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均館羅曼史》 | 廷銀闕
  • 韓國人氣古裝校園劇 《成均館緋聞》原著小說

活動方式

韓國人氣古裝校園劇 《成均館緋聞》原著小說

書封_成均館                 


故事 從「成均館」展開~~
「成均館」韓國古代最高的教育機關,專門培育國家未來棟樑。卻因為四個花美男的入學,而掀起粉紅色風暴。佳郎、大物、桀驁、女林 號稱 F4 美男幫的愛情、友親、親情交織的命運從這裡開始……。
 
10/9 浪漫上市   蓋亞 文化出版 

古裝青春校園劇《成均館緋聞》原著小說。東方神起之朴有天、朴敏英、宋仲基、劉亞仁聯袂出演。
F4+喜劇版《梁山伯與祝英台》的震撼組合,眾多網友大力追捧,引發討論狂潮。
長踞韓國各大書店暢銷書總排行榜第一名,讀者票選最有趣小說第一名,各大學圖書館借閱量排行榜第一名! 
火速再版超過100次!已售出台灣、日本、越南、中國、泰國、印尼等多國版權。

朝鮮正祖年間,家道中落的金允熙女扮男裝,假冒病弱的弟弟應考,圖謀個小小納涼官職,卻不料陰錯陽差得到皇上賞識,被欽點進入當朝最高學府成均館。
在這裡,她與左相之子、朝鮮第一美男「佳郎」李先峻,富二代花花公子「女林」具龍河,以及大司憲之子,狂放不羈的「桀驁」文在新成了同窗好友;而自己也成了名冠漢城的「大物公子」。

然而橫亙於四人之間,政治派閥紛爭不斷,家族利益矛盾糾結。隨著各具特色的人物紛紛登場,愛情、友誼撲朔迷離,嫉恨、中傷紛至沓來。身分有口難言,愛情咫尺天涯,成均館妙趣橫生、高潮起伏的故事就此拉開序幕。


 2.jpg     


廷銀闕


韓國最為知名的百萬級暢銷作家之一。內斂,低調,拒絕一切採訪。

2004年,以《她的相親報告》出道,2005年出版《擁抱太陽的月亮》,至2007年出版的《成均館羅曼史》大受歡迎,登上韓國Interpark、教保文庫、Yes24、Aladin等各大書店暢銷書總排行榜第一名,並被讀者票選為最有趣的小說第一名。2009年,長踞暢銷榜兩年的《成均館羅曼史》受到戲劇製作人注意,翻拍成電視劇《成均館緋聞》,更一步確定廷銀闕成為韓國暢銷小說家的地位。

《成均館羅曼史》與《奎章閣之戀》系列於韓國國內熱銷百萬冊,並授權日本、中國、泰國、越南、台灣、印尼等多國版本。




3.jpg 

    

第一章

允熙終於等到小科初試的進士試舉行的日子,雖已是八月中旬,但酷夏的暑氣卻仍未有一絲消退,且從昨夜天空晴朗,可見星空的景象看來,今天應該是不會下雨了。允熙早聽人說每次初試當天,老天爺定會故意與人作對,來個艷陽高照的大熱天。於是早早就想找把遮陽傘以備不時之需,但那些商家總是漫天開價,能租借的地方也不巧都給人搶先一步借走了,看來也只能坐在日正當中的烈日底下考試了。

但允熙沒有心思去想中暑這件小事,她現在更擔憂,只要想到「科舉」這兩個字,手指就不聽使喚地顫抖起來,真怕到時候抖得無法正常寫字。她不同於其他考生,不曾在書院或四部學堂接受正規教育,亦非日以繼夜地苦讀詩書,只是從小聽著父親朗讀那些古文經典長大,平日雖會隨手抓本書來讀,但那也只是因為興趣,斷斷續續地略讀一番,從不曾深究其中含意,但如今得在短時間內,將基本的千字文、小學到四書五經,全得有條有理,融會貫通,再加以熟記,真是件苦差事。

這次重新深讀那些先前略讀書籍,雖都曾讀過,此時卻像父親生前所說的,書中內容反覆深究咀嚼,反而越覺艱澀。但是,那些越是艱深難懂的部分,卻越讓她想更深入探究其中奧祕,久久無法自拔。而背讀文章時須將不能寫入試卷的文句區分出來,則又是另一難題。

