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背叛》| 珍妮佛.弗雷
  • 我這麼相信你……

活動方式

我這麼相信你……
背叛》正封-小       
     

【椎心推薦】

王浩威 精神科醫師、作家
朱衛茵 飛碟電台主持人
許常德 音樂人、作家

無法承受伴侶的不忠,於是接受荒唐的詭辯;遭父母遺棄的孩子,只能把罪往自己身上攬;應該保護人民的制度,卻因官官相護反過來魚肉百姓……

背叛——或被背叛——幾乎是每個人都曾有過的經歷,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出軌、虐待、背信棄義、職場剥削與歧視,都是背叛的例子。然而,我們常忽略背叛這件事。我們無視背叛,好保護自己;我們害怕一旦知道得太多,安穩的現況就會崩解。但另一方面,視而不見也會讓我們付出沉痛而深遠的代價。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常要面對這種知或不知的兩難。
幸好,只要我們願意,就能學習如何正視擺在眼前的背叛與不公義。作者列舉許多真實案例(包括自己的切身經歷),帶領讀者一同探討關於背叛及「盲視背叛」的幾項核心問題,包括為什麼我們會對背叛視而不見?覺醒之後,又該如何療癒自己?
也許你認識一個正在背叛困擾中掙扎的人,也許你自己正努力從生命中的背叛和盲視背叛中醒悟過來。本書提出的方法能幫助讀者減緩背叛的傷害,甚至能預防背叛發生。當我們能正視背叛,並學習如何信任自己與他人,就能一同打造更美好的世界。


 2.jpg     

 

珍妮佛.弗雷(Jennifer Freyd)
美國奧勒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心理學教授。弗雷於一九八三年取得美國史丹佛大學心理學博士學位,對於背叛的心理與創傷有超過二十年的實驗與研究經歷,累積超過數千名研究對象,出版了數十篇學術論文。弗雷已經建構出一套理論,解釋為什麼會旁觀者清、當局者迷,以及這種情況如何發生。一九九六年時,弗雷在她的首本著作《背叛創傷:忘卻童年受虐經歷的邏輯》(Betrayal Trauma: The Logic of Forgetting Childhood Abuse)中首度提出背叛創傷(betrayal trauma)的理論。本書將從此理論出發,並繼續擴展此一理論的應用。

潘蜜拉.畢瑞爾(Pamela Birrell)
執業臨床心理師及奧勒岡大學心理系資深指導師。她於一九七三年取得奧勒岡大學心理學博士,在奧勒岡大學接受臨床心理師訓練,並在一九八六年時完成社區心理健康實習工作。自此之後,她積極投入教學及臨床工作,也發表許多促進心理健康的著作,探討背叛創傷的療癒及倫理等課題。畢瑞爾擔任心理治療師已有二十五年的時間,她發現許多所謂的心理疾病的根源都是背叛。



3.jpg 

  

這麼明顯的事,怎麼會毫不知情?

茱莉今年四十多歲,是位備受尊敬的律師。她的故事讓我們窺見盲視現象的內涵——盲視如何發生?又為何會發生?
茱莉告訴我們,她還年輕時,曾經有一次在酒吧中等待丈夫從為期一週的出差行中歸來。她知道他結束出差後一定會做的事:他會先到那間酒吧,與男性朋友喝幾杯啤酒。她和襁褓中的孩子通常會在家等丈夫回家,但今天她想做點不一樣的事。她的朋友——丈夫生意合夥人的太太——說服她今晚出門,她很少這麼做。不過雖然她一開始不太願意,現在她卻迫不及待要給先生一個驚喜,她知道今晚將會成為兩個人特別的回憶。
茱莉告訴我們,她很少進城,大部分時間都在家照顧年幼的兒子、操持家務。她親自打點農場的一切:醃漬水果罐頭、整理花園、照顧農場的動物等等。她是個十分迷人的女人,有一頭豐盈的捲髮和一對攝人眼眸。不過或許是忙著做一個好母親、好太太、好農夫,她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多美麗,更忽略了自己聰穎的腦袋。今晚,她只知道自己興奮地坐在酒吧裡,期待丈夫的到來。兒子有保姆在家照顧,今晚她不用管其他事,只要與丈夫共度就好。
她緊盯著門口,最後終於看到丈夫走了進來,她的臉上立即浮現一抹喜悅又迷人的微笑。 但是她的丈夫沒有看到那個微笑。因為在此同時,另外一個女人——茱莉並不認識——立刻從座位上跳起來,奔向門口男子的懷抱。他們兩人接吻了。

