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夜談》 | 十四闕
  • 我在此等待,一夜又一夜,一年又一年。為何而等?為誰而等?已不復記憶。

活動方式

七夜,七個環環相扣的故事……
我在此等待,一夜又一夜,一年又一年。為何而等?為誰而等?已不復記憶。

七夜談_小封面                                     
     
 
七世,我們原本可以相守七生七世。
我們對彼此的思念,足以在茫茫人海與時間長河中,七次找到對方。
 
但每一世,總是在相逢後再度錯過。
有時是命運捉弄,即使我們心意相通,卻無法廝守;有時是我們太倔強,或是有太多糾結纏繞的誤會,明明可以相守,卻因為枝微末節的事情分開。
 
這一切是命定的劫數,還是我們的緣分僅只於此?
無論何者,都不能阻止我們繼續尋找對方,千年如一瞬──

我們期盼的幸福,不過就是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朝朝夕夕。
但命運,總是不盡人意。
如果有來生,我們能否彌補缺憾,環起一個完滿的圓?

 2.jpg     

 十四闕
 
雙子座,貓控。養兩隻貓,一隻叫16,一隻叫61。
寫一些自己很喜歡的故事,做一個自己很欣賞的人,盡量把生活過得多姿多彩有滋有味。
多一點陽光,多一點美食,多一點努力,多一點收穫。
然後……少一點點貓毛~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ourteen



3.jpg 

    
之一《朝夕》
也許,我們所最終期盼著幸福的終結模式,不過是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朝朝夕夕。——題記
【一】
我的名字叫小朝。是船王世家柳家的丫鬟。
老爺年輕時曾曆牢獄之災,因此把膝下唯一的女兒柳夕送到他的至交好友——當朝左相沈芻處寄養。
左相家有兩位公子,大公子叫沈諾,二公子叫沈言。
待十年後老爺從牢裡出來時,小姐已經十七歲了。
沈柳兩家的交情經久彌珍,決定要親上加親。因此,左相向皇上討來聖旨,為他的長子沈諾與小姐指婚。
三月初七,便是大喜之日。這門親事傳遍了京城所有的大街小巷,可算是這一年裡最受關注的大事件。
然而,未等三月初七花轎抬到,三月初六,一場大火燒毀了小姐所住的彤樓,同時被燒毀了的,還有放在樓裡所有的聘禮嫁妝,以及……
小姐的性命。

