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使禁區》| 麗諾.艾普漢絲
  • 融合「全面啟動」的虛實交錯、「墮落天使」的神話元素與「暮光之城」的浪漫綺戀!

活動方式

融合「全面啟動」的虛實交錯、「墮落天使」的神話元素與「暮光之城」的浪漫綺戀!
 
 天使禁區書封正面完稿                                              
             

融合「全面啟動」的虛實交錯、「墮落天使」的神話元素與「暮光之城」的浪漫綺戀
2010年最佳青少年部落格、最佳作者訪談獎得主,美女作家麗諾.艾普漢絲初試啼聲處女作
未上市便已售出多國版權,電影即將開拍!

生前,回憶總讓我痛苦萬分;死後,記憶讓我成為「羈世天使」的獵物,永世擺脫不了束縛……

費莉西亞.瓦德,第31666號記憶/觀看次數:1/使用者評分:未公開
我是費莉西亞,但同時也不是。我是她的影子雙胞胎。雖然我想改變故事的結局,但不能在她耳邊低語,要她做出不同選擇。
我只是個觀察者,而她注定遭遇的事已成定局……
 
費莉西亞.瓦德從十三歲起便噩運連連,為了心儀男孩朱利安背叛摯友秋兒,但最後依然被狠心拋棄,好友也離她而去;傷心的她再次敞開心扉愛上男友尼爾不久後,卻又因為車禍喪命。

但她死後轉醒,發現自己在陌生的神祕之地,能藉由一個主機系統,重返記憶中的場景──不但能分段讀取自己的回憶,還可以觀看別人的記憶!──這裡的人都安於這種生活,平靜度日。雖然費莉西亞樂於沉浸在與尼爾的回憶之中,但總是覺得很不對勁,充滿疑問:這裡是哪裡?為什麼可以讀取別人的記憶?尼爾到底在哪裡呢?

直到曾經棄她而去的朱利安現身救她離開,疑問終於獲得解答。他告訴費莉西亞,這裡是被上帝放逐的「羈世天使」根據地,這些邪惡的天使封閉此處,建造了讀取回憶的主機系統,打算利用人類的靈魂進攻天堂。

雖然起初是為了找到尼爾,費莉西亞才與朱利安一同冒險,但隨著時間漸長,過往熱戀的回憶也浮上心頭。正當她在尼爾與朱利安之間游移不決時,竟發現自己已成為羈世天使的頭號搜索目標!原來朱利安隱瞞了最重要的真相:羈世天使進攻天堂的成敗關鍵,就隱藏在費莉西亞、尼爾與朱利安三人最不願面對的記憶裡……


 2.jpg    


麗諾.艾普漢絲
 
1998年以成績的優異畢業於奧克拉荷馬浸信會大學。在一個美國空軍家庭中成長,從小受到家庭氛圍的薰陶,酷愛旅行。她曾在四個不同的國家念書,遊歷過五十五個國家和城市,每天都在構思新奇的故事。目前身為自由撰稿人的她,主要從事廣告文案等工作,曾經榮獲許多獎項,她的一個作品曾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數碼時代最好的展示」陳列櫃中展出。她還在持續經營一個廣受青少年歡迎的文學部落格( http://presentinglenore.blogspot.com ),她的部落格曾經榮獲2010年最佳青少年部落格和最佳作者訪談獎。她目前與身為知名插畫家的丈夫丹尼爾居住在德國的法蘭克福,還養了三隻可愛的貓。


3.jpg 

第一章

等我死了,我才肯去睡。以前我常常這樣講。

自以為在棉被底下躲得天衣無縫,結果還是被老爸發現、被逼著關掉手電筒時,我就這樣對他說。我記得有一次在教會過夜 ,年輕的喬牧師要我們安靜點,我也如此回答。在那個宜人的夏季午夜,我就是用這句話說服秋兒溜出來,好讓我們能在法蘭克福的尼塔公園翩翩起舞,將手伸向群星。

但我真的死了。

現在的我除非存取自己的睡眠記憶,否則不得安眠。你不會相信,我把自己那段十七年又三百六十四天的人生查了多少次,翻找珍貴的入睡時光,尋找那些不受打擾又沒做惡夢的時刻,因為睡眠能讓我真正逃離這些永無止盡的記憶──無論是我自有的,或者是租來的都一樣。