替人謄書那段時間,接觸到的各式各樣雜說經典,如今也全在她的腦中交錯混雜了,每每想到這都令她睡不安穩。現在想來,她上次在別試替人代考時,那份胡謅亂寫的試卷究竟是如何通過的呢?信心也逐漸動搖起來。

允熙收拾好行囊,朝著十天前在錄名所分派的成均館丕闡堂科場前進。為了掩飾自己的心情,跨出家門時還刻意裝得昂首闊步,充滿信心的樣子。但現在想到病榻上的弟弟和家中寡母的目光與期待,又覺得腳下的步伐越發沉重。

黑暗中通往科場的道路上,赴考的考生一個接著一個地出現了,腰間全帶著一把陽傘。她雖沒有陽傘,臉上神情卻與其他考生一樣緊張。東方的天空露出一絲白光,直到能看清旁人的面孔時,她才抵達成均館前。只見通往丕闡堂的門前黑壓壓一片,人山人海,擠得水泄不通。她打量著面前聚集的應試生,從前當寫手時,她因為擔心被捉到,只一心一意注意著那些官差,哪有閒暇注意其他考生。這次處境不同,她更在意這些競爭對手。

放眼望去,大多數人都比允熙的年紀要大得多,似乎只有幾名考生比她略小一些,三三兩兩各自聚成一群。這裡頭有些是真正前來應試的考生,有些是受雇於人的槍手和寫手,或高頭大馬的佔夫。初試不同於其他科舉考試,只待科場大門一開,大家便會蜂擁而上,為了搶先一步佔個好位置而大打出手的大有人在。此時要特別留意的,便是那些孔武有力的佔夫們,光看他們一個個身材魁梧,他們這些平日只提書袋的書生哪是他們的對手。她先前代考是由這些佔夫們護著進入科場,當然不覺得特別費力,但今日卻不同了。

允熙想起先前的經驗,就盡量遠離那些佔夫,同時留神傾聽周圍交頭接耳的談話內容,心想其中必定有此次考試的相關消息。
「這次怎麼沒找槍手或寫手,就自己過來?」
「你沒聽那傳聞,聽說當今聖上可能要親自複審此次初試……」
「欸,這哪可能……」

「這可難說。先王英祖在位之時,也曾將小科錄取的人都召進宮裡,親自一一提問,下令驅逐回答與卷上答案不符者。當時因事出突然,大部分舞弊考取的考生都被揭穿。上回別試也因太多學識不足的人竟獲考取,惹得當今皇上龍顏大怒,所以外邊才傳言說此次初試或許會仿照先例,鬧得沸沸揚揚的。」
「那可得小心了。聽人說過當今聖上比先皇更讓人害怕呢!就連朝中那些白髮蒼蒼的老功臣們,也只稍陛下一句話就被免職位了呢!」
「對了,你聽說過另一件事嗎?左議政大人家的李公子也要參加今年這次初試呢!」
「什麼?果然還是皇命難違啊!看來這次小科的榜首,非李公子莫屬了!」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皇命?」

「你沒聽說嗎?左議政大人的公子博學多聞乃眾所周知的,他卻總說自己還差得遠,要繼續學習,不肯參加科考。再說到左議政大人,那可是老論派中最位高權重的人物啊,光靠家族的庇蔭就足夠讓李公子在朝廷立足了,他卻一個勁兒拒絕,令左議政大人傷透腦筋,但這次是皇上親自下旨要李公子參加科考,李公子再怎麼執拗也不會回抗聖命是吧。」

「莫非這李公子其實是浪得虛名,怕露了餡所以不敢來考?哈哈,那這次可真要丟臉丟到家了。」

就在允熙側耳細聽這些消息之際,在科場門前聚集的人越來越多,漸漸騷動起來。晚到的一些地痞流氓,憑藉著蠻力強行向前推擠,將文弱的考生們擠到一旁,那扇大門再也禁不起這勢如潮水的人潮,開始左右搖晃起來。允熙在這波濤洶湧的人潮下,對她構成威脅的不只是那些佔夫而已,舉凡力氣比她大的男子都很危險。她雖使盡全力不想被擠離門邊,人潮卻漸漸將她擠向門外,一個不注意腳上拐了一下,重心不穩,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心裡想著要是倒在這人潮中,非得被踩死不可。然而,此時卻有人伸出一隻手,使勁一把拉住她的手臂。

