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密室的鑰匙借給你》 | 東川篤哉
  • 窮學生x怪偵探的「歡迎麻煩事」事件簿! 各大書店一致好評推薦,不容錯過的正宗幽默推理~

活動方式

窮學生x怪偵探的「歡迎麻煩事」事件簿!
各大書店一致好評推薦,不容錯過的正宗幽默推理
 

密室的鑰匙借給你  
  


就讀烏賊川市大學的窮學生戶村流平,在畢業前夕遭遇人生最大危機!

為了現實放棄電影夢,卻被女友由紀無情地拋棄……流平的學長為了替他打氣,邀他到家裡喝酒看片,晚上學長卻在只有兩人獨處(還喝得爛醉)的屋子內,在浴室中遇刺身亡!?「上鎖的房間內只有他和學長,沒有其他人來過的跡象,警方一定會懷疑他是凶手!」

帶著宿醉逃離現場的流平,又聽到另一件令人震驚的消息──他的前女友,昨晚在自家大樓被人刺殺後墜樓身亡?一夕之間成為兩樁命案的頭號嫌疑犯,流平只能尋求「那個偵探」的幫忙了……

幽默本格推理的原點代表作,東川篤哉首部長篇作品在此登場!


513e0839ef779f4b3b19ed82b4ddbe40  


東川篤哉(Higashigawa Tokuya)

1968年出生於廣島縣。岡山大學法學系畢業。2002年以長篇推理小說《密室的鑰匙借給你》嶄露頭角,成為廣受好評的新銳作家。
東川篤哉的推理小說充滿幽默感,將搞笑情節融入本格推理之中,無厘頭的人物互動讓原本殘酷的謀殺案走出一種意外的格局,閱讀起來毫無負擔,也因此吸引到許多以往從來不看推理小說的年輕女性讀者。

《密室的鑰匙借給你》為東川篤哉筆下最受歡迎的「烏賊川市」系列第一集,描述主角戶村流平因緣際會下從貧窮大學生搖身一變成為偵探社助手的故事。雖然是作者首部長篇作品,但已可看出其獨特的幽默功力,以豐富笑點來點綴離奇案件,同時讓作品充實又溫馨,即使溫和也注意不失格調,堪稱優質的幽默推理經典。

 

 


3.jpg 


案發第一天

「幸町的高野公寓有一名年輕女性墜樓,附近警車請立刻趕往現場,重複一遍,幸町的高野公寓……」時間是晚間九點四十五分。
警用無線電那刺耳響傳遍昏暗的車內,至今坐在副駕駛座安靜得宛如地藏般的砂川警部,隨即緊張地開口。

「什麼,在幸町!所以就是在這附近……好!」砂川警部探出上半身,將右手伸向無線電。「當成沒聽到吧。」然後他以右手食指將無線電切換為OFF,警用無線電一陣寂靜。而坐在駕駛座握著方向盤的志木刑警可安靜不下來。

「哇!警部,您這是做什麼,發生案件了,案件!無視的話沒資格當警察吧!」
「你還想工作?真是學不到教訓的傢伙,這次你說不定會被扔進火裡啊?」
「如果是漁夫鬧事,我就不會去。」志木也覺得一天遭遇一場災難就已經足夠。「不過,或許是大案子。」
「放心,不會是大案子,反正不是意外墜樓就是跳樓自殺,這種案件交給縣警就行。」
「啊,市警不應該講這種話吧?如果反過來還有可能。」
「在這種天寒地凍的日子,我不想加班也不想看到屍體,還是回家鑽進暖桌喝杯熱清酒……你說對吧?」

「不可以這樣,我要開警笛了,可以吧?」
「這樣會妨礙安寧。」
「這是社會正義。」
「隨便你吧。」

其實志木一直在等這句話。「那麼,浩浩蕩蕩出發吧。」接著,警笛聲刺耳響起,擾亂烏賊川市的夜晚,行人轉頭想知道發生什麼事,通行車輛驚慌失措往左或往右改道。志木全速駕車趕往幸町。

在響亮警笛聲的效果之下,警車轉眼就抵達高野公寓前面的路邊,時間是晚間九點四十八分,如果沒有閒聊肯定能更早抵達。
民眾已經開始聚集在現場看熱鬧,兩名制服員警拉出封鎖線努力維持現場完整,不過還沒看到其他警車。

