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邊界》| 泰莉‧霍爾
  • 青少年文學新銳作家泰莉‧霍爾,大膽挑戰自由與風險議題!

活動方式

青少年文學新銳作家泰莉‧霍爾,大膽挑戰自由與風險議題!
                  
the line邊界_書封  
 
全美逾12,500位學生投票一致推薦!
2011國際閱讀學會/美國童書協會(IRA/CBC)年度選書
《青少年之聲雜誌》盛讚:「文筆引人入勝!喜愛飢餓遊戲的讀者一定也會喜歡。」

傳說中,每當私渡風暴來襲,阻隔國境的「戰線」系統失效,異族便會趁隙入侵。
他們破壞、殺人、無惡不作,讓國家蒙受巨大損失。
部分人民甚至相信,異族至今仍潛伏在線的這端,隱身於人群中……
居所緊鄰戰線的少女瑞秋,某天偶然撿到一臺老舊錄音機。
當她按下播放鍵,伴隨雜訊傳來的是悲傷的嗓音:

「……會在邊界等待……每一天的日落時分……」
「如果沒有拿到藥……會死……」

瑞秋一次又一次反覆聽著,訊息在腦中揮之不去。
即使可能為自己和家人帶來危險,她仍緊握手電筒走出溫室。
夜色如墨,當異族少年的身影出現在漆黑原野上,少女的命運也從此改寫──



 2.jpg     

泰莉‧霍爾
Teri Hall

出生於東京,畢業於剛薩加大學(Gonzaga University)。生活中多數時間投入寫作之中,其他時候則忙於參詳萬物意涵,期望能賦予事物新意。《邊界》是霍爾的首部著作,作者現居於美國華盛頓州。



3.jpg 

    
瑞秋打從出生起便在「莊園」裡長大。但這只是她自己這麼認為,事實並非如此。她的母親薇薇安說,她們是在她三歲時遷居此地,但是瑞秋不記得了。對她來說,莊園就是她的家,她在這裡如魚得水。不過她知道在大部分的人眼中,莊園太接近國家邊防系統中稱為「戰線」的部分。
國家邊防系統封鎖了「統一聯邦」所有的邊境,被稱做戰線的這一區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但它的歷史使得它惡名昭彰,至少在當地人的眼中是如此。人們認為戰線附近會發生奇怪的事情——危險的事情。即便已經超過四十年沒有發生私渡風暴,人們還是認為戰線是個不祥的地方,應該與此地保持距離。人們竊竊私語地談論「異域」——戰線對面的領土,關於「異族」的耳語傳聞也是滿天紛飛。
但瑞秋不害怕,畢竟她許多時間都是在莊園深處的溫室裡度過,而溫室就緊鄰著戰線。從溫室的窗戶望出去,異域清晰可見。瑞秋都數不清她凝望窗外的異域多少次,但她從沒見過戰線外發生任何怪事,只有與統一聯邦這一側相同的草地和樹木。

嚴格來說,瑞秋不該進到溫室。身為莊園主人的伊莉莎白˙摩爾小姐在溫室裡栽種蘭花,並將蘭花送往各城市販賣,所以薇薇安耳提面命瑞秋不要靠近溫室,她擔心瑞秋會打擾到摩爾小姐,或者弄壞什麼東西。瑞秋儘量不給母親添麻煩,但她第一眼見到溫室,那裡就像具有魔力一樣,深深吸引她——溫室是如此靜謐,又如此安詳而美麗。溫室裡的空氣溫暖輕柔,柔和的光線則透過玻璃點點篩落,點亮蘭花蒼翠蓊鬱的綠葉。充滿異國情調的花朵爭奇鬥豔,有些外型大膽搶眼、色彩強烈;有些柔弱嬌貴,搔首弄姿地引人上前細看。
瑞秋無法抗拒此地。她小時候幾乎每天都躲在溫室一角,置身花間令她雀躍不已。不過,她得小心翼翼地不讓摩爾小姐發現。就算母親沒有警告她不要打擾摩爾小姐,她自己也會留心。摩爾小姐年事已高,而且不像那些會給人餅乾的老奶奶一樣慈祥。她的性情嚴峻,瑞秋可以說是相當怕她。但是,溫室值得瑞秋鋌而走險。
瑞秋過去常在溫室裡做白日夢。