當然,我列出了十大記憶清單。名單上的事多半跟尼爾有關──雖然我也常常重溫一段年幼時躺在父親胸膛上的記憶,那讓我感覺自己身上永遠不會發生壞事。爸爸那溫暖的搖籃曲包圍著我,讓我幾乎忘掉自己的處境。

我跟其他人像工蜂一樣關在這個原始巢穴,都是同齡女性,全部來自美國,也一樣死於二十一世紀早期的意外事故。此外,我們也都過度沉迷於自己的個人記憶室,以致幾乎不曾離開房間。

雖然我也半斤八兩──我是說對記憶上癮的部分。我只要走出記憶室,所有東西就會糊成一片,甚至不記得自己怎麼會跑到這個地方來;雖然記得其他被收容者的名字、臉孔跟相關細節,卻好像根本記不住其他事。

我頂多記得跟蓓卡和薇吉妮亞對話的片段,但話語在我的意識邊緣沉浮,像一場不太記得的夢。所有人裡頭,只有我們三個會去蜂巢的公共區。有時候我們會笨拙地坐在磨得光可鑑人的白石地上──地板的顏色和材質跟我們這座淒涼監獄裡的所有表面一模一樣──直到我們發現自己的房間發出警報聲。我們打趣地想,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會不會永遠都得待在這裡?

而且,非常奇怪的是,我們不必進食飲水,也不會流汗或小便。
但我們鮮少談起自己的死,何況過了這麼久,對死亡的事早已記憶模糊了。我們試著對死亡一笑置之,假裝毫不重要。我提議來個「電影夜」,存取看同一部電影的記憶,然後聚在一起討論細節,直到腦袋模糊得沒辦法想事情。薇吉妮亞老是不肯放棄,想教我們後手翻和困難的啦啦隊拋舉動作,不過我不介意,畢竟我的身體在來生完全沒感覺,就算整個人摔到地上,也不會覺得痛。而蓓卡喜歡聊書,還有該上網到哪找她最喜歡的書的最佳記憶版本。

我則打算再找一次有準確記載索爾頓.懷爾德劇作《吾鎮》 的記憶。我只在高中時匆匆略讀過──這表示我自己的那段記憶不怎麼樣。雖然那齣劇的內容算是用字簡潔,但我發現很多讀過的人都讀得馬馬虎虎。會知道這些是因為在查過至少兩百分記憶之後,我還沒找到更深度、更有意義的閱讀經驗。

但展開搜尋之前,我決定先去跟尼爾打聲招呼。
我躺在空氣流通的小房間裡,把手伸進身旁的凹槽,皮膚接觸時感覺到一絲活力跟一陣腦內啡上竄。我腦袋上的全像界面啟動,接著用食指捲動記憶資料夾,直到找到我最喜歡的尼爾記憶。我按下播放,然後就進去了。

費莉西亞.瓦德,第32105號記憶
標籤:俄亥俄州、尼爾、健行、青年團體、我的最愛
觀看次數:100235次
擁有者評分:★★★★★
使用者評分:未公開

這就是那種我一直享受不夠的春季傍晚,樹木長滿翠綠得難以想像的新葉,芳香的空氣呢喃著美好的可能性。我跟教會青少年團的其他女生健行了一整天,假裝聽四周的人們閒聊,不時點頭,只是她們的話我壓根沒聽進耳裡,因為我滿腦都在想昨晚的事。我想著我和尼爾坐在廂型車後面,靠得好近,然後他若無其事地挪動腿上的外套,讓衣襬蓋到我腿上,看也不看我一眼,但手指隨即慢慢擦過我的前臂,停在手腕上,好像想量脈搏。

我對周遭世界的感覺消失了,滿心只能感受他的手慢慢往前移,慢得急死人,我皮膚發癢,也很想撫摸尼爾。
我很快就能再見到他。非常快。

「費莉西亞?」莎凡娜舉起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的手指在我面前彈。「妳應該也覺得我很適合演以斯帖 吧?可是喬牧師說我頭髮太金了。」她氣呼呼甩頭,讓一頭長髮在暮光中閃閃發亮,就像金色海浪。「他說以斯帖應該由黑髮的人來演,像妳這種。可是又沒人知道以斯帖長什麼樣,都只是猜的啊。」

