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總是有更高的遊戲規則。愛情死了,她卻活了。

一部關於豪門潛規則,充滿愛情機鋒的小說。


i164-240  
  
    

這樣一個男人,讓女人甘願承受最錐心的痛苦;這樣一個世界,讓女人願意為「完美」的男人,付出一切。

宇文正(聯合報副刊主任)、吳鈞堯(幼獅文藝主編、作家)、孫梓評(自由副刊主編)、郝譽翔(作家)傾心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這世界,總是有更高的遊戲規則。

愛情死了,她卻活了。
一部關於豪門潛規則,充滿愛情機鋒的小說。

 

就像一般女孩,愛情讓她怦然, 但她的愛情,又比一般女孩,多些不同。
再尖銳的痛楚,她也能咬牙忍住,就像人魚公主為了王子,她也為了心愛的人全然付出。
但按摩師的出現,卻在她的人生丟下一顆炸彈。
她們開始密謀。計畫成功了,她卻掉入地獄。

 

「面對鎮日鋪天蓋地、不請自來的影視新聞,她有話要說。」這是周丹穎的書寫初衷,但藉由小說家出色的功力──流暢無礙的文字、緊湊明快的敍事節奏、鬥智般的心理刻劃與轉折,她其實給了我們更多,那是家庭烙印下的暗碼、社會對女性的物化,而伴隨著價值觀的崩坍,後者以更細微、更理直氣壯的方式,大搖大擺的長驅直入我們的生活。


 2.jpg 

周丹穎photo by Marcus Lai  * Photo by Marcus Lai

周丹穎

生於台北,童年回憶封存在這城市的各個角落。如今也到了台北懷舊風一吹,心裡會一震的年紀──然後不知不覺便哼起「台北的天空」。  

十六歲初訪歐洲,自此不斷回訪異鄉,學習語言。從台灣大學中文系畢業後,負笈巴黎第八大學,窮究文學作品的電影改寫,直奔絕境。數年後獲法國文學博士,開始了學界生涯。經年在數種外語間流轉,閱讀、寫作、研究、翻譯以及教學是她在巴黎的日常生活。


曾獲聯合報文學獎、梁實秋翻譯獎等。著有《飄浮的眼睛》、《前夏之象》及《英瑪,逃亡者》。近作〈漂流之家〉入選2010年度小說選,續集〈秋光之都〉已發表,第三部曲則尚待令她心神為之一亮的突破。《名媛練習》是她的第四本書,面對鎮日鋪天蓋地、不請自來的影視新聞,她有話要說。

Blog : http://blog.roodo.com/choutanying/



 3.jpg


一、術後

麻醉藥漸漸退去後,熟悉的痛感一點一滴回滲。

陳海華睜開雙眼,辨識出清一色純白的簡約設計,出自名家之手。角落一張三足的金屬躺椅曲曲折折地在空間中延伸,既像老木,也像藤蔓植物。那是卓越來訪時坐的位子,是他為他投資的這間私人診所特別訂做的,僅此一張,擺設在頂級貴賓房裡。陳海華對那張椅子總有股說不出來的不安全感,雖然卓越總跟她保證它的整體結構有多麼符合人體工學,連椅墊都不用安就很舒適。

陳海華依稀曾在夢裡試坐了一下。在那場惡夢中,她才輕觸到椅沿,便摔得七零八落,把身上剛做好的部分全給摔壞了。她驚慌地叫了出聲,為此還驚動了值夜的護士。

這個惡夢或許來自她的想像,可能是在她剛做完豐臀手術的時候吧。那是她第一個需要全身麻醉的手術。手術後她睡睡醒醒,腫脹發熱的臀部讓她睡不安穩,醒來之後卻又恨不得昏睡過去。時間在臥床之中一段一段滑過,沒有可資辨識的標記。陳海華知道醫師和護士來來去去,卻很少有機會跟他們說上話。有時她清醒了,聽到他們在向卓越做簡報,她抓緊機會問的問題總是:「還要多久才能驗看?」

這問題只有卓越在線上或是在場時才會有明確的答案。「再兩週,目前恢復良好。」張醫師向她保證,效果絕對讓卓老闆滿意。

張醫師也的確沒讓人失望。陳海華記得卓越那次來驗看,白屏幕上投影的照片是他心目中的完美臀型。卓越隔著一段距離對照看著術後成果,臉上已漾滿笑意。他坐在那張三足躺椅上,柔聲喚她過來。陳海華走到他面前,轉過身,讓他能夠親觸她粉嫩圓翹的新臀。他捧著緊緻有彈性的臀緣,雙手微微顫抖著,以一種感動的嗓音,對她說:

「寶貝,謝謝妳肯送我這樣的禮物。」

看到卓越讚許的真誠表情,陳海華覺得兩週來的辛苦不算什麼了。卓越常對她說:「我認識妳的時候,就告訴我自己,這麼美又溫柔的女孩兒,我一定不要放手。」

張醫師和護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退出房外,卓越的手著迷地落在丁字褲頭,輕撫兩側的黑珍珠扣環,努力抗拒自己熊熊燃起的慾望。他的唇抵著陳海華腰間白皙的肌膚,低低地說,為了更接近完美,他們都必須忍耐。陳海華輕輕爬梳他濃密的頭髮,側身望向鏡中的自己,兩瓣渾圓的翹臀像被細繩輕巧地從中托起,再隨意的站姿都顯得撩人。她已經不記得它們之前生得是什麼模樣了,陳海華十分滿意這樣的成果,對著鏡子一看再看,像是穿上了一件妥貼合適的新衣。

他們的視線在鏡中交集,卓越對她說:
「我想像妳穿著白色的緊身裙,披著半透明的白紗,長長地拖在身後,在沙灘上慢慢地走……我就這樣失了魂似地,跟在妳身後,撿起那片紗,慢慢地、慢慢地纏在手腕上,把妳拉向我的懷裡……」他一邊說,一邊深深地吻住她,將所有的熱情灌注到她的唇舌間。陳海華激動地回想這個場景,盛大的海灘派對是他們婚禮計畫的一部分。如果按照時間表走,明年此時,她的夢幻婚禮就能如願舉行了……

胸前的痛感深深地埋在定型繃帶下,將她拉回了現實。

她不自覺將手伸到床頭摸索,想拿手機看看現在幾點了。一碰到冰冷的雕花玻璃,她才想起手機早不在身旁,小櫃上只有電視遙控器。卓越睡前打電話跟她道晚安,都是由護士小姐拿內線電話進來的。除卻了不必要的干擾,她才能一邊專心地休養,一邊計畫婚禮。卓越總是體貼地為她著想。陳海華也的確覺得這兩個月來她少了不少煩惱。從前只要電話一響,她便得抓緊時間接起電話,深怕錯過了任何通告或試鏡機會。有些時候,好機會一漏接,是不會再響第二次的。

她拿了遙控器,開了電視,是某個名人的個人脫口秀時間。陳海華想,原來已經晚上十點多鐘了啊。診所裡的電動窗板總是捲下的,遮擋了外來的光,讓她渾然不覺日夜的輪替。其實卓越不在身旁的日子,每一天都嫌長。他來的時候,會陪她到頂樓的私人花園走走。要是天氣好,陽光也不太強烈,卓越便會吩咐他的管家把兩人午餐設在爬藤玫瑰花架旁的草坪上,就像他們在巴黎初識的時候一樣。

粉白色的玫瑰叫作瑪梅森的回憶,Souvenir de Malmaison。卓越說他特地從法國重金禮聘了景觀設計師和花匠,讓花藤密密繞著拱門生長。養得好的話,明年空中庭園的六個邊角,都有一道薔薇門了。一出了薔薇門則是觀景台,城市風光盡收眼底,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卓越還想在如茵的草坪中央建一座圓形噴泉,問了陳海華的意思。他說:「就當作一個小小的結婚禮物。如果妳願意,噴泉中央的女神雕像,就按妳的身體和臉蛋來訂製。」

這是在她墊高了鼻梁那次手術後說的。卓越帶了一個黑絲絨面長型小禮盒來送給她。陳海華解開紅絲帶,是一副手工訂製眼鏡。黑晶的木框裡透著琥珀似的紋路,寬大方正的鏡框正流行。陳海華戴上去,挺直的鼻梁完美地撐住了鏡架。她眨了眨上次植好的長睫毛,雙眼皮已經自然得看不出手術痕跡,深邃的眼影在鏡片後若隱若現。

陳海華覺得自己變成了另一個人。卓越從身後環住她雙肩,說:
「設計師告訴我,近來越嫵媚的女人,越流行沾染點女學者風情。原本我不信他的,妳這樣一戴,我完全就明白了。」

那副女學者鏡架,著實讓卓越特別興奮。那一天下午他並未按原訂時間離開,而在診所套房裡和陳海華纏綿許久。陳海華一絲不掛地騎在他身上,應卓越要求,就只戴著那一副眼鏡。卓越捧著她的雙臀衝刺,臉色漲紅,五官隨快感越來越糾結。他感到過度刺激時便張開眼,看一眼陳海華只微幅蕩漾的雙乳。這一秒鐘的分心讓他得以離開爆炸邊緣,捲土再來。