被人救出鬼門關,允熙嚇得沒了思緒,不知不覺就靠在那強而有力的臂膀上,多虧了那隻手拉著,允熙再也沒給擠出門外,也不再左搖右晃的。等洶湧的人潮逐漸平息,允熙才驚覺自己緊抓著人家的手臂,得趕緊跟這位救命恩人道謝才是。抬起頭,見到了修長白皙的頸項,及頸項上顯眼的喉結,讓她不覺有些嬌羞。正常男子的喉嚨上都該有喉結的,頓時她又想起自己筆直光滑的脖子,迅速地用手遮起,低下頭道:「不知閣下高名,方才真是多虧您的出手相助,小生在此謝過。」
「區區小事,不足掛齒。」

那低沉渾厚的嗓音從頭頂上傳來,允熙半晌說不出話,發現抓著她的那隻手也還沒放開。
「我、我現在不要緊了,您可以鬆手了。」
「小心起見,我看還是等進了科場再說吧。」
「啊,那、這……太給您添麻煩了……」
「要是沒和你靠在一起的話,我恐怕也會被擠出去。就當是互相幫忙吧……」

在這混亂的科場中,每個人都忙著顧自己的利益,但這位公子卻願意對他人伸出援手,允希頓時覺得他有些與眾不同。在這焦躁不安的人群中,唯他置身事外,一身的輕鬆寫意,就好像他不是來考科舉,只是到此遊覽一般,於是她也跟著輕鬆了起來。

為了看清這人的相貌,又再次抬起頭來。允熙算是相當高的女子了,約與尋常男子同高,但眼前這男子究竟有多高呢?允熙的眼睛只到他的雙肩,抬起頭來也只看得到他的喉結。

過了一會兒,不似方才那般擁擠了,允熙偷偷踮起腳,想看清對方的真面目,但才看了一眼便驚得趕緊低下頭來,那是一張無比俊美的臉龐。她頓時害羞得雙頰通紅,全然忘了自己現在是男裝打扮。

「你看起來很年輕,也是第一次參加初試的士子嗎?」
這突如其來的問話讓允熙又是一驚,而那嗓音仍舊是那麼低沉動聽。
「啊,是,是的。」
「那可真巧,我也是第一次參加。」
「幸、幸會。」
「我看你沒帶傘,就想你應該是第一次應考。」
「實在是因為最近傘不好找,並不是不知道要帶傘。」
「那就和我同撐一把傘吧。其他人都找好伴了,就我一個人撐這把大傘,都不知道有多尷尬。」
「不行,那太給你添麻煩了。」
「不要緊的。」

允熙的心撲通跳了一下,便又往那貴公子身上打量。但就在她抬頭看到他那氣質不凡的臉孔前,忽然覺得他身旁有什麼東西正凝視著她,遂將眼光轉向他身旁,只見一張兇惡如鬼魅般的臉孔忽地朝自己靠了過來。

「啊!」

貴公子聽允熙驚叫雖也吃了一驚,但他身後那鬼魅更是嚇了一大跳。他轉頭一看,大概猜到允熙為何尖叫,就笑了笑,而那鬼魅也開口說起人話:「幹嘛這麼大驚小怪的?我是看到這麼漂亮的公子,想仔細瞧一瞧……嘖,不只臉俏,膽量也像豆子那麼一丁點兒,根本是個姑娘家嘛!」鬼魅嘟囔道。

「順石,還不快住口!這話成何體統?像你那樣貼著別人的臉瞧,若非膽識過人,有哪個男人不被你嚇著的?」
「可是他的身子那麼細瘦……」

那鬼魅的話讓允熙瞬間清醒過來,便用力抽出被貴公子抓著的手,她想起自己現在可不是個姑娘,該像個男人才行。那貴公子誤以為允熙是心中惱怒才甩開他的手,急著想向她賠罪。

「我因自幼體弱多病,身子較為瘦弱,所以也無法到書院或四部學堂聽講,只能自行在家修習。我今天也是撐著病體過來,所以才……」允熙擔心身分暴露,便找了個藉口應付鬼魅的話。

「我代他向您道歉了。這傢伙雖然外貌兇惡,說話不經思考,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但絕無惡意,他其實只是真心想誇公子相貌俊美罷了,還請您息怒。」
這位公子怎麼看都像是名門望族的子弟,但卻絲毫沒有高高在上的感覺,反而相當平易近人,相形之下,允熙自己也不好意思了起來。

