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廚房屋》 | 凱薩琳‧葛里森
  • 「我們團結在一起,這才是家人的真正意義」!

活動方式

「我們團結在一起,這才是家人的真正意義」!
 
 
 廚房屋立體封                             
           
媲美《姊妹》、《追風箏的孩子》的動人故事 
美國藍帶選書獎 
2010~12年美國出版市場的銷售奇蹟,華爾街日報專文分析 
口碑相傳,兩年內狂銷超過25萬本 

當一個白人小女僕攪亂了莊園大宅裡生活秩序, 她也揭開了一段悲劇,暴露出人性的黑暗與光明, 讓她真正領略家人真正的意義。 

七歲的拉薇妮雅跟著父母親及哥哥從愛爾蘭坐船前往美國討生活,但在漫長的海上旅程中,她失去了父母與兄長,成為孤兒。船長只得把她帶回自己經營菸草種植的莊園,讓她跟著廚房屋裡的黑奴一起生活、工作。負責照顧她的是船長的私生女蓓兒。 

在廚房屋裡,拉薇妮雅學會煮飯、打掃,以及伺候主人,漸漸和新的家庭建立起深厚的感情,感受到新家人默默給予她的力量和關愛,但卻也因為自己的白皮膚而被迫與他們分隔。 

幾年後拉薇妮雅終於進入莊園大宅的世界,負責照顧沉溺鴉片毒癮的太太。但是拉薇妮雅開始發現,自己身處在兩個非常不同的世界中間,陷入危險的處境。 

當她必須做出選擇時,她究竟應該對哪一邊的世界忠誠?恐怖的事實赤裸裸地攤在眼前,而她必須拯救危在旦夕的家人性命。 

這是一個讓人一翻開書頁就停不下來的悲劇故事,充滿了懸疑張力,也探索了什麼是家人的定義,揭示愛與忠誠的真諦。



 2.jpg     

凱薩琳‧葛里森 Kathleen Grissom

在加拿大薩斯喀徹溫省出生長大,現與家人定居於美國維吉尼亞州南方的一處農莊,生活快樂幸福。《廚房屋》是她第一本小說。


 


3.jpg 

    
年幼的拉薇妮雅跟著家人從愛爾蘭遠渡重洋,希望在美國能過更好的日子。不料海象險峻,她的父母不幸得病過世,於是船長將她帶回自己家中,交給黑人家僕梅媽和蓓兒照顧。失去雙親的打擊讓拉薇妮雅暫時失憶,也吃不下東西,最後梅媽燉了她最拿手的雞湯,才讓拉薇妮雅恢復健康。失憶的拉薇妮雅把梅媽當作自己的媽媽,也和梅媽的雙胞胎女兒芬妮和碧蒂成為玩伴。某一天,
碧蒂發現梅媽親手做給她的布娃娃不見了…… 

拉薇妮雅

當蓓兒發現碧蒂被偷的娃娃就藏在我樓上的小床下面,她生氣得不得了,堅持要我立刻把娃娃拿到樓下的廚房。
「為什麼妳要拿走娃娃?」我交給梅媽時,她問我。我畏縮不語,嘴裡含著拇指。
「我說過了,她是狡猾的……」蓓兒開口。
「蓓兒!」梅媽制止了她。「這是碧蒂的寶貝。」梅媽嚴厲地對我說。

她一生氣我就怕了,於是跑到廚房屋後面,整個早晨我都躲在柴堆後面。後來,我躡手躡腳回到樓上,等著梅媽離開,最後才沉沉睡去。
隔天早上,梅媽叫我下樓,口氣讓人不得不照做,我才終於下樓。我慢吞吞走下樓梯,雙胞胎在梅媽身邊等我。我下樓後,碧蒂走向前,遞給我一包包著抹布的東西,裡面是個娃娃,娃娃綁著紅色的辮子,身體用白布縫成,穿著咖啡色洋裝,圍裙跟蓓兒的綠色印花頭巾是同塊布料。「這是媽媽做給妳的娃娃。」芬妮說。
我握著娃娃,簡直不敢相信芬妮說的話。我看著梅媽,她對我點點頭,「現在妳也有自己的寶貝了。」

到了那年七月,雖然我還沒恢復記憶,不過身體已逐漸康復。我話不多,但是大家都鼓勵我多開口,因為他們發現我的愛爾蘭口音非常逗趣。我的外表也常成為聊天的話題,芬妮希望我鼻子上的雀斑可以多一些,這樣我蒼白的臉色就能多點色彩;碧蒂總是揉亂我尖耳上方的紅髮,就連蓓兒也評論起我顏色奇特的琥珀色眼眸。梅媽偶然聽見,叫我別擔心,並且保證,有一天我會長成自己該有的模
樣。這時候我已經整個人都向著梅媽,並且為了她對我的關心而努力活下去。我跟蓓兒保持距離,雖然睡在她的房裡,但還是密切注意著她。她把我照顧得很好,不過兩人相處時還是不太自在。

