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亡閱讀者│麥可‧索寇斯
  • 9個發生在真實世界的駭人案例! 德國法醫首度公開刑事鑑定現場完整內幕!

活動方式

世界上有哪一種牽掛,迫使人犯罪?

 

而哪一種寂寞,比死亡更寒冷?

 

    

 

如果屍體是一本蒼白的書,

 

那些傷痕、血液與毛髮就如同文字,

 

訴說著一個又一個與死神交手的故事……

 

 

 

9個發生在真實世界的駭人案例!

 

德國法醫首度公開刑事鑑定現場完整內幕!

 

媲美《罪行》,德國熱門暢銷書!高踞 《圖書報告》排行榜30週!

 

 

 

死亡並非遙不可及,失戀的創痛、激烈的渴望、疏離的人際關係,甚至是對漫漫生命的巨大無助隨時都有可能讓自己或別人陷入一觸即發的致命危機。

 

每一宗離奇案例的背後都有一個曾經歡娛或落寞的血肉之軀,因為種種原因,他們可能死於他人之手、自行了結生命,或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意外而一命嗚呼。

 

即使如此,「死亡」卻在人體留下斑斑痕跡,每一具屍體來不及說的話,每一個死因背後所隱藏的故事,透過死亡的閱讀者,一一呈現在我們面前!

 

 

 

CASE1神秘跟蹤客

 

 

三週前,男子不斷聲稱「有人要殺我」;

 

三週後,一具浮屍在海港被人發現。

 

屍體左手腕內側有四道長約五公分的整齊割痕,淺淺劃過,像是自殺的痕跡;

 

但無法解釋的是,他的胸骨被毫不留情地狠狠刺穿……

 

 

 

CASE2比翼雙飛

 

 

高齡八十歲的父母,看似無憂無慮,卻被獨生女發現陳屍在自宅。

 

媽媽躺在客廳地板,頭部右側的位置散落一顆假牙和一片成人紙尿布,

 

爸爸的屍體則在三公尺外的沙發椅上,身體覆蓋著毛毯,

 

而他的頭上,套著兩只塑膠袋……

 

 

 

CASE3恐怖的秘密

 

 

四十二歲的卡妮拉突然暴斃,她的鄰居安提雅接受請託,前來幫忙清空她的公寓。

 

她仔細清點房裡的各項物品,但當她試圖抬起沙發椅,發現椅子比想像中來得重,

 

她忍不住放下椅子,卻出現不尋常的咕嚕聲,周圍頓時彌漫著一股刺鼻的甜膩氣味……

 

 

 

CASE4 沮喪會殺人

 

 

七歲的米雪兒騎腳踏車出去玩,卻再也沒有回家。

 

媽媽心急如焚,社區的鄰居們也加入搜尋行列。

 

沒有人知道,此時此刻,米雪兒就在不遠處,

 

在小小的紙箱內,她的脖子被電線綑過,嘴巴和鼻子也被緊緊地封住……

 

 

 

   

 

麥可‧索寇斯

 

生於一九六七年,為德國柏林夏里特法醫中心與聯邦法醫暨社會醫學中心主任。

 

他曾擔任德國聯邦刑事調查局鑑定委員,參與過無數法醫調查專案,同時也是第一位在泰國參與德國海嘯受難者身分鑑定的德國法醫,並因此於二○○五年獲頒德國最重要的媒體評論獎「斑比獎」。

 

 

二○一○年,麥可將他經手的特殊案例寫成《死亡閱讀者》一書,獨特的題材加上真實的文字,讓本書蟬聯德國書業雜誌 《圖書報告》非小說類排行榜長達三十週,熱賣突破十萬冊!

他另著有《屍體代言人》(暫譯),亦榮登德國《明鏡週刊》暢銷排行榜。

 

 

 

 

 

神秘跟蹤客

 

正值夏末時分,某北德城市的內陸港口,有海港工人發現一具男屍漂浮在水面上。

 

工人立即報警,告知警方他在離海港斜坡約五公尺處發現屍體,海上警察值勤小組將屍體打撈起來從打撈船上即以無線電通知緊急救護小組待命。

 

但以現實情況來看,任何醫療救護措施均為時已晚,因為從外觀上初步判斷,屍體早已經嚴重腐爛。

 

海上警察值勤人員將死者放置在打撈船甲板上,死者身著牛仔褲及防風夾克,夾克拉鍊是拉起來的,夾克下有一件T恤,左腳僅著網球襪,右腳則光腳。

 

負責員警試圖從死者濕透又髒污的衣服裡,翻找身分證或任何可以證明身分的文件。

最後在死者夾克內袋發現,除了幾張濕透發爛的紙鈔,還有名為侯格‧維內特的身分證現年二十八歲,居住地為距離該內陸海港僅幾公里的小鎮。

 

雖然二十八歲的年齡看起來似乎與死者符合,但由於屍體腐爛,難以辨識面貌,無法與身分證上的照片進行比對。

 

