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隻黑天鵝》| 卡洛琳‧庫妮
  • 亞馬遜網站4.7顆星熱烈推薦!美國青少年圖書館協會推薦必讀作品!

活動方式

亞馬遜網站4.7顆星熱烈推薦!美國青少年圖書館協會推薦必讀作品!

三隻黑天鵝_書封      


少女們的惡作劇引發了一連串「黑天鵝效應」,事實的真相卻比她們猜想的更難以承受……    

一樁無心的惡作劇,三名容貌相似的女孩,一段再也藏不住的無奈謊言……

十六歲的蜜茜和她的表妹克萊兒從小感情就非常好,兩人總是一起冒險、無話不談,在旁人看來,這兩個女孩外貌就像雙胞胎一樣難以分辨。天生愛惡作劇的蜜茜,為了在學校作業中給同學老師一個驚喜,便與克萊兒串通好,兩人假裝是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在校內演出一齣相遇的戲碼,也順利瞞過班上同學與老師──然而整個過程被上傳到YouTube網站,迅速傳遍全國引發熱烈討論。蜜茜和克萊兒原本想澄清事實,此時網路上卻傳來一則訊息,有個和蜜茜長得很相像的少女,要求和她們見面……

這是一個引人入勝,卻又令人心碎的故事。多次獲選美國圖書協會青少讀物獎的作者卡洛琳‧庫妮,以少女們無意間一個惡作劇念頭,將周遭所有人捲入一連串如巧合般不可思議的事件──這些極不可能發生,但實際上卻真實發生的事情,被稱為所謂「黑天鵝」。當這些小女孩面臨遠超乎自己所預期、所能掌控的事件,她們將被現實真相給擊潰……或者是,信任親情與家庭的力量,幫助自己面對全新的未來?


 2.jpg     


卡洛琳‧庫妮(CAROLINE B. COONEY)

居住在南卡羅來納州與紐約。曾以《牛奶盒上的那張照片》系列獲得美國圖書協會青少讀物獎、美國童書協會兒童評選最愛書籍,是深受讀者喜愛的青少年文學作家。


3.jpg 

克萊兒‧李納翰正在做功課。


這學年才過了六個星期,克萊兒對所有的課程、所有的研究充滿了期待。教科書仍像是一本本的寶藏,有太多迷人的主題等著她去發掘。通常這種感覺會持續到感恩節。到了十二月,每天一大早都又冷又暗,她開始期待下雪以及週末滑雪假的到來,滿心只想購買更多的毛衣,對書本逐漸失去新鮮感;曾經讓她如此期待的書中黃金屋,克萊兒已一一涉獵,接下來她只想要轉移興趣了。

她的手機響起。是表妹蜜茜的來電鈴聲,不過克萊兒反正早有預感知道誰會打來。她與蜜茜幾乎心意相通。「嗨,蜜茜。」克萊兒坐定,準備好長談。她與表妹三不五時就互發一封短訊,但還是會打電話給對方,一天至少有那麼一兩通,聽聽對方的聲音。

「嘿,克萊兒。」 蜜茜的聲音非常爽朗、非常樂觀。有人說,蜜茜和克萊兒的聲音聽起來一模一樣,但克萊兒不同意。她自己說話的速度比較慢,也比較低沉。「聽著。」蜜茜說。「我需要一個同卵雙胞胎。」

克萊兒笑了起來。「即使是在網路上,蜜茜,也不會有那麼多同卵雙胞胎等著被拍賣。」
「是生物課。」蜜茜說,「老師指定我們要設計一個騙局。」
「是不是就像拍攝大腳怪的短片?或是在你家後院的石頭上找到舊石器時代遺跡?」

「沒錯。我決定這麼安排我的騙局:不曉得從哪兒冒出來,就像夜晚撞穿我家屋頂的小行星,就是這麼突然,我遇上了我失散已久、互不相識的同卵雙胞胎。所有的人都會相信我的騙局,因為我會帶著我的同卵雙胞胎到學校去。」