「太棒了,警部,我們的車子率先抵達,真幸運!」
「我並不高興,又不會得到什麼獎品。反倒是你會不會太有幹勁了?差點在海裡溺水卻精神百倍……你是特異體質?」

志木也覺得這番話頗有道理,不過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案發現場特有的熱氣振奮他的心情,要說他是為了享受這種感覺而當警察也不為過,志木可不能在這種時候累癱。

兩人下車了,志木刑警精神抖擻,砂川警部則是不甘情願。似乎還有幾輛警車正逐漸接近現場,數個警笛聲在不同位置此起彼落反覆響起,這附近再過幾分鐘肯定停滿警車。砂川警部與志木刑警撥開看熱鬧的人群走向兩名巡查,砂川警部隨意舉起右手,擺出不曉得是敬禮還是手臂體操的動作,巡查們立刻立正敬禮並拉開封鎖線。

志木也隨後跟上。「啊,這位先生,普通人禁止進入,退後退後。」
封鎖線像是平交道護欄迅速擋在他面前,被當成局外人的志木瞬間愕然,卻立刻轉換心態認為在所難免。
「那個……不好意思,雖然我穿這樣好像小混混,但我也是刑警,請看。」

志木忍著難為情的心態,把警察手冊當成古代印盒一樣高舉,巡查把眼睛睜得斗大,目不轉睛凝視黑皮手冊,連志木也看得出巡查臉上寫著「不敢相信」四個字。

「啊,這傢伙沒問題。」砂川警部出面打圓場。「他穿成這樣是有隱情的……那個,也就是說,他直到剛才都在進行潛入搜查。」
「咦,潛入搜查嗎!」巡查發出感動的聲音。「所謂的潛入搜查,就是那部警匪連續劇為人所知的那個吧?刑警變裝進入黑道幫派臥底,非常刺激又帥氣的那種任務……原來是這樣,所以才打扮成這種退休飆車族的模樣!」

「嗯。」砂川警部適度點頭回應。
志木決定保持沉默,這套衣服真的是退休飆車族借的,但他難為情到說不出口。
巡查收起剛才的質疑目光,像是目睹耀眼事物般看向志木。
「肩負如此重大的任務,您辛苦了!」
「慢著,不,沒什麼大不了的。」志木只能姑且配合作戲。
「既然是潛入搜查,您果然是潛入黑道幫派嗎?像是村川組或丸和會……」
「不。」志木老實回答。「是海中。」

屍體位於步道一角,蓋著一塊不知道哪裡找來的白布,抬頭一看,以漆黑夜空為背景屹立的高野公寓,如同從上方覆蓋的巨人。
砂川警部斜眼看著屍體所在處。

「鑑識人員沒來,最好先別碰屍體,沒辦法,和第一目擊者閒聊打發時間吧。」
「居然說閒聊……是偵訊吧?」志木如此更正。
「也可以這麼說。」砂川警部似乎把這兩個詞當成同義。「小夥子,可以帶第一目擊者過來嗎?」

被叫做小夥子的制服巡查,立刻帶一名像是白領族的中年男性過來。遭遇這種場面的這名男性似乎有些激動,自我介紹的速度很快。
「高梨孝太郎,五十一歲,在物流公司擔任勞務課長。」

「原來如此,那麼麻煩你述說發現屍體的經過吧,當時大約幾點?」
「我清楚確認過,當時我的手錶顯示九點四十二分。」
「喔……恕我冒昧。」砂川警部握住對方左手,把自己左手湊過去捲起袖子。

兩個手腕的兩支手錶閃閃發亮。不,正確來說,只有對方的高級手錶在發亮,警部的廉價數位手錶,洋溢著相當老舊的氣息。
無論如何,兩支手錶顯示的時間幾乎相同。
「嗯,現在是十點將近一分,看來幾乎正確。」

「不,是完全正確,勞務管理的第一要項是嚴守時間,這是鐵則,刑警先生的手錶大約慢了十五秒。」
高梨孝太郎自豪挺胸,砂川警部心情似乎稍微受到影響。
「明白了,那麼可以說明九點四十二分的狀況嗎?」
「小事一件。」勞務課長口若懸河述說。

「我獨自走在這條人行道要回家,經過這棟公寓前面的時候,大約在我面前五公尺處,忽然有某個東西咚一聲掉下來。我嚇得半死,甚至以為某人從公寓陽臺朝我扔沙包,但我戰戰兢兢接近一看,發現是一名年輕女性。我第一個念頭覺得是自殺,在這時候確認時間是九點四十二分。」
「喔……」砂川警部發出像是感意外的聲音。「也就是說,你並不是發現屍體,而是目睹死亡瞬間,這很稀奇。」

