬克。」伯爵走向他,抓住他的肩膀,低聲說:「你會證明星星的真實本性。」
    當時,馬克感到非常自豪。無論伯爵讓他證明的是什麼,他都會盡力做到最好。這個偉人對他給予了信任。在伯爵眼裡,他是有價值的。馬克不能讓他失望。
    他再次把筆蘸到墨水瓶裡。

    今天伯爵又有新的訪客,還是我告訴過你的那些人。普林德卡斯特先生,就是那個律師,他對我說話時,總把我當作小孩子,而且他身上有一股腐爛的花朵的味道。史納特沃斯曾告訴過我,他願意穿著這件難聞的衣服,只要有人付錢給他,別人卻是不會為這個做交易的,儘管如此,他現在還一直穿著這樣的衣服。史納特沃斯有上百個那樣的故事。如果不是因為他,我就只能去工作,沒有時間來思考這些。你得見見他,莉莉。他就像你—會觀察事物。

    馬克抬頭望著天花板,在觀察台下的前廳裡,他突然感到很孤單,在這兒等著,直到伯爵需要他。此刻,他希望能和史納特沃斯聊聊天,但普林德卡斯特先生卻派他去外面打探節日的準備事宜。只剩下兩個星期了。

    還有勞德特先生,普林德卡斯特先生簡稱他為勞德。我覺得他一點兒也不喜歡我。他來訪時,甚至不會看我一眼。然後,史納特沃斯說他不怎麼喜歡任何人。為了生活,他用盡一生來讚揚別人。對他們而言,勞德特先生特別重要,但我不覺得他比我們大很多,也許就大幾歲。

    馬克再次停了下來。他幾乎快把這張紙寫完了,筆卻還在紙上寫著。他應該問候西奧菲利斯醫生嗎?莉莉也許希望他這樣做,但上次伯爵發現他在信中問候了醫生,就把信扔進火爐裡了。醫生的房間被鎖了起來,照片也被取了下來。馬克穿著西奧菲利斯的幾件舊衣服,因為它們比他的任何東西都要更好一些,但這些衣服適合更高更瘦的人穿。然而,他也不敢再多問什麼。雖然伯爵變得更加親切,但有時脾氣還是會馬上變得糟糕起來。

    希望你的一切都好。謝謝……

    透過地板,他還是能聽到樓上零星的談話。他不確定,但聽起來好像伯爵提高了聲音,另外一個年輕的聲音是勞德特先生,為了迎合伯爵,他的聲音也變大了。這個時間不適合試探伯爵的耐心。

     謝謝你主人的藥。它對我的睡眠有所幫助,我做夢也不再夢到爸爸了。

很遺憾沒能忘記他。經過幾個晚上沉重而單調的睡眠之後,噩夢反倒來得更猛烈了,當他爸爸把兒子簽字賣給一個陌生人時,他手指上的圖章像星星一樣發亮。他再也沒見過爸爸,即使是在夢中,他也無法忍受看到那張面孔。
活板門的開門聲使馬克從遐想中驚醒了。他匆忙抬起頭看,聽到鐵樓梯裡傳來的陣陣腳步聲,勞德特先生正急著到房間裡去。他的臉色發紅,目光發亮,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樓上傳來的是伯爵低沉的聲音。
「你真蠢,勞德!如果沒有興趣,為什麼還要做這筆生意呢?」
聲音裡充滿諷刺,而不是生氣,但勞德特先生走到觀察臺上去,大聲地叫喊著。
「斯坦利,我每天都問自己一個問題。或許在年輕人看來,你是在做好的打算。我會很小心的,不再犯這樣的錯誤。馬克!我的大衣呢?」
聽到別人呼喊著自己的名字,馬克跳起來,從房間一邊的掛鉤上取回勞德特先生的帽子和大衣。他拿著帽子和衣服,但勞德特先生沒有穿。他只是盯著馬克,露出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那種強烈的奇怪表情。當他正想要說話時,另一個聲音從頂層臺階上飄過來。
「不得不說,勞德,我恐怕你是在拒絕一次絕佳的機會。」
普林德卡斯特先生走下樓梯,手裡仍拄著拐杖,銀扶手在燭光下閃爍著。瞬間,勞德特先生的表情僵掉了。他轉過身來,僵硬地鞠了一躬。
「不管怎樣,普林德卡斯特先生,我感覺自己參與話題的時間已經結束了。我已經宣佈了你的事情,並且保證每個人都做好了準備。」
「很好」普林德卡斯特先生向前傾了一下身體,把一隻手放到勞德特先生的肩上。「但是你不應該放棄自己努力獲得的獎勵,否則是不公平的。」
深思熟慮之中,那個年輕人抖落老人的手,他的目光從來沒有離開過普林德卡斯特先生的眼睛。
「我的思想都是構造出來的。我不希望再做這種事情。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有一秒鐘,普林德凱斯特先生露出了遲疑的笑容,然後又恢復到原來的樣子,還大笑起來。
「我祝你取得最大的成功。」
「您太善良了,先生,」勞德特冷淡地說道,拿走放在馬克手臂上的大衣,蓋在自己的肩上。當他這樣做時,他向下看了看馬克的桌子。
「如果你打算寫信,孩子,那就試著去掌握基本的拼寫和語法吧。」說著,語氣像平常一樣充滿諷刺。
馬克張開嘴,想要進行一下反駁,但勞德特先生尖銳的目光阻止了他。他隨意地走過來,拿起筆和一張空白紙。「讓我來幫助你。」
「你是個完美主義者,勞德,」普林德卡斯特先生從鐵梯下說道。「這是一種難以維持的美德。像我這樣的老人,知道折衷的重要性。」
「完美是一個高尚的目標,先生。即使沒有達到這個目標。」勞德特回答。
不安之中,馬克看了看這位年輕人正在書寫的內容。