負責員警將維內特的相關資料轉給勤務總部,試圖從那裡調查他「在警方紀錄中是否有案在身」,簡單地說,確認這個人是否被申報為失蹤人口或前科紀錄,甚至是通緝犯等。

 

海上警察針對屍體進行進一步檢查,發現胸部位置的T恤上有裂口狀的破損

員警於是掀開T恤:死者胸部位置有多處刺傷,因此海港浮屍命案初步判定為兇殺案。

 

兩小時後,死者被送往法醫中心,負責此案的檢察官、兩名熟悉此案的刑案偵查組員警已經在中心等候,還有一名員警在旁負責攝影以及現場跡證維護。

 

對於疑似兇殺案的案件,原則上解剖屍體時必須有檢察官在場。

根據德國刑事訴訟法(StPO),此舉雖然可依負責檢察官的判斷,決定是否參與解剖過程;然而在柏林,只要涉及兇殺案,進行屍體解剖時,檢察官就必須在場。

 

此外,檢察官也會在解剖前先造訪案發地點或陳屍處,進行拍照存檔,而不是等待稍後的報告和照片。

 

但無論如何,負責調查員警在解剖時一定要到場,相關負責人員才能即時進行訊息交換。

例如,解剖結果可以馬上讓在場的刑事偵查組員警從屍體上看到相關細節。

 

初步屍體勘驗後,我可以證實海上警察所看見的:夾克和T恤上有四道微斜、介於約一點二至一點八公分長的毀損痕跡,符合死者胸部四道刺傷痕跡。

 

由於死者穿著這套衣服浸泡在水裡的時間很長,因此衣服對應位置未見血跡反應,也不足為奇。

 

該處毀損切口平整,邊緣處並無缺口痕跡,顯示作案兇器可能是一種利器。

除此之外,死者衣物上並未發現其他割痕或刺傷痕跡,上衣或牛仔褲上皆無。

長時間浸泡水中而褪色的黑色人造皮帶上有個皮製刀鞘,但刀子已不知去向。

 

屍體勘驗過程中,在場的一位刑案調查員警接獲同事來電提供的新訊息:

 

十一天前,侯格的父親阿佛萊德‧維內特曾至警局申報兒子失蹤。

 

當時他向警方陳述,他的兒子失蹤前幾個星期行為異常,和平常截然不同:這段時間,侯格曾打過幾次電話給父親,有時是半夜,有時是凌晨,他不斷「胡言亂語」,聲稱有很多人在跟蹤他。

 

一開始父親建議他報警,但侯格一口回絕。

後來侯格的電話內容一次比一次荒謬,直到有一次他告訴父親,他猜測跟蹤他的人可能和國際秘密組織有關,他們想吸收他成為組織的一員,如果他拒絕,對方一定會殺了他。

這時他父親覺得事有蹊蹺,急切地建議他去看心理醫師。

不久後,侯格怪異的電話突然不再出現,結束得就像一開始那麼突然。

 

阿佛萊德向警方申報兒子失蹤前,還找過他三天,可惜徒勞無功。電話聯絡不上,他的公寓也空無一人。

侯格擔任陶土工程師的工作坊裡,也沒有同事知道他的下落--侯格無故曠職已經超過一個星期了。

案子到此毫無頭緒,調查員警和我都不知道該如何繼續進行。

 

但無論如何,這位父親申報兒子失蹤的事實至少提供了兩個寶貴的訊息,我們可以針對這兩點,確認死者是否就是他兒子。

侯格身上有兩個明顯特徵:一個是他的右鼠蹊部有個藍色的海豚刺青,另一則是他有三個乳頭,第三個乳頭在左邊乳頭下方。

 

第三個乳頭大都出現在原來乳頭的上方或下方,不會造成當事人的不便,也無須開刀切除(除非當事人因美觀因素進行移除手術)。

 

第三個乳頭在醫學上稱為「副乳組織」,德文稱之為「akzessorische Mamille 」(源自於拉丁accedere意指「額外的」,mamma 意指「乳房」)。

 

各位或許都知道,將近四十年歷史的老詹姆斯‧龐德電影「金鎗人」中,克里斯多福‧李飾演的職業殺手,也就是龐德的對手史卡拉孟加,在電影中最引人注目的不只是他會以金鎗射出金子彈來射殺目標,還有他身上額外的乳頭。

 

電影中,羅傑‧摩爾飾演的龐德利用這一點,在胸口上貼了一個假乳頭,偽裝成史卡拉孟加。

 

然而,這名死者的第三個乳頭是貨真價實的,毫無疑問就能確認他是侯格。

 

此外死者身上也有海豚刺青,如果沒有他父親提供的資訊,由於屍體已經腐爛,第三個乳頭的身體特徵很可能會被視為突出於皮膚表面的色斑之類的徵狀。

 

確認死者身分後,我們開始進行解剖。

 