「我方才不是因為生氣才把手抽開,只是過於驚詫,才會這麼失禮……」
「你會吃驚也很尋常,任誰看了這傢伙的臉沒有不被嚇到的,但這傢伙的內心就像他的名字一樣,很溫順的。」

順石也因為覺得歉疚而感到不安,偷瞄著允熙的神色,允熙則對這鬼魅笑了一下。貴公子的身材高挑,而順石的個子又比他更高,更壯碩,魁梧的身形有如平地隆起了一座小山,但他的眼神卻溫順和善。沒看過哪個佔夫像他這般魁梧,他的一隻手臂就能抵上允熙的全身了。先前雖是貴公子抓住允熙的手臂,但也得有順石在後邊護著,兩人才沒被擠出門外。他身後似乎還揹著傘和坐墊,但都被龐大的身軀擋住了。

「你找的佔夫真不錯。」
「佔夫?」

他像是聽不懂允熙的話似地盯著她瞧,待見她眼神往順石一看才明白過來,答道:「不,不是的,順石只是我的隨從,陪我進來科場就要回去了。」
「叫他回去不是太浪……」

允熙原先想說「叫他回去不是太浪費了嗎」,但話還沒說完,順石已先執拗地回道:「這不行!少爺!」

少爺?這麼說來,這位公子尚未成親!一股奇妙的悸動在她心裡騷動著。順石續道:
「老爺吩咐過,無論發生任何事,都得跟著公子進到科場,給您找個好位置。怎麼知道裡頭會不會比剛才更危險?少爺您要是受了傷,小的回去怎麼跟老爺交代?」
「也不知道哪裡才是好位置,無頭蒼蠅似地亂轉又能怎麼辦呢?你就別忙了,先回家吧。」

順石聽了貴公子一本正經的勸說後,哽咽著道:「我這笨腦袋,竟忘了老爺這麼重要的交代,老爺明明就跟我說過位置是……」
貴公子嘆口氣道:「我當初不該帶你來的。我考科舉,卻連累你在這受罪。」

「老爺可真厲害,老爺知道少爺不想帶我來,才要我待在少爺房裡等著的。該怎麼辦才好呢?到底是要聽老爺的?還是聽公子的呢?就這麼回去說不定會被老爺責罰。」
「只要進得來科場,哪裡不都一樣嗎?別擔心,就直接回去吧!」

允熙暗自覺得奇怪,明明一個是主子,一個是隨從,怎麼主子對隨從就像對自己的弟弟似地那麼溫柔?眼前這位貴公子,即使在方才那相互推擠的人群中也那樣泰然自若,再加上那沉著穩重的言行舉止,怎麼看也不像是要來考功名的樣子。

像順石這樣的佔夫可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就這樣讓他回去豈不太可惜,於是連忙悄聲對二人道:「並不是每個地方都一樣,成均館的丕闡堂的確是有好位置。」
雖然那貴公子一點也不為所動,但順石卻圓瞪著炯炯發亮的大眼,將鬼魅般的臉湊近允熙問道:「那個位置在哪裡?」

「你叫順石對吧?」
「是的,漂亮公子!」
「你看起來魁梧有力,但跑得快嗎?」
「那是當然,別看我塊頭大,身手可是很敏捷的。」
「那我跟你說,當門打開時,你自己先往前跑,要跑得其他人還快,別跟在你家公子身後。」
「咦?這麼一來,公子和您怎麼辦呢?沒有我跟在身邊,要是不小心碰傷了……」
「你往前跑時不就把人潮擠開了嗎?你家公子再跟著你跑就行了,只要不跌倒就不用擔心受傷。你別回頭,只管往前跑就是了。」
「是。」

「你現在仔細聽好,務必跑到丕闡堂右側數來的第二棵樹底下,把坐墊擺好、插上傘以後,就坐在那邊等。不管是誰來都不要讓出那個位置。只要你照著這麼做,你家公子就算在後頭慢慢走也無妨。」
「可是為什麼是第二棵樹而不是第一棵呢?越前面的位置不是越好嗎?」
「等你佔了位置,抬頭看看天上就知道了。」
「可、可是……」