克萊兒咯咯地笑了起來。她從不會在任何人面前這麼笑,除了蜜茜以外。「我上過生物學的課。」克萊兒說,她今年高三,而蜜茜還是高二學生,「課堂上教我們了解的是事實。拿騙局當作業是沒有意義的。妳知道嗎,蜜茜?今天上午,艾登和我居然碰巧在同一時間走進大樓,他跟我打了聲招呼。然後還對我微笑。」跟艾登同一時刻抵達學校絕非意外,蜜茜當然也沒錯過這個計劃。聊男孩的八卦話題是這一對表姊妹每晚談話的主軸。
「現在我才沒空管艾登。」蜜茜。「我唯一關心的是我的作業。妳非得來當我的同卵雙胞胎,克萊兒。」

這一對表姊妹從外表上看來明顯有血緣關係。從她們年幼開始,大約七八歲的時候,蜜茜和克萊兒就經常打扮得一模一樣,梳理相同的髮型,公然地假裝知道對方的想法,並搶著幫彼此接話。「我們是雙胞胎!」她們總是這麼扯謊,騙取他人的關注。但沒有人買帳,因為克萊兒個子比較高,塊頭也比較大,但這兩個女孩自認演出成功。後來她們的父母受夠了,禁止她們再杜撰雙胞胎的情節。即使到了現在,只要發現克萊兒在模仿蜜茜或是蜜茜在模仿克萊兒,克萊兒的母親還是會怒從中燒。

「我們是看起來明顯有家族臉。」克萊兒同意。「但我恐怕還需要整容,才能跟妳唯妙唯肖,而且前提還得我真的想要有一副酷似妳的長相。事實上,我覺得應該是妳去動手術,把妳改造得完全像我才對。」

「沒時間動手術。」蜜茜說。「眼看著就快到繳交期限了。」

與蜜茜電話聊天輕鬆愉悅。克萊兒原本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但她一聽到蜜茜的聲音,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愈來愈軟。只要讓她趴到床上,她馬上就可以輕鬆到睡著。這時候蜜茜會對著話筒嚷著:「嗨!克萊兒!醒來了!」
「所謂的同卵雙胞胎就必須要長得一模一樣。」克萊兒指出。

「問題還不只這一樁,我在學校比妳高一級,同樣是學生,但我參與了六項活動,入選了兩隊的隊員,並計劃成為一名醫生,而妳──請恕我必須如此直言──只是一介平庸的學生,完全沒有參與任何課外活動,只會聊天八卦和購物。」

她們笑成一團。事實上,這一對表姊妹彼此非常相像。只不過一個高一、一個高二,分住在不同的州,接受不同的課程、經歷不同的考試──蜜茜住在康涅狄格州,而克萊兒在紐約州──所以實在很難加以比較。

「妳可以閉嘴了,克萊兒。」蜜茜樂得笑呵呵地說。「我是這麼計劃的。我明天到學校去,邊抽泣、邊顫抖著告訴大家,我突然冒出一個從未謀面的同卵雙胞胎姊妹。」

「妳是指我嗎?找到我會讓妳喜極而泣?」
「好吧,我會拍手鼓掌,圍著小圓圈跳舞。」
「更好。」 克萊兒說。「這樣啊,那妳會到哪裡表演這一套?生物學實驗室嗎?」

「不,當然不。我們學校──比妳的學校還棒──有一套校內電視廣播。我恰巧認識那位晨間播報員。他妹妹與我的語言藝術課同班,我去過他們家一次。我打算打電話給里克,跟他分享這則驚人的消息,並安排他來採訪我。」

「他們願意在校務廣播的時段進行採訪嗎?」

「從未有過,但以前從未出現雙胞胎失散已久的故事。我可以想辦法說服里克。這是相當不得了的故事,妳知道。他一定會一頭栽進來。問題是,克萊兒,我不能用雙胞胎的照片來說服人。任何人都可以拿自己的照片來假裝那就是她的孿生姊妹。妳的現身,才是活生生的證據,證明我有一個同卵雙胞胎。妳將與我聯袂演出一齣雙胞胎的首次亮相。」