「戴黑色假髮啊。」我急中生智回答,想起我跟尼爾爬出廂型車時,他聚睛會神看我的模樣,臉都紅了。那就是我看到他的最後一眼,然後男生跟女生就打散,各自走回自己的小屋。

「妳是生病了嗎?」莎凡娜退開,趕緊從粉紅色皮包裡翻出洗手液,一陣人造的桃子香味飄進我鼻孔裡。莎凡娜不等我回答,就從我身邊走開追上其他女孩,把我留在後面。

我看見小屋的燈光從樹林探出來,心跳加速,加快腳步,把手塞進兜帽衣的口袋,然後一抬頭就看見了他。尼爾站在火坑邊緣,正在跟喬牧師和安迪開玩笑,試著把營火點起來。

尼爾抬頭,也看見我,藍眼眸閃爍。他的笑容非常純潔,彷彿會發光,好像他把那個笑容收藏了一輩子,就只是為了笑給我看。安迪從旁邊拿樹枝戳尼爾,對他耳畔講幾句,尼爾耳根子都紅了,輕輕揮打安迪的手臂。安迪搖頭,把樹枝折成兩半。

「嗨。」我在尼爾靠過來時說。再次離他這麼近,害我馬上頭暈了起來,興奮湧上喉嚨,令我咯咯笑。我好想抱他,真的!但在這邊不行。我不能在喬牧師跟安迪面前這樣。

「嘿!」尼爾伸手,俏皮地扯我兜帽衣上的繩子。「想去散散步嗎?」
我又咯咯笑。「可是我們已經走了一整天了。」男生今天也去健行,但選了比較有挑戰性的路線。

「噢。」尼爾臉紅,笑意褪去,用手順順棕色捲髮。「妳一定累壞了。」
的確沒錯。我全身熱烘烘的,滿身大汗,鞋子沾滿泥巴。「其實還好。」我嘆氣。真想換件衣服。「不過至少等我去拿瓶水吧。」

「不用麻煩。」尼爾又笑開了,帶我走到他放背包的樹旁邊,彎腰抽出一瓶水。我接過時,手指碰到他,昨晚碰觸的記憶又竄過身體。

我舉瓶到嘴邊,看著他的視線跟上、逗留。他嚥口水,我吞下水。我們目光交會。
我立刻撇開頭,看營火燃燒的地方,喬牧師示意安迪拿塊大木柴來。這樣不對;無論我有多渴望,都不應該在這邊鼓勵尼爾對我產生進一步的興趣。他人太好了,值得更善良的對象。
「也許我們應該去火堆那邊幫忙。」我囁嚅說,眼睛覺得刺痛,用力閉緊,以免氣憤的眼淚潰堤。太不公平了,他可能以為我跟他一樣,對世間的事無憂無慮。但那樣離真實的我太遠了。

我感覺到尼爾把手擺在我臉頰上,讓我的臉轉回去面對他。「嘿,怎麼了?」
我抬頭看他,被那雙眼睛散發的關切淹沒。過去幾個月壓抑在心中的感受傾巢而出,幾滴熱淚滑下臉龐,鼻子也發癢起來。

尼爾好整以暇接過我的手,不在意會被誰看見,帶我踏進更暗的森林。我們並肩走著,慢慢穿過樹叢,我每走一步就感覺好了一些,感覺更堅強、更安心。最後我停下來,尼爾也止步,轉身看我。他離我雖然只有幾寸遠,我卻看不清楚他的輪廓,但能感受到他的暖意,聽見嘶啞呼吸。

「呃,尼爾,你有手電筒嗎?」我小聲說。
尼爾的呼吸刺著我耳朵。「童子軍得永遠有所準備。」他牽起我的手,摸到工作褲的下排口袋。「在裡面。」動作雖然大膽,但聲音很無辜。
我有點訝異,不過仍伸手進去在口袋裡翻找,摸出一個小型Maglite牌手電筒。我打開,沒放開尼爾的手,轉動光束看四周的樹。