順石似乎還是認為越前面的位置一定是好位置,不肯輕易相信允熙的話。
「就照這位公子說的去做吧。」貴公子嚴峻地沉下聲說。
順石還來不及想明白這件事,通往丕闡堂的門就開了。

「順石,快跑!」

順石聽允熙這麼一喝,猛地向前奔跑起來,而他周圍的人潮就如同被劈開的水面,往兩旁退開。允熙正欲衝進劈開的道路時,卻被貴公子緊緊抓住,只好任由順石往前跑。

「公子這是在做什麼?你也要快點跑啊!」
「但你不是生病嗎?沒辦法跟著這麼跑吧……」
啊,差點忘了!允熙暗道。
「那至少你得趕緊先跑啊!」
「我們說好要互相幫忙,我怎能食言丟下你不管?反正有順石先幫忙佔位,我們快跑慢走都一樣。」

貴公子不顧自己,反倒用身體掩護允熙,不讓來勢洶洶的人潮直接衝撞她。允熙只是隨口提起自己久病體弱,看來他卻留神記住了。

順石沒注意到身後二人沒跟上來,一個勁兒朝允熙說的那棵樹衝去。因為他的塊頭大、速度又快,其他人都嚇得趕緊讓開,沒人想被他撞上。儘管順石跑得氣喘吁吁,甩開眾多競爭對手跑到右手邊的第二棵樹下,樹下卻早被一群人佔去,只得趕緊找個附近的座位,就將傘往地上一插,鋪好座墊坐下,只見周圍到處都有佔夫為了佔位大打出手,但就是沒人敢來找他生事。

順石漸漸喘過氣來,但仍然不見少爺與那位公子的蹤影,想起身去尋,但一想起漂亮公子交代過的事,就又坐了下來。他的頭腦雖不靈光,但還明白只要他離開,座位就會被別人搶走。可是看著那黑壓壓的一群人,在那裡推擠著前進的樣子,他坐立不安地站起,又坐下。擔心張望了好一陣子之後,才見兩ß位公子狼狽不堪地出現,帽子歪了,衣服也縐成一團,立即起身揮舞巨大的雙臂。兩人好不容易走到順石佔的座位上,就累得一屁股坐倒下去。

「少爺!您不要緊吧?漂亮公子也還好嗎?」

「呼!我沒事。我看這裡不像科場,倒像是戰場了。還沒看到試題就讓人累成這樣……公子您抱病前來應考,想必更是辛苦。」
允熙氣若游絲地說聲不要緊後,就連句謝謝都說不出來,只能邊喘邊微笑以示感謝。要真換成允植來,可能就得抬著棺材回去了。
此時順石忽然想起什麼似地,抬頭看著天空。

「在做什麼呢?」

「漂亮公子說過,只要看看天空,就知道為什麼要在第二棵樹下了。可是樹葉實在太過茂密,看不見天空……是不是因為這裡不是樹的正下方?」

和順石一起抬眼望天的貴公子,此時卻已了然於心地笑了。正因看不見天空才是好位置啊。當太陽升起時,前頭第一棵樹過於枯瘦,幾乎不會有影子,然而這第二棵樹的樹葉茂密,能將正午的陽光都遮住,而左邊那排樹要到下午才會出現樹蔭,上午依舊得頂著太陽,不如右邊這裡來得好。

他將視線停留在允熙身上,允熙也正瞧著他,濃密雙眉和明亮的雙瞳,眼神銳利。這樣對坐細看之下,他那端正的鼻梁、剛直堅毅的唇線和細緻的輪廓,簡直是完美無瑕。允熙無法繼續正視著他,趕緊低下頭避開他的視線,卻瞧見他的衣裳,心中不免覺得奇怪。

她先前之所以認為他出身名門顯要,純粹是因為他的相貌在俊秀中隱隱約約帶著幾分貴氣,如今仔細瞧他的衣著,卻又不像一般官宦子弟會穿的衣服。

布料及腰繩都只是尋常材質,紗帽及手中的扇子既不華麗也沒有任何墜飾;鞋子也只是尋常的麻布鞋,這樣看來,他應該只是尋常人家的子弟吧。允熙想到這裡,一股親切感油然而生。