就像大多數孤獨長大的小孩一樣,她常常發呆到忘我的地步。瑞秋會想像她是個公主,溫室是她的城堡,整座莊園都在她統治之下。有時候她會假裝她能夠和那些蘭花交談,而且每一朵花都有不同聲音,有些貞靜有禮,有些大聲喧鬧。瑞秋把它們當作朋友。
瑞秋還是小女孩時,她最愛幻想的白日夢,是她父親丹尼爾還活著,帶她和母親到某個很棒的地方。

在那些夢境裡,薇薇安臉上數十年如一日的焦慮似乎消散了,笑容也變多。丹尼爾則英俊耀眼。有些事情瑞秋做了會令薇薇安怒吼,像是爬上高樹,或出門散步時讓她一個人在前面閒晃,但丹尼爾會讓她去做。在現實生活中,薇薇安開口閉口都是「小心」,要不就是警告瑞秋不要遊蕩得太遠。有時候她看著瑞秋的神情,像是在等她崩潰,而她也會因此心碎。但在瑞秋的白日夢中,只要母親開始抗議瑞秋的行為太魯莽,丹尼爾就會將薇薇安舉起來,抱著她轉了又轉,直到她笑個不停,把擔憂通通都拋到腦後。在瑞秋的夢裡,他們三個人每天都膩在一起,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瑞秋永遠都不用擔心。
但在現實生活中,薇薇安大部分的時間都忙著在摩爾小姐家中工作,不喜歡有小孩子在旁礙手礙腳。

儘管不是完全不受管束,但這確實讓瑞秋擁有許多自己的空間。薇薇安無法照顧瑞秋時,摩爾小姐的雇佣強納森便幫忙看顧她。從他斑白的灰髮和長年受關節炎所苦、像盆景一樣扭曲的手指判斷,強納森應該比摩爾小姐還要年邁。但是瑞秋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從來不會像和他雇主相處時一樣總是緊張兮兮。
瑞秋最早的記憶中,有些片段是關於強納森的。她記得她被什麼東西絆倒而跌倒,在地上放聲大哭。

她母親那時一定是在工作,因為是強納森溫柔地將她扶起。她記得強納森喊著她的名字時有多麼和藹,她立刻就覺得好多了。強納森似乎一直都知道該怎麼帶給她安全感。儘管薇薇安不允許,但只要不會妨礙到摩爾小姐,他甚至讓瑞秋在溫室裡玩耍。
隨著瑞秋一天天長大,薇薇安開始替她安排家事和作業,讓她沒時間去惹麻煩,強納森也越來越少來關照她。

當然,她並非總是自己一個人。她每晚都和母親在一起,也時常和母親一起進城,到最近的城鎮「班森」採買每週的日用品和食物。每次到班森,最讓瑞秋開心的可能是麵包店送的小零食,這可說是瑞秋生活中最興奮的時刻。
瑞秋小的時候不介意,但隨著年紀漸長,她開始時常許願有什麼事會發生在她身上——任何事都好。她愛她的母親,莊園裡的生活也很好,但日子毫無驚喜,日復一日、一成不變,從來沒有新面孔會從大街開進他們長長的車道,也沒有其他小孩可以一同玩耍。儘管瑞秋通常都能自得其樂,有時候還是不免感到空虛。
異域是瑞秋擺脫無聊的解脫之道。

說真的,這件事無可避免。瑞秋就住在戰線旁邊,與異域毗鄰而居,而且那裡正是無聊的反義詞。它是個禁忌,不容違逆卻又如此靠近,那個誘惑觸手可及。比較缺乏想像力或者朋友比較多的人,或許能夠抵抗異域的吸引力,但瑞秋不是這樣的人。

異域的存在彷彿亙古般久遠。那片土地甚至比摩爾小姐還要老,但是它卻很少被提及,至少官方對它諱莫如深。即使網路上的新聞鮮少報導異域,國內其他地方的人似乎也早已忘記它的存在,但是班森的人沒有忘,網路上也還有不少疑點重重的異域相關文獻。想當然耳,所有關於異域和異族的消息,只要是瑞秋找得到的她都讀遍了,連那種「真實目擊事件」的垃圾文章她也一篇都不放過。
若薇薇安知道的話一定會反對。她總是告訴瑞秋,異族的境遇是個悲劇,是政府的麻木不仁所造成。

