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牠》| 史蒂芬‧金
  • 你可以錯過史蒂芬‧金其他的作品,只有這本不能不看!

活動方式

你可以錯過史蒂芬‧金其他的作品,只有這本不能不看!

 

 牠(外書衣)    

    

一旦被「牠」盯上,只有無止盡的奔逃,別無選擇……

二十八年前,大雨灌滿德利市的那天閃過威廉的腦海──他寧可全忘了,但弟弟卡在排水溝慘死、淌血的相簿伸出「牠」的利爪的畫面,卻始終歷歷在目!

理查德見過那本相簿,當年他們這群被霸凌的窩囊廢常聚在一起──不是早已把一切回憶都抹去了嗎?但那些比糞還難聞的往事總如影隨形,讓他忍不住想嘔吐!
班恩、艾迪、貝芙莉都曾見過「牠」,但形態卻大不相同。有時候像木乃伊,散發著裹屍布的氣息;有時候像痲瘋病患,舌頭上爬滿了蟲子;有時候則從排水管裡冒血,並傳出聲音:「跟威廉說他弟弟向他問好。」
二十八年後,唯一還住在德利市的麥可猶豫了很久,終於決定找回眾人一起面對「牠」,縱使那形同死亡的召喚!
七個人之中,只有史丹利失約了。他用手指沾了自己的血,在浴室牆上留下此生最後一個字:
牠……


 2.jpg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

一九四七年生於美國緬因州波特蘭市。自一九七三年出版第一部長篇小說《魔女嘉莉》後,到目前為止已寫了超過四十本長篇小說和二百多篇短篇小說。他的筆法細膩,善於從大家再熟悉不過的日常生活事物中,帶給讀者如同身歷其境的恐怖感。他的作品已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暢銷超過三億本,甚至被譽為「每個美國家庭都有兩本書,一本是《聖經》,另一本則是史蒂芬‧金的小說」。他的作品也是影視改編的熱門題材,被拍成的電影總數已高達數十部。
一九八六年出版的《牠》,曾榮獲「英倫奇幻獎」,以及入圍「軌跡獎」和「世界奇幻文學獎」!一九九○年被改編拍成電視電影「靈異魔咒」,目前則由華納電影公司買下版權,即將正式搬上大銀幕。《牠》並與《鬼店》、《末日逼近》,被譽為史蒂芬‧金三大恐怖經典代表作! 

二○○三年,史蒂芬‧金獲得美國國家圖書基金會頒發「傑出貢獻獎」;二○○四年,他榮獲世界奇幻文學獎「終身成就獎」的肯定;二○○七年他更獲頒愛倫‧坡獎的「大師獎」;二○○八年則以《魔島》和《日落之後》同時囊括「史鐸克獎」最佳長篇小說及短篇小說獎,在在彰顯出他無可取代的大師地位!目前史蒂芬‧金與妻子定居於緬因州。

3.jpg 


離鄉背井多年,威廉以為自己早已從那場夢魘中脫逃。直到一通電話響起:「你發過血誓的!如果『牠』又出現,你一定會回來!」威廉知道他別無選擇,他必須和「窩囊廢俱樂部」其他六個成員班恩、艾迪、貝芙莉、理查德、史丹利、麥可重回德里市,面對他們此生最大的噩夢!
剎那間,二十幾年前的所有往事都清清楚楚地映在威廉的腦海!記得那一天,大家聚在荒原討論遇到「牠」的經驗,威廉說起自己在相片裡看到弟弟的鬼魂,沒想到理查德竟然說他想看那張相片……