貴公子將修長的雙腿疊起,端正坐姿,再整理適才被擠得凌亂的衣帽後,帶著感謝的表情對允熙報以微笑。在他眼角和嘴邊渲染開來的笑意,有如蔚藍的天空般清爽迷人。

順石忽開口問道:「漂亮公子是第一次來考科舉嗎?好像對科場很熟悉?」

允熙正望著插在科場四周的白色布幔,聽到這話頓了一下,趕緊找了個藉口,但回答卻不是對著發問的順石,而是對著貴公子說的。

「就因為是第一次來考又找不到傘可帶,才跟身邊幾位有經驗的老人家打聽打聽。不過我身旁一個佔夫也沒有,力氣又不夠,原先也不抱期望能搶到這個位置,真多虧有二位幫忙。」她隨口編了個理由,同時偷瞧貴公子的神色,只見他對允熙的話絲毫不懷疑。他自始自終一直都很信任允熙,無論她說什麼都認真看待,對於她撒的大小謊言也全都信以為真了。

終於,考試開始了。

所有人都一起拿出隨身攜帶的小硯台開始磨墨。順石雖不情願,終究還是遵從少爺的命令離開科場。因為貴公子不願像其他人那樣把奴僕帶來科場隨身伺候,堅持把他打發出去。

當試題掛到題板上時,後排座位的考生都一致跑上前去抄試題,但允熙挑的這個位子,可以清楚看到懸題板上的字,也就省了這番工夫。

允熙將試題抄上試卷後,先在自己帶來的白紙上打個草稿,寫下腦中浮現的思緒,突然又轉頭看了身旁的貴公子一眼。見他挺直腰桿,正提筆在試卷上作答。再怎麼有本事的考生,也得先打草稿再抄寫到試卷上吧!但他看到試題卻連個草稿也不打,一個字接著一個字寫,下筆如神。

難道是看錯了?允熙再定睛一看,分明見到那試卷邊緣寫有四祖和考生姓名的彌封完整,上頭還蓋有錄名所的火漆。這唯一的一張試卷,要是一個失手寫錯,可就無法挽回了。

允熙原想開口提醒他,卻又閉上了嘴。見他如文思泉湧,運筆無礙,就像先前已練習過無數次一樣,他果然不是泛泛之輩。想到這裡允熙心跳加速,更加緊張,擔心自己的實力不足。在這科場內,以及另一個科場——禮曹科場裡,不知道有多少像他這樣的高手,除了成均館丕闡堂和禮曹舉行的漢城試,還有各個地方舉行的鄉試,即使她僥倖通過了初試,往後的複試她又能從這些高手和槍手之間順利晉升嗎?

她先前看過的考生,不過都是些拿錢雇用寫手和槍手的草包,在遇上這貴公子前,她天真地以為自己能輕易考取個功名。因為緊張加上焦慮,她顫抖得更加厲害。但她告訴自己,金允熙,妳不能亂了方寸!家中還有對妳抱與期望的弟弟和母親啊!快靜下心來。她集中精神在試題上,開始在白紙上打起草稿。

她大致打好草稿後,刪去不恰當的字詞、理好頭緒,又再檢查了一次。此時太陽也爬上天頂,是晌午時分了。她將寫好的內容改了又改,不斷重複檢查,但似乎卻是越顯得自己文筆拙劣。想起自己憑著這麼一點能耐覬覦那槍手一職,竟還因為別人不請自己當槍手而感到委屈,越想越是慚愧。那些人沒說錯,她上次代考能錄取只是一時僥倖罷了。想了想,便決定放棄再無意義的修改,直接寫到試卷上了。

當允熙正專心一致地將草稿謄上試卷時,貴公子已寫完挺直腰桿了。他仔細看著她的書法,她所寫的楷書體得花全副精神,一個一個字寫好才行,但此時她不僅寫得飛快,而且越快就越是端正,有如鬼斧神工。他心裡想著,這人怎麼看也比自己小了幾歲,究竟要讀過多少文章又寫了多少字,才能練就這般絕技?

貴公子不打算先交卷,只是正襟危坐,輕搖紙扇,靜待她寫完。允熙雖對自己寫的文章還不滿意,還是寫好試卷,直起腰背,轉頭看向一旁的貴公子。只見他將扇子折起,溫和又有力的嗓音問:「都寫好了嗎?」

「你先寫好應該趕緊交到收卷處去呀!早點交過去比較有利,你不知道嗎?」允熙驚問道。

「我想等你寫完再一起交卷,我擔心要是我先離開,可能會害你緊張出錯,所以想等你寫完再一起交卷。」

允熙心想,真是摸不透這人。雖說他提早交卷離場的話,的確會讓自己更加焦慮,可是對素昧平生的人也這麼關懷備至,他是信心十足嗎?他道這裡是哪裡?這可是人稱筆墨戰場的科場啊!