「是的,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至今心臟還跳得很激烈。」
「請放心。」砂川警部面不改色說:「不會有第二次……應該吧。」
「我想也是。」
志木不禁也在內心大喊「當然吧!」,這種體驗不可能頻繁發生。
覺得兩人真的像是在閒聊的志木,插嘴提出正經的詢問。

「你趕過來的時候,這名女性已經斷氣?」
「嗯,是的,畢竟血噴得到處都是,實在不像是還有呼吸……」
「知道她從幾樓墜落嗎?」
「不,我只看到女性摔落地面的瞬間,所以無法斷言。」
「看過這名女性嗎?」
「不,素昧平生。」

「明白了。」志木完成一連串詢問之後,交棒給砂川警部。
砂川警部催促對方說下去。
「那麼,你目擊這名年輕女性死亡之後怎麼做?」
「我第一個念頭是報警,附近就有派出所,我覺得去那裡比打一一○快,所以就這麼做了。」
「原來如此,喂,志木,叫剛才的年輕巡查來確認。」
志木帶著忙於整頓圍觀群眾的巡查前來取代勞務課長。
「敝姓加藤,加藤信夫,任職於幸町派出所。」
「啊,這樣啊。」

年輕巡查順勢自報姓名,似乎希望警部記下來,但巡查姓名不在砂川警部的興趣範圍,不只是當成耳邊風,還另外提出好幾個問題。加藤巡查以回答的方式,承認高梨孝太郎的證詞毫無虛假。

「高梨先生在晚間九點四十三、四分左右,衝進我所在的派出所。如果命案發生在九點四十二分,從現場和派出所的距離推測,理所當然是這個時間,肯定沒錯。」

「喔,那麼恕我冒昧……」
砂川警部沒學乖,重複一次剛才的動作,巡查套著制服的手臂和警部手臂並排,確認彼此手錶的時間,結果和剛才一樣。
「嗯,十點七分,看來幾乎正確。」

「不,在下的手錶肯定正確,這是誤差不到兩秒的最新款式。」巡查同樣自豪挺胸。「警部閣下的手錶大約慢了十五秒。」
「這樣啊……明白了。」短短十五秒令砂川警部難以自容。

「那你接獲通報之後怎麼做?」
「當然是立刻趕往現場努力維持原狀。」
「然後我們在數分鐘之後抵達?」
「是的,這段過程肯定沒錯。」

「話說回來,小夥子。」砂川警部詢問加藤巡查。「我想你應該大略知道那名死亡女性的身分,你看過死者的臉吧?而且應該熟識附近的居民。」
「是的,我姑且看過屍體,可惜臉部有點……但我看體型與髮型大略知道是誰,很像是住在這棟高野公寓四樓的女性。」

「喔,住在四樓的女性是誰?」
巡查挺直身體流利回答。
「就讀烏賊川市大的女大學生,記得名字叫做紺野……紺野由紀。」
「嗯,女大學生啊……」
砂川警部再度看向躺在一旁的屍體。
總算抵達的法醫與鑑識班正要勘驗屍體。
「好,小夥子,你可以回崗位了。」

「是,打擾了。」加藤巡查立正敬禮之後離開,但是走一兩步就如同改變主意,再度轉身走到志木面前。
「什麼事?」志木開口詢問。
「那個,恕我冒昧……」加藤巡查一副非常難以啟齒的樣子扭動身體。「請問您剛才那番話是什麼意思?」
「啊?」
「我沒聽過『海中組』這個新興幫派,是不是在下聽錯?難道是同音的海野組,或是野中組?但我對這種名稱也沒有頭緒……我很在意這一點。」
「………」

話說回來,這個叫做加藤的巡查,似乎相當執著於潛入搜查。或許他也是被電視的警匪連續劇觸發而進入警界,這麼一來,剛才的小玩笑對他這種人來說,或許是一種罪過。

「不,我說啊……」
志木面對加藤巡查要說明的時候,出乎意料的人物進入他的視界。
「……嗯?那是……」
是志木刑警高中同學的懷念身影,久違見到的同學,看來和以前幾乎沒有兩樣。昔日同窗位於黃色封鎖線另一邊,在圍觀群眾之中凝視這裡。
「那是……茂呂!是茂呂耕作吧?」
「咦?」身旁的加藤巡查抬頭回問。「什麼?」
「不,我不是對你說話。」
志木想以適度音量叫他,值勤時不能做得太過張揚,但稍微打個招呼應該無妨。

