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羅曼史《假面郎君 Stranger In My Arms》遇上歷史《馬丹.蓋赫返鄉記》~

 

 

CIMG4953 

 

  • 作者:莉莎‧克萊Lisa Kleypas

  • 譯者:蔣可薇
  • 出版社:林白
  • 出版日:1900/01/01

 

 CIMG4952

 

 

  • 作者:娜塔莉.戴維斯
  • 譯者:江政寬
  • 出版社:聯經
  • 出版日:2000/10/2

 

頂級易容、超級假面=天助+人助+自助

 

   

 

 

「臉」是識別一個人的簡易要件。雖說看戲不要太認真,每當武俠劇裡出現「易容術」時,心中雖明白是由同一個人飾演,我仍會這麼想:1)如此天衣無縫的偽裝是怎麼做到的?2)周遭的人不會有丁點懷疑嗎?光是高矮胖瘦、男女有別就差很大,這易容術不只變臉也變身,在真實世界裡也可以成功地冒充嗎?會到圖書館借《馬丹.蓋赫返鄉記》這本書是有以下的連結路徑的:假面郎君--->茱蒂福斯特--->男兒本色 --->馬丹.蓋赫返鄉記。

 

 

在二手書店翻到這本《假面郎君 Stranger In My Arms》,我心中的好奇馬上又跑出來。一位在海上遇難失蹤的英國爵爺,一年後居然重返家鄉,不只從叔父那裡取回原有的繼承權與所屬產業,並誓言要再度贏回妻子的身與心。面對這個失而復得的夫君,蕾娜想拒絕又不能抗拒、既懷疑又希望相信。對於這個有可能是冒牌貨的陌生人,是老天爺在開玩笑?還是天降奇蹟?

 

 

嗯~感覺似曾相似,上網一查:是茱蒂福斯特和李察吉爾1993年的作品〈男兒本色  Sommersby),另我驚訝的是它改編自16世紀歷史上一場令人嘖嘖稱奇的「真實審判」---假冒案件。而早在1982年劇本作家尚-克勞德就已經將此故事搬上大銀幕,片名為〈馬丹.蓋赫返鄉記  Le Retour de Marin Guerre〉由法國傑哈.德巴狄厄(Gérard Depardieu)與娜塔莉.貝葉(Nathalie Baye)主演,歷史學者娜塔莉.戴維斯擔任電影的顧問。

 

 

莉莎.克萊佩的《假面郎君》是這麼設定:真假爵爺是同父異母兄弟,擔任傭兵時做偵查間諜,非常擅長偽裝,曾觀察過真爵爺在印度的生活並偷看過他的手札與他妻的肖像及信件。《馬丹.蓋赫返鄉記》娜塔莉.戴維斯經資料查證:真假馬丹彼此既無血緣又不相識,假馬丹利用被兩位朋友與姊妹們的誤認、農莊居民好談八卦及自身超強的記憶力與口才力,游刃有餘地穿梭在一群陌生人當中。

 

 

爵爺與馬丹都離家在外流浪生活一段時間,環境及壓力導致身心上的轉變似乎頗合情理。在相貌上易容,要有血緣的關係或雷劈的巧合,或經過精良的妝扮技術或搭配合理的故事轉化。若只是局部模仿筆跡、聲音、行為舉止也許不難,但前提必須有可供參考的範本在。而短暫的接觸、短期的冒充,其破綻較容易被掩蓋打混過去,若要近距離貼身生活幾個月或幾年,因人際互動所演申的事件、情緒、記憶,牽動過去與現在,這些若有似無的認知要如何取得並適切的展現?

 

 

假爵爺不只通過家族律師、家族醫生的檢視,並獲得妻子的認可,更輕鬆地應付老管家等一堆家僕與前來湊熱鬧的貴族政客們,容易嗎?要是我鐵定破綻百出,但羅曼史的重點並不在此。但假馬丹又是如何得知他與妻子間的私密事件,並即時叫出所遇到的村民名字及聊聊十幾年前一起做過的事?十六世紀當時可沒有照片或錄影資料可供模擬對照,況且「稱呼與臉」都是相互辨識的基本要素,遠近親疏、社經地位等都一呼而出,如何恰如其分地表態而不被懷疑,我還是看不透,有人可以嗎?

 

 

歷史審判中,貝彤黛一直堅稱假馬丹是她丈夫,而法官也不斷針對某些精確細微的事實來確認。親屬證詞對真假兩造的說法都有正面地證實,使得法官大人遲遲無法下判決,直到只有一條腿的真馬丹返鄉才翻盤。諷刺的是:真馬丹對家鄉所發生過的事件記憶竟比不上假馬丹,假馬丹的假面功夫真是深入骨子裡。記憶既容易被抹去亦可以被重塑,而人更是懷抱希望---希望過得更好,創造新的記憶來取代舊的記憶。有了天助、人助,再加上兩位假冒者的自助---Q&Q以問代答的機智力、察顏觀色的傾聽力、組織推理的邏輯力,是能如此巧妙成功地易容變身的致勝關鍵吧!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