她見又有兩三個人交卷了,便趕緊起身說道:「我也寫好了,趕緊交卷吧!」
「但你的墨跡還沒乾呢!等你慢慢檢查好再交也不遲。」
「不用了。通常檢查刪減後反而更糟,我現在就交吧!」

一等允熙起身,他也跟著站起來,和她並肩走到考官面前提交試卷,跟著身後又排了一排要交卷的人。他們回到位置上,收拾好自己的筆硯和傘,周圍的考生便靠攏過來要占據他們的座位。科場裡到處有低頭作答、無暇分心的考生;也有拿出食物充飢,或將酒水往嘴裡倒的考生;也有衙役正來回奔走,為考生們斟茶倒水。水洩不通的科場裡,大約擠了不下數千名的考生。

貴公子走近一名衙役身旁,取了碗水喝掉半碗後,將剩下的半碗水遞給允熙。但這等於是要她喝他嘴唇沾過的水,允熙頓時手足無措。這個動作在男人之間並不算什麼,也可以把好好的水倒掉再要一碗,但她這一整天滴水未進,無法推說自己一點也不渴,只好接過來喝了。那水嚐起來就像摻了糖一般,分不清是因為喉嚨已經乾渴許久,還是因為那碗水被他的嘴唇碰過。

兩人並肩走出科場,允熙道:「托您的福,總算是順利考完了。要是沒遇上公子,待在烈日底下肯定很難熬。」
「說了是互相幫忙。你後天也會去考生員試嗎?」
「嗯,不管是進士試還是生員試,希望能考上其中一個。」
「你的試場在哪?」
「我被分配到第一試場的禮曹考。」
「真巧,我也是在禮曹,那麼後天還能再碰面呢。」

允熙一聽喜形於色,卻又生怕被他看到,故把頭別向別處,假裝看著其他地方。他笑著問道:「怎麼?我聽了很高興,但你好像不是如此?」
「不,不是這樣的,怎麼可能不高興?」
允熙趕緊調整內心情緒,此時門外等候已久的順石見他們倆出來,就急忙跑向他們,她頓時覺得這張醜如鬼魅般的臉真是可愛。
「少爺!您怎麼這麼早就出來了?」
「考完了自然出來,你怎麼還在這裡?」

「當然是在這裡等您呀!」順石說著,就接過他手中的傘和坐墊。
貴公子對允熙說道:「還想再跟你多談一點,但你已經累了一天,該讓你早些回去休息,今日就在這裡分別吧。」
允熙心想:「其實你不用替我擔心那麼多的……」她還想多跟他聊幾句,但只能將這分心思藏在心底,躬身作揖道別。

「您小心慢走。」

他也恭敬地躬身道:「那就後天在禮曹前見。」

這句相約再見的話,讓允熙心裡稍稍寬慰了些,便又再打了個揖,轉身離去。順石看著她漸去漸遠的身影道:「少爺,那位漂亮公子能寫好幾個字嗎?看起來年紀很輕,可能沒讀過多少書,而且身子那麼虛弱,好像連提起筆的力氣都沒有……」

貴公子不發一語地望著她的背影,良久才道:「有些事雖然親眼所見卻無法解釋,我雖然這麼接近地看到了,卻還是不太敢相信……」
見順石一臉不明白的樣子,他嘴角帶著笑意道:「順石,你能說說那位公子有多俊俏嗎?」
「咦?少爺這不是挖苦我嗎?我這種人哪能說出個什麼東西來?」

「可是就連我也形容不出來。適才看了那位公子的試卷,他的字就如同他的容貌一樣,有著難以形容的秀麗。順石啊,本來我這回來考試,不是怕違背皇命,而是因為覺得自己讀了這麼多年書,參加小科是不成問題了。但現在不這麼想了,我也許是為了找個知己才來的。」
「不過,少爺,我知道您平日對我們這些下人很照顧,但怎麼連個素昧平生的漂亮公子也令您這般關心?」