此時,黃色封鎖線另一邊的茂呂耕作,瞬間和這邊的志木四目相對,然而……
「咦?」

不知為何,茂呂耕作的表情忽然在下一瞬間緊繃,難以確定是驚訝還是恐懼。兩人一度相對的視線立刻錯開,茂呂耕作的身影至此消失在圍觀群眾之中。老友意外的反應讓志木難掩困惑,怎麼回事?他不可能忘記我才對。

「請問……怎麼了?」
身旁的加藤巡查擔心詢問。
「不,沒事。」志木重振心情回應。「圍觀群眾裡有我認識的人,不過或許是我看錯。」
「喂~」後方的呼喚聲來自砂川警部。「志木,你在做什麼,鑑識人員點頭了,開始進行現場蒐證吧~」

屍體是米色運動服加窄管長褲的輕便穿著,身材挺不錯的。不過欠缺決定性的要素判斷是否是美女,因為最重要的臉部受創嚴重,甚至慘不忍睹。
總之就任何人看來都是墜樓的屍體,志木擅自認為年輕女性墜樓死亡很可能是自殺,或許是被負心漢拋棄,或是早早對自己的未來悲觀,抑或是……
志木進行各式各樣的臆測,卻完全被法醫的說法推翻。經驗老到的法醫發表意見時,指出一個極為重大的事實。

「女性死亡時間推定在晚間九點四十五分前後,死者應該是從很高的位置摔落地面,臉部損傷與全身挫傷推測是墜樓造成。」
「當然可以認定這是死因吧?」
砂川警部大概做夢都沒想到死因不是墜樓。
「不,沒辦法一概而論。」法醫慎重回應。「除了墜樓造成的外傷,死者背後還有一個疑似刀傷的傷口,現階段無法判斷何者是致命傷。」
意外的事實,使得砂川警部不禁驚呼。
「醫生,請等一下,您說有刀傷!這代表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這是事實所以無可奈何,總之至少可以認定不是自殺,畢竟沒人能用刀刺自己的背。」
「那麼……這是他殺?」

「不清楚,這應該由你們來判斷。但姑且就我推測,遇害者應該是被某人從身後刺一刀再推下樓比較符合常理。」
「那麼,凶器呢?」
「我想應該是小型利刃,而且不是厚實的刀,很可能是薄又銳利的刀。」
「推定死亡時間是晚間九點四十五分前後,這一點沒錯吧?」
「那當然。」法醫特別加重語氣。「屍體這麼新,沒把誤差控制在幾分鐘之內就不叫專業。」
依照勞務課長高梨孝太郎的證詞,屍體是在晚間九點四十二分落地,誤差真的只有幾分鐘,志木不禁佩服法醫如此高明。
總之講到這裡就能確認,死者並非單純的死者,應該稱為「遇害者」。

問題在於遇害者的身分,她身上沒有任何物品,也不可能以衣著判斷,臉部完全損毀,加藤巡查從體型與髮型推論出紺野由紀這個名字,但是真的正確嗎?總之警方請公寓管理員前來確認,管理員年事已高,語氣卻很肯定。

「很像四○三號房的紺野小姐,像是髮型……和這套衣服,我記得之前看過……我想應該沒錯。」
看來遇害者的身分,果然是就讀烏賊川市大的女大學生紺野由紀。
砂川警部與志木刑警立刻前往紺野由紀居住的四○三號房,兩人搭乘電梯前往四樓房門,玄關門沒鎖,進門發現空氣是溫的,房內開著燈,卻沒有任

何人的氣息,大聲呼喊也只有空虛的沉默回應。
砂川警部先進入室內,志木隨後跟上。

室內沒有弄亂的跡象,電視、收音機、桌椅、鋪著條紋床單的床都依然整潔,只有煤油暖爐持續為無人的室內加溫,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沒有令人聯想到暴行的暴戾氣息,只覺得洋溢著寧靜又有些寂寥的空氣。
唯一的異狀,化為黃綠色地毯的水痕遺留在現場。
「喂!志木你看!」
「啊,這是……」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1月12日起至2012年12月2日止


【活動辦法


一連發生的兩起謀殺事件兇手都指向同一人!?
精彩又爆笑的《密室的鑰匙借給你》絕對讓你歡樂不已!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