「嗯,」威廉近乎呢喃地說,接著坐在喬治的床邊。「你看。」
理查德順著威廉的手指望去,發現相簿還闔著躺在地板上。我的相簿,理查德唸道,喬治.艾默.鄧布洛,六歲。
六歲!他心裡發出和剛才一樣的尖叫,永遠六歲!這種事誰都會遇到!該死!他媽的誰都可能!「之、之前是打、打開的,」威廉說。
「現在是闔上的,」理查德不安地說。他坐到威廉身旁,看著相簿。「很多書會自己闔起來。」
「內、內頁有、有可能,但封面不、不會。它是自、自己闔上的,」威廉認真看著理查德,臉色蒼白疲憊,一雙眼眸又深又黑。「我、我想它、它要你再、再去、去打開它。」
理查德起身緩緩走向相簿。它就躺在掛著淺色窗簾的窗下。理查德望向窗外,看見鄧布洛家後院的那棵蘋果樹,鞦韆掛在長滿樹瘤的黑色樹幹上,慢慢前後擺蕩。

他又低頭注視喬治的相簿。

相簿側邊有塊乾掉的茶色污漬。可能是番茄醬。鐵定是。他不難想像喬治一邊看相簿,一邊吃熱狗或滑溜溜的大漢堡,咬的時候番茄醬噴到相簿上。小孩子就愛做這種蠢事。可能是番茄醬。但理查德知道不是。
他輕輕碰了一下相簿,隨即收手。相簿感覺很冰。它就擺在夏日豔陽下,只被淺色窗簾稍稍擋去一些光線,應該已經照了一整天,摸起來卻是冰的。

唔,我應該別動它,理查德心想,反正我才不想翻開這本蠢相簿,看一些我不認識的人。我想我應該告訴威廉,跟他說我改變主意了,我們可以到他房間看漫畫,然後我回家吃晚餐,早點上床,因為我很累了。這樣我敢說我明天早上起床的時候,一定會覺得那污漬是番茄醬。就這麼辦,呼哈!
他翻開相簿,感覺兩隻手彷彿離自己有一千英里遠,像塑膠手臂一樣。他看著相簿裡的人和地,叔叔阿姨、小嬰兒、房子、老福特和斯圖貝克車、電話線、信箱、柵欄、積著泥水的車轍、艾茲郡遊園會的摩天輪、德利儲水塔、基勤納鐵工廠──
他手指愈翻愈快,內頁忽然空白了。他不由自主往回翻。最後一張相片是一九三○年左右的德利市區,主大街和運河街一帶,之後就沒了。
「裡面沒有喬治在學校的相片,」理查德說。他看著威廉,表情既如釋重負又有點憤怒。「你葫蘆裡裝的是什麼藥,威老大?」
「什、什麼?」
「這張很久以前的市區相片是最後一張,之後全是空白。」
威廉從床邊起身走到理查德身旁,注視那張三十年前的德利市區相片。他看見老汽車、老卡車和燈罩有如白色大葡萄的老街燈,還有運河街上的行人,全都被拍照者瞬間捕捉下來。他翻到下一頁,果然和理查德說的一樣空空如也。
等一下。不對,不是什麼都沒有。有一個相片夾,就是用來固定相片的東西。「相、相片原、原本在這裡,」他手指輕敲相片夾說:「你、你看。」
「哇靠,你覺得那張相片怎麼了?」
「我、我不知、知道。」

威廉從理查德手中拿過相簿,擺在腿上往回翻找喬治的相片。他翻了沒一會兒就放棄了,可是相簿沒有。它開始自己翻頁,雖然很慢但沒有停,發出從容的沙沙聲。威廉和理查德瞪大眼睛面面相覷,接著又低頭望著相簿。
相簿翻到最後一張相片停了下來,不再翻動。泛黃的德利市區,一段遠在威廉和理查德出生前的時光。
「嘿!」理查德忽然喊了一聲,接著從威廉手中拿走相簿。他聲音不再恐懼,臉上忽然寫滿驚奇。「天老爺啊!」
「什、什麼?怎、怎麼回、回事?」