「你是說我多想了嗎?」
「是啊,少爺今天有點古怪呢。」
「是嗎?是我太過關心了嗎?」

貴公子正感嘆,某個人經過認出他,上前行禮道:「請問……是左議政大人家的李公子嗎?」
他雖不知來人是誰,還是鄭重地躬身答道:「正是在下。」
「哎呀,原來您要參加這次小科的消息是真的!您現在在這裡,那進士試……您已經交卷了啊?」
「檢查過沒有疏漏就出來,不好意思,尚未請教您貴姓大名?」
「在下,在下只是在成均館做事的一名小書吏,先前曾與您有過一面之緣,您大概不會記得。」

實在是有幸能遇見李公子,聽人說他是位樸實謙遜的讀書人,今日這樣近看,果然是真的。人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但有個盛氣凌人的高官老爹,怎麼他這個兒子的性情卻一點都不像?

待那人作揖告辭後,貴公子才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大叫一聲:「哎呀!」
他只叫了一聲,就拔腿往允熙離開的方向跑去,順石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地跟著跑,沒跑多遠,就看見允熙疲憊的身影。貴公子上前用力拽住允熙的手臂,允熙因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受了不小的驚嚇,卻強忍住不發出女人般的驚呼聲。

「我忘了一件事。」
「什麼事?」
「我差點就忘了請教您貴姓大名,好險還來得及。」

從兩人見面,允熙就一直想著這件事了,卻總是因為姑娘家的矜持,而說不出口。

「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少爺您真的是很在意這位漂亮公子呢!」順石笑著,用她聽不到的聲音細語道。
貴公子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多嘴後,鄭重地道:「在下李先峻,籍貫鎮城,字強武,號美叟,今年二十。」
允熙躊躇了一下,他現在問的,並不是用腰帶纏胸、今年十九歲的金允熙,而是這身衣服和號牌的主人,於是便道:「在下金允植,比李兄小兩歲,今年十八。籍貫安東,至今還沒有字和號。」
貴公子心滿意足地笑著道別離去。允熙看著他離去,那精壯的身材、寬厚的肩膀、修長有力的雙腿,簡直是個完美的男人。
「李先峻……」
允熙念著他的名字,心頭湧上一股甜蜜的滋味。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9月26日起至2012年10月18日止 

 

【活動辦法


先把「成均館」貼紙貼於你的部落格上。
再回答《成均館羅曼史》相關問題。最後於下方留言版留下答案和你的部落格網址即可!

220x220-2  

問題1:「成均館」就是現代的 ①學校 ②餐館 ③飯店
問題2:還記得唸書時一起翻牆翹課、一起熬夜K書做小抄(大誤)、一起寫情書追求班花、一起參加社團嘻笑打鬧嗎??這些令人難忘的生活片段豐富了校園的生活,如今回憶起來都特別感動。青春無敵 ! 分享你最有趣或最難忘的學校生活(限100字以上),就有機會得到《成均館緋聞》原著小說套書 (共計5名)

問題1:「成均館」就是現代的 ①學校 。
問題2:青春無敵 ! 高中時念的是私校,所有的學生都必需住宿(不論家住遠近皆要住宿的那種),除了餐廳供有三餐的伙食,學校並無福利社,而校規也嚴明規定不准吃零食否則記過,乖寶寶的我每餐都很「用力吃」把自己餵飽,尤其晚餐遇到有喜歡吃的菜(像是黃豆燉紅燒牛肉、人參雞湯、酸辣湯、綠豆湯等)更是會把握用餐的後半小時,號召坐在其他桌次的各好友們帶著各桌「剩品」來「集食」。高中時期是我截至目前人生中身材最重最圓潤的時期,所幸當時大家流行飯後到學校操場散步,室友們更是相約天天在睡前坐30分鐘的運動,包含扭腰、抬腿、仰臥起坐等,因而體重還控制在標準體重範圍內。 你可能會覺得我們學校伙食很棒吧,當過兵的應可以了解大鍋菜的味道,我因住校練就了「不挑食」,但非人人都能接受。規定是用來打破的,當然就有勇敢的同學「偷渡違禁食品」,而藏匿地點包括:廁所馬桶除水槽、櫥櫃後方、窗戶外緣、樹叢裡,還有的經過偽裝成衛生棉、攜帶型衛生紙、藥丸等。這是因為有機會輪值糾察才發現的祕密。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