沒錯,我的小姐柳夕,在三月初六時,用一把火結束了自己年僅十七歲的生命。
柳府一夜間,由紅妝更換了白妝,由喜事變成了喪事。
而我,在一片身穿喪服的下人中,默默站立,凝望著靈堂中央停放著的棺木,恍如置身夢中。
老爺極愛小姐,因此選用的棺木亦是紫檀雕成,描金繡鳳,好不精緻。他坐在棺旁,想著白髮人送黑髮人,哭得痛不欲生。
一批批客人走過來,上香,施禮,勸慰,看入我眼,全是清一色的麻木虛假。
他們根本不認識小姐,甚至,在小姐生前,那些個詆毀她的話,都曾從他們嘴巴裡流過。
他們說,柳家的那個小姐,作風不怎麼端正呢……
他們說,有人看見柳小姐在上香時跟個男人勾勾搭搭,而那個男人,就是沈二公子……
他們說,老大娶了柳小姐,其實就是戴了老二的綠帽子呢……
他們說,聽說沈大公子非常討厭她,但被左相逼著娶,左相既然那麼喜歡柳家的小姐,幹嗎不自己娶了得了……
他們說他們說,他們說的那些個混帳話,終於逼死了小姐,而今,卻還有臉來給小姐上香!老爺,你為什麼還要謝他們?是他們逼死了小姐啊!是這些人不負責任的道聼塗説誇大其詞,最終,害死了你最愛的女兒……
我心中像被什麼東西滑過,冰涼冰涼。
而就在那時,人群裡起了一陣竊竊私語聲,我抬起頭,便看見沈二公子從大門外走了進來,一步一步,臉色蒼白,失魂落魄。
他非常非常俊美。
左相家的二公子雖然體弱,但容貌之美,名揚京城,堪稱帝都首秀。
而且才情出眾,詩畫雙絕,比之那個號稱混世魔王的哥哥,不知強出多少倍。
可是、可是、可是……若非是這樣的他,又怎會傳出那樣不堪的流言?
他走到堂前,點香,三拜,插於爐上。卻不走,站在棺前時間長長。底下裡議論紛紛,他也只當完全聽不到,霜露明珠般的臉上,有著深深深深的一種絕望。
最後,轉身,跪倒在老爺面前。
老爺大驚:“你這是做甚?”
“是小侄害死夕兒,傷情所至,痛不欲生!”
此言一出,眾人一片譁然,臉上紛紛露出“這二人果然有私情”的表情。而老爺更是驚慌,顫聲道:“你……你……”
“世伯,”他抬起霧濛濛的眼睛,眉似遠山目如秋波,美至極致,也哀至極致,“為什麼你和我爹,都在夕兒的婚事上,沒有考慮我?”
是啊,他和小姐,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青梅竹馬。
他和他的哥哥完全不一樣:沈諾頑劣淘氣,沈言乖巧斯文;沈諾吃喝嫖賭樣樣都會,沈言琴棋詩畫件件精通;沈諾仗勢欺人是京城有名的浪蕩少爺,沈言溫文正直是首屈一指的翰林才子……
最最重要的是,他對小姐從小關愛備至呵護有加,而不像他哥哥,跟小姐三天鬥嘴兩天打架,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
他才應該是小姐的良人啊!
但是,老爺,你和左相,卻都只想把小姐嫁給沈諾。
老爺臉上有著悔不當初的痛苦表情,顫巍巍將他扶起來,哽咽說:“如今再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是啊,如今再說、再求,都晚了。
沈二公子從懷中取出一疊詩稿,低聲道:“這些都是昔日我和夕兒一起寫的,如今燒了給她,好讓她在黃泉路上,不太寂寞。”
他將文稿一張張丟入火盆中點燃,火光跳躥,映得他的臉,亦明明滅滅。
當年,寒梅映雪,小小書齋,三小兒一同上學。
沈言文采最好,深得夫子贊許,因此,小姐望向他時,眼裡總是充滿了崇拜。當他們兩個探討詩文時,沈諾就在一旁趴于案上呼呼大睡,偶爾翻身碰倒了硯臺,手掌沾墨而不自覺,待得醒來一抹臉,就全塗在了臉上。
每到那時,小姐就取笑沈諾:“言哥哥讀書你也讀書,言哥哥墨在胸中,而你倒好,墨在臉上,真是另辟新徑啊!”
沈諾怒,張開手道:“新徑麼?給你也辟一個好了!”
小姐尖叫一聲,連忙躲到沈言身後,其結果就是啪啪兩聲,沈言臉上印出了兩個墨掌印……
從小,沈二公子就是這樣保護小姐的,無論闖了多大的禍,只要往他身後一躲,小姐就知道再也不會有事,她信任他,如信賴兄長。
偏偏……有緣無分。
詩稿在盆中燃盡,沈二公子俯腰輕泣,老爺攙扶道:“賢侄,起來吧。有你這份心意,夕兒在天上也瞑目了。”
二公子不肯起,一雙手臂忽然伸來,握住他臂,他抬眼看見來人,驚呼出聲:“爹。”
老爺亦在一旁同喚:“沈兄。”
來人一襲紫袍,國士無雙,正是當朝左相沈芻。
左相扶起沈言,轉向老爺,低聲道:“我……對不起你。子先,我對不住你,更對不住夕兒……若非我太想讓她當我的兒媳,逼她嫁給我的兒子,她也不會……”
他垂首,面容蕭疏,黯淡無光。