當他們雙唇分開後,他抬頭,對上了我的眼。我似乎是看到了什麼,然後他走了過來,對我說:「我不認識那女人。」而我相信他。

她娓娓道出自己經歷過的那些背叛,以及她如何把一個又一個的背叛從意識中——根據她的說法——「咻出去」。「這麼明顯的事,她怎麼會毫不知情?」 我們心裡疑惑不已。
在酒吧事件發生之前,茱莉早就有懷疑丈夫不忠的理由:

我的前夫外表還不錯,確實吸引了不少女人。事實上,我知道女人會主動接近他。我有個朋友,常常用開玩笑的口氣跟我說,她實在很想對我丈夫下手,這是我們兩個之間常常講的一個玩笑話。有一次我們和一群女性朋友聚會,我提起這件事,笑笑地問我朋友還想對我丈夫下手嗎?我那一群朋友瞬間沉默了。我當時覺得很好笑。但你知道,好一陣子後,我才發現當時在場所有人都知道我朋友已經爬上我前夫的床,只有我不知情……

之後,茱莉又發現她丈夫還有另一個外遇對象。更驚人的是,酒吧事件是再下一年的事了——也就是在她發現丈夫兩度外遇之後才發生的事。所以我們眼前的謎團更難解了:她的先生與另一個女人接吻,她怎麼有辦法把這個事實從腦中「咻出去」?
我們不斷納悶這個「咻」確切的心理過程是什麼。我們是心理學家——應該要知道「咻」代表什麼。我們研究人類為什麼可以遺忘或完全沒有察覺到重大事件的發生,甚至可以說我們在實驗室裡研究「咻」是什麼,也在諮商室裡觀察「咻」的過程。我們得承認,這還是一個沒有完全解開的謎團,但我們對這個效應已經有不少了解。這種將重大背叛事件從腦中「咻出去」的情況,我們稱之為「盲視背叛」。
盲視背叛發生時,我們沒看到或看不到眼前發生的事。茱莉已經知道丈夫至少有過兩次外遇,為什麼還能對丈夫的不忠視而不察?她的丈夫與一名陌生女子接吻,並且聲稱:「我不認識那女人。」茱莉居然相信這種說法?
人類心智的巧妙複雜令人難解。從某種層面來說,茱莉幾乎肯定知道她先生背叛她了。當然從「知道」這個詞的另一個層次來看,她不讓自己「真正知道」這件事。
明明擺在眼前的事,為何茱莉就是「不知道」呢?答案很可能是因為她必須生存。在剛結婚的頭幾年,茱莉有強烈的動機——雖然她不自覺——讓自己不要察覺丈夫的背叛:她完全依賴丈夫過活。一旦察知背叛的事實,就必須有所動作,但是她無法承受沉船的後果。當知情必定會導致天下大亂時,無知有時能保住當下相對的幸福快樂。如果無知能讓你存活,無知就是福氣。

(本文摘錄自《背叛》第一章〈盲視背叛〉)


 

  1.jpg

 

【活動日期】 

2013年4月29日起至2013年5月21日止

 

【活動辦法

幾乎每個人都有關於「背叛」的經歷,不論我們是背叛者或者被背叛的人,我們都記得當時的深刻感受,請用一句話來形容你曾經背叛過或被背叛過的感受?

 

 

  •  
  • 我們連自己都曾背叛過自己,又如何要求別人不要背叛呢?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