「是我們!沒錯!我的天老爺啊,你看!」威廉抓著相簿一角,和理查德一起彎身湊到相片前,感覺像詩班成員拿著樂譜練歌一樣。威廉倒抽一口氣,理查德知道他也看到了。

在這張陽光燦爛的黑白相片裡,有兩個男孩正沿著主大街往中央街口走,就是運河潛入地下一英里半的起點。兩個男孩走在運河的水泥矮牆邊,非常顯眼。其中一個穿著燈籠褲,另一個穿著很像水手裝的衣服,頭上戴著粗呢帽。兩人的臉有四分之三轉向鏡頭,看著對街的某個東西。穿燈籠褲的小孩是理查德.托齊爾,絕對不會錯。穿著水手服和粗呢帽的則是結巴威。
兩個孩子像被催眠了一般,楞楞看著幾乎是他們三倍年紀的相片,注視相片裡的自己。理查德忽然覺得嘴裡像玻璃一樣又乾又髒又滑。男孩前方幾步有一名男子拈著菲多拉帽的帽緣,被強風吹起的外套衣擺永遠停格。街上有幾輛福特T型車、一輛皮爾斯艾洛和幾輛裝了車身側踏板的雪佛蘭。
「我、我不相、相信──」威廉才剛開口,相片裡的東西就動了起來。應該永遠停在十字路口(至少直到相片的化學藥劑完全分解後)的福特T型車駛過路口,排氣管冒出一陣輕煙,朝一里坡開去,一隻白色小手伸出駕駛窗外示意左轉。車子彎進法院街,一路開出相片的白色邊緣消失無蹤。
皮爾斯艾洛、雪佛蘭和帕卡德全都開始移動,經過路口朝四面八方離開。二十八年後,那名男子的衣擺終於垂下了。他伸手將帽子摁緊,繼續往前走。

兩個男孩的臉完全轉了過來。過了一會兒,理查德發現他們剛才看到快步橫過中央街的那東西,原來是隻癩皮狗。穿著水手服的男孩(威廉)舉起兩根手指放進嘴裡吹了聲口哨。理查德驚訝得無法思考和動彈,他發現自己竟然聽得見口哨聲,聽得見車子有如紡織機運轉的不規則引擎聲。聲音很微弱,彷彿隔著厚玻璃,但就是聽得見。
狗瞄了男孩一眼,又繼續快步往前。男孩四目交會,笑得像兩隻花栗鼠。兩人往前走了幾步,穿著短褲的理查德抓住威廉的胳膊,伸手指著運河,兩人轉頭朝那裡走去。

不要,理查德心想,不要去,不要──
他們走到水泥矮牆邊,那小丑突然像恐怖箱裡的人偶冒了出來,赫然是喬治.鄧布洛的臉。牠頭髮後梳,張開塗滿油彩的血盆大口露出惡毒的笑,眼睛有如兩個黑洞。牠一手抓著一根繩子綁著三個氣球,另一手伸向穿水手服的男孩,掐住他的喉嚨……

威廉弟弟的鬼魂和「牠」都藏在相片裡?一切事情就從這天開始?「窩囊廢俱樂部」又要再度面對「牠」!只是,這次他們還能安然脫身嗎?皇冠文化集團全新譯本《牠》,12/24要你魂飛魄散!



  1.jpg

 

【活動日期】 

2012年12月16日起至2012年12月31日止

 

【活動辦法

在故事大師史蒂芬‧金三大恐怖代表作《牠》中,「牠」是我們內心恐懼的集合體,如影隨形,不斷折磨著書中的幾位主角。「牠」可以變成各種不同的形態,有時候化身邪惡的小丑,有時候則是散發著腐臭氣息的木乃伊或舌頭上爬滿蟲子的痲瘋病患,有時候也可能變成吸血鬼或黑嘴吃人女巫……
在你小時候,是不是也曾有一個「牠」,讓你害怕到晚上做噩夢,甚至至今想起仍心有餘悸?你的「牠」長什麼樣子?會從哪裡跑出來?請一起來和大家分享你童年最大的恐懼!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