可他原本,是一個風華絕世,被先帝稱之為“人中璧玉”的男子。
左相非常非常喜歡小姐,對她的寵溺程度,甚至超過了兩個兒子。從小,小姐和沈諾吵架,只要到他面前一說,他絕對會嚴懲沈諾替小姐出氣。
有次,小姐和沈諾比賽釣魚,小姐技不如人,眼見得要輸,她一腳踢翻沈諾的魚桶,魚兒順水流出,掉回湖內,小姐拍手道:“你的魚全沒了,看你怎麼贏我!”
沈諾怒,撲過去也想踢掉小姐的魚桶,小姐卻早有準備連忙護在身後,口中笑道:“你踢不著你踢不著,我有三條而你一條都沒有,臭沈諾你輸了!”
兩小兒拉扯間,小姐腳下一滑,連人帶桶一起掉進湖裡,嚇得府內下人魂飛魄散。
左相知道後,根本不細問緣由,就把沈諾打了一頓,並罰他跪在堂前,整整一晝夜不准吃飯……
是了,無論錯的是誰,左相都會維護小姐。因為,小姐長得很像他少時仰慕的女子,而那名女子,後來嫁給了老爺。
這成了他一輩子永遠的遺憾。所以,他才會那麼寵愛小姐,仿若第二個父親。
我垂下眼簾,在心中歎息,耳中聽左相哽咽道:“若早知承我恩寵會導致這樣的結局,我寧可再不看這孩子一眼,離她永遠遠遠的……子先,對不起。”
老爺相對抹淚道:“是夕兒自己福薄壽淺,與沈兄何關?而她性格太過剛烈,鑽了牛角尖就不肯出來,竟用那樣的方式報復我們……”聲音一轉,轉為哀嚎,“不,她是在報復我,只是報復我一個人……”
小姐一直以為她娘是難產死的,十五歲時才知道,夫人是自殺。
老爺和左相是好朋友,在得知自己的妻就是至交好友尋找了十年的心上人時,就想把她讓給左相,甚至寫好了休書準備放她自由。卻不想,夫人全心全意愛的,只有老爺。夫人羞憤悲苦之下,用一把火燒死了自己,用那樣決絕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忠貞。
因此,這一次小姐,用同樣的方式,給老爺多年未愈一直流血的傷口上,灑了沉沉一把鹽。
老爺抱棺痛哭:“夕兒啊,是我害了你啊,是爹對不起你啊……我的夕兒,若你能活回來,爹什麼都答應你,什麼都由著你啊……爹給你賠罪,爹重修你娘的墳,爹取消你跟沈諾的婚事,爹……”
“岳父大人,你在說什麼呢?”
清悠飛揚的語音,仿佛來自天邊,又仿佛來自地獄。
我的心陡然一跳——時近黃昏,終於教我等到了主角。
大開著的府門口,出現了一道人影,火紅火紅,幾欲灼燒人眼。定睛看去,卻是沈諾,穿著新郎的吉服,一步步,走了進來。
大紅色錦緞上用金線繡著龍鳳呈祥,寬大的廣袖與下擺水一般拖曳在地,他走過來,長髮飛揚,帶著三分的癲,七分的狂。
是了,這個穿著吉服闖靈堂的男子,就是沈諾。
小姐的未婚夫沈諾。
小姐的命中剋星沈諾。
小姐生前……最討厭的沈諾。
府內三百餘人,無一不是面色凝重神帶悲傷,更有老爺左相和沈言哭得肝腸寸斷,然而,只有他,依舊唇角上揚,竟是在笑。
他沈諾,竟敢穿著吉服笑著進靈堂!
左相先自色變,驚起道:“諾兒,你來做什麼?”
“做什麼?”沈諾微微地笑,懶懶地答,每一步,都走得好輕佻,“當然是來拜祭我那未過門就死了的媳婦啊。”
老爺沉下臉:“這裡不歡迎你,你走吧。”
沈諾挑眉:“奇了,同是沈家人,爹爹來得弟弟來得,為何獨獨我來不得?”
“你還有臉說!”老爺氣得跳腳,伸指指他道,“若非你行多不義惡習累累,更與紅袖樓的小月亮糾纏不清,夕兒怎會不肯嫁你,若不是不想嫁給你,她又怎麼會以死拒婚……”
沈諾的目光膠凝在牌位之上,然後眉毛一跳嘴角一翹,又笑了:“這話說得更是有趣,我行多不義惡習累累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你們先前不說,現在倒反來怪我。岳父大人,當初執意要把你女兒嫁給我的,可是你哪。”
“你你你……”
眼看老爺就要發火,左相輕輕攔住他道:“子先,你先別生氣,看在我這張老臉的分上,就讓諾兒拜拜夕兒吧,不管怎麼說,他們也有婚約在身啊……”
老爺看了左相一眼,頹然而歎……

  1.jpg

 

【活動日期】 

2013年2月26日起至2013年3月25日止

 

【活動辦法

我們期盼的幸福,不過就是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朝朝夕夕。
但命運,總是不盡人意。如果有來生,我們能否彌補缺憾,環起一個完滿的圓?

請於下方迴響分享,如有來生,你最想要再次相遇的人會是?只要留言分享並附上部落格貼紙,就有機會獲得上市新書!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