她不會喜歡瑞秋找來的那些網路書籍上的描述——說好聽點,異族像是沒腦袋的空殼;說難聽點,異族就像怪物一樣。事實上,薇薇安對瑞秋使用網路電腦的限制本來就相當嚴格,主要只能做作業。雖然她也允許瑞秋看一些線上節目,但必須先經過她親自篩選。
當她們進城採買時,薇薇安曾要瑞秋去班森的圖書館,查一種她稱為「真書」的東西。薇薇安試著讓瑞秋喜歡藝術史方面的書籍,或是什麼女孩養寵物馬的書,但瑞秋覺得藝術史和寵物馬很無趣,而且真書破舊難聞。有一半真書的裝訂都快要散了,而且她能找到關於異域的真書大多已經過時。網路上的圖片比較好看,而且只要從家裡的網路電腦連上網,沒有什麼東西查不到。
該在電腦前做功課時,瑞秋常會開溜。關於怪事和怪獸的故事是那麼刺激,有些故事宣稱異族是食人族,有些則說他們具有超人般的力量。

有一本書在書內概述異族是如何催眠人類,讓人類一生受他們奴役——至少是奴役到他們想吃掉人類的時候。就算薇薇安抗議那些內容可能是政府的寫手所著,也無法澆滅瑞秋的熱忱。
瑞秋在腦子裡編造各種故事,例如異族是如何悄悄掩近,全力衝破戰線。她曾讀過據說在異域深處有許多光怪陸離的動物,於是她會想像她看見其中一種常見的生物,像是怪頭鳥,或者像羊一樣大的家貓。有時候,當她從溫室內望向窗外時,她會看見戰線的另一方真的有鳥,而且她不只一次看到樹幹間藏著鹿。牠們以為自己藏得很隱蔽,不會被發現。不過那些鳥只是普通的鳥,和她看過的鳥沒什麼不同,而鹿也不過是尋常的鹿。
戰線是隱形的。沿著草地,有一長條貧瘠的土壤寸草不生,不斷向兩側延伸,直到目光所及的最遠處。瑞秋自以為她可以看見一種奇異的薄霧,但也只有在黃昏前或清晨這些特定的光線下才能看見。
儘管戰線幾乎無從察覺,它依舊影響了許多人的生活。瑞秋的生活也不例外。就某種層面上來說,瑞秋最後會在溫室工作而不光是玩耍,就是因為戰線。

瑞秋的母親會說事情並非如此,瑞秋幾乎能在腦中聽見她說教:「這世上只有自己的行為才會造成實質上的改變,不管這改變是好是壞。」但是,如果薇薇安知道實情,她會說的可不只這些。
實情是,瑞秋企圖私渡。

當統一聯邦建造國家邊防系統時,他們不只要確保敵人被擋在門外。這堵隱形的藩籬一旦啟動,沒有政府的許可,沒有一個人可以出境。但就瑞秋所知,還沒有任何一名普通市民拿過許可,唯一能進出邊境的只有政府官員或軍隊。私渡者——企圖在沒有官方許可下離開國家的人,會遭政府判處死刑。
嘗試私渡已經夠糟了,而且瑞秋不僅要嘗試私渡,她要私渡的地方還是戰線。從來沒有人私渡過這個區域的系統,因為沒有理由這麼做——另一邊除了異域,什麼都沒有。

瑞秋才剛讀完一篇關於異域的網路文章。在這篇文章中,作者描述了幾件「已證實」的目擊事件,說是有人在非常靠近戰線的地方,見到由異族指揮的混種怪物。那些生物看起來像狗,卻像馬一樣大。作者說那些動物出奇的美麗、搶眼,異族用牠們來打獵。這篇文章是兩天前發表的,瑞秋讀到時,感到一陣戰慄從她的背脊蔓延而下。兩天前、目擊實證、就在後院……瑞秋想要看看那些動物,但她試著不去想牠們的獵物可能是什麼。
她知道她至少得試試看,試著私渡。

  1.jpg

 

【活動日期】 

2013年3月9日起至2013年3月30日止

 

【活動辦法

所謂的邊界其實是隔絕兩個世界的牆,換言之,在邊界之內安全但絲毫沒有自由,人民承受高壓統治不敢違背所有命令,相對的充滿奇特生物、未知危險的邊界外,生存條件嚴苛卻是自由的!
請讀者試想像換作是自己生存在這樣的世界,你會選擇生活在哪邊呢?邊界之內或是邊界之外?
創作者介紹

pixyu137479

pixyu1374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