梅媽鼓勵我白天跟雙胞胎一起出門。我們常常去喬治爸爸工作的馬廄,在那裡我認識了她們的哥哥,他叫做班,跟蓓兒一樣是十八歲,身材比喬治爸爸還魁梧。
他體型壯碩,我本來應該會很怕他,但是我卻為他傾倒。

班個性外向,笑聲低沉爽朗。他溫柔逗弄他的小妹妹,而我羨慕地在旁看著。他一定是可憐我,沒多久他也來逗我玩,叫我是小鳥兒。他說他很想知道,小鳥兒含著拇指要怎麼飛?從那之後,為了討他開心,我決定在他面前絕不吸手指。那回見面後,我每天早晨都拜託雙胞胎帶我去找班,她們調侃我,蓓兒無意間聽到了,她問我:「妳喜歡班?」雖然難為情,但是我點點頭。她頭一次對我露出
微笑,「至少妳品味不錯。」

我開始留下一些晚餐,然後每天一早就迫不及待把這些食物拿給班。他總是露出驚喜的樣子,然後興高采烈吃完。有一天,班拿了東西回送我,那是他撿到的鳥巢,就算拿全世界的金銀財寶跟我交換,我也不換。這是我第一個收集的廢棄鳥巢,我將它小心地放在小床旁的地上,就擺在我的寶貝娃娃旁邊。

某天下午,我跟雙胞胎正在河邊玩耍,黑奴區有個叫吉米的年輕人來偷走了鹽板。我們不會游泳,所以在離岸不遠、水深及膝的地方玩耍,我們潑著水,轉著圈,直到筋疲力竭,回到長滿青苔的岸邊休息。這時,芬妮突然把手指放在嘴邊,示意我們不要出聲。我們跟著她悄悄走進濃密的樹叢裡,撥開樹葉,看見下游不遠處有個年輕的黑人男性,正伏身躲在食物冷藏室的陰影處。我認得那間屋子,那裡放著冷藏的奶油和乳酪,有時候還有布丁。我看到他打著赤膊的瘦弱胸膛,第一個念頭是他看起來餓壞了。

他來回張望,確定四下無人,便衝進隔壁的燻製房,那裡儲放著一整年份的肉食。重鹽醃製的豬肉塊和牛肉塊掛在屋內的橫樑上,燃燒山胡桃木發出的辛辣煙味滲進了肉裡,並且飄出屋外。那個黑人打開門閂走進屋內,芬妮和碧蒂倒吸一口氣,她們很清楚這間房子應該是上鎖的,鑰匙由喬治爸爸保管。

我們留神看著,直到看見他走出燻製房。他離開時並沒有偷走肉,而是在腋下夾了塊板子。那塊板子看起來像鋪地的木板,約三呎長。然後他再度跑回食物冷藏室的陰影處,短暫停留了一會兒,便轉身衝出樹林跑下山,一路跑回黑奴區。
雙胞胎跑去找喬治爸爸,我跟在她們後頭跑著。我們在雞舍裡找到他,他在那裡幫梅媽抓雞。我們跑過轉角時,他正好抓到一隻雞,他抓著雞腳,讓嘎嘎亂叫的雞倒吊著。

「爸爸!」我們奔向他時,芬妮大喊著,「爸爸!黑奴區的吉米又偷走了燻製房的板子。」梅媽從喬治爸爸手上接過雞,然後走到雞舍後頭。我們三個小孩跟在他們後面,他們開始爭吵。「這種事不能再發生了。」梅媽不滿地說。
「他們需要鹽。」喬治爸爸說完就離開了,梅媽則憤怒地將雞摔到木砧板上。

她轉頭看著我們三個小孩。「妳們就當剛剛什麼都沒看見。」她拿出小斧頭,一刀砍斷雞頭。她將雞身扔到地上,血從雞脖子噴了出來。雞頭被砍斷了,但是雞腳還在雞身體上。這段毛骨悚然的死亡之舞嚇壞了我,轉身就衝出雞舍,奔向廚房屋,途中遇到了喬治爸爸,他拿著替換的板子要去燻製房。蓓兒在廚房屋外的院子裡燒水,照看著一大鍋滾水。我奔向她,抓著她的裙子尋求安全感,這個
舉動把我們兩個都嚇了一跳。

梅媽跟在我後面過來時,把雞倒吊抓著,雞已經靜止不動了,我鬆了口氣。我跟在蓓兒旁邊,看著梅媽將雞放進滾水裡。梅媽把雞拿出來後,甚至沒等放涼就開始拔毛,我想她一定還在氣頭上。不過,等她開始取出雞的內臟時,她叫我過去看,雞的身體裡藏了一只圓潤完美的雞蛋。「瞧,根本不用怕。」她說,「梅媽只是殺了隻雞而已。」接著,她把雞蛋拿給我當晚餐。雞蛋還是溫的。




  1.jpg

 

【活動日期】 

2013年3月22日起至2013年4月13日止

 

【活動辦法

請讀者閱讀完書籍介紹後,直接於下方迴響您想閱讀這本書的理由,就有機會獲得上市新書!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