那個下午和卓越做完愛後,陳海華全身汗濕,長髮一綹綹黏在頸間。她伸手去撥,半支起身子,略帶嬌嗔地埋怨:
「今天你怎麼回事……弄得我都累了。」

卓越吻吻陳海華的額頭,拿下了擋在他們之間的眼鏡,往床頭一擱,說:
「下星期開始豐臀手術後,我有好一段時間不能碰妳了。」

陳海華那時還不知道,在身上動刀是多麼折騰人的事。張醫師是全國時尚整形手術的權威,替她擬定了漸進式的手術計畫。經討論後,決定先從臉上的幾個小手術開始做,再進行身體的部分,一步一步按他們的藍圖改造,最後做其他的修正。為了讓呈現的結果如預期般完美,陳海華答應待在診所三個月,讓專業的醫護小組二十四小時為她服務。為此陳海華也暫時徹底放棄了她的演藝事業。說是不見起色的演藝事業恐怕還比較恰當!陳海華悶悶地想。

台灣的經紀公司想必還在氣急敗壞地找她,要告她毀約。雖然卓越再三跟她保證,錢能解決的事都不需要擔心,陳海華還是無法不胡思亂想。她有時候覺得自己於情於理都應該打個電話通知萍姐,為自己忽然人間蒸發一事道個歉,哪怕是稱病都好。但卓越總說,妳一給了消息,就沒完沒了了,難保這些人不會向記者放假消息,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不如等婚禮日期定了,再大大方方地廣昭天下,不是挺好?」卓越的看法不無道理,陳海華一方面覺得有卓越替她拿主意,放心多了;另一方面則是怕自己一提再提,會顯得小家子氣,於是這件事就完全按卓越的意思辦了。這段時間以來,她不接電話,也不上網,連家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裡,行蹤成謎。

卓越替她注意了台灣的新聞,告訴她台灣媒體先前接連報導了幾天她失聯的消息,不外乎是提到她數月前到巴黎拍寫真集外景,之後便不知去向。她的經紀人萍姐受訪了幾天以後,由於缺少更勁爆的下文,也就不了了之了。

陳海華心想,以前要佔一小角版面是得多麼費心計較。人消失了,反而有人聞問。她越想心裡越不平衡。陳海華原本對寫真集只拍到一半還覺得有點可惜的,但每次只要想到她為工作做了多少犧牲,請過多少記者吃飯,他們都還不願意多寫一點,她便忿忿告訴自己:拍不拍完根本就無所謂吧。

為了不多想這些讓她不開心的事,影響傷口復原,陳海華將注意力轉向電視上的脫口秀。這個段子裡有個女配角上場了,像國家電台播音員一樣站著播報新聞時事。好一陣子沒看電視的陳海華一開始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覺得每一條新聞內容都很怪異──莫非是自己與現實脫節的緣故?

理著油亮亮小平頭的脫口秀藝人在每則新聞報完後都加了幾句他個人的評論,全場觀眾當下爆出如雷的笑聲與掌聲。陳海華這才明白這些新聞都是假的,不過是影射時事──但被影射的新聞是什麼,她完全摸不著頭緒;哪裡是笑點,也是得靠觀眾的反應她才知道。

她也不是沒參加過台灣綜藝節目的模仿秀的呀!才不過三、四個月的光景,她就完全跟不上流行的話題了嗎?還是她不夠了解這裡的演藝圈生態?卓越在演藝界相熟的朋友很多,也曾跟她講過一些內幕和軼事。「這圈子,懂得交朋友是最重要的。」卓越曾一派輕鬆地說了這麼一句。

那時他們剛認識沒兩天,卓越邀陳海華共進燭光晚餐,席間聊到了他事業上與演藝圈有所往來。陳海華聽了這話,把到嘴邊的陳年辛酸一下子吞了下去。她暗忖,自己若可憐兮兮地抱怨,豈不是要遭他笑話她不懂得交朋友?卓越自己是有辦法的人,倒也不曾追問陳海華在台灣的演藝事業發展得如何。

陳海華跟他在一塊兒,只覺得幸福,像是唯一被他認定的女人,他要給她最好的一切。卓越曾說,結婚後她如果還想復出,他會盡一切努力幫助她的。(未完)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3月24日起至2012年5月15日止 


 【活動辦法】

 

在《名媛練習》這部小說裡,女主角陳海華為了心愛的情人,願意忍受錐心之痛,將自己全身,從上到下的整型。

你對於"整型"有甚麼樣的看法嗎?你覺得透過"整型"真的可以獲得原本企求不得的東西嗎?請和我們分享~(50字以上)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