只要跟蜜茜在一起,不論是面對面或是用手機交談,總會讓克萊兒卸下心中的不安全感。這種感覺始終存在著,只是克萊兒始終無法完全捉摸。究竟自己的不安全感所為何來?然而,此刻她又無端地拉起了心防。「我不這麼認為,蜜茜。」

蜜茜不為所動,這是她的典型反應,她就像一頭鬥牛一樣。「我曾經看過一個電視節目。」蜜茜說,「節目中發現一對同卵雙胞胎在出生時被拆散。透過節目的安排讓他們第一次碰面,當時他們已經是而立之年了。很難想像吧?這兩名男子現身時居然穿著同樣的襯衫,他們的保齡球得分紀錄相同,並且也在同年同月結了婚,甚至他們結婚對象的名字也一樣。但他們從不曉得對方的存在。所謂的同卵雙胞胎就是這樣,心有靈犀一點通。」
保齡球同分的兩名三十歲男子,克萊兒可沒興趣。「蜜茜,別傻了!我不可能一大早出現在妳的學校。我有自己的課要上。更何況我住在二十英里外。又不會開車。」她的父母終於同意讓她在明年春天取得駕照。一想到能夠開著自己的車,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在她的錢包裡那一小張塑膠照片夾層裡展示著她的駕照,另一面的夾層裡還有加油用的信用卡,克萊兒就興奮得吃不下飯、也唸不下書。
 

「哇。」他又說了一遍。「蜜茜。」他對克萊兒說,「這是──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一直不是很相信妳所說的。但是……」他半笑著,半震驚著。「蜜茜。」他吶吶地說,「說實在的,我分不出哪一個才是妳。」
克萊兒不知所措。她的大腦中一片漆黑。
「我才是蜜茜。」她的表妹說。「和你說話的是我失散多年的同卵雙胞胎姊妹,克萊兒。」

站在克萊兒背後負責操作攝像機和控制臺的那一群學生驚呼連連。「妳們是怎麼找到對方的?」其中一名學生問道。「簡直是一個奇蹟。」另一個學生低聲說。

「這確實是一個奇蹟。」蜜茜說,她緩緩轉頭,注視著克萊兒的眼睛。

多年來,克萊兒一直是比較高的那一個。今年,她和蜜茜已經長到差不多一樣高了,所以她們的視線可以完全平視對方。蜜茜的眼睛顏色和形狀莫不與她相同,眼眸深邃而立體,眼影效果明顯。除了些許的差異外,克萊兒與蜜茜幾乎就是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同樣有著尖尖的下巴,豐滿的嘴唇。同樣有著秀氣的眉毛,與濃密烏黑的秀髮形成極大的反差。

沒有什麼好大呼小叫的,克萊兒告訴自己。只不過是親戚關係,讓我們有著強烈的家族相似性。這往往會引起人們議論紛紛。但我們不是雙胞胎。我比蜜茜大兩個月。奇蹟不是沒有,但不可能有那種母親等到八週之後才生下雙胞胎的另一個。無論如何,我的父母是我的父母。蜜茜的父母就是她的父母。沒有誰是被收養的。

蜜茜緊張時總是猛拉她的馬尾。這兩個表姊妹精確地在同一時刻,不約而同地扯著自己頭上的粉紅色髮圈,以相同的手勢鬆開頭髮,並重新綁上馬尾。

「不是到了該要對國旗宣誓效忠的時刻嗎,里克?」蜜茜問道,使勁拉了拉她的馬尾辮,已經是第二次了,這意味著她真的很緊張。
克萊兒雙手緊緊交扣,免得自己再次去拉扯她的馬尾辮。我不是蜜茜鏡子裡的倒影,她提醒自己。這不過 是一場遊戲。我只要保持笑容。讓蜜茜去忙就好。