「我們應該走了。」我說,然後把手電筒關掉,塞回尼爾的口袋。
我靠近他,突然不顧一切伸手輕輕撫摸他的下嘴唇,然後閉上眼睛──

接著,突然警笛聲大作,玻璃碎片割過我的臉頰,劇痛從四面八方同時襲來。過了一、二、三下心跳後,我用力把手抽出凹槽。我回到了記憶室,很訝異自己毫髮無傷。

有事情不對勁。那天晚上的結尾不是這樣。
我周圍響起嗓音,聽著很詭異。我坐起來,看房間外是怎麼回事,蜂巢的其他成員也是。

「妳們有感覺到嗎?」薇吉妮亞大喊,幾個人喊有,大家也離開記憶室,到中央會合。我走到薇吉妮亞站著的地方,蓓卡也靠過來。

「怎麼回事?」蓓卡身子發抖問,一臉像是見到了鬼的模樣,我在現場的其他人臉上也能看到這種表情。

一個叫安珀的女生指著我的背後,「天哪!」她興奮尖叫。「有個男生穿過門進來了!」

不可能,我們在這邊從來沒看過男生。我轉身,結果張口結舌。因為我認識那個男生,他也在喊我的名字。

 

  1.jpg

 

【活動日期】 

2013年4月8日起至2013年4月30日止

 

【活動辦法

Step1:回答以下問題:若你像《天使禁區》中的費莉西亞一樣,擁有可以讀取其他人記憶的機器,你最想讀取誰的哪段記憶?為什麼? 
Step2:把「天使禁區」貼紙貼於你的部落格上。
Step3:將你的部落格網址和問題答案(限100字以上)分享在下方留言版上,即有機會獲得《天使禁區》新書一本!
 

最想讀取建造「古夫大金字塔」的建築設計「總工程師」的記憶。據了解,以目前的科技想建造一座一樣的金字塔,恐怕也力有未逮。那麼4500年前的古埃及人又如何建造呢?世界奇景之一「埃及金字塔」中,尤以古夫大金字塔最令人著迷,且看古夫大金字塔原始數據是這樣的: 位置:北緯29度58分51秒,東經31度09分。 高度:481.3949英呎。 (含以黃金包裹,重達20噸的黑色花岡官帽石cap stone) (現在為450英呎,146.7公尺較原始高度減少了12層石階。) 邊長:3023.16英呎。 東、755英呎10.4937英吋(230.391公尺) 西、755英呎09.1551英吋(230.357公尺) 南、756英呎00.9739英吋(230.454公尺) 北、755英呎04.9818英吋(230.253公尺) 斜度:51度52分。 占地:13英畝。 底面積:53014平方公尺。 容量:8.500.000立方英尺。 石塊數目:約二百三十萬。(每塊重約2.5噸)共重約六百五十萬噸。 覆面石:約十一萬五千片。(每片約重10噸) 國王室:東西長10.46公尺、南北寬5.23公尺、高5.81公尺、距離地面58公尺,並由南北中心軸錯開10公尺,偏東邊。 王妃室:東西長5.74公尺、南北寬5.23公尺、高6.22公尺。 (國王室與王后室裏的四條通道在同一時間對準了四顆對埃及人來說意義重大的星宿) 大走廊:寬2.05公尺、高8.54公尺、長46.67公尺。 重力分散室:內部有5個房間,是為分散龐大重力而建,根據估計此地的承重量達到每平方公尺370噸。 這些令人咋舌的數據資料居然隱藏氣候、天文、曆法、地理、數學、力學等精華於其中,而越加研究似乎疑惑就越大。埃及金字塔相傳是法老的陵墓,但考古學家從沒有在金字塔中找到過法老的木乃伊或陪葬品。目前僅知古夫王在位二十三年(公元前 2543年至公元前2520年),金字塔內對他的記錄甚少。若真能讀取到建築設計總工程師的記憶,就能確實地解開金字塔的謎題---「建造的年代」、「建造的目的」、「建造的方法」以及「其它細節」。古埃及人的腦袋裡到底裝的是什麼呀?!!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