浮屍的樣貌一向慘不忍睹,現在躺在我面前解剖台上的侯格也不例外。

他的皮膚表面已呈灰綠色,身體主要部位的皮膚幾乎已經剝離,如同薄薄的暗色碎花地毯掛在身體上。

雙手、雙腳和耳朵,還有膝蓋、手肘關節上的皮膚已形成「皺皮」,不過逐漸消退中。

 

每個人都有過類似的經驗,如果泡在浴缸、游泳池或海裡的時間太久,皮膚就會產生皺摺。

皺皮形成的原因是死掉的皮膚細胞在表皮層形成的角質層膨脹,容易吸收水分。

皺皮會先出現在身體表面角質層最厚的部位,如腳後跟及手指內側。

 

最快在泡水一天後,手臂內側和腳後跟的所有角質層會有皺皮形成,皮膚顏色發白,直至泡水多日後,範圍才會擴大到其他四肢。

 

通常要在幾週後,手指尖和腳趾尖的皮膚還有指甲才會剝落,但如果屍體浸泡在很燙的熱水裡,只要幾天時間就會這樣(例如死者躺在浴缸裡,水龍頭不斷注入熱水)。

 

這樣的屍體模樣連麻木不仁的刑事調查員警看了,偶爾也會想離開解剖室,到外面透透氣。

 

我們在死者手臂內側的皮膚上發現綠色的藻類薄膜層,「如同海裡的暗礁」,有個刑事偵查員警很訝異,追問這男子在水裡究竟停留了多少時間。

 

這個問題目前還無法回答,因為不管是屍體腐爛、皺皮、出現藻類薄膜或其他海底植物寄生,仍無法證實屍體停留在水裡的確切時間。

 

這些只能判定屍體在水裡停留的時間肯定已達多日,否則單憑肉眼看不出屍體已經滋生藻類。

 

死者身上呈灰綠色的胸部和腹部皮膚,看起來像極了業餘刺青師傅以顫抖的手在皮膚上紋了一個棕黑色的蜘蛛網刺青。然而這幅傑作並非刺青,而是屍體不斷腐爛所致。

 

這裡看見的是皮膚底下的血管,在腐爛過程中,全身血管裡的血紅素顏色都會逐漸變暗。

 

死者頭髮大都脫落了,原因是屍體浸水膨脹時,皮膚結構變得鬆散,一段時間後,頭髮會自然脫落。

 

我們在死者左手關節內側發現四道割傷痕跡,大約有五公分長,但傷口不深。

這是重要的發現,對死因的判斷可能具有關鍵意義。

 

手部關節皮膚表面的傷痕通常是自殘所致:例如當事人在切下動脈之前,會先小心地割劃皮膚。

但我們無法證明這是所謂的「試割」,因此上述發現無法排除此案是否為兇殺案。

 

緊接著,我轉而觀察死者胸部的刺傷,以尋找其他可以法醫觀點追蹤的跡證。

四道刺傷痕跡彼此之間的距離不到兩公分,稍微與身體縱向傾斜。

 

屍體雖然已經腐爛,但刺傷痕跡邊緣仍清晰可視,連皮膚和皮膚表層下的脂肪組織仍可見「平整」的斷面,因此斷定是尖銳的器具,如刀子所致。

 

我劃開死者的胸腔和腹腔,試圖瞭解刺傷的深度。

不同於皮膚表面和皮下脂肪,胸骨內只有兩道刺傷痕跡,可見其中兩道刺傷只在皮膚表面。

另兩道刺傷深達胸骨,力道應該很強,因為胸骨被刺穿了。

 

不同於手部關節上的割痕,胸骨內的刺傷看起來比較像外力造成,誰會用那麼殘暴的力道刺向自己的胸口?

 

【怵目驚心的死亡事件究竟是他殺、自殺,還是意外?法醫如何從屍體上的痕跡推演案發經歷?最撼動人心的真相,都在《死亡閱讀者》,皇冠文化集團11/1震撼上市】

 

 

    

 【活動日期】 

 

 

2011111 日起至20111122日止 

  

【活動辦法】 

 

死亡並非遙不可及,失戀的創痛、激烈的渴望、疏離的人際關係,隨時都有可能讓人陷入生命的巨大無助感,你的人生是否也曾經歷過無法抗拒的傷痛呢?

無論是失戀的心痛、死亡的哀傷或是分離的無奈,寫下生命中最令你感到無助的時刻,就有機會獲得皇冠所提供的《死亡閱讀者》一書!


我親愛的媽媽曾一度與死神擦肩而過,偏頭痛讓她痛到撞牆卻絲毫擺脫不了,連醫生也都束手無策。我不是她,無法了解是怎麼樣難以忍受的痛,也無法代替她,她也曾對我們宣告她可能不久於世,雖然沒有說的很明白,但我們都感覺到死亡的氣息,不安常攏罩於心。幸好,這一切都過去了!也深深體會到健康的身體真的很重要,難怪很多生病的人會厭世。生理影響心理,而心理也會影響生理,有時找不出原因的病痛並需要回溯自心理模式才能解除。生理的病痛只是一種表徵。

小編叮嚀:尊重生命,也請熱愛您的生命!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