里克端詳著她們每分每秒的舉動,然後像一隻剛從水裡鑽出來的獵犬似地搖了搖頭。「在宣誓效忠時刻之後,我做我例行的工作,然後我會提示妳進場,蜜茜。妳有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這裡這位是瑪格麗特,她會負責倒數計時,提醒妳分秒不差地準時停止。」里克檢查他的領夾式麥克風,拉一拉他的襯衫,然後坐到桌子後面。

現場居然沒有大人。不是蜜茜想辦法擺脫了大人的監督,就是里克和他的成員們太值得信任,校方顧問覺得沒必要來。從今以後他們可能會改變想法了。克萊兒悄聲對她的表妹說:「發生了什麼事,妳怎麼沒提安娜貝爾‧格里芬這個名字?」

「我忘了。」蜜茜捏了捏克萊兒的手。這動作給了克萊兒一種極奇怪的感覺,彷彿蜜茜才是年長的那一個。她被帶到一張凳子前,又將一臺小麥克風固定在她的毛衣上。她忍不住哆嗦起來。

「開拍了。」其中一名成員大叫。

里克對著鏡頭微笑。「早安,各位。」克萊兒笑不出來。她連凳子都快坐不住了。往事歷歷,一系列回憶有如快照從她眼前快速跳過。媽媽不再讓她打扮得像蜜茜(「童裝打扮適合蜜茜,但妳需要剪裁講究的服裝,克萊兒。何不嘗試一些成熟一點的妝扮?」)。媽媽還堅持她不能與蜜茜梳一樣的髮型(『那種髮型讓蜜茜看起來更加甜美,但妳需要的是更精緻典雅的打扮。』)或是不讓她參與同樣的活動(「別事事都模仿蜜茜。要有自己的風格,別老是當個跟屁蟲。」)。她還記得當時自己大笑出來。「媽媽,我不是在模仿蜜茜。我們這個年齡的女孩都留長頭髮。我只是跟大家一樣而已。」

「難道這樣就好嗎,親愛的?」她母親問道。
「媽媽,不過是頭髮。又不能因此預測我的未來,誰說我一定會是社會中那個千篇一律的複製人?」
複製人,克萊兒心一驚。
一陣深層的恐慌往她心窩裡鑽。

等蜜茜開始開口,克萊兒嚇了一跳。難道她們的事已經公佈完了嗎?

「嗨,大家好。」蜜茜笑容滿面地對著鏡頭說。「我是蜜茜‧維安羅。本校的高二學生。這裡有一件最美妙、最神奇、最美好的消息要與諸位分享。我的雙胞胎姊妹剛出現。我們就這麼找到彼此!你們能相信嗎?我居然有一位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姊妹。而這位。」蜜茜說著,伸手去觸摸克萊兒的肩膀,「就是我的雙胞胎姊妹,克萊兒。」

喉嚨裡一陣哽咽,但克萊兒強忍住。她緊緊抿住她的嘴唇,又努力收緊她的下巴。就像是在擠壓一管牙膏一樣。但眼淚卻不聽話地潰堤而出。「我們不該這樣做。」她對蜜茜說。她的聲音沙啞。「我不該答應的。」

蜜茜不理她。「克萊兒打算今天陪我一起上課。」她繼續說,就像啦啦隊長一樣神采奕奕,「這似乎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可以讓大家知道她是誰,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克萊兒感覺到她全身的骨頭都快要解體。她想找個東西緊緊抓住,但就這一次絕對不是蜜茜。
蜜茜像是個陌生人。她知道了些什麼,卻沒有告訴我?克萊兒暗忖。我們不是一直都分享一切的嗎?
接著她又想到,我們真的有嗎?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2月11日起至2012年1月1日止

 

【活動辦法

當克萊兒察覺到蜜茜和自己是如同的相似,懷疑及對於自己存在價值等種種疑惑啃食著她的心……又假如今天你的週遭突然出現了一位和你長相十分相似的人,而且這種相似程度,是只有在「血緣」的關係下才會有的。碰到這樣狀況的你,會有什麼想法呢?請於下方直接迴響,即有機會獲得本書。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