    離開這裡。

    他抬起頭,感到驚訝,勞德特先生躲避了他的凝視,相反地,他開始和普林德卡斯特先生說話,儘管他還在繼續書寫著。
    「我自豪於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不再被要求做事了。」

    你處於危險之中。他們正在欺騙你。

    「是這樣的,」普林德卡斯特先生邊說邊用手帕擦著拐杖的把手。「我相信,我們可以依靠你的明智。一個人的生活需要依靠有權勢的人的友善,這點是很重要的。」

    你若跟隨他們,你就會成為「壞東西」。不得已時,就毀掉合約。斯坦利有敵人,他們生活在一個有權勢的社會裡。他們可能會收留你。他們有清還債務的能力。即使他們沒有,也比待在這裡強。

    馬克的目光緊緊地盯著,感到很驚訝。勞德特先生繼續寫著,他那毫不顫抖的聲音暴露了正在書寫的內容。
    「我相信我能理解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普林德卡斯特先生。」

    我從未想到他們會誤入歧途。

    「你是一個明智的人。」普林德卡斯特先生朝他們走了過來。「這個男孩真就那麼沒用嗎?我相信他的書寫已經有了很大進步。」
    馬克不敢抬頭看,突然,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上面所寫的內容。很明顯,勞德特先生也意識到了所寫內容的危險性。他迅速把最後幾個字擦掉。

    我感到十分抱歉。

    接著,就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他站起來,撣了撣頭上的帽子。在他這樣做時,他敲了敲墨水瓶。馬克迅速拿起寫給莉莉的信,但就在那一秒鐘,勞德特的紙條被浸濕了,上面的留言變得模糊了。站直身體後,他不耐煩地吸了一口氣。
    「那個男孩只擅於搗亂,普林德卡斯特先生。您願意和我一塊兒去前門嗎?我還有最後一些事情要談。」
    這一會兒,普林德卡斯特先生的眼睛在勞德特和馬克之間來回眨動,目光裡面閃爍,難以理解。然後他點點頭,打開通往樓梯的銅門。勞德特先生跟著他,但當他轉身去關門時,他再次和馬克的目光相遇,露出緊張的神情。馬克迅速點了點頭,表示他能夠理解,接著,門被關上,他們都離開了。
    馬克沉重地坐下,看著寫字臺上放著的那張浸滿墨水的紙。看起來有點愚蠢。為什麼他的主人想要騙他?為什麼他要不厭其煩地遵從他的每一條命令?這個騙局究竟是什麼呢?伯爵從書上教育他說每個占星家都需要學習。每一個徒弟都被騙了嗎?馬克抬頭向上望,試著去聽樓上的主人在房間裡走動的聲音。
    可是為什麼勞德特先生也要撒謊呢?
    門栓嘎吱嘎吱地作響。馬克向下看著,已經準備好來對付普林德卡斯特先生的質問。相反地,史納特沃斯帶著高興的目光出現在他的眼前,他的胸前夾著一束紙,還戲謔般地皺了皺眉頭。
    「還有其它事情需要討論嗎?看起來有些事擾亂了主人的思緒。是勞德特先生站在門口嗎?」」他仔細地問道。
    馬克漫不經心地點點頭。
    「我不知道,勞德特先生以為……我的意思是……他知道……」
    當他看到史納特沃斯站在門口時,馬克變得口乾舌燥。他希望能夠問一下莉莉應該怎麼做。她總是很理智。但她離的太遠了,除了她以外,也沒有其他人可以指望了。他需要找一個值得信賴的人,而史納特沃斯從未對主人如此忠誠過。
    「我覺得……正在發生著什麼事情,並且我也包括在這件事情裡,伯爵、你的主人和陰謀……我不知道是什麼……勞德特先生是不會告訴我的。」他急切地低聲說著。
    史納特沃斯撅起嘴唇,皺著眉毛,環視房間。在這個恐怖的時刻,馬克覺得他得離開,告訴主人他的疑慮。然後,他退後一步,把目光放在房間外的某個東西上,但是馬克卻看不見。
    「也許會有辦法發現的。」
    史納特沃斯伸出一根長長的手指,放到嘴唇上,示意馬克悄悄坐下。馬克坐了下來,把要寄給莉莉的信塞到短褲裡。他正要問史納特沃斯打算怎麼做時,聽到樓上普林德卡斯特先生沉重的腳步聲,他忙清洗筆跡和墨水。律師走過來時,他仍低著頭,因為爬樓梯而喘著氣,並低聲說著史納特沃斯返回觀察台的事。史納特沃斯則跟著主人向上來到鐵梯跟前。
    馬克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在樓下的房間裡時,他無法分辨出談話內容—無論多用力聽都聽不到,他只能聽到語調—伯爵聽起來很生氣。過了一會兒,史納特沃斯走下樓,關上身後的活板門,隔斷了樓上的聲音。手裡不再拿著檔,但卻露出了勝利的笑容。馬克驚訝地跳了起來…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0月28號到2012年11月18號

 

【活動辦法

如果我們現在生活的環境是個以物易物的社會,你是否願意付出你已擁有的什麼,來換取你想要/需要的什麼?若你願意,會是怎樣的一個交易,用什麼來換取另一項有形/無形的資產?只要在下方留下你想用什麼?交換什麼?就有機會得到《交易遊戲首部曲:午夜密令》一本(限額10名)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